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四百八十九章 爱到骨子里去
  冷剑虽然表还不出自己内心的感激,但是,心里却十分的明白,周筱确是以一位近似母亲的疼爱,来对待自己的儿子。

  因为,他从自己儿子的眼中,看出了一个孩子对于母亲的那种深深的依恋。若是周筱待孩子不是极其的用心,相信冰冰也不会有这样的表现。

  想到这些,冷剑,一个铁血的汉子,在对周筱心生感激的同时,心里却是突的一阵的发酸……

  看出这个男人心里其实是对自己存着万分的感激,只是不知该如何表达而已,这让周筱的内心也是极为的不平静,更能体会这个单亲爸爸,此时的不易。

  气氛好似突然变得有些淡淡的忧伤。还是萧再丞率先打破了这样的境况:“可以开餐了吗?”

  “哦……可以,就等着你回来呢!”周筱反应过来,连忙应道。于是立即吩咐丁嫂上菜,准备开餐。

  面对这样一个漂亮、又不是很熟悉的小嫂子,冷剑略显得有些拘谨。

  周筱也看出冷剑的不太自在,所以,整个用餐的过程,除了让萧再丞招呼好冷剑外,自己便把全部的心思放到三个孩子的身上。

  自从冰冰来了后,萧沛就很大方的让出了自己固定的用餐位置,并和冰冰商量好,其实也不算是商量,而是自行决定,他和冰冰每天轮流的坐在周筱的一边。

  当时,萧沛同学在做了这样的安排后,还语重心长的又“教育”了周筱同志一番——

  “唉!没办法,为了冰冰弟弟,我也就牺牲一些吧!

  不过,周筱同志,基于对你的不是完全的信任,我得郑重的再重申一次,只能这一次,只能有冰冰弟弟一个,不能再来了,不能再给我们弄什么弟弟来了。

  不然,真的不够分……真的是分不过来呀!

  实在是伤感情的事,唉!伤感情……”

  在萧沛同学一番声情并茂的感慨完毕后,小沐小朋友也学着哥哥的样子,两只小手儿往身后一背,也晃了晃小脑袋,嫩声嫩气儿的同样发出了一番“深沉”的感慨——

  “不能再来啦!只能有冰冰哥哥一个,不能再来分妈妈了,嗯……不能啦!

  不然,小沐也会伤感情……”

  当时的周筱,已经捧着肚子笑倒在沙发上,正端着果汁出来的丁嫂,听到后,瞬间托盘里的果汁倾倒……

  而这样的结果,却也使萧大军长更为的憋屈,多了一个小家伙儿,更没有了自己的位置所在。

  ……

  今天正好赶上冰冰和小沐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挨在周筱的两侧,自然是会得到来自于周筱的第一时间的照顾。

  萧沛同学还会偶尔将自己的碗隔着小沐伸到周筱的面前:“妈妈,我怕你还得站起来给我夹菜,呶……这样会方便些。”

  萧再丞脸上的黑线凸显,碍于冷剑在场,不好像以往一样会呵斥一句:“多大了,还让妈妈给夹菜,自己来!”

  而每当那时,仗着有周筱这位在几位小朋友心目中最具权威的人物给自己撑腰,萧沛同学总会低声的嘀咕那么一句:“我这不是在为妈妈考虑,避免让她站起来嘛!”

  ……

  做为整场事件中心人物的周筱,绝不会去在意萧再丞的脸色,笑眯眯的给每个孩子分别按照他们的喜好,将菜帮他们夹到碟子里。

  看到周筱如照顾萧沛和小沐一般无二的照顾自己的儿子,冷剑虽没有任何的言语,却是内心早已感动不已。

  并对这个年龄不大,不光漂亮,却又如此善良、温柔的小嫂子,内心更加的敬重起来。

  到底是男孩子,线条儿不会像女孩儿那样的细腻,和冷剑过了最初相见时的亲密外,跟着萧再丞与周筱一同送冷剑出门,并顺便散步消食的冰冰,出门后,只顾得上和冷剑道了声“再见”,便已欢呼着和萧沛及小沐两个孩子奔向了那片他们要去踢球的草地。

