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四百六十七章 你是今天不想出这个房间了吗
  萧再丞最喜欢看到的,就周筱每每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一副小女人的样子,这样的周筱,让他总有想将其搂入怀中,狠狠疼爱的冲动。

  “哦!其实……我也不是紧张,只是,我们结婚后,家里第一次来客人,而且来的又是和你关系这么要好的人,我只是怕招待不好人家,让你没了面子嘛!”

  周筱娇嗲的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萧再丞:“……”没有说话,却终于忍不住,用实际行动表达了独属于他的内心最真诚的表达方式。

  搬过周筱的脑袋,对着刚咽下一口粥的那张小嘴儿,就深吻了下去……

  “唔……唔……你……你疯啦!”遭到突然的袭击,周筱用力的挣扎好一会儿,才推开了面前萧再丞的那张脸。

  一边四下里看着,看有没有其他人在场,一边擦了一下嘴巴,还好,没有第三个人在场,但也同样怒瞪了萧再丞一眼。

  对于他的这种不管不顾的行为,周筱颇为气恼。

  “没事,没有外人!”萧再丞是干什么出身,可以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人。在有此举动前,早就用眼睛的余光扫视好了周围的环境。所以,下手时,也是又快又准。

  “你……你可真不讲卫生,我嘴里还吃着东西呢!”周筱一时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对付萧再丞,只得羞恼的捡了一句话,想故意的恶心一下他。

  “我不嫌弃,我也正吃着一只包子,你没闻到虾仁儿的味道吗?”萧再丞平静无波的回了周筱一句。

  “你……你真恶心!”周筱已经羞红了脸。

  ……

  和萧再丞两个人用完了早餐,看了看时间。虽然心疼两个孩子还没吃早饭,但一想到他们起的太早,耽误了不少的睡眠,周筱又不舍得把他们给叫起来。

  想了想,只得让他们先这样睡着,让丁嫂给随时准备着两个孩子爱吃的饭食,让他们一醒来就能吃上。

  接下来的时间里,周筱便再次的和丁嫂确认着晚上接待客人的每一个细节,而萧再丞,便拿着一叠资料,坐在旁边边看,边时不时用余光,扫上一眼在那里认真的叮嘱着什么,或是吩咐着什么的小人儿。

  而周筱会在不经意的一抬头间,目光与萧再丞的对视上,然后,在看到对方眼眸中,那如火一般的热烈后,小脸儿便会灼烧起来。

  这样娇中带羞的样子,却恰恰是萧再丞所最最看不够,而特想要扑上去咬上几口的难耐。

  几次被萧再丞用这样的眸光扫过,周筱虽觉全身如被浓浓的甜意给浸泡着一般,却也觉周身都有些不太自在。

  于是看了下时间,站起身来。

  “你干嘛去?”看见周筱站了起来,萧再丞放下手中的资料,问道。

  “我上楼去把两个孩子叫醒,睡的时间差不多了,得让他们起来吃饭。”周筱回道,然后往楼上走去。

  萧再丞没有说话,却是尾随着周筱,也跟着上了楼。

  “你跟来干嘛?忙你的去吧!”周筱回头看了一眼,对萧再丞说道。

  “我陪你去!”萧再丞说着,揽上了周筱的腰。

  “不用,我一个人就行了,你去吧!”一直习惯于了萧再丞的冷硬,一旦面对他稍稍柔和下来一点,周筱便总有些怪怪的感觉,虽然这样的萧再丞,会令她感到有丝甜蜜涌动到心头。

  萧再丞:“……”虽没有说话,但揽在周筱腰上的那只手,却是更紧了一些。

  “哎……我要去我们的房间看孩子,你要带我去哪儿?”周筱发现揽着自己的萧再丞不是去往三楼属于他们的卧室,而是从二楼就拐了弯儿,顺着过道往里面走去。

  看路线,好像是要去两个孩子的房间,她还以为萧再丞是记错了,忘记了两个孩子此刻是睡在他们的卧室里的。

  于是,拉着他的胳膊低声叫道。

  “去孩子们的房间!”萧再丞说了这句话,继续揽着周筱往楼里面走。

  “我不去,去孩子们的房间干嘛!我得去看两个孩子。”周筱感觉不妙,于是试图做着反抗。

  “他们睡醒了自然就会自己下楼找吃的,不用管他们。”萧再丞说着,看周筱不配合自己,一个打横,就将人抱了起来。

  “哎呀!萧再丞,大白天的,你要干什么?你快放我下来,让人看见,我还要不要见人啦!

  喂……你听我说呀!我们下午还有事要忙,不能……不能……你听见了没有,我要生气啦!”

