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四百六十一章 又会抢妈妈
  “哎!打住……我说你这个老家伙,你这是找孙女婿,还是在选美,还是国外在选总统呀!

  要是照你这个选法儿,不要说在中国,就是世界我看也找不出一个来。

  你这叫成心刁难,要是按照你这样的标准,我看呀……这孙女,想嫁出去……难喽!

  所以呀!肥水不流外人田,你也别舍近求远,就订给我们家算了。”

  黄老将军顺势又提了一下。

  “你说什么呢!你说我的乖孙女嫁不出去?

  就凭我儿子一表人才,我家丫头这么少有的漂亮,和过人的学识,还有这么的善良乖巧,还有……

  总之,父母这么、这么的优秀,我的乖孙女岂能有人比的上?

  就你那些孙子……哼!后面排队去吧……”

  萧老爷子瞪着眼睛和黄老将军喊道。

  “我那些孙子怎么啦?你给我说说!

  你的孙女儿嫁到我家来,还不得当公主一样被宠起来。

  而且,还有我们老两口儿给她撑腰,谁也不敢欺负她。

  你说,这最好的你不选,偏偏还想那些不切合实际的,你可真是老糊涂了。”

  黄老将军丝毫不肯退让的回怼萧老爷子道。

  “你们撑腰,你们撑腰能撑到什么时候,你们最后还不得和我们一样,都得有入了土的那一天。

  到了那个时候,谁来给我孙女撑腰?

  还有啊……”

  “停……停……你们俩都给我打住,还有完没完?

  还没影儿的事呢,你们就开始在这儿争来争去的,都是三岁的孩子吗?

  不许再吵了,喝茶!”

  萧老太太的女王气场一开,两个老头儿立马安静……

  一旁的周筱只有抖动着肩膀在那里暗笑,萧再阁是早已习惯了两位老人这种相处的模式,只是在一边悠闲自得的喝着茶。

  “丫头,那个……你现在累不累?”安静了一会儿,黄老将军又是满脸堆笑的看着周筱。

  “啊?不累……哦!黄伯伯,您想要什么字,我现在给您写吧!”周筱没能立时明白过来,反应了一下,才理解了黄老将军话里的意思,只是,看着老爷子那副表情,又忍不住想要发笑。

  “我不挑的……嘿嘿……不挑,丫头写什么我都喜欢,你随意写,嘿嘿……随意写,嘿嘿……”黄老将军满脸堆笑。

  “你这老家伙,竟然这么贪心,还想要越多越好!

  我家丫头现在可累不得,两幅……好吧!最多三幅……对,最多只能三幅,这也是看在面子上,不能再多了。”

  以萧老爷子对黄老将军的了解,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意思就是说,不限数量,越多越好。

  这样哪行,萧老爷子可就不干了,语气里,满满对于周筱的保护,和黄老将军呛声道。

  “你看你那护短的样儿,丫头都没说什么呢!你在一旁拦什么,一边儿去,不用你管!我知道分寸,肯定累不到丫头。”黄老将军与萧老爷子两个人又要杠上。

  “那也不行,想要我家丫头的字,拿好东西来换。”萧老爷子终于说出了目的。

  “你……你个老家伙,在这儿等着我呢!好,没问题,我不是说了吗!改天丫头去我家,喜欢什么,尽管拿走。”黄老将军豪气的大手一挥,又重复了一遍之前答应的话。

  “黄伯伯您别当真,我爸是和您开玩笑呢!您说,想要什么,我来给您写。”

  趁着两位两人又斗嘴的间隙,周筱在萧再阁的帮助下,已将笔墨纸砚准备好,就等着黄老爷子提出要求,好按他的意思下笔。

  “草书……行书……狂草……嘻嘻……这些我都喜欢,丫头看着写吧!你写的什么,我都喜欢,嘻嘻……”黄老爷子的目的太明显,连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那这样吧!我每种都给您先写上一幅,看您喜欢哪一种,然后,我再接着给您写,您看这样可以吗?”周筱看出黄老将军的难为情之意,笑呵呵的直接满足了他的意愿。

