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四百六十四章 整天的藏在家里
  “我陪你们去。”萧再丞其实是想在家再看些资料,见周筱坚持,知道她主要是为了孩子们好,便做了妥协。

  这是周筱自和萧再丞结婚以来,第一次一家四口儿,晚上出来溜弯儿。

  两个孩子显得异常的兴奋,萧沛抱着球,和小沐迫不急待的站在门口,等着去换衣服的父母下来。

  “妈妈……快点,小沐都等着急了呢!”小家伙儿终于等到周筱的出现,张开两只小手,朝着周筱一抓一抓的喊道。

  刚刚听哥哥说了句等着急的话,这会儿学来用在和周筱撒娇上。

  “对不起,让宝贝儿等着急了,走,我们这就走。”周筱走到两个孩子的跟前,笑呵呵的一手牵起一个,向外面走去。

  萧再丞只得跟在一大两小的后面,不管多幽怨,三个人现在对于他是无视状态。

  一出了门,两个孩子就放开了周筱的手,又叫又喊的撒着欢儿的奔向门前一大片的草地。

  然后,便把球往草地上一扔,开始踢了起来。

  和萧再丞相识、相处,并结婚以来,周筱这还是第一次走出屋外来散步。

  所以,说起来,周筱对这周边的环境还并不熟悉,也从没好好的打量过这四周。

  现在看来,这是片在军区大院内独处一隅的一块最为僻静的地方。

  这里不光只有属于萧再丞那一处的小白楼,依势而建的,还有其它十几幢在外观上看,统一样式的独立的楼房。

  周筱猜,这些也应该是和萧再丞级别差不多的一些军区领导所居住的地方。

  这片区域的周围环境被整治得非常的好,虽然只有绿树和草地,没有哪怕是一片的花丛,却处处透着独属于军营的那股钢毅和爽利。

  看着两个孩子在草地上奔跑,不小心摔倒后,就会笑呵呵的爬起来,然后再接着跑,周筱不禁满脸的笑容。

  “萧四,怎么,一家人出来溜弯儿呢!”

  周筱双眼正紧盯在两个孩子的身上,身后突然传来阵熟悉的声音,是,周筱确信自己听过这个声音。

  转过身来,果然对周筱来说,也算是在这个军区大院内的熟人——方司令员。

  就是周筱没结婚前,和萧再丞在他们的军区食堂用餐时,碰到的那位看起来与萧再丞的关系很近的那位中将。

  其实在周筱的婚礼上,大家也曾见过一面的。

  “方叔叔好!”周筱礼貌的先和对方打招呼问好。

  “好、好,哈哈……周筱姑娘好!”方司令员也是刚吃过晚饭,和老伴儿一起出来溜弯儿。

  因为级别相差不多,所以都住在同一片区域。

  方司令员远远的就看到萧再丞和周筱,所以就走了过来。

  “这位是苏姨。”萧再丞指着方司令员的老伴儿,给周筱介绍道。

  “苏姨好!”周筱再次的给人问好。

  “好、好、好……这位就是萧四新娶的媳妇儿吧!

  特别不巧,我这身子不争气,你们结婚那天我正在住院,所以没能参加你们的婚礼。

  不过,早就听说萧四的媳妇儿是个难得一见的才女兼大美人儿,今天一见,比传说中的还要让人惊艳啊!

  萧四好福气,这么好的姑娘被你给娶到了手,可不能欺负人家,得好好对人家才行,知道吗?”

  要怎么说,这个圈子的人,没一个是简单的呢!

  光听这位苏姨说的话,就知道是个很精通事故的老太太,不过,却也能看出对于萧再丞的那份真挚来。

  据萧再丞轻描淡写的说过一句,这位方司令员,也曾是萧老爷子的手下,因为能力的确突出,才被提拔了上来。

  ……

  “苏姨您过奖了,大家都是夸赞我的话,您不必当真。”对于这些满是赞誉的话,周筱还真的不太知道该如何的应付,这也是她为什么想多和萧老太太多学学为人处事的原因。

  虽然周筱自己觉得在为人处事上,还有很多需要和萧老太太去学习,但有一点不可否认,周筱的气质,及自身的素养,以及那落落大方的举止,不管走到哪里,都会给人留下极好的印象。

  这次也一样,不光是方司令员,就连第一次见到周筱的这位苏姨也是,在与周筱和萧再丞他们一家告别时,特意拉着周筱的手,再三的叮嘱,让她有时间一定到她家去坐坐。

  周筱虽是微笑着点头答应,但内心里的想法肯定是不会轻易的到人家的家里去。

  对于这些人,周筱所持有的原则就是,除非必要,也就是说,除非萧再丞需要自己出场,否则,她真的是疲于应付这样的人情往来。

  ……

  这片区域范围毕竟比较特殊,所以算是分外的安静,除去中间又碰到两个人,并与之打过招呼后,就再没见有其他的人出现过。

  不过,这样安静的环境,倒是周筱所喜欢的。

  看了看表,出来也快有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周筱招呼着两个孩子,到了回家的时间。

