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四百六十八章 那就是晚上喽
  “呃……没有,绝没那个意思……嘿嘿……那个……萧再丞,你这是怎么练出来的,我看,还真的是有六块腹肌呢!”

  周筱一副要流口水的表情。

  “你说错了,看来还得让你多熟悉一下你丈夫的身体,我有八块儿!”

  萧再丞看着周筱那一副有些色色的小表情,心里实在是没办法形容此刻那种对于她,都能冒出泡泡来的喜爱。

  于是,看是凉凉的一句,实则却是有着调戏的意味。

  “什么?八块儿……骗我的吧!我看到的可是六块儿,哪有什么八块儿?”周筱惊呼出声,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怎么,想现在验证吗?”萧再丞说着,抓住周筱的小手儿,就往自己的身上摸去。

  “哎……哎……哎……没……没那个意思,就是有那个意思,也不能在这光天化日下不是,嘿嘿……”周筱还是趁机又戳了一下萧再丞那坚实的胸膛一下,然后,要把手抽回来。

  “那就是晚上喽?好,我答应你!”萧再丞倒是顺从的放开了周筱的手,不过,却补充了一句。

  “呃……”周筱顿觉有种不好的预感……

  又被萧再丞揽着,上到了三楼两个人的卧室里。

  推开门,亏得周筱和萧再丞两个人的床大,而两个小家伙儿的睡姿狂野,却正好梦酣甜。

  “宝贝儿们,起床了,快点起来吃饭喽!”周筱坐到床边,俯下身,轻唤着两个孩子。

  “嗯……”只叫了一声,萧沛就醒了过来。可能刚醒,小脑袋还有些发懵,愣愣的看了周筱一会儿,再看了一下四周,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立即弹坐起来。

  “慢一点儿,你急什么呢?”周筱看了萧沛这个样子,忙抚了抚他的头,问道。

  “完了……完了……我是不是睡过了头,完了……这下完了……”萧沛说着,使劲揉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不晚,一点儿都不晚,不然妈妈早就叫你们起床了。我儿子这么小,责任感就这么强,真是个好孩子。”周筱时刻不忘表扬两个孩子。

  伸手,将萧沛自己揉乱的头发又给他顺了顺。接着,又疼爱的将小家伙儿搂进了怀里,亲了一下。

  “嘿嘿……真的呀!我还以为睡过了头,那样就完不成领导交给我的任务了!”靠在周筱的怀里,萧沛一脸的满足。

  “好了,快去洗漱一下,肚子一定饿狠了吧!妈妈让丁嫂给你们准备了爱吃的东西,洗漱完,赶快下楼去吃饭。”周筱拍了拍萧沛的小脸儿。

  “哎!得令,这就去!”萧沛痛快的答应完,立即像个小兔子一样,灵活的跳下床去,趿上鞋,往卫生间跑去。

  周筱看着萧沛的背影,止不住的笑意,接下来,又开始叫另一个还在睡着的小沐。

  “儿子,起床了好不好?太阳公公晒屁屁喽!”

  “嗯……妈妈……”小家伙儿也睁开了眼,看到周筱,立即咧嘴一笑。

  看来这个觉补得够舒爽,小家伙儿很快就已大眼睛睁得溜圆,咕咕噜噜的转了两圈儿后,看到自己的爸爸也站在一侧,不觉缩了一下脖子。

  不过,看到妈妈在跟前,又笑了出来。

  撒娇的伸出一双小手臂,冲着周筱。意思是让周筱抱他起来。

  “来,妈妈抱我的乖宝贝儿起来!这回睡醒了吧,有精神了是不是,嗯?”周筱俯下身来,将小家伙儿抱了起来。

  而小沐趁势搂住周筱的脖子,在周筱的颈间蹭了蹭,在不经意间接收到萧再丞的冷眼后,立即将头埋进周筱的怀里,再也不去看萧再丞。

  现在,就连小沐也开始懂得用妈妈来抵挡爸爸所释放的冷气了。

  萧再丞表示有些无奈。

  照顾着两个孩子,让他们洗漱好,再一手牵着一个,下到一楼。周筱让丁嫂赶紧把吃的端上来,已经过了十点,两个孩子的肚子已开始饿的咕咕的叫起来。

  “稍慢点儿吃,你们也不要吃的太饱好不好,一会儿我们还要吃午饭,现在吃的太饱,午饭时又该不想吃了!”周筱细心的叮嘱着两个孩子。

  每到这个时候,萧再丞都会感到十分的不爽,因为,只要有两个孩子在,周筱几乎都会把自己当作一个透明的存在。

  他要改变这种状况,想着,要不,就把两个孩子先送回老宅去待几天。

  不过,再看一眼周筱,看到她那眼睛粘在两个孩子身上的样子,恐怕这一计划实施起来,又会有些难度……

  不然让两个孩子去寄宿一段时间,这个计划可能会更容易些……

  “萧再丞,晚上我们家会有多少个小朋友来,都多大,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他们有没有特别霸道的那种,不会和我们孩子打架吧!”

