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四百五十八章 想都不要再想
  两个孩子不在跟前,周筱把心里的想法说给了萧再丞听。

  “我也正想和你说两个孩子的事,以后,别一颗心的都放在他们的身上,两个男孩子,别那么娇惯他们。

  看他们整天只要一见到你就腻着不肯离开半步的样子,像什么话,白天腻着还不够,连晚上睡觉都要腻着,还没完没了了!”

  萧再丞这哪是在提建议,分明就是在抱怨,抱怨自己的两个儿子和自己抢周筱。

  这话前半段说出来,周筱还以为萧再丞是认为自己在教育两个孩子上出了什么问题,听到后半段,才明白过来他是什么意思,不禁哭笑不得。

  于是,从床上抬起头来,就着床头昏暗的灯光,仔细的打量起躺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来。

  周筱想知道的是,这个男人,是自己最初认识的那个萧再丞,萧大军长吗!

  “看什么呢!”被周筱这样以审视的目光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萧再丞有些不太自在。

  “看你是不是我最初认识的那个萧大军长!”周筱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

  “不是!”萧再丞一番身,躲开周筱的肚子,将她压在身下。

  “嗯?”一听萧再丞说不是,给周筱弄得有些反应不过来。

  “那时只是想,你以后就是我的了!

  而现在是,你就是我的了!”

  回答给周筱的,是萧再丞仍少的像绕口令一样的言语。

  周筱又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萧再丞的意思是,他认识自己的之初与现在,已经是两种不同的心境。

  没想到他能说出这么感性的话来,周筱听后,心里涌动的,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好似有千般的滋味,却是不能说出一种更加贴切的感受来,只是知道,那感受里,有酸,还有甜……

  “是啊!是不同了,而且,还不知道以后又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呢!”周筱不由得感慨道,一瞬间,似有一些前世不好的片段,从眼前滑过。

  “不要瞎想,要是有变化,也只会越来越好。”周筱眼中一闪而过的类似伤痛的东西,令萧再丞的心中一紧,于是出口轻斥道。

  “但愿吧!一生……是个好长,也好短的过程,但愿我们都会努力,真的能越来越好。”周筱喃喃的低语着,像是说给萧再丞听,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会的,一定会。”萧再丞说完,低头轻吻着周筱的额头、鼻梁、脸颊,然后,来到了她的唇上……

  唇齿相交、缠绵悱恻,两个人似乎都想表达着什么,所以,都是忘情的投入。

  “不行……萧再丞,不可以!”周筱抓住萧再丞那只继续动作的大手,但此时,她的睡衣早已经不知去向。

  “小小,我们昨晚不是……”萧再丞期盼的说道。

  “想都不要再想,不可能!”想到昨晚被萧再丞折腾的那一幕,周筱似乎感觉到自己的手又开始酸麻起来。

  “小小,我保证,今天会轻一点!”萧再丞继续商量着。

  “不行,我要睡觉了,我累了!”周筱想拍开萧再丞的大手,拉过被子,但是因为力量相差悬殊,没能成功。

  “乖,听话。”萧再丞继续哄劝。

  “后天再说!”周筱实在被缠的没有办法,只得做了妥协。

  “要后天?太久了,那就明天吧!”萧再丞不同意。

  “那就一周后!”周筱的语气坚决而果断。

  “好吧!就后天。”萧大军长是个很识实物的人,马上答应。

  成功!周筱内心窃喜,轻松的拉过被子,舒服的伸展了一下自己的四肢。

  不过,却在闭上眼睛准备入睡的那一刻,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怎么自己每天和萧再丞一躺在床上,就像是开始一场谈判一样……

