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五百一十七章 不要连你也影响了
  周筱的脸上,也没有像大多数孕妇那样,起了妊娠斑,仍像原来一样,光滑细嫩、白皙清透,好似连一个汗毛孔都找不出来的样子。

  还有一点,也是只有除了周筱、萧再丞和萧老太太外,没人知道的,那就是周筱就连身上都没有起过任何一丝的妊娠纹。

  因为这个原因,周筱对于怀有一身绝妙医术的许老爷子,更加有了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从而,对于许老爷子也就更加的感激和亲近起来。

  这让自从周筱回到老宅这边后,更加成为了老宅这边的常客的许老爷子,已经深有体会。

  ……

  不过,最近日子最不好过的人,不是大腹便便即将临盆的周筱,也不是一直急于想要知道周筱肚子里的这个到底是男是女的萧老爷子,更不是每天一双眼睛紧盯在周筱身上,总是千叮咛、万叮嘱着的萧老太太……

  而是萧再丞,萧大军长。

  当周筱在同一天夜里,第三次的因为小腿抽筋儿,而哼唧着醒来,虽被第一时间就弹坐起来的萧再丞,给立即的捏揉好,仍是忍不趴在萧再丞的怀里低声的哭泣起来。

  一边哭,还一边委屈的同萧再丞撒着娇:“萧再丞,怎么办,我好困!呜呜呜……”

  “乖,你睡吧!我一直不停的给你按,你就不会再抽筋儿了,睡吧啊!乖……”萧再丞像哄孩子一样的哄着周筱,大手真的就没再离开周筱的小腿,一直力度适中的给周筱按摩着。

  “可是……不行啊!你明天还得上班呢……不睡觉,怎么能受得了?

  你不要管我了,快睡吧!

  不然,我就搬到隔壁去睡吧!不要连你也影响了。”

  在不到一夜里时间里,将萧再丞折腾起来三次,周筱在缓过那股难耐的疼痛后,大脑变得清晰起来。

  于是,心里便开始对萧再丞积聚起满满的心疼来。

  “说什么傻话,我怎么可能把你一个人抛在一边不管,只顾自己睡。好了,不要乱想了,睡吧!”

  萧再丞吻了一下周筱的额头,再把她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轻声的说道。

  “嗯……那你也不要帮我按摩了,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已经被困意折磨得仿佛死去活来的周筱,几乎在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人就已经深睡了过去。

  萧再丞刚想再对怀中的小人儿说几句安慰的话,谁知好似就在这几秒钟的时间,小人儿就已沉入了梦乡。可见,真是困得狠了,不禁立即对自己的小妻子万分的心疼起来。

  接下来的这后半夜,萧再丞的那一双大手,几乎就没离开过周筱的一双小腿,两只手轮换着给她按摩着。

  周筱也再没因小腿的抽筋儿,而疼醒过来。

  因为夜里的折腾,周筱醒来时已经到了将近十点钟的时候。

  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一下表,心里有了一分沮丧,错过了把孩子们到送到大门外的时间。

  自从不能接送孩子放学和上学起,周筱几乎每天早晨都坚持着,把三个孩子送到门外的车上,并每人亲上一下,这才会打发几个小家伙儿满意而去。

  但是,昨夜小腿抽筋折磨的自己实在是太过难以忍受,那种困的眼睛怎么也睁不开,却没办法入睡的滋味儿……当时真是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想到这些,突然想起萧再丞昨晚给自己按摩的事情来。

  她恍惚的记起,好像直到自己睡着之前,萧再丞的手一直就没停止过给自己按摩的动作,那睡着之后呢……

  在那之后自己可是没再感觉到有不舒服的时候,周筱还记得,当时萧再丞让自己睡觉,说他会一直给自己按摩,难道,他真的就给自己按摩了大半宿的时间吗?

  周筱的心里,这时不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甜蜜、感动、甚至有了种想要流泪的冲动……

  但还有一点是忽略不掉的,那就是,周筱担心一夜没怎么睡的萧再丞,这一白天要怎么撑下去。

  在周筱还坐在床上发呆时,孙婶轻轻推门走了进来,她是想看周筱醒来了没有,所以,连门也没敢敲。

  “四夫人,您醒啦?老夫人让我一直盯着您点儿,看您醒了就照顾着您洗漱,然后下楼先去吃些东西,怕您饿着了。”

  “哦……好,我又睡过头了。”周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周筱不管对北郊那边的下人,还是对萧家老宅这边的下人,从不摆什么架子,对每个人都一直是客客气气的态度,这一点,也赢得了上上下下,所有人的好感。

