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受瘪
  “没有,他现在都是怂包一个了,哪里还敢欺负我们,就连他欺负别的同学时,我只要看他一眼,他都会马上老实下来,你说他还能敢欺负我吗!”

  萧沛这两天在学校过的是从没有过的舒爽,从前虽也不怕那个死胖子白洪涛,但是总有这么个人在你跟前挑衅,而且说着伤害你的话,终归是一件令人十分难受和难过的事情。

  这下好了,周筱的一招,出奇制胜,萧沛觉得现在的天都比以前蓝了许多,空气似乎也变得更加新鲜起来……

  以前一提来上学就头疼,现在好了,上学也变成了一件不过如此的小事情。

  萧沛同学这两天高兴的想要欢呼、想要撒欢儿、想要大声的唱歌儿……想用一切可以表达的方式,来庆祝自己这种很久都不曾有过的无限喜悦。

  “再欺负我们,妈妈就还这样……嗯……这样的打他,打死他,哼!”小沐又学着周筱制住那个胖女人的的样子,一边比划着,一边嫩声嫩气的说道。

  可爱的模样,招来周筱的一顿狂亲。

  母子三人可以用“一路欢歌”的来形容,高高兴兴的回了老宅。

  看到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萧沛又是一脸欢畅的和他们讲了一遍有关白洪涛同学如何怂包的事迹。

  “再欺负人就打他,就这样一下……嗯……打死他,哼!”

  这是小沐小盆友最后做的总结,也不知道他口中的“他”,指的是白洪涛,还是指的白洪涛的妈妈,但肢体上所学的动作,仍是周筱昨天制住白洪涛他妈妈的那个动作。

  惹得大家又是一阵的发笑。

  晚饭后,众人都转移到客厅来。

  “丫头,我已经和黄老头儿约好,明天下午我们约在‘君不见’,你看这样可以吗?”萧老爷子问周筱。

  “我没问题,时间您只要定好了就行。”周筱痛快的答应。

  “那你们今晚就还住在这边吧!明天我们刚好就可以一起从这边走。”萧老爷子绝不想放过任何一次,可以将周筱留下来的机会。

  “好啊!正好,我可以和妈请教一些问题。”周筱乐呵呵的答应下来。

  “你们听听,丫头多痛快,不像小四那小子,让他们留下来住一晚,就像是让他吃了多大的亏一样,那个脸一拉,够多少个人看的。

  萧老爷子一高兴,不知是在夸周筱,还是在抱怨自己的儿子。

  “您又强行的把小小他们留下来,等一会儿您儿子过来,要是不答应,看您能怎么办!”萧老太太带着打趣的意味,对着萧老爷子道。

  “呃……他……他敢,哼!”萧老爷子一瞪眼。

  “爸,小小,你们明天既然约在‘君不见’,不介意多我一个人吧!”坐在一旁的萧再阁开了口。

  “当然不介意,三哥能去,我求之不得呢!”周筱马上开口说道。

  对于萧再阁,周筱总是对他怀着某种特殊的敬意。

  这个原因可能是来自于当年正是因为他,才让周筱有了第一桶金,更是得以让她以后因为有了这笔钱,才能继续购进了多处的房产。接着还在后来的股市中,有了大笔的启动资金。

  还有可能的原因是,萧再阁是周筱这一世,不,是她在重生后,可以说两世加起来,所见到到的第一个如此出色的人物。

  那个在八年前,以清新俊逸、丰神如玉……一般非凡的气质,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个永远以一副儒雅的姿态示人的非凡人物。

  对于这个人,周筱不自知的总有种特别亲近的感觉。

  周筱有时自己也在想,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让自己有如此的感觉。

  想了很久后,在那日周海正、侯中华等人第一次与萧家人见面时,周海正与萧再阁握手的那一刹那,周筱突然明白了缘由所在。

  那就是,萧再阁身上,有一种和周海正极为相似的某一处。

  而这一点,若要让周筱具体的说出来,她又不知该如何的表达,总之是让自己感到无比亲切又温暖的一种感觉。

  这样几点的原因加在一起,使周筱对于萧再阁的感觉,便与萧家除了萧再丞以外的其他人,都有所不同。

  而对于萧再阁来说,对于周筱这么一个出色又善解人意的女孩儿,他也是极为喜欢的。

  当然,这种喜欢,来的比较单纯。

  那一年,因着一块“元青花龙纹葵口大盘”,让萧再阁认识了有些鬼灵精怪,小小年纪便有着超乎成人的老练,却又不失可爱的这么一个极为特别的小女孩儿。

  那时,萧再阁甚至曾想,若是自己能有这么个娇娇俏俏的小女儿该有多好。

  没想到兜兜转转间,这个让自己看作似一个女儿的小女娃,竟然成了自己的小弟妹。

  所以,萧再阁有时都不得感叹,缘分真的是妙不可言,和世界小到令人出奇的地步。

  但是,无论怎样的感慨,还有现在与周筱变为了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萧再阁对于周筱,心里也是同样的亲近。