  而这样的谈判,最后的“输赢”,也总是以自己大部分的告输而结束。

  即便自己少有的那么几次胜利,也是靠几乎流泪的“哀求”,才极为不易的得到。

  越想,就越是觉得不大对劲……

  带着这样的疑虑,周筱却也香甜的入睡。

  在老宅这边住下,周筱觉得有特别好的一点,那就是萧再丞不会一早就扰了自己的清梦。

  这不,锻炼回来的他,也只是啃咬了自己几下而已,而且,也是在周筱要起床的时间。

  轻拍了伏在自己胸前的那个大脑袋几下,将人拍开,周筱才打着哈欠,像老佛爷一般,任萧再丞给从床上抱了起来,再将拖鞋给其套在脚上。

  “快去洗漱吧!做完这一切周到的服务后,萧再丞拍了周筱屁股一下,换来了周筱娇嗔的一瞪。

  可能是昨晚由于学周筱所用过的那一招式,两个孩子都有些累到。

  周筱和萧再丞推开他们房间的门时,看到两个孩子趴在床上还正睡的香甜。

  若是不想着他们还要上学,周筱还真不舍得把两个孩子叫醒,但是,也知道,对于孩子在这方面的教育,不能太过于放松。

  周筱拉住了刚要上前的萧再丞,自己轻轻的走了过去。

  先来到萧沛的床前,轻声道:“小沛,起床了,到时间喽!”

  萧沛:“……”还在呼呼睡着。

  “起床了!”萧再丞的声音虽然不高,却深厚有力,只一声,就成功的让萧沛睁开了眼睛。

  “宝贝儿,该起床喽!不然我们上学就要迟到了。”周筱摸了摸萧沛的小脸儿,柔声的说道。

  “哦!妈妈早,爸爸早!”虽然眼睛还没有完全的睁开,萧沛仍是先礼貌的给两个人问好。

  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萧再丞知道,这都是周筱教育的结果,以前萧沛虽然也很懂事,很有礼貌,却与现在差的很远,不禁深深的看了一眼周筱。

  而周筱此时的注意力完全的放在了萧沛的身上:“醒醒就快起来吧!妈妈给你拿鞋子。”

  “嗯……”萧沛还有些迷糊。

  “妈妈去叫弟弟起床,你先自己去洗漱啊!”周筱再揉了揉萧沛的脑袋,柔声的说道。

  “好,我知道了!”萧沛打了一个哈欠,点了点头。

  “宝贝儿,小沐,起床喽!”周筱摸着小家伙儿的小脑袋,趴在他的耳边,轻声的唤着。

  “嗯……”小家伙儿哼唧着,小脑袋又往枕头里面扎了扎。

  “起来了宝贝儿,不然上学该迟到了,乖啊!”周筱继续哄着。

  过了好一会儿,小家伙儿终于有些艰难的睁开了眼睛。

  “妈妈……”喊了周筱一句后,小家伙儿开始不停的揉着眼睛。

  “不要再揉了,不然一会儿眼睛该红了,来,快起床吧!”周筱将小家伙儿从床上拉了起来。

  “妈妈……小沐还想睡!”小家伙儿就势窝进周筱的怀里,并用力的来回蹭着,用娇娇嫩嫩的声音,和周筱撒着娇。

  “我的宝贝儿还没睡醒呀!可是不能再睡了,我们还得上学呢!中午在学校再好好的睡一觉,现在,我们先起床,好不好?”

  周筱搂着怀里的小家伙儿,爱怜的亲了一下他的额头,左右来回的摇着、哄着……

  却不知,看到小家伙儿在周筱的怀里蹭来蹭去的萧再丞,心里已有火被蹭得要冒了出来。

  于是低喝道:“快起来吧!别再赖床了。大小伙子,磨磨唧唧,像什么样子!”

  “呜……呜哇……妈妈……”本来起床气儿正浓,又想起昨晚爸爸对自己的训斥,小家伙儿突然委屈的趴在周筱的怀里,抓着她胸前的衣服大哭起来。

  已经好久没有闹过情绪的小家伙儿,却突的大哭不止,一时令周筱心疼不已。

  “乖宝贝儿,爸爸是和你在开玩笑,没有要训你,乖,不要哭啊!

