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四百九十章 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周筱继续抓着萧再丞的手指,更加用力的捏揉,这样的动作,其实也表达出了她的有些无措。

  “不用,这些都是用的你自己的钱,况且也没有任何一件事是通过的萧家,所以,你只管按你自己的想法去做就好,不用顾虑那么多。

  今天我给你的那些,以后也一样由你支配,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想怎样投资就做怎么样的投资,全部随你的意。”

  这一刻,萧再丞真想将眼前这个可人的小人儿吞到自己的肚子里面去,方能一解自己的喜爱之情。

  “那个……你的那个就不要了,我也只是小打小闹,万一把你的那些都赔进去了,那可怎么办!

  再说,有三哥这样一个投资高手在,全部交给他,收益会高得多,我可是不敢拿这么多的钱去做投资的。”

  听了萧再丞的话,周筱吓的连连的摆手。

  “啪!”周筱的话音刚落,屁屁上就挨了一下。

  “啊……萧再丞,你干嘛打我!”周筱捂着虽然声音听起来响亮,却并没有痛感的屁屁,立时红了小脸儿,却也故意夸张的低呼。

  “什么叫我的,我说了,我的就全是你的,以后再说这样的话,就关你的禁闭,听到了没有!”

  萧再丞大手放在周筱的屁屁上,虽然知道自己的力度不会打痛周筱,但仍是怜惜的给她轻轻的揉着,尽管这个揉的成份不一定是为了缓解她的疼痛。

  “听见啦!”周筱拖长了声音,娇娇嗲嗲的应道,心里却是溢满了甜蜜。

  不由的,一只手臂缠上了萧再丞的脖子,并将脸放到了其的颈下,爱娇的蹭了蹭。

  “你个磨人的小东西。”周筱越来越与萧再丞这样敞开心扉的亲昵的举动,令萧再丞欲罢不能。

  放在周筱屁屁上的那只大手,将小人儿往上稍稍托了一下,低头再次含住了那张小嘴儿,探寻、勾缠、舔舐、吮吸……

  周筱似乎现在也越来越享受两个人在一起时,这种温馨又甜蜜,且又带着些自认为的浪漫的感觉,当然,她也从没对萧再丞这样一个铁血的军人有过什么过多的浪漫的期盼,而这也并不是她所喜的东西。

  两人吻的忘我与投入,但好似萧再丞并不像周筱一样,能单纯的只享受一个吻所带给自己的满足,在周筱还没回神间,衣服又被褪了个干净。

  “萧……萧再丞……不能……不可以再来了!”前一晚两人才有些不管不顾的激情过,还保存着最后一丝理智的周筱。

  “……唉!好吧……”

  “那个……我们再聊会儿天儿吧!”白天的觉睡得太多,此时的周筱,还精神的很。

  “好,你说!”萧再丞又将周筱往上托了托,唇却紧贴在周筱的双唇上。

  “你……别这样,这样我……我……我们好好说说话,好不好!”这样的暧昧与情色,令周筱红着脸,心脏跳的太快,没办法再继续下去。

  但说这句话时,两人的唇蹭着唇,却也令周筱快要无法顺畅的把话说完整。

  “好吧!”这样麻酥酥的相蹭,也是令萧再丞的火蹭蹭的上燃,怕自己万一有个把持不住,再把小人儿给就地正法了,那么不光是小人儿生自己气的问题,也会伤到腹中的胎儿。

  “那个……也可以说,萧家有今天,应该是全靠了妈的扶持了?”周筱被萧再丞刚刚缠磨的思绪还有些发乱。

  “对,你说的没错。这一点,爸的心里最为的清楚,也非常的认可。

  相信你也能看的出来,爸对妈,不光是疼爱,更多的还有尊重。

  从我们小时候起,就知道一点,爸怎样和妈较劲或是拌嘴都行,其他的人,包括我们在内,绝不能和妈顶一句嘴,旁的人更是对妈不能有一句的不敬,否则,就像是捅了以马蜂窝,爸会吃了人。”

  萧再丞和周筱讲着他父母间的一些相处的模式。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能看的出来,别看爸是个倔老头儿,但在妈跟前就是一个纸老虎。

  不过,我也能看出,爸对妈,最多的其实是爱……

  现在用这个字来形容可能不是太恰当,因为他们的那种爱已转化为了浓浓的亲情,还有相互的依赖,当然,更多的,是爸对妈的依赖。

  我是多么羡慕这样的感情啊!可以一生相伴到老,这个过程可能也会有闹别扭、也会生气,同样,还会有拌嘴,但是,却能相濡以沫。

  我曾听到过这样的话——

  ‘婚姻当中,有两种人最值得敬佩,一种是当男人在年少的时候,陪着男人过苦日子的女人;还有一种是年老之后,陪着自己的女人过好日子的男人。’

  我想,他们也恰是这两种人最典型的代表了!

