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没有最好
  经萧老爷子介绍后,周筱知道,这两位也是同萧老爷子一同上过站场的老战友。

  他们一位姓纪;另一位姓黄。周筱毕竟学过历史,一听两位老人的名字,就已在脑海中搜寻到了他们的资料。

  都是些曾经响当当的风云人物,为这个国家抛过头颅,洒过热血的功勋级的元老。

  两位老将军也曾参加了周筱的婚礼,只是,当时人实在太多,周筱并没有记住那么多的人。

  见了后,两位老将军留给周筱的印象都极为的好,正是印证了那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话,这些与萧老爷子交好的老人,都与萧老爷子有着相似的性格或是经历。

  可能是常从萧老爷子口中听到夸奖周筱的话,所以,虽然之前只是见过一面,并没有过接触过的两位老人家,就已经对周筱充满了好奇,甚至是好感。

  今天见了面,通过接触、聊天儿,就对她更是赞不绝口起来。

  而周筱最怕的,就是满屋人的话题都放在自己的身上,这会让她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但萧老爷子可是不管那么多,逢人必夸自家的丫头,已成为自确定周筱入萧家的门以来,他首要的话题。

  萧老太太虽然知道周筱的想法,但有人夸赞最得她意的小儿媳,这对她来说,也是极舒坦不过的一件事,所以,并不会去救场,只是在一旁笑眯眯的听着。

  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尤其是黄老将军,肯定不会放过周筱,又提出要周筱给写几幅字出来。

  “哦……怪不得,我就说嘛!你一来我就看出你憋着事儿呢……原来在这儿等着呢!

  上次你拿走了我家丫头一大堆的字,怎么这么几天又来要了,啊?

  不行,不给!你那儿存的我家丫头的字,现在比我还多了不少,怎么还没完没了的要,不能再给了!

  丫头,不许你再给他了啊!记住,给多了就不值钱啦!”

  没等周筱开口,萧老爷子就是一声吼,坚决的不让黄老将军再得逞。

  “嘿嘿……那个……丫头上次给我写的那些字……那个……嘿嘿……我一个没看住,被我那儿子们给偷走了!

  再加上……那个……我……我还送人了两副……

  所以说,现在就没什么了,嘿嘿……那个……丫头,你看……”

  黄老将军有些愧疚,又带着一脸期盼的看着周筱,说出的话,也满是一副陪着小心的样子。

  这样的表情,令周筱又是忍笑不已。

  “可以……”

  “噢……原来你拿我家丫头给你写的字去送礼啦!你这个老家伙,倒是会做好人,是觉得我家丫头好说话是吧!

  以为没有了,我家丫头就会再给你写上一大抱。

  呸!你想的美。

  我家丫头的字,连我都舍不得随便的送人,你说送人就送了人。

  然后,还想再回来要,没门儿!”

  周筱刚要答应,却被萧老爷子打断了下面的话,瞪着眼睛和黄老将军喊道。

  “我那也不是送礼……那个……也算是送礼吧!那什么,许老头儿前几天到我那儿去,看到了我挂在书房的丫头的两副字,一下就上了眼。

  看了上面丫头的落款,不知道是谁,说没听说过有这么个大家啊!

  然后我就跟他说,这是个只有十九岁不到的小丫头写的字,他当时还不信,后来听我说是你家小四的媳妇儿,他才知道我不是在骗他。

  但也是很吃惊,说早知道这样,小四他们结婚时,他不如去参加婚礼了呢!也好见识一下,能写出这样一手字来的丫头是个什么样子。

  不过,走时还是和我要走了两幅丫头写的字。

  你们也知道,人家怎么说也救过我的命,我能不答应吗!

  我当时还说,让他自己来你家,和丫头多讨几幅回去,谁知他还犯了倔。说是你又不邀请他,他怎么好自己主动上门来。”

  黄老将军给众人讲着事情的整个过程。

  “这个老东西,整天古里古怪的,小四结婚时我还特意给他打了电话,他倒好,说什么不喜欢凑这种俗气的事。

  他以为他是谁,还真成了仙啦!

