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五百零六章 独一无二
  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高兴的、不厌其烦的、几乎将所有的衣服都试了个遍。

  “小小,看了这些改良后的衣服,我会认为你连服装设计的专业也修过。”萧老太太对着镜子一边前后左右的照着,一边笑眯眯的对着帮自己整理扣子的周筱说。

  “这个还真没有,我纯粹是个外行,都不知道让人家店家给改这儿、改那儿的,会不会招来人家背后的笑话呢!”周筱实话实说道。

  “不会,他们一定会觉得是天上掉下了个大馅饼,有人肯花这么多的钱买这么多的衣服,而且还提出了这么多画龙点睛的修改意见。”

  看来萧老太太对周筱给自己订的这些经过修改后的衣服,真的是极其的满意。

  “嘿嘿……他们因挣到我的钱高兴是能确定的,但是至于修改嘛……那个……我当时和他们说好了,我要求修改后的样子,不许他们仿制。

  我要的是独一无二,不想让其他的人和您跟爸穿着同样的衣服。”

  周筱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出了自己当时给店家提出的要求。

  “呵呵……你这个孩子,还真有你的!不过,妈可是高兴了,这样一来,我这一堆衣服,可是这世界独一无二的了,没有任何人能和我穿到一样的了呢!”

  周筱口中的独一无二,更是让萧老太太开心不已,她可以认为,这也代表了自己与老萧老爷子在周筱心目中的地位。

  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身上穿着周筱给买的衣服,再不肯脱下来。

  “丫头,下午我让黄老头儿和许老头儿他们也都过来吧!刚好,你把衣服可以直接的给他们。”萧老爷子一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边合不拢嘴的和周筱说道。

  “可以,我除了晚上去接几个孩子,其它的也没别的事。”周筱立即点头。

  于是,午觉刚过,黄老将军夫妇和许老爷子夫妇就一起上了门。

  刚寒喧几句之后,黄老将军就已忍不住开了口:“丫头,不是说你还给我们订做了衣服吗?快拿出来,让我们看看,试一试。”

  “你这个老东西,哪有人家没开口,你自己主动要东西的,你又送我们家丫头一些什么样的礼物?”萧老爷子又冲黄老将军瞪起了眼。

  “我自然有好东西要送给丫头,这就不用你操心了,你就只有眼馋的份儿吧!”黄老将军不甘示弱的回道。

  “两位伯伯、伯母,这是我给您几位订的衣服,您几位先看看,满意不满意。”在萧老爷子和黄老将军斗嘴的空隙,周筱已经让人把送给几位老人的衣服全都抱了出来。

  “满意,不用看,一定非常的满意。”黄老将军一张脸,立即开成了菊/花状。

  “小小这孩子,就是细心,还惦记着我们几个老人,真是让伯母感动的不知该说什么好呢!”许老太太说道。

  “就是,没想到,在自己家的儿媳那里没享受到的待遇,竟然在小小这里享受到了。唉!还是老姐姐有福气啊……”黄老太太突然生出了这样一番的感慨。

  这几位老人的关系是经历了大半生风雨打磨的关系,感情自是好的没话说,所以,说什么话,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顾忌。

  周筱虽不知黄老将军家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但两次从黄老太太的语气里,已听出了两位老人几许的无奈,但这事又不好多问,只得在一旁默不作声。

  “不错……非常的好,说句不怕丫头笑话的话,我这辈子,还没舍得买过这么贵的衣服呢!

  就是你伯母要给我买,我从来都是不让的。不是没钱,不是买不起,而是觉得,这些身外之物,不顶吃、不顶喝,没多大的意义。

  但是今天往身上一穿……诶……还真是感觉不太一样呢!”

  黄老爷子性格直爽,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出来。

  说出来后,立即引得大家一阵的大笑。

  “黄伯伯品性高洁,您说的我都有些无地自容了呢!”面对这样一生俭朴的老人,周筱还真是觉得有些自惭形秽。

  “别这么说,呵呵……千万别这么说,现在时代不同了,不像我们小时候那个连饭都吃不上的年代,你们有你们现在的生活方式。

  不要听我这个老古董胡说八道,丫头也是个品性高洁的好孩子,不贪不占,心境平和,已是太难得一见的心中有丘壑的了不起的孩子!”

