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四百七十二章 吃肉肉
  面对这么多人的劝说,周筱若是不答应,就显得太过于做作了。

  “那好,我就为大家献献丑吧!不过,先说好,写的不好,你们可不要笑话我。”周筱脸色发红的说道。

  于是,所有的女人们,也都来到一层那个硕大的书房内,许医生早已先一步的准备起笔墨纸砚来。

  萧再丞看周筱随着众人一道来到书房,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直接走到周筱的身旁,轻声的问了句:“可以吗?”

  “可以,没问题!”周筱知道萧再丞是在问自己的身体能不能坚持。

  周围毕竟人员众多,又有兄弟们的媳妇儿在,萧再丞不便表现的太过,问了一句后,便不再多说什么,而是默默的站到了周筱的一边。

  其他人看到二人的互动,都暗自的憋笑,那个曾经冰山一样的人物,如今终于被自己的小娇妻,给化为了缠指柔。

  “小弟妹,今天我们就厚着脸皮让你辛苦一下了!”丛培华客气的说道。

  “您太客气了,我说了,我写的不好,你们不要笑话我就好。”周筱脸色红红的回道。

  “那我们可就不客气了,听说小嫂子的字可是一字难求呢!我们今天可算是捡着大便宜了,呵呵……”

  “先问一下,我能不能求两幅呀!”

  “得了吧你,每人一幅,你凭什么要两幅呀?要是这样,那我也要两幅!”

  ……

  不光是女人们吵,这些男人闹哄起来也不含糊。

  “大家谁先来,要什么字?”周筱一副好脾气的微微笑着,看着众人。

  “我先来,我去请的小嫂子过来,也是我准备的笔墨纸砚,所以,我得先来!”许医生高喊。

  “去、去、去……按年龄从大到小排,你最小,排到最后去。”这里面年龄最大的丛培华说道。

  “凭什么按年龄排,不行,就是按年龄排的话,也从小到大排,我最小,还是我先来!”许医生不服道。

  “不用急,只要你们不嫌弃,每个人都有份,要不我先随意的写两副,你们要是觉得哪一幅合适,就选哪一幅,这样可以吗?”周筱还是一脸含笑,轻声的问道。

  “好、好、好……这个主意好!”

  “不错,我看这样好!”

  “不用挑选,小嫂子写的什么都适合我!”

  “你得了吧!少拍马屁,你也太贪心点儿吧!怎么着,还想全卷走啊?没门儿!”

  ……

  男人们又是一阵的闹哄。

  周筱只是轻笑,默默的在这边将一切准备好,蘸墨、起笔……

  一气呵成,很快,就以狂草的形式,写了一首岳飞的《满江红》出来。

  “哇!厉害、厉害、厉害……太厉害了!”

  “超乎想象,真是超乎想象!”

  “想不到,弟妹的字竟写的这么的磅礴大气,真看不出来、看不出来!”

  “啧啧啧……这哪里像个年轻的女子写出来的字,分明是一位有着极深阅历的大家写出来的嘛!行了,这幅字归我啦!”

  “这幅字,小弟妹分明是为我们这些做军人的而写,你又不是军人,你瞎起什么哄,这是我的,我收了!”

  “谁说就一定是写给军人的,我也热血,怎么就不能要了!”

  几个男人要打起来的架势……

  不去管这几个男人的叫嚷,周筱继续,一口气写了杜甫的《望岳》、辛弃疾的《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苏轼的《定风波三月七日》、王安石的《浪淘沙伊吕两衰翁》,以及贯休的《献钱尚父》等好几首古诗词出来。

  这下,这几个男人已经顾不得再争再吵,也不看周筱写的是什么,每个人都先抢到手里一幅再说。

  看到有人抢到了两幅,最活跃的许医生又开始哇哇大叫起来。

  看到这样的情景,周筱俯身,想再写几幅出来……

  “不要写了,休息会儿吧!你不能一个姿势站这么长时间。”萧再丞伸手拦住了周筱,并将她带进了怀里。

  伸手,帮她拭去额头已经渗出的细密的小汗珠。

  “我没事,再写几幅吧!难得大家能看的上眼。”周筱笑了笑。

  “不用,给他们留点儿念想吧!不要一次性的都满足他们。”萧再丞下颏微扬,脸上的得意明显。

  周筱:“……”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才好。

  “看看、看看,你们快看看,人家萧大军长心疼媳妇儿了,你们还在这儿没完没了的要个不停,万一要是累到了小小妹妹,你们就等着萧大军长和你们算帐吧!”