  两个孩子虽然玩儿的还在兴头上,但仍是乖乖听话的跑了过来。

  周筱掏出事先准备好的湿巾,弯腰给两个孩子擦着头上的汗水。

  “妈妈,真好玩儿,明天我们还来,好不好?”小沐牵着周筱的手,一蹦一跳的问周筱。

  “可以,明天晚上只要我们不回老宅去,妈妈就还带你们出来玩儿。”周筱笑着答应。

  “可惜妹妹现在还在你的肚子里,不然你也可以和我们一起玩儿了。”牵着周筱另一只手的萧沛,又是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说道。

  萧沛的话,令周筱又是一阵的捧腹,真不知道这么小的一个小东西,打哪儿知道得这么多。

  ……

  今晚的萧再丞,算是从没有过的老实。今早周筱起床后不舒服的那一幕,也算是狠狠的吓了他一下,再不敢随性的乱来。

  这倒让周筱不明所以的连连看了他好几眼。

  “看什么?”两个人躺在床上,被周筱这样看了好几个遍,萧再丞将人往怀里一带,低声问道。

  “没……没什么!”周筱才不会告诉他自己的想法。

  “睡觉吧!”萧再丞虽然决定今晚不会吃肉,但这肉汤肯定是不能少滴……

  “你……你的手怎么总到处乱摸。”周筱想要按住又潜进自己衣底的那只大手。

  “只是摸摸!”萧再丞的语气里,带着理所当然的意味。

  “你……你这样乱动我睡不着。”而周筱的声音里,带有一丝不自知,却可以酥了萧再丞全身的一股娇嗲。

  “不动了,睡吧!”萧再丞终于在抚遍了周筱的全身后,最终将大手停在了他最喜爱的那个柔软处。

  “嗯!”周筱知道,这已经是萧再丞所做的最大的让步,没办法,也只得妥协下来,然后,闭上了眼睛。

  ……

  “萧再丞,你睡着了吗?”可能是因为白天睡的有些多,躺了好一会儿,连绵羊都数了有几百甚至上千只,周筱仍是感觉毫无困意,轻轻的翻来覆去的折腾了几个来回,还是轻声的唤了一句萧再丞。

  “还没有,你怎么了,刚刚见你就一直的翻来翻去,是不是感觉哪里不舒服?”萧再丞闻声,将头抬了起来,趴伏在周筱的耳际,有些紧张的问道。

  “没有哪里不舒服,你不用紧张。我就是有些睡不着,想和你说说话。

  可是,我担心你白天已经累了一天了,可我还……”

  周筱话说的有些犹豫,她怕影响到萧再丞的休息。

  “我不累,想说什么,说吧!”萧再丞将周筱往自己的怀里又搂了搂,而大手却在那柔软处又捏揉了好几下。

  “呀……不是说好聊天儿的嘛!你……你……你怎么又这样……”周筱侧了一下身,面对面的对着萧再丞,同时,捏着小拳头,捶了他的胸一下。

  这样面对面的姿势,就不再方便萧再丞的大手放在周筱的胸前来回的捣乱,于是,他便将手放到了周筱的小屁屁上。

  “想说什么,嗯?”萧再丞在说话的同时,又捏了周筱的屁屁两下。

  “哎呀!你怎么这样……你能不能老实点儿,听我说说话。”周筱娇嗔着拉长了语调儿。

  “好,你说吧!”萧再丞终于老实了下来。

  “是这样,上次我和你说过的,让两个孩子到普通的学校去感受一下不同环境的事,你有没有在办,是不是给忘记了?”周筱问萧再丞。

  “没忘,已经办的差不多,就是需要你看一下,什么时候安排他们去会好一些。”萧再丞回道。

  “哦!那就好,让我再细细的想想,好好的规划一下。”周筱听后,心里放了下来。

  “我也有件事,要和你说一下。许重楼他们这几天想要到我们家里来聚一聚,我怕累到你,一直还没有答应他们。”萧再丞接着说了另一件事。

  “来吧!我没问题,到时候又不用我做什么,人家在我们结婚的时候也帮了不少的忙,是要请请人家的。”周筱痛快的点头答应下来,却也有感于萧再丞能为自己着想。

  “要是让他们来的话,时间的话就定在这个周末,怎么样?”萧再问周筱。

  “没问题,我现在在家里没什么事,随时都可以。

  对了,我这几天还想出去逛一逛,买些婴儿的用品回来。”

  周筱突然想起了这件事,便和萧再丞说了出来。

  “这些东西妈不是都给准备好了吗?怎么,是不是还缺少什么,要是缺什么,再去跟妈说,你就不用亲自的去跑了。”

  萧再丞不想让周筱挻个肚子,还要出去买这些东西。而且,家里面有人做这些事,完全用不到周筱亲自来置办。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想自己亲手去置办一些东西来,这样感觉意义不一样。

  我生的孩子,我要让他(她)所有的一切,都是经由我的手,然后,出生,再慢慢的长大……

  这样的过程,也是享受的一个过程,我其实真的特别的期待呢!”

