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会有好果子吃
  “你……你……你说谁七老八十,老眼昏花呢!果然是个乡下来的没有教养的土妞儿,这么的缺少教养。”

  那个女人,不,应该说长得的确并不年轻的老太太用一根手指,指着周筱骂道。

  “我是乡下来的不假,但是有没有教养,您现在可是没资格来品评。

  就凭您一见面就满嘴恶毒的骂人,然后再伸手指着别人的鼻子叫嚣,这两点加到一起,就已失了品评任何人的资格。”

  对付这样一个无理的老太太,周筱其实真是感觉很头疼。

  ……

  在白家这个老太太开始在周筱的身后叫嚷的时候,就已有其他的人停下了脚步。

  而在这之前,曾目睹过周筱修理白家儿媳妇儿过程的人,知道了萧再丞对于周筱的维护,也明白了萧家如今对于白家的态度。

  于是,便有人围了上来。

  “哟!这不是白家的老太太吗,怎么一大早的,跑这儿来欺负人家一个小姑娘来啦!”

  “就是,还说人家没有教养呢!她指着鼻子骂人,就是最没教养的体现。”

  “人家军长夫人是多么好的一个姑娘,她怎么能这样的骂人家。”

  “倚老卖老呗!”

  ……

  心思转的比较快的一些人,以及和周筱搭讪过、对周筱印象极好的一些人,开始对白家老太太指责起来。

  “你们都是些什么东西,一个乡下来的丫头,连萧家四夫人的座椅还没坐牢靠的土包子,你们一各个的就开始巴结上了。

  小心巴结错了人,最后惹的自己一身腥!”

  白家老太太一句话,就得罪了在场的一大片人。

  周筱听到这里,也就不能不再开口,因为这些人是为了维护自己,才被白家老太太给一起骂上的。

  于是,朝着众人露出感激的一笑后,又对上了白家的老太太。

  “是什么东西?我可以告诉您,这些都是好人、是有正义感的人、是一群高素质的人。

  他们知道不能在公众的场合恶毒的骂人、也不会看不起任何一个人、更不会用手指着一个人的鼻子去骂人家……

  所以,这些加起来,都是您老所不及的,您说,他们是什么?”

  周筱说完这些,委实不想在这样一个公众的场合,和一个老太太纠缠下去,于是,再对着众人感激的一笑,准备上车走人。

  “你别走,想跑,没那么容易!”白家老太太看到周筱要走,哪里肯作罢,走上前,伸手就要来拉住周筱。

  周筱听见动静,心里早有防备,眼睛的余光早就瞄着对方的对作,见她过来抓自己,虽然怀着身孕,但对付一个老太太,周筱还是游刃有余。

  而且周筱也在防着这个老太太会因自己的碰触,而赖上自己,或是没完没了的纠缠。

  于是,在白家老太太伸过手来即要触碰到自己的瞬间,一个巧妙的躲闪,已经离了她一米开外的距离。

  而萧老爷子派来的那个小伙子,也就势挡在了周筱的前面。

  “怎么着,仗势欺人是不是,想让个小伙子打我这老太婆是不是!

  大家快过来看呀!看看萧家是怎么欺负人的,看看萧家新娶的这个乡下媳妇儿,是怎么无理的对待长辈的!”

  没想到,白家的老太太看没有抓到周筱,竟然一边往上冲,一边大喊大叫起来。

  若不是萧老爷子派来的那小伙子挡着,估计早就冲上前来,揪住周筱打了。

  “你最好收敛一下你的言行,不要以为我不敢动你。仗着自己年纪大,就可着劲儿的撒泼耍赖。

  你以为你往我身上一靠,要么打我一顿后,再往地上一坐或是一躺,就能讹上我吗?

  笑话,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里到处都是监控,你以为你的一言一行,能逃得过这些世界上最先进的探头去吗?

  你知道你这样的行为是什么吗?在这种神圣的地方,你竟敢明目张胆的做这种令人不耻的行径,你以为军区部队的地方,是你们自家的小花园儿,可以任你随意的撒泼打滚儿吗?

  你信不信,只要你对我动上半个手指手,马上就会有人把你抓起来,然后还会判你一个扰乱部队秩序、侮辱士兵罪……等等,好多你想象不到的罪名都会加在你的身上?

  又说到长辈。呵呵……笑话,请问,您是谁的长辈?

  您说是我还是说是两个孩子的长辈?

  您要说是我的长辈,还不至于太过丢脸,因为,我们只能算得上是陌生人而已。

  论年龄,您比我大,走在大街上,若是碰见的话,您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可以称呼您一声——这位老奶奶。

  但是您要是指的是小沛和小沐这两个孩子,我劝您,还是连提都不要提的好。

  因为,您真的是没有任何的脸面提这两个孩子。

  在您那个叫白洪涛的孙子整天欺负他们两个,而您却无动于衷于的时候,您就已经丢了那份脸。

  更在您那可敬的儿媳妇儿,指着两个孩子骂他们是没妈要的野孩子,而您仍当作没听见一般的时候,您就更丢尽了那一张脸。

  您那……怎么说呢!按说也应该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却非要做让自己这么没脸面的事情,任人拦都拦不住,您说,还让我怎么给您这个脸面?