  “好、好、真好,丫头真是个好孩子,就按你说的来,嘻嘻……就按你说的来,嘻嘻……”这样的黄老将军,虽然更像一个孩子,却让周筱感觉亲切不已。

  于是,蘸墨、运笔、起笔……

  楷书、隶书、行书、草书,最后还有狂草,每种风格的字,周筱都给黄老将军写出了一副来。

  而每写出一副,黄老将军的眼睛,就笑眯得小上一些,直至最后的一幅狂草完成,黄老将军的眼睛,已经笑得咪成了一条细缝儿……

  就连嘴巴都微张开来。那种吃惊中又带有意外与类似惊艳的表情,连摸在下巴上的手,都忘记拿了下来……于是,成功的又招致了所有人的大笑。

  最后,周筱从黄老将军的眼神中读出,他比较喜欢行书和狂草,于是,又善解人意的给他每种多写出了两幅来。

  哄得黄老将军抱着一抱的字卷,直乐得合不拢嘴。

  “坐下好好的喝点儿茶吧!你总抱着它们干嘛,它们又不会长腿跑了。”萧老太太看着黄老将军的那副样子,哭笑不得的说道。

  “不行,我得看好喽!不然,被萧老头儿给我抢去怎么办!”黄老爷子瞪着眼睛嘟囔着。

  “切……跟你抢?我家丫头就在我身边,我想要什么,丫头随时就能给我写,我和你抢?你和我抢差不多!”萧老爷了不屑的睨了黄老将军一眼。

  那满是得意的神情,挡也挡不住。

  “哼!我要多少,丫头也会给我写。”黄老将军虽眼里有着羡慕之意,却也不甘示弱的反驳道。

  看着加起来有一百五十多岁的两位老人在一起拌嘴,周筱觉得是件十分可乐的事情。

  “三哥,您不是也想让我再给您写几幅字吗?正好,趁着今天的机会,您说要什么,我也一并给您写好。”

  看着两位老人逗趣儿,周筱也不忘萧再阁的事。

  “你刚写了那么多,会不会太累了?不然,改天吧!”萧再阁温润的话语,总是会叫人听了舒服不已。

  “我没事,不觉得累,我现在给您写吧!”自己的字,能得着萧再阁的喜欢并欣赏,周筱打从内心里觉得是一件无比荣幸的事。

  于是,按照萧再阁的要求,周筱又写了大大小小的十余幅的字出来。

  “快过来歇一下,今天写的太多了。看看,小小都累的出汗了呢!”萧老太太将周筱拉到自己的身边坐下,拿了块纸巾,亲手给周筱擦着额头上的细汗。

  “妈,我没事,您不用担心。”周筱对着萧老太太微笑的说道,同时,乖乖的坐在那儿,享受老人家这亲昵的举动,所带给自己的温暖。

  殊不知,周筱每每这个乖巧的样子,总是会让没有女儿,又极其的盼望女儿的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心里软得一塌糊涂,而会更加的对她疼爱无比。

  歇了一会儿,看了看表,周筱站了起来,礼貌的与黄老将军夫妇打着招呼:

  “黄伯伯、黄伯母,对不起,我先失陪一下,您二位先慢慢的喝茶。

  两个孩子快到了放学的时间,我先去接他们,很快就会回来。萧再丞说他晚上也会尽量的赶回来,到时我们陪您二老一起用晚餐。”

  “你今天累了,就不要去接孩子们了,我让司机去就行了,你歇一歇吧!”萧老太太心疼周筱,不让她再劳累。

  “听你妈的,今天别去了。要不,这段你都先别去了,再碰上白家那些人,也是招人堵心的慌。”萧老爷子总是怕周筱会气到,又开始劝道。

  “没事的爸、妈,我还是去吧!我答应过两个孩子,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一定会每天去接送他们。

  我也说过,对于白家的那些人,我要现在真的不再出现了,他们就会以为我怕了他们,是在有意的躲着他们。

  这样,他们只会越来的越过份,越来的越猖狂。

  所以说,我现在更得去才对。”

  看到萧老爷子说起白家时,并不忌讳有黄老将军老两口儿在一边,知道无碍。所以,周筱便没再顾忌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丫头说的也对,只是,爸怕你累到了!”萧老爷子听到周筱的话后点了点头,不过,他主要担心的是周筱的身体。

  “我自己一定会注意,爸、妈,您二老就放心吧!”在征得了两位老人的同意后,周筱在萧再阁派的一名保卫的陪同下,坐上车,去接两个孩子放学。

  ……

  “白家还在那么肆无忌惮的蹦跶吗?怎么,是不是又跳出来恶心咱家丫头来了?”

  没用半天时间,就被周筱成功“收买”的黄老将军,对周筱的称呼,已由最初的“丫头”,跃升为“咱家丫头”。

  “是呢!还是儿媳出场完,婆婆又出场,轮番的来上阵呢!

  不过,却半分便宜也没占到,被我家丫头全部给修理了一通。

  哎呀!解气,特解气!”

  萧老爷了回答道。

  “这白家早晚要败在他们家的这些女人手里,一各个儿真把自己当成慈禧老佛爷了,好像全帝都城的人,就没人敢惹他们一样。

  小小收拾的好,就应该狠狠的收拾她们一顿才行,否则真是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了!”黄老太太在一旁忿忿不平的说道。

  “我们家小小,别看平时温温顺顺的,遇事还真是个不怕事的孩子。而且别看年龄不大,遇事时还出奇的冷静。

  那天白家的那个胖儿媳冲上来要打她,只一招,我们小小就把那个胖媳妇儿治得服服帖帖的,甚至从那后就没敢再出现过。

  白家那个老太婆,看到自己的儿媳吃了亏,想是要给自己的儿媳出出气,也是想要给自己的心理找些平衡吧!