  现在倒好,还怪起我没邀请他了,我为什么要邀请他,该他来的时候他不来,这会儿又想来了。

  我还不知道他的那点儿小心思,他那是想让我给他个台阶下呢!哼……我还就偏不如他的意,让他眼巴巴的望着去吧!”

  萧老爷子一副赌气的样子,气哼哼的说道。

  “您可真是,又较什么劲呀!这么多年了,许老头儿什么样的脾气,您又不是不知道。

  再说,要不是人家,您那老寒腿、您那些旧伤……得多受多少的罪呀!

  赶紧现在打电话,让他过来,大家一起聚一聚。”

  萧老太太对于萧老爷子的表现,也是有些无奈,但仍是张口劝道。

  “愿打你打,我才不会给他打电话呢!”萧老爷子虽然还在闹着小孩子的脾气,但话里话外已经软了下来,默认了萧老太太的提议。

  “好,那我来打!”萧老太太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拿起了电话,拨了出去……

  “跟他说,见我家的丫头,不能白见,得准备好见面礼,他那好东西多,别舍不得。”萧老太太正在电话里邀请着对方,萧老爷子在一旁大声的喊道,目的肯定是要让对方听见。

  惹得萧老太太连连的瞪了他好几眼。

  听着几位老人一直说着这位许老头儿,周筱不知是谁,也没有问,等萧老太太打完电话后告诉周筱,这才知道,原来众人口中,这个脾气极其古怪的许老头儿,竟然是许医生的父亲。

  怪不得,他们看起来这么的熟悉,而且关系好像也很亲密的样子。周筱记得之前就听萧再丞讲过,萧家,确切的说,应该是萧老太太的娘家,很早以前就与许家是世交。

  所以说,这样算下来,两家已经是好几代的交情了。

  两家应该离的并不远,萧老太太刚打完电话才半个小时的时间,许老爷子就携老伴儿进了门。

  用“仙风道骨”来形容许老爷子的话,周筱觉得最恰当不过。

  一身浅灰色的唐装,一双圆口的千层底布鞋,雪白色的头发,还有一副长长的雪白色飘逸的胡子。

  在周筱的意识里,大多数留胡子的人,都让她觉得有些不大卫生的感觉,而许老爷子却恰恰相反。

  一副胡子,被他打理的看起来非常的整洁干净,也可能是被梳子梳过,竟没有一丝的凌乱。

  而和他一起来的许老太太,更是惊呆了周筱。

  在许老爷子他们老两口儿还没到来前,就听萧老太太和她打趣说,等见到许老爷子他们,不要让她误会的以为许老太太是许老爷子的女儿才好。

  这下,确是验证了萧老太太所说的话,若是按年龄来讲,许老太太应该是比萧老太太还要年长些,但是,现在从外表来看,竟是比一直让周筱羡慕不已的萧老太太还要年轻上一些。

  若要让周筱看,毫不夸张的来说,她看许老太太也就是至多在四十岁的样子。

  长相这样年轻的人,周筱两世以来还是第一次看见。

  前世到了后来,全世界已经兴起了整形热。不过,那些整过的人们,基本到最后都长成了一个模样。

  即便没有在脸上动过刀的人,经过打上n多次的各种玻尿酸还有什么肉毒素一类的东西后,整张脸也僵硬的让人看了恐怖。

  但许老太太这张脸,周筱即便再不懂,也能肯定,一看就是纯天然、没有经过任何硬性加工的脸。

  这不禁让周筱都看得有些呆愣起来。

  “看看我家小小,也被你这相貌给惊住了呢!”萧老太太看着周筱那小嘴儿有些微张的可爱样子,不禁笑了出来,并伸手,捏了下周筱的小脸儿。

  “这就是传说中的小四媳妇儿吧!早就听说过你,今天总算是见到真人了!