  今天,是第一次,我看在小沛和小沐两个孩子的面子上,不和您计较,若是再有下一次……

  既然您又从没将两个孩子当作一回事过,那么也就是说,您是不承认这两个孩子存在的,那我又何必再留什么情面。

  所以,我劝您,做什么事之前,一定要先考虑好,不要给自己找不痛快才行。

  就这样,您老,可千万要保重呀!”

  看到这个无理的老太太,还有她那对萧沛和小沐两个孩子,从语气里就表现出来的无动于衷的态度,就让周筱的火气在“腾腾”的上升中。

  心疼两个孩子的同时,终于不再有所顾忌的将这个白家的老太太给一通的挖苦。

  “你……你……你这个……”周筱的一痛抢白,令这个自认曾经久经沙场的白家老太太一时气结不已。

  想反驳,却一句话也想不出来。想上前抓住周筱狠狠的打她一顿,刚刚听了周筱的话,心里又有了顾忌。

  这个白家老太太虽然是出了名的有贪心、爱算计,而且泼辣狠厉,但却并不是一个没脑子的人。

  她今天来,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儿媳之前吃了周筱的亏;还有,周筱以一个农家女坐上了萧家四夫人这个宝座,让她心里也极为的不爽。

  这几点原因综合到一起,所以才有了她今天亲自出马的这一幕。

  在此之前,白家老太太还真没把周筱,一个在她眼中一无是处的乡下丫头给放在眼里。

  本想好好给周筱一个教训,没想到,却被人家给狠狠的羞辱了一番。

  其实白家老太太心里特别清楚一点,那就是,白家自从自家的女儿白英背叛萧再丞起,萧家就已与自家划清了界线。

  这么多年之所以没有动过白家,无非就是看在萧沛和萧沐两个孩子的面子上。若是连这一点都不看了的话,那么……

  刚刚周筱的话,白家老太太相信她所说的不假,要是自己真的被抓了起来,那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而且,还会连累到自己的一家。

  一瞬间,白家老太太的大脑已经高速运转了几十个周圈,在想明白了一系列的事情后,总结出一点——好汉不吃眼前亏,但是,这件事,不会就这么善了,这个乡下丫头,等着瞧……

  所以,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的说的没错,白家人,那是出了名儿的小人行径,而且心肠狠厉。

  就这样,在新婚没多久的时候,周筱便被白家给惦记了上。

  白家老太太眼睁睁的看着周筱悠然的上了车,然后再从容的离去。

  而周围的人,看完这一幕,都以看一个小丑的眼光再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遍白家老太太后,便也四处的散去。

  这样的结果,让横行惯了的白家老太太,只觉得一股气梗在胸口,上不去,也下不来,以致回到家后病了一场才罢。

  不过,这股积怨,却是更深的加在了毫不知情的周筱身上。

  坐在返回老宅车上的周筱,一路上心里还在想,早上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才和自己说过,让防着白家点儿,没想到,转眼的功夫就撞到了自己的身上。

  不过,对于这样小丑似的人物,周筱虽然当时有些气愤,也不过是因为心疼两个孩子而已。

  而自己本身并没因着遭受这样一番无端的辱骂,而感到怎么样的不平。周筱知道,和这样的人生气,就等于是和自己过不去,况且,自己肚子里还怀着孩子,生气,对胎儿也不好。

  正想着,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一看,是萧再丞。

  “小小,你没事吧!”电话刚一接通,还没等周筱开口说话,那边的萧再丞已经迫不及待的先问道。

  “我?没事呀!你……你是已经知道了吗?”周筱吃惊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萧再丞竟然就得了消息。

  “是,你有没有被气到,有没有感觉身体有哪里不舒服?”萧再丞的语气里,带着只有周筱才能听出的担心和急切。

  “我没有生气,只是为我们的两个孩子难过而已。对于这样的人,我是不屑与她生气的。”周筱回答道。

  “你没事就好,我这边还有急事没处理完,你先回老宅去,不要多想,也不要生气,要是感觉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赶紧跟妈说,听到了吗?”