  看到萧再丞和周筱刚刚互动的这个细节的方良玉,大声的打趣道。

  听了方良玉的话,大家停止了吵闹,全部把目光放到了周筱和萧再丞两个人的身上。

  被这么多人用戏谑的眼神看着自己,周筱的小脸儿“刷”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小小她现在情况特殊,不能站的太久,想要什么,以后再说!”萧再丞可不在乎这些人是如何的眼光,再将周筱往怀里搂了搂,脸一板,一本正经的说道。

  大家都是这样的关系,所以并没有人在意萧再丞的话。笑闹了几句后,也就不再盯着周筱让她再写什么字出来。

  看了看时间,笑笑闹闹中,已到了六点钟。

  周筱戳了戳萧再丞,小声的说道:“已经六点了,是不是让大家到餐厅,准备用餐了?”

  “嗯!可以。”萧再丞点了点头。

  “时间差不多了,大家都到餐厅去用餐吧!”看到萧再丞点头后,周筱柔声的和众人说道。

  于是,众人便又从书房转移到了餐厅。

  周筱还细心的为孩子们准备了一些适合他们吃的食物,并单独的让他们坐到一张桌前。

  又叮嘱萧沛,让他照顾好小客人们,这才转到大人们坐的这一张餐桌前。

  “小小妹妹别看年龄小,真的是细心又有耐心,把这些孩子们照顾的这么好,连我这生了两个孩子的妈妈都不得不佩服呢!”方良玉看到周筱挻个肚子还忙前忙后,忍不住赞叹道。

  “别看我在幼儿园工作,我自认都没小小妹妹这样的耐心。”徐红蕾也在一旁说道。

  “我就更不用说了,我家这个,大部分都是她奶奶在管她,我是极少沾手的,所以,我更不做不来这样细致的工作。”曲长清的媳妇儿,段欣也附和着大家的话。

  “你们就不要夸我了,这样夸的我都抬不起头来了!

  也没什么,我就是比较喜欢小孩子而已,觉得和他们在一起,心情都会不一样。

  而且我现在不上班,整天在家也没事干,有的是时间,所以准备点儿什么也容易。”

  自从这些人来后,已经无数次的夸了自己,这让周筱十分的不好意思,小脸儿上的红晕几乎就没怎么下去过。

  殊不知,这样娇中含羞的周筱,不要说男人,就是在场的女人们,眼睛都不自觉的总跟着她的身形移动。

  萧再丞就更不用提,和那些男人们聊着天儿,还时不时的用眼睛追着自己的小娇妻,即便有时不想表现得太过,也会用余光扫视一遍才行。

  也不怪他的几个哥们儿发小儿,不时的打趣他,任谁看都能看的出来,这个从前不光是脸冷,就连眼光都可以将人冻上的萧大军长,如今眼里看着自己小妻子的那丝柔光,挡都挡不住。

  ……

  今晚的菜式可是周筱仔细斟酌,又反复考虑过后的结果,可以说是照顾到了一切可以想象到的所有人有可能会有的忌口。

  这样用心的准备和安排,理所当然的受到了所有人一致的满意,同时,周筱又迎来了一大波的夸赞和敬美之词。

  弄得周筱的一张小脸儿,如喝了酒一般的粉润。于是,美丽更加的尽显出来。

  看到所有的男男女女们,几乎都把目光对准在自己的小娇妻身上,让萧大军长一时竟有些后悔答应这次聚会。

  而面对这些过热的目光,周筱只得暂时的躲避一下,她也的确惦记着那另一桌用餐的孩子们。

  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后,又来到孩子们的那一桌前。

  “你们不要客气,到了这里,就要像到了自己家里一样,想吃什么,够不到的就说一声,会有人帮你们夹菜。”