  ……

  “老三真是难得,竟然舍得你的宝贵时间,能和我们一起去坐坐,而且还是这么的主动。

  看来,还是我们家的丫头人格魅力大,人缘也好的没话说呀!呵呵……”

  萧老爷子笑道。

  “我后天就要去趟英国,这一走又得很长一段日子才能回来。所以,这两天会多抽些时间,来陪陪你们。”萧再阁对自己的父母微笑的说道。

  “怎么,这才回来几天,又要走吗?”萧老太太一听儿子又要走,神情立即变得有些不舍。

  尽管这个三儿子一年有大半的时间都不在国内,但是,儿行千里母担忧,无论多大年纪,做母亲的,总会是最惦记着儿子的那一个。

  “最近往国内跑的时间太多了,国外那边有很多的事都积压了下来,不能再耽搁了,得需要我亲自去处理才行。

  放心,等一空下来,我就会赶回来看您和爸。”

  萧再阁轻声的劝慰着自己的母亲。

  “唉……你还是忙你的吧!也不要总是惦记着回来看你爸我们俩了,这样长时间的飞来飞去,也太过于辛苦。

  只是,你个人的事……也不能总是这样的耽搁着。

  转眼你也是四十好几的人了,你和小四还不一样,小四从小就轴,是个一根筋通到底的孩子,尤其是对感情这方面,更像是个木头一样。

  你不一样,你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主张。

  但是这样也是让人操心,这么多年了,也没见你对谁动过心思。

  但是,做为男人,总这样孤单单的一个人,终归是缺少了些什么。

  找一个合意的人来照顾你,爸、妈也会放心的多。

  我的话,希望你考虑一下,毕竟岁月不饶人啊!”

  操心完萧再丞的事,萧老太太又开始惦记起萧再阁的个人问题。

  “妈,我的事,您不用为我操心。您也说了,我和小四不一样,我有自己的想法。

  只是,这种事,急不来,只能看缘份吧!

  就像小四,他和小小不就是这样。小四等了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等小小。

  所以说,等到碰到那个合适的人,自然就会给您带回家来。

  您呀!就耐心的在家里等着,等着您儿子把您的儿媳妇儿给您带回家里来吧!”

  萧再阁这样安慰着自己的母亲。

  坐在一旁,一直看着这母子两人互动的周筱,在听到他们谈论这个话题的时候,就在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的上这么一个风光霁月的萧再阁呢!

  想了半天,也想象不出。这个问题好似真的有些难度,这样的萧再阁,周筱想遍了身边所有的女性,都觉得配不上他。

  ……

  “妈妈,不是说要教我你昨天用的那一招儿吗?我写完作业了!”周筱正想的出神间,萧沛从楼上跑了下来,站在周筱的面前,拉着她的一只手,一脸的期盼。

  “妈妈,小沐也写完作业了!小沐也要学,就那个……嗯……那一下。”小家伙儿跟在哥哥的屁股后面,也跌跌撞撞的跑过来,挤在周筱的身上。

  然后,小手儿比划着叫嚷。叫嚷完,就抱着周筱的一只手臂,撒娇的摇来摇去。

  “你们不等着让爸爸教你们吗?”周筱搂着两个孩子问他们。

  “我们要先学你昨天的那招儿,然后再跟爸爸学其它的招数。”萧沛还很有自己的想法。

  “跟妈妈学,再跟爸爸学。”小沐总会跟在哥哥的身后应和。

  “好,走,妈妈带你们去活动室去练。”周筱站起身来,准备带两个孩子到楼上的活动室去。

  “不要上楼去了,就在这儿吧!这儿有地毯,还安全一些。

  你就大概的比划一下给他们看,具体的,让你三哥教他们也一样。”

  萧老爷子担心周筱会滑倒或是有什么不安全的情况发生,所以阻止他们到楼上去。

  “就是,小小就在客厅这里吧!这里也足够两个孩子折腾的了。不在眼前看着你,我们还真不放心。”萧老太太也同意萧老爷子的意见。

  “小小,你先示范一下给他们看,然后我看能不能依样指导他们。”萧再阁在一旁说道。

  “三哥,您也会……”周筱看着温润儒雅的萧再阁,有些不能想象,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功夫。

  在周筱看来,这样的人,应该就是属于不食人间烟火的那一类人,似神仙一样,让人仰望式的人物。

  “你可不要低估你三哥呦!在这个家里,他的本事,可能也就比小四差一些,就连军子,都不一定能胜得过他。”

  萧老爷子的话里,是满满的对于自己儿孙们的自豪之意。

  “哦……真的是无法想象!”周筱惊讶的差点儿张大了嘴巴。

  “呵呵……不用那么吃惊,我会的,也不过是些防身的招式而已,真要是比试起来,我还不一定是你的对手呢!