  萧再丞正在心里谋划着各种策略时,周筱问了他一连串的问题。

  “会有六个孩子,除了许重楼没有结婚生子,其他的人都已结婚。

  不过,有一个我的战友,他媳妇儿前年去世了,他现在还没找,一个人带个儿子,今年已经七岁了。

  剩下的就是董飞家的一个儿子,今年五岁;从培华家是一儿一女,女儿今年十岁,儿子五岁;曲长清家一个女儿,今年七岁。

  另一个战友曹春雷家是个儿子,今年九岁。”

  萧再丞详细的介绍道。

  “啊?有一个没妈妈的孩子呀……好可怜。”一听到这样的孩子,周筱总会忍不住心软,而立即产生怜悯之意。

  “是!我这个战友叫冷剑,是当年和我一起从特战大队走出来的战友,一起经历过生死,算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了。

  他现在某团任团长一职,大校军衔。

  其实最痛苦的是,他妻子去世时,他正带着他们的团在边境上进行一场重要的演习。

  等他结束演习,赶回来时,妻子都已经去世了三天。

  他自看到妻子的遗体后,就一个字也没说过。

  把妻子安葬好后的当天,等送葬的人都回来后,他一个人又悄悄的返回了墓地,将他所有得过的勋章,都埋在了妻子的墓前,并在那里长跪不起。

  当我们发现他人不见了的时候,怕他会出什么事,就到处的找他。

  等找到墓地的时候,他已跪在了那里快一天的时间,腿上的血液都快要僵住,以至到了连站都站立不起来的程度。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样一个铁血的汉子,跪在妻子的墓前,嚎啕大哭的场景……”

  萧再丞讲到这里的时候,声音变得有些暗沉,神情,也有些肃穆。

  周筱已感动的流下泪来:“你的这名战友,是个好丈夫,他一定深爱他的妻子,而且,在他的妻子去逝后,他也一定心怀愧疚。

  这样的男人,应该是值得托付的男人吧!”

  周筱明白了一点,虽处和平时代,但身为一名军人,却有他不得已的时候,军令如山,这一点,无论什么时候,也不能更改。

  “看你,怎么还哭了呢!”萧再丞将周筱揽过来,伸手,帮她拭掉脸上的泪水。

  “我只是因为听了觉得很感动而已,也很可怜你战友家的这个孩子,这么小,就没有了妈妈。

  以后,要不你就让他常来我们家,和我们的两个儿子多玩儿玩儿吧!”

  周筱强烈的母性气息又散发了出来。

  “好的,我想冷寒冰一定会喜欢你,并喜欢上我们的家。”萧再丞感激的看着周筱说道。

  周筱这样的做法,同时也是对自己工作的支持,和对自己战友的帮助,这不得不令萧再丞感动。

  “冷寒冰……这个名字好冷啊!是他儿子的名字吧?怎么给孩子起这么冰冷的名字呢!

  那你的战友没想过再找一个吗?时间毕竟也过去了两年,而且,孩子也需要一个妈妈来照顾。”

  周筱一听到这个孩子的名字,就觉得打颤,接着又问起萧再丞他这个战友的个人问题。

  “虽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我们也劝冷剑,即便为了孩子,也应该再找一个。

  但是冷剑不同意,他说孩子的妈妈为自己付出那么多,他不想让另一个女人来占据她的位置,况且,他也怕找的人万一看走了眼,再对孩子不好。”

  萧再丞回道。

  “这……唉!想不到,现在竟然还有这么重情重义的男人!”周筱无限的感慨。

  “说什么呢!什么叫竟然还有这么重情重义的男人,你是意思是其他的男人都无情无义喽?

  嗯?你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

  萧再丞捏了捏周筱的鼻子,连声问道。

  “呃……也不是啊!我们毕竟没有经历过类似那样的风雨,我怎么知道你对我会不会是这样的重情重义……”周筱小声的嘀咕道。

  “不许乱说,难道你希望我们得要经历点儿什么才行吗?”萧再丞微皱了下眉,低声斥道。

  “是你问我的嘛!”周筱撅着小嘴儿,不高兴的嘟囔着。

  “你呀!”萧再丞看着周筱那一副的孩子气,无奈的又捏了下周筱的小脸儿。

  “儿子们,等到冷寒冰来了,你们要好好的陪他玩儿,招待好他,好不好。

  他妈妈现在不在了,不像你们,每天能有妈妈陪伴,所以,你们要多让着他些,好不好?”

  转过身来,周筱和两个孩子商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