  还没来到桌前,周筱就听到萧沛以一副小主人的姿态,在招呼着小朋友们不要客气。

  于是,又是憋笑到肚子有些抽搐的感觉。

  “哥哥们吃肉肉,姐姐们也吃肉肉!”小沐也卖力的在尽着一个小主人的义务。

  只是,面对比他都大的孩子们,他可能找不到更加合适的词语来表达,想到周筱有时会对他说的——“来,宝贝儿,吃口肉肉……”这一类的话,觉得用起来可能会更恰当些。

  于是,便在自己的哥哥话落后,也嫩声嫩气的喊道。

  “噗嗤!”周筱实在是真的忍不住才笑了出来。

  “妈妈……”听到周筱的笑声,小沐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叫了一声,然后,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有些羞涩的红了小脸儿。

  “我的两个儿子表现得不错,对,这样做就对了,要招呼好你们的小伙伴儿呦!”周筱忍了忍,不让自己再笑出来,走到小沐的跟前,柔声的说道。

  其实周筱并没有刻意的安排,却发现萧沛坐在了小沐和冰冰两个孩子的中间。

  并看到萧沛还时不时的会站起来,给小沐和冰冰夹些菜,放到他们面前的碟子里。

  周筱之前就安排好了两个下人,在这边专门的照顾这些小家伙儿。

  但是看到萧沛竟会有如此细心的举动,令周筱内心欣慰和感动不已。这一点也说明,萧沛这个孩子,也是个极富爱心和非常细致的孩子。

  经过这小半天的接触,冰冰好像和萧沛已经熟悉起来,面对这个不断的与自己释放着友好气息的小哥哥,小家伙儿已经可以跟萧沛偶尔露几个笑容出来。

  周筱察看了一圈儿后,没再多停留,小孩子有小孩子们的空间,任他们折腾好了,转身,回到了大人们的这一桌上。

  大人们难得的可以聚的这么全,男男女女,早就不在意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

  大家尽情的欢畅,甚至互相的揭对方的老底或是糗事,说到酣处会狂笑不止。

  之后又渐渐说到单身人员的问题上。这里面目前单身的人员,只剩下许医生和冷剑两个人。

  “许重楼,你也尝尽你所谓的那个人生百味了,是不是要刹下心来,找上一个合适的人踏踏实实的过日子,也好让你们老爷子和老太太少为你操些心才对?

  你的确已经不小了,三十三岁的年龄,早该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总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呀!”

  笑闹过后,丛培华一本正经的和许医生提出了这个问题。

  “着什么急,结不结婚的,我还真没想,再说,人的一辈子也不一定非结婚不可。

  这样大好的人生,还不恣意的去放纵享受,而是把自己捆绑起来,多不划算。

  我才不会去做那样的蠢事,将自己套在那个牢笼里。”

  许医生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

  “你不会是还惦记着那个史青红吧!许重楼,醒醒吧!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人家嘴上说的好,是因为爱你才会离开。

  要我说,屁!

  只有你这个傻小子还傻傻的相信她说的鬼话,人家是因为觉得傍上了比你含金量更高的老男人,所以才顺水推舟的找了那么一个借口,偏偏你就相信。

  要说我们这里,应该数你最精明才是,怎么就在这件事上犯了傻呢!

  她现在过得美不美我不知道,反正我只知道,人家整天这儿飞那儿飞;晒这幸福、晒那幸福;又这私人游艇什么私人飞机的炫耀,可从没觉得心里还有个你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你这倒好,为了这么一个爱慕虚荣又虚伪的女人,好家伙,这么样的……可以说‘糟蹋’自己,我觉得,太不值了。

  不但是不值,那简直可以说是傻,傻透气了的傻!”

  听到许重楼的话,一向快人快语的董飞开了口。他也是看今天在场的没有外人,所以想什么,也就直接说了出来。

  “别和我提她,那早已是过去的事了,我也早忘了这个人!”许医生加重了说话的语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