  周筱微笑着摇了摇头,再看了一眼冷剑,想从他的脸上看出有没有什么失落一类的表情。

  但是,结果却一无所获,他们这些男人,尤其是这些当兵的男人,而且又是特种兵出身的男人,根本无法从其脸上读到任何的表情。

  ……

  晚上躺到了床上,到了夫妻独处的时间,窝在萧再丞的怀里,周筱攥着萧再丞的一根手指,在自己的两只小手儿里捏来捏去,心里却想着白天看到萧再丞交给她的那些东西时的震撼。

  却不知,萧再丞已被她捏揉的心都跟着颤了起来。

  低头,对着那张小嘴儿用力的嘬了一下,然后又来了一下。

  “呀……别……我还有事想和你说。”周筱抬起一只手,捂到萧再丞的唇上。

  到了晚上,唇边已经冒出的胡茬儿扎在手心里,酥酥麻麻的感觉,也酥了周筱的心,令心脏都跟着快了半拍。

  “什么事,嗯?”萧再丞将周筱的那只小手儿又往自己的唇上按了按,轻声的问道。

  萧再丞说话时,那扎手的感觉便在手心里快速的传了开来,再从手心顺着手臂,往全身传去,再归流到心脏,令周筱的心脏又抖动个不停起来,连说话的声音,不由得都跟着娇软下来。

  “就是……那个……白天你交给我的那些东西……

  那个……我没想到会有那么多……多到让我震惊……不,不是震惊,是有些害怕的感觉。

  那个……萧再丞,我是想问……想问……

  你们家……你们……”

  周筱觉得有些不大好开口。

  “小东西,是不是又在胡思乱想了,嗯?

  我不是和你讲过吗!我们家的每一分钱,绝对来的清白,没有一分是贪来的或是占来的。

  就是为了避嫌,我们家的产业几乎都在国外,国内的这些产业,却也都是通过正当的渠道,购置和通过自己的努力发展而来。

  我们家的家规你不是也看过,其中有一条就是不准任何人以权谋私和贪污受贿。

  而也正是为了要避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所以,才会不断的在海外扩张自己的财力。

  家里的每个人都有了足够的经济实力,所以,就更不会对外界的金钱以及各种的经济利益所引诱,也才能完全的心无旁骛的做好自己的事,而不被人抓住任何可以攻击的把柄。

  我说的这些,你都能明白吗?”

  耐心的讲完这些,萧再丞问周筱道。

  “明白……不,不明白!

  那去海外发展也得有运作资本呀!你们家……之前应该是没有这么多的资金的吧!”

  这次周筱倒是问的直白。

  “有一点,你也应该知道,妈是什么个出身。

  她的家族在海外就有资产,而且运营得非常的不错,而妈在那里就有一份股份,每年都能分得一份不菲的利润。

  后来到了三哥去国外读大学的时候,爸和妈一商量,就决定让三哥以后从商,就像爸所说的,不能把苹果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而他们也并不是盲目的决定,三哥从很小就已展露出对于经商的天赋,恰好他又对从政不感兴趣。

  于是就这样,在三哥读大学开始,就已经开始用妈所持有的这笔资金,开始做起了生意。再加上有妈在海外家族的扶持,很快就发展了起来。

  而三哥经过几年的打磨后,开始显露出了他超人的经商天赋。

  这才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将萧家的财富,就积累到了一个惊人的程度。

  所以说,我们家的每一分钱,都可以花的坦坦荡荡、心安理得。

  这下,你可以完全的放心了吧?”

  萧再丞捏了捏周筱的小脸儿,宠溺的说道。

  周筱的这种不贪不慕,而且这么小,心胸就这么坦然的这点,却也是令萧再丞痴迷不已的一处地方。

  这一点,却也与当年的白英完全的相反。

  虽然白英直至与萧再丞离婚,都不知萧家的还有如此的强大的财富。

  但在偶尔看到萧老太太所佩带的那精致无比的首饰时,总会不觉的露出艳羡甚至是贪婪的目光来。

  而且那个时候,只要一见到萧再丞,白英就会吵着说他给自己的钱不够花,然后谁谁谁又买了什么牌子的包包……谁谁谁又买了什么牌子的衣服了……还有谁谁谁用了什么国外大品牌的化妆品了……等等这一系列的问题。

  而这,也成为了两人见面时,唯一可谈论的话题,当然,这种话题也只是针对白英一个人而言,因为,每到这时,萧再丞都会选择无语,或是消失。

  如今自己怀中的小娇妻,却是一个连自己丈夫的钱都坚持着不肯花的人,这怎不让萧再丞喜爱到骨子里去。

  ……

  “哦!你这样一说,我就放心了。我还就担心你会经不住诱惑,而犯了什么错误呢!

  你知道,我也有不少的钱的,当然,我的这些钱和你们家一比,不要说你们家,就是和你比起来,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但是,这对于一般的人来说,也可称得上是一笔巨款了吧!

  我还在想,你的钱要是不够花,就和我说,我给你,但是,千万不能因为钱而犯了什么错误。

  这几年里,我也会经常的用这笔钱做一些投资什么的。这之前,我又买了不少的房,还……以我哥哥的名义,买了两块地……

  这个……我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对萧家有什么影响,要是有什么影响的话,你就和我说,我会马上的把它们处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