  黄老爷子给了周筱极高的评价。

  “那是当然,看了一眼丫头的字,我就已经知道了她的品质,大气、洒脱、有胸襟,要不,怎么会成为我的忘年交呢!哈哈……”

  许老爷子可是个不轻易夸人的主儿,周筱却是真真正正的入了他老人家的眼。

  “您几位就不要再夸我了,我哪里有您几位说的那么好,之所以看我有这么多的好,也不过是爱屋及乌罢了。”周筱谦虚的说道。

  “即便是爱屋及乌,也是个好的,我现在做梦都在祈祷,我们家的重楼将来能找到一个像小小这么好的儿媳回来呢!不过,好像真是做梦呢!”

  许老太太听了几个人的对话,也在一旁发出了一阵的感慨。

  “说的是呢!像小小这么懂事又可心的孩子,可上哪儿去找第二个来哟!不要说像小小一样好,就是能及上她十分之一的好,我睡觉都会要笑醒的呢!”

  黄老太太越是看到周筱,感慨就越多。

  被所有的人这样捧着、夸着,周筱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着起火来,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行了,你们知道我们家小小的好就得了,就不要再夸她了,看她那张小脸儿,都要烧糊啦!”萧老太太看到周筱的满身不自在,于是站出来解围。

  引得大家又是一阵的笑。

  “来,丫头,黄伯伯一直说送你好东西,可惜你又一直没到我家去,这不,黄伯伯给你带来了,看看喜不喜欢。”黄老将军说着,拿出了一个比巴掌略大一些的小锦盒来,递给周筱。

  “不、不、不……黄伯伯,无论您送的什么,我今天都不会再收了,您之前已经送过我那么贵重的礼物了,我怎么能再要您的东西。

  我爸之前也是在和您开玩笑,您千万不要当真。

  您的心意,我完全的领了,但是礼物,确确实实是不能收的。”

  周筱连连摆手,并向后退了一步。

  她是打定主意不收这份礼的,而且心里也明白,虽然没有打开盒子看,但黄老将军送给自己的礼物,一定不会轻了去。

  “拿着,你要是不收,伯伯可是要生气了!”黄老将军板起了脸。

  “小小,听话,你黄伯伯送给你,你就拿着。不然,以后也是便宜了别人去。”黄老太太也在一旁劝道,但相劝的话语中,又包含着一丝怨愤的语气。

  “小小,收着吧!你黄伯母宁愿把好东西给了你,也不愿便宜了别的人。”萧老太太看了看黄老太太,脸上也出现了一番感慨之意。

  “这……”周筱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才好。

  “收着吧丫头,别辜负了你黄伯伯和黄伯母的一番心意。”萧老爷子用极少对黄老爷子认真的态度,对着周筱说道。

  “哦!是,谢谢黄伯伯、谢谢黄伯母。”这几个人的话,令周筱心里更是一团的疑惑。

  没办法,只得小心翼翼的双手接过黄老将军手里的盒子。

  “打开看看,看能入得了你的眼吗!”黄老将军道。

  周筱听话的点点头,轻轻的打开了盒子。一眼,就已辨别出这个物件儿的出处。

  这是一款清康熙豇豆红釉的印泥盒。

  周筱小心的将印泥盒从盒子里面拿了出来,放在手里细细的翻转着把玩欣赏。

  这个印泥盒呈扁圆形,半弧状盖,子母口接合。

  盒外尽施豇豆红釉,红色中间夹有局部苔绿色斑,器内、器底均施白釉,底书为“大清康熙年制”六字楷书款。

  这种印泥盒,为康熙时期御制八件御用文房用具之一。

  周筱知道,这样同类的作品帝都故宫博物院、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等世界著名博物馆都有陈列。

  这是个极为珍贵的藏品,而且一直在印泥盒的拍卖中,处于价格最高的那一款。

  周筱摸着因着岁月的侵袭,而带给它的特有的包桨,如今触起来,有如婴儿肌肤一般的触感,是让人觉得那样的舒服,和一种来自于心灵深处不同的厚重感。

  “看来丫头还真是一个行家呢!伯伯这也算是闻人而知雅意了,丫头字写的好,送一个印泥盒给你,也算是派对了用场。”

  黄老将军一看周筱那爱不释手的样子,心里就更加的开心起来。

  “谢谢黄伯伯,我非常、非常的喜欢这件宝贝,但是,要是让我用它来装印泥的话,我还真是舍不得,我得把它收好喽!”

  周筱对于古玩那种忘我和痴迷,是大多数人都无法想象的程度。

  “我家丫头从小就是个古玩痴,刚来帝都读大学时,才多大,十一岁……一个十一岁的孩子,只要一到了周末,就会跑到各处去淘宝。这一点你们都想象不到吧!”

  萧老爷子一脸得意的又开始细数周筱的“光辉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