  好个水嫩晶透的丫头,看了就让人喜欢。”

  许老太太先上前,拉住了周筱的手。

  “许伯伯好,许伯母好!”周筱回过神来,连忙有些不大好意思的给两位老人问好。

  “嗯!”许老爷子只嗯了一声,表示听见。

  这样的反应,令周筱稍感尴尬。

  “你许伯伯就这样,你不要往心里去。他对你还嗯了一声呢!对别人,可是连眼神都欠奉一个的,呵呵……”许老太太看出了周筱那些许的不自在,在一旁笑呵呵的解释道。

  “哼!臭老头儿,别给我家丫头摆你那张臭脸啊!

  还想不想要我家丫头的字了,想要,就态度好点儿!”

  萧老爷子看到许老爷子摆着一张冷脸,尤其是对着周筱,那怎么肯答应,于是,护短的本性又显露了出来。

  “谁摆脸色了,我说,你别挑拨离间啊!”许老爷子终于说了进了屋以后的第一句比较长的话。

  “没有最好!”萧老爷子不甘示弱。

  周筱看着这些老人在一起的相处模式,不禁暗然失笑。不过,却也说明,他们之间的交情,绝非一般。

  “丫头,人都到齐了,该客套的也客套完了,是不是……嘿嘿……”黄老将军终于忍不下去了,满脸堆笑的和周筱说道。

  “好,没问题,我现在就给您写。”周筱一脸笑意的点头。

  “走,我跟你一起去书房。”黄老将军听周筱痛快的答应下来,立即起身,就要往书房走。

  “哎……哎……哎……等等,你急什么,就在客厅这里,省得你又去书房搜刮我的东西。”萧老爷子及时的叫住了黄老将军。

  “切!你可真够小气的。”黄老将军不禁对着萧老爷子撇嘴道。

  “嫌我小气,那我家丫头的字你也不要再要了!”萧老爷子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好似可以拿住黄老将军的软肋,于是,又拿起写字这件事来说起话来。

  “就当我没说!”黄老将军话题转换的那绝对叫一个快。

  那边的下人听到萧老爷子的吩咐,已经很快的在大大的长形餐桌,铺好了毡子,并备好了笔墨纸砚。

  周筱看了下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两位老人对着她点了点头,意思让她不要推辞,直接去写就好。

  周筱也便不再客套,问过黄老将军的要求后,直接选了只笔,就开始挥毫泼墨起来。

  刚写了两个字出来,围观的几位老人就开始忍不住的赞叹起来,随着一幅字行云流水的一气呵成,赞叹声已经连成一片。

  “那个……丫头,给许伯伯也写上一幅,怎么样?”之前许老爷子从黄老将军那里要走周筱所写的两幅字时,其实从心里是不大相信这是出自一个十九岁不到的小丫头之手的。

  所以,心里对周筱并不以为然。

  即使今天刚一见到周筱时,心里想,也不过是一个图有外表的花瓶而已。

  直至刚刚亲眼见了周筱的这一手让他认为出神入化的字后,才算真正从心里的开始正视起这个才十九岁不到的女孩儿来。

  ……

  “没问题,只要您不嫌弃就好。您说,您想要什么字?”周筱的态度特别的谦和。

  “我想想……要狂草,内容嘛……”许老爷子在黄老将军那里是看到过周筱写的一幅狂草的,只一眼便喜欢了上。

  但当时看黄老将军的样子,对于那幅字也是极其的喜欢,便没好开口夺爱,现在有了机会,马上想到了这个字体。不过,却一时想不起该要什么内容才好。

  “让我家丫头给你想吧!就你……这颗老脑袋瓜子,估计现在想药名还行,其它的……”萧老爷子在一旁开了口。

  其实真实的目的,是想向众人炫耀一下,让大家都看一看,自己小儿媳的文学功底有多么的扎实。

  “好,就听你爸的吧!丫头,我一时还真想不出要写个什么好,你帮我随意写吧!”因为有求于周筱,所以,许老爷子并没有和萧老爷子对着来。

  “那好,我就给您先想一个,写出来后您看一下满意不满意。若是不满意,您自己也想一个能让自己喜欢的,想出来,我再给您写。

  或者您是想多写两幅也没问题,要什么,您尽管说。”

  周筱一脸微笑的和许老爷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