  在萧家工作时间比较长的老人儿,对之前的他们的四夫人,也就是白英,依然印象深刻。

  因为,那真的是一个整天对下人呼来喝去,趾高气扬的人物,而且,从不把下人当人看的一个人物。

  也正是因为有了前一个的比较,对于周筱这样一个对所有人都比较亲和有礼的新四夫人,就更加的喜欢和尊敬起来。

  在萧家工作时间可以算作最长的,也可以称为元老级人物的姜叔和孙婶两夫妇,同样对周筱有着极好的评价和恭敬,而孙婶,更是在心里把周筱当作自己女儿一样的来看待。

  ……

  在一番洗漱后,孙婶小心翼翼的扶着周筱下了楼。

  “小小,你醒啦!来,先过来坐下吃点儿东西,肚子一定是饿了吧!”看到周筱走下来,正和萧老爷子一起坐在客厅说着话的萧老太太,马上招手,让周筱过来。

  “爸早、妈早!”周筱先给两位老人问好。

  “嗯!听小四走时说,你昨晚前半夜被折腾的都没怎么睡,我已经给许老头儿打了电话,他一会儿就过来。让他给你看看,怎么回事,这样下去可怎么受得了。”

  萧老爷子见到周筱后,马上就忍不住说道,却没有告诉周筱,许老头儿在电话里是怎么奚落了他一番。

  原话是这么说的——

  “你瞎嚷嚷什么你嚷嚷,女人生孩子都得经过这样一个过程,你以为容易啊!

  现在还不到丫头最难受的时候,等到了八个月底的时候开始,一直到把孩子生下来,这段时间遭的罪更大,有时你都看不下去。

  等看了这些,我相信你就不整天嚷嚷着要孙女了,心里就只会想着,只要丫头把孩子平平安安的生下来就好,其他的一切,都是扯蛋!”

  萧老爷子听了这片话,竟罕见的没与许老爷子像以往一样再争执一番,而是坐在那里,一个人安静的不知在想些什么,直到见周筱下楼来。

  ……

  “爸,这大热天儿的,就不要让许伯伯那么大年纪来回的跑了,我没事。

  这样的状况是正常现象,我问过医生,也查了许多相关的资料,怀到这个月份上,像我这样的状况,还算是好的呢!

  还有许多的孕妇会出现什么感冒、发烧、高血压、贫血等等……有的严重的可能还会得白血病一类的疾病。

  相比这些,我觉得主要还是得益于吃了许伯伯之前给开的那几副中药。

  所以,我还真要好好的感谢一下许伯伯呢!”

  周筱一脸认真的说道,并同时被萧老太太拉坐到了沙发上。下人极为有眼色的马上将早餐给周筱端了过来。

  “先吃,吃完了再说。”萧老太太甚至连筷子都直接塞到了周筱的手里。

  “啊?竟然会有这么大的风险呢!”萧老爷子对于另外几个孙子的出生,可是从没如此的上过心。

  就连自己的四个儿子,也就是在萧再丞出生时,他赶到医院看了一眼。萧老太太在生其他的三个儿子时,他都因在部队忙着重要的事,而没能赶的回来。

  所以,虽然子孙众多,但萧老爷子对于女人生孩子的事,还真是懂的不多。

  “你以为是那么容易的事呢!小小这罪,还得受上一段时间呢!”萧老太太看萧老爷子的目光中,仿似带着一丝丝的抱怨。

  “呃……这……”听了萧老太太的话,萧老爷子用有些愧疚的目光看了看萧老太太……

  周筱刚把饭吃完,许老爷子老两口儿就进了屋。

  在周筱给其两个人问过好后,许老爷子就给周筱把了脉。

  “没事,丫头的身体底子好,一些症状不是吃药能解决的问题,再说,是药三分毒,能不吃药,还是不要吃的好。”许老爷子一脸轻松的说道。

  “刚刚小小还说,她有现在这么好的状态,全是因为之前吃了她许伯伯给开的那几副药,说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她许伯伯好呢!”

  萧老太太话跟的特别的及时,虽然已是这么多年的亲密关系,但有些话,该说还是得要说出来才好。

  一片话,成功的哄得许老爷子笑的满脸的大菊/花儿。

  “这个孩子,这样想可是就把你许伯伯当成了外人。抛开别的不说,丫头可不要忘了,你可是我的忘年交呢!

  哈哈哈……”

  许老爷子只有当着周筱时,才会有更多的这种爽朗的笑声。

  “我肯定不会把许伯伯当成外人的,就是这大热天儿的还让您老为了这点小事来回的跑,我就没把您给当作外人。”周筱诚挚中又带着明显的歉疚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