  ……

  尽管周筱一路抗议,还是被萧再丞轻易的就抱进了房间。

  “我就是想这样……”萧再丞说完,将周筱抵在门上,低头,便亲了下去。

  即便不深入的做什么,这样的亲吻,也是萧再丞乐此不疲,而且深刻眷恋的事情。

  这个吻,由激烈,逐渐变得轻柔,而周筱,也由最初的反抗,变为了顺从。

  萧再丞的大手,在周筱后背游移,由于周筱穿的是长裙,可能萧再丞也怕把控不住自己,所以,在试探了几番,想将手潜入衣底而无果后,便也放弃了这个举动。

  转而开始用心加深起这个吻来。

  虽然这样的唇舌纠缠,两个人已经进行了无数次,但对于萧再丞来说,似乎每一次,都有新的不同的体验。

  小人儿的唇齿、身体,以至整个的这个人,无一处不时时吸引着萧再丞,令他如着了魔般的想时刻的将小人儿卷在身下。

  萧再丞偶尔也会深思一下,为什么这个小人儿会对自己有如此大的魔力,除了那只有自己能体会的绝妙滋味儿外,还有的,就是自己对小人儿那已深入骨髓的爱恋吧!

  自意识到自己对萧再丞已动了心思的那刻起,每次与之亲近,甚至哪怕被萧再丞触碰到一下,都会令周筱不由的有脸红心跳的感觉。

  更不要说这样的更为亲密的接触,这样热烈的激吻,片刻,便已让周筱软在了萧再丞的怀中,直至呼吸困难,被萧再丞松开那方潭齿。

  周筱只有趴在萧再丞的怀中,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上来。

  “你个小笨蛋,都不会喘气的吗?”萧再丞爱怜的咬了周筱的鼻子一下。

  “你个大笨蛋,你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还不是一样憋着气,喘不上来。”周筱软腻腻的回了一句。

  心说,不是我小白花,而是以你这样的狼吻,我得有机会喘气才行。不过,这也只是在心里嘀咕一下罢了。

  萧再丞:“……”被周筱的一句话,呛得说不出话来。

  周筱说的没错,对于与女人这方面的事,萧再丞还真的是缺少极多的经验。

  之前与白英之间,可以说,两个人几乎连吻都没有接过。

  那时主要因为遭了白家的算计,而萧再丞当时又年轻,虽然懵懂的觉得,自己应该是没与白英发生什么,不过,毕竟两人是一丝不挂的被堵在床上,再怎么辨别,也是无用。

  因着这一点,虽然娶了白英,但萧再丞的心里一直有着一个大大的心结,所以,不要说接吻这种亲密些的事,就连牵手这种事,都很少有过。

  至于夫妻间亲密的事,也是结了婚的一个多月后,在白英的主动下,才与之发生了关系。

  那个时候的萧再丞,可以说,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整个过程都非常的紧张,是白英一步步引导他,才完成了整个的过程。

  虽然他对此并不太懂,但也知道,女人的第一次有痛苦,而且大部分还会有落红。而白英,恰恰这两点都没有。

  用白英的话说,那是因为之前他们已经发生过一次关系,所以,这次便不会存在这些。

  但萧再丞分明的记得,那次当他从白英的床上醒来时,床单上,分明是干干净净的。

  还有的就是,白英似乎对此非常的娴熟,虽然萧再丞对此从没问过她,但却也是在心里留下了另一个的心结。

  这样的状态,还有萧再丞那发自于心底的潜意识里的抗拒,所以,即便已经成了夫妻,俩人实际上发生关系的次数是少之又少,而几乎每次,还都是在白英的主动和要求之下。

  而这也是萧再丞的“技术”,有些“生硬”的原因所在。

  这一点,周筱其实是深有体会,却是并不太明白其中的原因,开始以为是萧再丞外表冷硬,对于这种事,也是比较冷淡。

  但经过了没几次的实战性的“经历”后,周筱已对上述的结论全面的否定。

  周筱结论是,萧再丞不但不是**冷淡的人,相反,还是一匹喂不饱的饿狼,那时刻冒着绿光的眼,总会令周筱感到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但是,那有些“生硬”的动作,却又令周筱开始不解起来,但毕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这件事,想了想,想不明白,也就被周筱给抛开了去。

  ……

  “好了,我要去看两个孩子啦!”周筱推了推眼前的胸膛。

  嗯……手感不是一般的好,于是戳了戳……再戳了戳……

  “小东西,你是今天不想出这个房间了吗?”随着周筱那只似带着魔力的小手儿在自己的身上调皮的戳动,萧再丞便觉得全身立即有股小电流,在四处的乱窜。

  以至令自己的心脏,都跟着不时的抖动了一下又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