  萧再丞虽然听到周筱的语气平缓,但仍是有些不大放心,紧紧的叮嘱着她。

  “知道了,放心吧!我真的没事,你忙你的。”周筱宽慰着萧再丞,她知道,萧再丞那边的事,一般都是比较要紧的大事,她不想让萧再丞为此而分心。

  两个人结束了通话,不过,对于萧再丞从头至尾的都只是关心,却没有半点的责怪和不满,周筱的心里已是异样的感动和甜蜜。

  这样想着,回到老宅,却也没加丝毫的隐瞒,将事情的详细经过全部告知给了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

  其实在周筱刚一遇到白家老太太,在白家老太太刚一发起挑衅起,不但是萧再丞,萧家这边也已经知道了这一情况。

  萧老太太当时一听到这个消息,就想立即的赶过去,曾经与白家共处那么多年,她太了解白家及白家老太太的为人,萧老太太生怕周筱吃了亏。

  只是,还没等起身,那边又传来了情况进展的新消息,周筱并没有吃到亏,而且反过来,还让白家的老太太受辱离去。

  得知这一情况的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全都兴奋不已,当然,对于周筱无限的大加赞赏,那也是绝对不肯少上半点儿的。

  “丫头说的好,太好了!解气。还应该更狠一些才行,应该当场就气晕那个泼皮的老太婆,我才更解气。

  这么多年,真是受够了这一家人的无赖和无耻,想收拾又不能下手,真是让人憋屈的难受。

  如今总算稍稍的解了一下气,这都是丫头的功劳,爸给你记下了!”

  萧老爷子对于周筱今天的表现,连连夸赞的同时,还要给记上一功。

  “小小好样儿的,这么多年了,我们一直忍让着,无非就是为了两个孩子,他们白家倒好,仗着这一点,却是越发的无理起来。

  今天白家那个老太婆不敢将你怎么着,她若是敢碰你一根手指头,我定不会饶了她。

  以前是碍于面子,觉得和她那样一个人闹太有失身份。

  不过,那也是没踩在我的底线的情况下,但要碰了你,我可就不再管上那么多了。”

  周筱还从没见过萧老太太如此生气的样子,心里感动的同时,也觉得愧疚不已。

  “爸、妈,对不起,我这才刚结婚这么几天,总共出门还没几次,就已经和人对上了两次。

  这要是传出去,会不会给萧家丢脸,会让外人说,萧家娶了一个乡下的泼妇回来。

  我……我以后干脆就不要出门了,其实,我每次也是想忍的,可是一到关键的时刻,又会控制不住自己。

  你们……你们要怪就怪我吧!”

  周筱其实说的这些话都是发自的心底,她知道,这样的侯门大户,对于任何风吹草动,都极其的敏感,自己这两次的行为,真不知道会给萧家带来什么样的不好的名声。

  “我这孩子,又在瞎想了不是。爸不是说过了吗,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干,出了什么事,有爸给你兜着!

  你妈也不是和你讲过,我们不去欺负别人,但也绝不能任别人欺负了去吗!而且,以后做什么事也不用顾虑得这么多,萧家这么多的男人,都能为你撑腰,什么都不用怕。

  有你妈我们俩在,你还有什么可怕的。

  爸、妈都了解你,知道你是个行事比较冷静和谨慎的孩子。

  以后也一样,想做什么,就放心大胆的去做,你做的事,肯定不会有错,爸支持你!”

  萧老爷子这样没原则的话,好像也就只有周筱能在他这里享受到这个特权。

  “听到你爸说了吧!你现在怀着孩子,不要思虑的那么重。只要你不生气,不伤到身子,爸、妈心里就会高兴了。

  不行以后我就陪你一起去接送小沛和小沐两个上学和放学,要是白家那个老太婆,或是他们家那个儿媳妇儿再敢来挑衅,我就亲自出马,好好的羞辱她们一番。

  想欺负我的儿媳妇儿,得看看她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萧老太太安慰完周筱,提出了以后要陪周筱一起去接送两个孩子上学和放学的问题,在说到白家的人时,更是一脸的气愤难平。

  “妈,怎么能让您老每天陪着我一起去接送两个孩子,再说,真要是让您每天陪着我一起,他们白家更会以为我怕了他们,他们也可能会因此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

  所以说,我还是一个人去,而且以后更要坚持尽量每天都去,这样他们心里也就不会再这么想。

  而且,我相信经过前两天他家儿媳妇儿的事,再加上今天白家老太太的事,他们短期内应该不敢再来明目张胆的挑衅。

  您和爸就放心吧!我肯定会保护好自己,绝不会因为这样的人,而伤害到自己。

  妈,您也一样,不必为了这种似跳梁小丑一样的人生气。

  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要说我羞辱她的话,就是在场的那些人对于她的嘲笑,也够她把人丢到家的了。

  我想,那个白家的老太太回到家后,还不知心里会怎么的怄气呢!

  她要比我们难受得多了,所以说,和这样的人生气,不值得。”

  周筱看到萧老太太着实是有些气到了,便拉着她的手,温声的劝慰着。

  “你说的也是,以白家那个老太婆霸道的性子,估计还没怎么吃过这样的亏呢!尤其被你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羞辱了一番,我猜,她回去肯定得病上一场了。”

  萧老太太对白家的老太太,也是非常的了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