  你看,一会儿你还要上学,要是哭红了眼睛,到学校去会有小朋友笑话你的。

  我们小沐是最乖、最听话的好孩子,听妈妈话,不要哭了啊!”

  周筱哄着小沐,抬头,不忘狠狠的瞪了萧再丞一眼。昨晚才说过,让他注意和两个孩子的说话态度问题,才过了一个晚上,今早就这样,这让周筱恼火不已。

  萧再丞看着周筱对自己怨忿的目光,再看一眼正哇哇大哭的儿子,满脸的黑线。

  想再训斥几句这个显得有些娇气的儿子,又惧于周筱这种护孩子的强烈心绪,也不敢再有何举动。

  心想,一定得找时间,使劲儿的打磨一下这个小儿子。

  在周筱柔声的哄劝下,也过了起床气儿的小家伙儿,渐渐止住了哭声,只是,看了一眼萧再丞后,又趴回到周筱怀里。

  “宝贝儿,我们得去洗漱了,不然上学真的会迟到了,乖啊!妈妈帮你。”周筱想将小家伙儿从床上抱下来,刚要伸手,却被萧再丞大手一举,就将小家伙儿拎了下来。

  “妈妈……”突然离开了周筱的怀抱,小家伙儿一抬头,发现拎着自己的是萧再丞,立即瘪着小嘴儿,向周筱伸出了两只小手儿。

  “哎!妈妈在,走,妈妈带你去卫生间。”周筱牵起了小家伙儿的手。

  萧再丞:“……”

  不过,要使劲儿打磨自己儿子的决心更加大了起来。

  小家伙儿可能今天真的感觉到了委屈,被周筱照顾着洗漱完,直到下了楼,还偶尔的抽泣一下。

  “我的乖孙子,这是怎么啦?是哪里不舒服还是怎么的,怎么一大早的还哭上了?”萧老太太看着被周筱牵着的小沐,关切的问道。

  “呶……爸爸给弟弟训哭的。”萧沛松开了周筱的手,跑到了萧老太太跟前,看到萧再丞还跟在周筱的身后,就偷偷的趴在萧老太太的耳边告着状。

  “为什么?”萧老太太问,因为她知道,小沐非常的乖巧,很少有无理取闹的时候。

  “不知道,可能是因为看到弟弟太腻着妈妈了吧!”萧沛的小脸上,有着一丝的愤愤不平。

  “噗嗤!”不光是萧老太太,连同萧老爷子和萧再阁,听了萧沛的话,都乐了出来。

  萧再丞的耳力超乎常人,他是一字不漏的把萧沛的话全部都听到了耳朵里,周筱由于心思还放在哄着小沐的身上,所以,并没有听见萧沛说的是什么。

  看到大家都看着自己和萧再丞发笑,有些莫名其妙,想问,这时小沐却又喊妈妈,就把这事给岔了过去。

  一个早餐的时间,周筱大半的精力都是放在哄着小沐的身上,哄着小家伙儿,能让他开心的把早餐吃下去。

  还好,终于在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成功的让小家伙儿破涕为笑,周筱总算舒了一口气。因为她担心让孩子不开心的时候吃饭,会影响到身体的健康。

  今早,萧再丞接到电话,部队有急事需要他去处理,所以,不能和周筱一起去送两个孩子上学,打了声招呼后,就一个人先急匆匆的离去。

  走之前,又和萧老爷子说了一下,让他再派个人,陪着周筱一起去送孩子。

  周筱连声的拒绝,说很安全,根本用不着这么大的阵仗。

  “丫头听话,身边跟一个人,总会安全一些。

  你上次修理了白家的那个媳妇儿,他们家的人……

  虽然他们可能不敢明目张胆的来,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提防一些,总是好的。”

  萧老爷子郑重的说道。

  “你爸说的对,白家,是个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的人家,小小,你一定要防着点儿,知道吗?