  你可是曾有过,以一己之力,打倒过十几个壮汉的经历。”

  萧再阁半开玩笑的和周筱说道。

  萧再阁也会功夫的事,令周筱吃惊不已。

  在周筱的认知里,这样的人物,就应该是身处在云端,令人来膜拜的人物,怎么能食这个人间的烟火。

  “三哥和我说的这些肯定都是谦虚的话,我知道,三哥这样的人,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是会做到最好的人。

  所以,您说的这些,我绝对不会相信。

  我想,您的战斗值,肯定会强大的恐怖。”

  周筱将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你说的没错,三哥的战斗值,的确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周筱的话刚一落,一个声音就接了过来。

  没回头,周筱知道是萧再丞赶了过来。

  只是,他这样总是悄无声音出现的习惯,的确会能吓人一跳好不好。

  “爸、妈,三哥!”和三个人分别打过招呼,萧再丞直接走到了周筱的身边。

  “小四,丫头已经答应了今晚要住在这边,我们约好,明天和黄老头儿一起坐坐,你三哥也会去,你要是有时间,也一起过来吧!”

  萧老爷子看到萧再丞过来,生怕马上就把人给抢走,赶紧先开口,以堵住萧再丞接下来肯定会说的话。

  萧再丞听到自己老爹的话,眉皱一皱,一看就是十分的不满:“看吧!我的时间还不能确定。但是,今晚我们就不住在这里了,明天我再让人送小小过来。”

  “你说了不算,丫头已经答应,今晚就住在这里。你要是有事,就自己回去吧!”萧老爷子和自己的儿子瞪着眼睛,半点不肯让步。

  萧再丞:“……”

  没有说话,但是却紧绷着一张脸,看了看周筱。

  周筱却像没看到萧再丞的冷脸一样,乐呵呵的说:“我们今晚就住在这边吧!省得明天还得再往这边跑。

  正好,我有些事,还要和妈好好请教一番。”

  萧再丞:“……”

  “妈妈,快点儿来,教功夫。”萧沛和小沐站在客厅中央的空地上,已经等了一会儿,见周筱还不过来,小沐就有些着急的喊了起来。

  “哦!来了、来了!”周筱好脾气的答应着。然后看了一眼萧再丞,起身来到两个孩子跟前,开始教他们昨天自己用过的那一招儿。

  “我来吧!小心你的身子。”萧再丞认命的跟了过来,将周筱拉到一边,手把手的教两个儿子比划起来。

  萧老太太和萧再阁看到萧再丞那副受瘪的样子,没有出声,只是在一旁暗自的发笑。

  而萧老爷子的笑,却显得是那么的明晃晃的得意……

  到了晚上休息的时间,萧再丞一直幽怨的跟在周筱的身后,陪着两个孩子回到他们的房间,帮他们洗漱好,再哄上床。

  “妈妈……小沐想和妈妈一起睡呢!”小家伙儿抱着被子,从床上爬了起来,眼巴巴的看着周筱。

  “哦……”

  “好好的睡觉,你都多大了,一个男子汉,还整天的要和妈妈一起睡,丢不丢人!”周筱还没等开口,萧再丞已经用极快的速度截住了她的话,并严厉的训斥自己的儿子道。

  “妈妈……”小沐听到爸爸冷着脸的训斥,不禁瘪起了小嘴儿。

  “你干嘛!”周筱轻扯了一下萧再丞的衣角,偷偷的瞪着他斥道。

  萧沛看了看萧再丞,再看了看周筱,对于弟弟的不识相,此时也是无能为力,他知道,自己的老爹此刻心气儿不顺,所以,不是掠虎须的最佳时机。

  “萧沛,哄着弟弟好好睡觉。”萧再丞给萧沛下了命令。

  “是,首长!”萧沛虽然在床上躺着,仍是给萧再丞敬了一个军礼。

  “宝贝儿乖,妈妈先给讲你故事,你乖乖的睡觉啊!”周筱没理萧再丞,牵着小沐的手,让他从自己的小床上下来,然后,一起躺到萧沛的床上。

  此时的萧沛,心里乐开了花儿,并带在了小脸儿上,看了看自己的老爹,意思是——你看,不是我不服从领导的指示,现在最高首长要这样做,我也没办法。

  然后,母子三人无比开心的挤在一起,两个孩子根本就不会再去理会那个不停放着冷气的老爹,而是,很快沉浸在周筱已经讲了很多次,还没有讲完的那个《一粒种子》的故事中……

  萧再丞:“……”他能说整个一晚,他一直处于受瘪中吗!

  终于哄得两个小家伙儿甜美的睡去,周筱抬起头来,示意了一下萧再丞。

  萧再丞已经像根木桩一样的站在那儿,不知过了多少时候。

  如今终于接到周筱的指令,立即一个大步的跨到近前,捞起了熟睡的小沐。

  “你轻点儿,不要把孩子弄醒了。”周筱轻声的叮嘱着萧再丞。

  萧再丞没有说话,却是轻轻的将小沐放到了他自己的小床上。

  给两孩子仔细的盖好被子,再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的问题后,这才和萧再丞点了点头,两个人轻声的关门,从房间里退了出来。

  “累不累?”萧再丞憋屈了一晚上,终于能单独的和周筱说说话。

  “不累!”周筱摇头。

  萧再丞搂抱着周筱,两个人回到自己的房间。

  “以后,你对两个孩子说话的语气注意点儿,别总那么冷硬,你看,刚刚你差点儿就把小沐给弄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