  今天一早就出来找我们小小的茬儿,她本来以为以她一个老太婆,我们小小不敢对她怎么样,就想用上撒泼耍赖的那一套。

  没想到,我们家小小一个脏字都没带的,就把她给羞辱了回去。当时其他送孩子的那些家长都在场,也帮小小起哄的嘲笑了她一通。

  虽然我当时没在场,但以我对那个老太婆的了解,想都能想的出来,她会是个什么样的脸色,估计呀……肯定回去得气得病上一场才罢。”

  萧老太太的语气里,透着好似多年来才能发泄出来的一点快意。

  “他们白家不光是这些女人瞎作呢!他们的儿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在外面更是无法无天的很,甚至可以用欺男霸女来形容也不为过。

  白春喜整天就想着怎么往上的钻营,却忽略了对家里人的管教,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

  哼!我就瞧不上姓白的那整天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别怪我旧事重提,我还是要说,当初要不是你们瞎了眼,也不会让小四苦了这么多年。

  你说你们当初要是狠狠心,不也一样没后面的事了,那个白英,从小我就能看的出来,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配小四,也真是委屈了孩子。

  嗯……还好,也算是小四苦尽甘来吧!能碰到咱家丫头这样好的一个孩子。以后,就能好好的享受一下这夫妻幸福的生活了。”

  对于萧家的事,黄老爷子算是最清楚的一个了。说着说着,不禁就提起了从前的事。

  “是,你说的没错,当初也怪我和老爷子一时的心软,不然也就不会有后面这一堆令人糟心的事了。

  一想到这些,我这心……现在还缓不过来这个劲儿呢!

  不过,自从有了小小,我和老爷子这心里,就比原来舒心得多了。

  这孩子真是个难得一见的好孩子,善良、懂事、贴心……总之,还真是让人找不出一丝的不好来。

  也算是小四有福气吧!最主要的是,我那两个小孙子有福气,能找到这么一个妈妈来爱护他们。

  小小对这两个孩子,还真是比亲生的都上心。

  说真话,在他们没结婚之前,我就特意的观察了一下小小与这两个孩子相处的一些细节。

  我发现,小小对这两个孩子疼爱是疼爱,但绝不溺爱。她对两个孩子有足够的耐心,不论是在吃穿用度上,还是在情感的交流上,都是把两个孩子放到首要的位置上。

  但两个孩子有什么错,她也一样的会当场的指出来,然后会引导他们,什么才是对的,该怎样去做……

  我当初还曾想过,小四难得碰到一个喜欢的。但两个孩子毕竟不是人家亲生的,我们也不能要求人家一个只比我们孙子才大上十岁的继母,能对我们的两个孩子达到视若亲生的程度。

  她要是容不下我的两个孙子,大不了还是像以前一样,我自己养他们。

  没想到,小小这孩子却能做的这么好。这不,现在两个小家伙儿满心满眼的也只有他们的这个妈妈,连我这个从小把他们养到这么大的奶奶,也得靠后站喽!”

  萧老太太虽然听起来话里好像有些嫉妒,实则满满的都是对周筱的夸赞和满意。

  “我家的丫头,要是说起好来,哎呀……说不完,真是怎么说都觉得说不完……嗯……就是说不完呀!”萧老爷了在萧老太太说完后,又再补充着自己对于周筱溢于言表的赞美。

  黄老太太这时也在一边接了话:“这不光是小四和两个孩子的福气,也是你们老两口儿的福气啊!

  盼女儿、盼女儿……盼了一辈子没盼到,这回来了一个小小,虽是儿媳妇儿,但我看她跟您两老可是亲的很呢!

  我看,你们相处的,比我家那丫头和我们老两口儿还要好。

  唉!我们家那个,也是让他爸给养歪了,从小非就带她去什么军营,您看看现在怎么样,整天跟个男人似的,都把军营当成家了。

  能顾得上什么!什么也顾不上,好不容易盼到一个电话来,没两句就说,‘没什么事我挂了,我这边忙着呢!’

  您说,这样的女儿,和儿子有什么区别,可能还不如一个细心的儿子呢!

  就看您家的老三就知道了,您家老三是个多细心孝顺的孩子……”

  ……

  一路去接两个孩子的周筱,可不知在自己走后,就成了两对老人议论的焦点。

  时间卡的比较准,周筱刚在随行的保安人员的帮忙下打开车门下了车,学校就已响起了放学的铃声。

  这次再碰到那些接孩子的家长们,周筱感觉他们对自己好似比以往的热情更高涨了一些。

  其实周筱感觉确实没有错,这些人因为早晨周筱不经意间,对他们的“赞美”,心下对周筱的好感那是似坐着火箭一般,快速的又蹿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上。

  在这些高度热情的人群几乎是簇拥之下,周筱接到了两个孩子。

  “妈妈,今天我们要回哪里,是回我们自己的家,还是回奶奶家?”坐在车上,萧沛问周筱。

  “还不知道呢!到时看爸爸那边的情况再订。”周筱回答道。

  “要是让萧军长订,他肯定是要我们回北效去,这还用说嘛!”萧沛一副明了的表情。

  “爸爸又会抢妈妈,坏爸爸,妈妈,你是哥哥和小沐的。”萧再丞不在跟前,连小家伙儿也开始知道发泄起心中的不满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