  当然,我们也不会怕了他们。你放心,家里会派人保护好你,但是,自己若是能小心一些,还是更好。”

  萧老太太是个非常有素养的人,也从不是一个喜欢搬弄是非的人,只有在说起白家的时候,那一脸的意难平,可以看出,当初白家给萧家和萧老太太,带来了多么大的困扰和气愤。

  “我知道了,谢谢爸、谢谢妈!”周筱在长辈面前,就是这么一个乖巧听话的好孩子,让人想不喜欢都不行。

  于是,在今天周筱送两个孩子去上学的车里,在前面的副驾驶座位上,多了一个身材并不算魁梧,但让周筱感觉身手肯定会不凡的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小伙子。

  由于小沐一早闹情绪的原因,今天周筱他们到的较晚一些。汽车在指定的位置停下来时,正是前来送学生的高峰时段。

  停车的地方,大人带着孩子,又叫又喊,虽然大家知道这种地主不宜喧哗,都是极力压低了声音。但是,毕竟人多,加在一起还是闹闹哄哄的有些吵。

  “你们俩快去吧!跑慢一点儿,妈妈晚上来接你们!”周筱一个孩子亲了一下,拍了拍他们的小屁股,叮嘱完,听着他们喊完“妈妈,再见!”,然后微笑的看着他们欢快的跑进了校园里。

  ……

  “哟!又不是自己生的,这妈妈、妈妈自我称呼的,可真是顺溜儿。

  想想也是,要坐上萧家四夫人的交椅,可不是得把老老少少的每个人都要巴结个遍才行。

  唉!现在的年轻人呀……想要上位真是什么手段都能使的出来,就是不知道,这个位置能不能坐得稳呢!

  到时候,可别哭都找不着地方就行!”

  刚要转身上车的周筱,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了这么一段阴阳怪气儿的调调儿。

  “得,看来自己可以去买彩票了,这又中了大奖啦!”周筱心里自嘲了一下,然后,悠然的转身。

  周筱不紧不慢的转过身——

  就见一个耳朵、脖子、手腕、手指上,所有可挂的地方,都挂了个金灿灿的约有六十岁左右的女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后,有些夸张的撇着一张涂着红艳艳的大嘴,带着有些仇恨的目光,在看着自己。

  周筱再一细看,这个女人身材微胖,身着一身咖啡色的套裙,周筱能看出,这身衣服价格不菲,属于一个国际一流大牌的服装品牌。

  只是,穿在这样一个全身挂得金灿灿,又面目长得有狠厉的人身上,就失了这套衣服本身该有的气质与风格。

  的确,女人的脸上长有一些横肉,再加上那双一看就不良善的双眼,嘴唇削薄的紧抺在一起,形成一条生冷的直线。

  皮肤又有些过黑,这几样组合在一起,就使得整个人显的霸道又刻薄,还有令人难以忽略的狠厉。

  光是看这风格、这身材,周筱虽是确信第一次见到这个女人,却也能百分之百的肯定,这一定是叫白洪涛那个小胖子的奶奶。

  没想到,妈妈沉寂了两天,如今奶奶亲自上了阵,看来是觉得自己不敢对她一位可称得上“老人”的人动粗,所以才叫嚣着又来找自己的茬儿来了。

  周筱觉得好笑不已,同是心里想的却是,以萧家的家风和成员们的修养,遇到这么一家,而且还忍了那么多年,也算是够难为了他们。

  ……

  “这位老奶奶,虽然看起来您也就是将近八十岁的样子,不过,似乎也很是神清目明。

  但是,我仍要告诉您的是,您真的是一时老眼昏花,看错了人啦!”

  周筱不慌不忙,脸上还带着微笑的对着这个女人说道。

  而就在那个女人说完话,逐渐向周筱靠近的同时,萧老爷子派来保护周筱的那个小伙子,已呈一个保护的姿态,靠拢到周筱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