  窝在萧再丞的怀里,周筱的声音里,充满着对于这个新生命的渴望和憧憬。

  “好,找个时间,我陪你去!”周筱那透着期望的声音,似一股暖风,丝丝缕缕的刮进了萧再丞的心田。

  对逛商场这种活动,从不敢兴趣的萧再丞,这一刻,也似乎有了丝不一样的感受。

  于是,亲了一下周筱的嘴角,答应要陪周筱一起去。

  “真的?我好高兴你能陪我去。

  等我们的孩子生出来,让他(她)知道,这双可爱的小鞋子,是爸爸给他买的;这件可爱的小衣服,也是爸爸买的;这个奶瓶、还有……

  哈哈……想想,我就恨不得这个小东西赶紧生出来呢!”

  周筱越说越兴奋,说到高兴处,一只手臂竟环上了萧再丞的脖子。

  两个人如此近距离的相对,呼吸交错。

  属于周筱那花果的甜香,与萧再丞那薄荷的清香,混缠在一起……不知何时,两个人竟停止了谈话,在若隐若现的暗影里,两双唇瓣,渐渐的……渐渐的……帖在了一起……

  两舌痴缠相交,互相探寻着彼此最美的那抺香甜……

  “不……我们……萧再丞,我们……我们……不能再继续了!”当身上的衣物被除去后,那微凉的触感侵袭到周筱的神经末稍时,终于有一丝清明回到了身上。

  周筱轻轻的推着已经半伏在自己身上的萧再丞,脸红心跳的说道。

  “小妖精!”萧再丞真的是情不自禁,只有他自己知道,眼前的小人儿,随时随地都能勾起他做为一个正常男人的强烈欲望来。

  萧再丞不想解释,也解释不清,因为这是他有生以来,活了三十多年,都不曾有过的情况,即便是在他处于那年轻气盛的二十多岁时,也不曾有过如此的“贪欲”。

  这时让他停下来,那就是要他被内里的那团烈火烧焦、烧尽,是要他的命……

  “你……你没事吧!”由于两人几乎处于一个零距离的状态,所以,周筱软糯的声音便帖着萧再丞的耳廓响起。

  于是,那湿热的香风,又经由萧再丞的耳朵,再传到了他的五脏六腑,最后汇聚成一团烈火,使萧再丞体内的温度,更加的蒸腾起来。

  “你真的会要了我的命的!”萧再丞一咬牙,突的从周筱的身上弹起,然后径直下了床。

  “你……你去哪儿,你怎么了?”周筱不知萧再丞为什么突然会有这么大的动作,于是,略支起身子,在后面问道。

  “冲冷水澡!”留给周筱的,只有这萧再丞这句性感的嘶哑的话语。

  周筱:“……”反应了一下,倒下……拿被子,将自己整个人都捂了个严实。

  小脸儿似炭烤一般的火热……

  “怎么又把头都蒙起来,快出来!”当萧再丞带着一身冰冷的气息回到床上时,周筱还把自己整个人卷在被子里。

  周筱:“……”

  “快出来,躺好,睡觉了!”萧再丞将周筱整个抱过来,将捂在她头上的被子揭去。

  周筱没有再挣扎,顺从的重新窝在萧再丞的怀里。不过,萧再丞的那一身凉气,也冰了她一个哆嗦。

  “冰到你了吧!来,睡吧!”萧再丞隔着被子,将周筱搂紧。

  “嗯!”周筱在萧再丞的怀里蹭了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闭上了眼睛。

  只是,这一蹭,差点儿又把萧再丞好不容易熄下去的一团烈火给蹭上来。

  忍了忍,萧再丞才闭了眼,也和怀里的人儿一道睡去。

  ……

  好像从这一晚起,也好像从这晚那个情不自禁的吻开始……

  周筱和萧再丞都隐隐感觉到,两人之间,好像又有某种东西,开始变得不同起来。

  这种东西,令周筱每每一个人时,在不经意间会想到萧再丞,而一想到他时,就会情不自禁的想到两个人在一起那种火花四射的情景,然后,便会忍不住突的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来。

  而萧再丞更是不用说,从对周筱心动的那一刻开始,满心满脑,便更已容不下,甚至看不到其他女人的存在。

  他会在看着看着资料时,眼前突然出现小人儿的身影;更会在短暂的休息间,第一刻的想此时的小人儿在做些什么。

  尤其是过了那一晚的那一吻后,萧再丞对于周筱的爱恋,更加上升到了一个无法言说的高度。

  这种感觉让他更加的想把小人儿时时刻刻的放到自己的眼前,使自己能够看着她、搂着她、吻着她……

  爱不够的想和她做那永远都做不够的事情……

  两人间这种不用言语便都能懂得的感觉,使他们默契的在看着彼此的眼神时,都透着蜜意。

  彼此间,好像都希望有更多的时间能够相守在一起。

  这时的周筱终于明白,这就是真正的恋爱了!

  虽然两个人谁也没对谁亲口说出过那三个字,但是,这一点好像对于两个人之间的这种模式无关紧要。

  萧再丞并不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周筱经历了两世,也不是一个真正天真烂漫的小女孩儿,所以,这时这份感情,才真有种日久弥香的感觉。

  虽然对于周筱来说,她和萧再丞所接触和生活的时间,还算是极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