  看到这样的人,总会让我感动的想要流泪。”

  周筱抓着萧再丞的一根手指,语气低沉,却是分外动容的说道。

  “小小……”周筱的话,再次毫无预警的触动了萧再丞的内心。只叫了一声周筱的名字,却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随即,将周筱紧紧的搂在怀中……

  “我好像说的有些感伤了是吧!哈哈……其实呢……还有一种说法,当然,这种说法肯定……不,不能说是肯定吧!应该说是可能吧……

  也可能不符合于爸妈之间的这种爱情,因为,他们那个时代给不了他们太多这样的机会。

  这种说法,非常适合于现在这个越来越显得有些浮躁的人们,那就是——

  ‘也许每个男人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

  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抺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成了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怎么样,说的形象吧!

  不知道再过上一段时日,或是过上多久,我就会成为了那抺蚊子血,或是饭黏子了,呵呵呵……”

  为了缓和一下刚刚有些略带忧伤的气氛,周筱调侃萧再丞道。

  “说什么呢!我比你老这么多,到时你不要把我当作那抺蚊子血和饭黏子就好了!”萧再丞宠溺的在周筱的脸上咬了一口道。

  “那是你,我才不会呢!男人越老越有味道,不像女人,过了三十就是豆腐渣,没人再会正眼瞧上一眼。”周筱将小手儿放到萧再丞的下颏上,摩挲着那有些扎人,却又让人有麻酥到心底去的那种感觉。

  “调皮!”萧再丞张口,咬住了周筱的手指。

  “咯咯咯……快放开,我不敢啦!”那柔软的舌头卷着自己手指的又麻又痒的感觉,令周筱咯咯笑着,却也是羞红了脸。

  “不过,即便我真的成了蚊子血和饭黏子,这辈子,你都没有了逃离开我身边的机会,即便有一天我会早去,也不许你再跟了别的男人!”

  萧再丞张嘴放开了周筱的手指,却说出了这么一段霸道又霸气的话来。

  “萧再丞……”一句话,成功的让周筱泪水奔流……

  “怎么了,好好儿的,怎么就哭了?”周筱突然的流泪,令萧再丞措手不及,慌忙一边给她擦着眼泪,一边轻声的问道。

  “……萧再丞……”过了一会儿,周筱叫了萧再丞一声。

  “嗯?”萧再丞紧紧的盯着周筱。

  “会有一辈子吗?”周筱抬起头来,用已经哭红的眼睛看着萧再丞的双眼问。

  “会,一定会!”萧再丞毫不犹豫的回答。

  “记住你今天的话!”周筱仍是看着萧再丞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永远也不会忘记!”萧再丞郑重的回答。

  于是,在这样的一天、一个夜晚,两个人,似乎第一次,给了对方以彼此一生的承诺。

  虽然,这个承诺里没带有任何一个“爱”字,但,这一刻,却成为了永生难忘的记忆。

  ……

  转眼又到了周末,之前萧再丞就说过要陪周筱去逛商场,今天终于有了时间。

  本打算就两个人去,也好慢慢的逛一逛。但当被三个也同样在家休息的孩子知道后,死缠烂打的也非要跟着。

  “你们三个给我老老实实的在家待着,要不就给你们送回老宅去,你们自己选。”萧再丞冷着一张脸,对着尤其是自己两个撒泼耍赖的儿子喝道。

  “妈妈,小沐也和妈妈一起去好不好,求求你!”也不知是谁教的小家伙儿,竟然连“求”字都说了出来。

  当然,不用猜,光是看在听到小沐说出了这句话后,忍不住在一旁连连点头表示称赞的那个叫萧沛的同学,就已知道了答案。

  “我的乖儿子,这么想去啊!”看到小沐抱着自己的大腿,扬着小脸儿,用那一副极其渴望的神情望着你的样子,周筱就已完全的投降。

  “不许答应他们,让他们在家!”萧再丞看到周筱那立即软化下来的态度,就知道事情要朝着与自己预想的相反的方向去发展。

  “你们又想抛下我们,去过二人世界,你们不觉得这样做,对我们来说很残忍吗?

  本来每天晚上把妈妈让给您,就已经很痛苦了,好不容易到了周末,还不让我们多享受一下母爱的温暖,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