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五百一十九章 也是他该做的事
  “那当然,不但我们家丫头是个有福气的,就连她肚子里的这个小的也是个有福气的呢!”萧老爷子扬着下颏,又是一脸的自得。

  “噗嗤!爸,在您眼里,我是不是没有什么是不好的!”周筱听了萧老爷子的话,一下就乐出了声。

  “那当然,我家丫头当然什么都是最好的,谁家的媳妇儿能比的了!”萧老爷子脸上得意的表情更甚。

  “您这话好像我听着都已经说了不下十遍了!”萧老太太一脸调侃的看着萧老爷子说道。

  ……

  到了晚上萧再丞回来,还没等周筱开口,萧老太太就先替周筱说了话。

  “小四,周天后天到国内,我说让你去机场接他,小小说侯双到时会去接机。你看一下你的时间,要是能安排的开,就和侯双一道去接一下周天吧!

  还有,你岳父和岳母这个月底前也会来帝都,小小那处四合院儿那边倒是不用你们操心,我会把一切安排好。

  但是该你安排和要做的,你也要好好的想一想。听见了没有!”

  “好,我知道了!”萧再丞点头答应。

  周筱本来想要阻止萧老太太让萧再丞去接机,或是为自己的父母安排些什么。

  转念又一想,可以不让萧再丞去机场接自己的哥哥,但是,为自己的父母做些什么,哪怕是让他亲自去车站接一趟他们,也是他该做的事,并且也能让父母会开心一些。

  想到这些后,便也没再开口说些什么客套的话。

  ……

  “妈妈,是外公和外婆要来了吗?”写完作业正腻在周筱周围的三个孩子,听到萧老太太说的话后,萧沛第一个问道。

  “是呢!外公、外婆这个月的月底就会到帝都。还有舅舅也要回来了呢!”周筱摸了摸几个小家伙儿的头,点了点头。

  “妈妈……小沐想外公和外婆了呢!”小沐在周筱的怀里蹭了蹭,然后搂着她的脖子撒娇的说道。

  “哦?是吗……外公和外婆要是知道的话,肯定会特别高兴的。”周筱亲了小沐一下,柔声的说道。

  “唉!好想外婆包的酸菜馅儿饺子呀……”萧沛一脸向往的表情。

  “噗嗤!看来萧大将军倒不是想外公和外婆,而是想外婆包的饺子才是真的。”周筱故意逗着萧沛说道。

  屋内的人听了周筱说的话后,俱是“哄”的一乐。

  萧沛听了周筱的调侃,小脸儿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急的,立即涨红起来,连忙大声的辩解道:

  “谁说我不想外公和外婆的,我是连舅舅一起想的人!

  我当初还不想让外公和外婆他们走呢!他们要是留在帝都的话,那萧军……呃……

  那个……外公……外公还教我和弟弟写字、背诗,还会给我们讲故事呢!”

  萧沛同学差点儿说漏了嘴,那没有说完的话,除了萧再丞以外,所有的人都明白是什么意思,因为,他们曾亲耳听过由刘玉凤那儿转述过来的萧沛同学有关列举可以治得住萧军长其人的名单。

  不过,以萧大军长精准的分析能力,也马上猜到了自己儿子那下半句话所要讲的是什么。

  无非就是,他的外公要是留在帝都的话,就有人能治萧军长了,然后,他们几个小的就能有更多的机会霸占他们的妈妈了!

  “哄!”萧沛的话一落,周围就是一阵的哄笑。

  “周妈妈……周妈妈……”众人正乐着,周筱发现冰冰在轻轻的拉着自己的衣角。

  “嗯?怎么了,冰冰,是有什么事吗?”周筱看到冰冰的小脸儿有些异样,忙问道。

  “周妈妈,是小沛哥哥和小沐弟弟的外公和外婆要来吗?”冰冰问周筱。

  “是呢!冰冰可以叫他们周外公和周外婆,或者你要是嫌麻烦的话,直接叫外公和外婆也行。”周筱抚摸着冰冰的头说道。

  “那个……周妈妈,外公和外婆他们……会不会不喜欢我?”周筱没想到,冰冰这孩子竟然也像萧沛和小沐当初一样,生怕周海正和刘玉凤会不喜欢他。

  “怎么会,外公和外婆都是非常好的人,冰冰这么乖,他们一定会非常的喜欢你。”周筱只能用曾经劝慰过萧沛和小沐的话,同样来安抚这个敏感的孩子。

  “真的吗?那就好。我外公和外婆就不喜欢我,说我命硬,害死了妈妈。”冰冰说到这儿时,周筱明显看到孩子眼中那浓浓的受伤的神情。

  “你家的外公和外婆他们也不是真的不喜欢你,可能是因为他们没读过什么书,不知道这是一种迷信的说法。

  只所以这么说你,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们失去了女儿,一时伤心,犯了糊涂,就随口的说了出来。

  他们不太懂得一个道理,那就是,人活着就要面临着各种的可能,其中生病就是一个无法避免的事情。

  有些人生了小病,比如说感冒、发烧、肚子疼……等等这些,这是小病,吃点药,或者打上一针,就恢复了健康。

  但有的人可能不幸会染上大病,比如……比如像你妈妈那样。

  这样的大病,有些能治得好,但有些是目前医学上无法医治的疾病。那么,他们可能就会面临着死亡……

  这是身体机能的问题,而和其他的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所以,你妈妈的去世,和你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你看,你爸爸是不是也从没说过,妈妈的去世,和冰冰有任何的关系,对不对?

  我相信,其实冰冰心里肯定是比任何人都希望,能够永远的和妈妈在一起。但没办法,这件事,不是冰冰和任何人可以控制的事情。

  周妈妈和你说这些,就是要让你明白,不管你外公和外婆说你什么,或者是外人说你什么,你都不要放在心上,更不要把它当作一回事。

  冰冰是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应该过得阳光又快乐,而不是受这些没有根据的话的影响。

  周妈妈说的这些,你能明白吗?”

  听了冰冰说的话,周筱的眼泪差点掉下来,她最受不得的就是这样的事。

  多么愚昧无知的大人,才会把这么沉重的心灵枷锁,套在一个才年仅七岁孩子的身上。不,他妈妈去世时,冰冰才只有五岁吧!

  周筱终于明白,冷剑为什么宁肯让冰冰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在家,也不把他送去他外婆家的原因了。

  而从这一点上来说,冰冰又与萧沛和小沐两个孩子,有多么多的相似呀!

  周筱与冰冰一大一小两个人的对话,声音虽不大,但屋内在座的人全能听的见。

  在听到冰冰说到他外公和外婆不喜欢他,说他命硬,害死了他的妈妈那段话时,全部静默下来。

  尤其是从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口中说出来,善良的萧老太太一下就红了眼眶,她首先联想到的,是萧沛和小沐,自己的两个孙子。

  坐在一侧的萧再丞,手紧了紧。这件事,当初冷剑将冰冰送到他们家,托付给周筱来代时,曾和他讲过。

  两个男人的对话,虽然事情不会说的那么的详细,但萧再丞一听便已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更加明白,冷剑是万不得已,才向自己开了口。

  周筱对冰冰所说的一番话,大家也都听进了耳朵里,连萧老爷子听了,都忍不住的连连点头。

  ……

  “周妈妈说的,我大部分都明白了,我以后不再听别人说我什么,就像以前那些骂我没有妈妈的同学们,他们再骂我这样的话,我都不会伤心难过了。

  不过,现在也没人敢再这样骂我了,小沛哥哥他会罩着我。

  那次,就是我第一次到军部的学校上学时,小沛哥哥下课就跑到我们班去,然后,站在讲台上,大声的说——

  ‘冷寒冰是我兄弟,过命的亲兄弟,以后你们谁也不准欺负他,否则,就是和我作对。

  和小爷作对的人……哼哼……你们可要准备好了有这个命来承担后果!’

  说完,还挥了挥拳头。

  当时,我们班的同学一各个儿吓的都没敢出声。

  小沛哥哥还真是特威武,我自从到了那所学校,还没一个人敢欺负过我,更没有人敢骂过我呢!”

  小孩子的思维跳跃的就是厉害,刚刚还一脸哀伤的冰冰,转瞬,已变成对萧沛满满的崇拜之情。

  这时的冰冰,却是完全没有注意到一直在给自己使眼色,不让他往下再说的萧沛。正眉飞色舞的学着萧沛的样子——双手抱胸,小脸儿一扬,眼神中,还含着一副俯视众人的高傲。

  而在冰冰学完后,萧沛的小脸儿已由红转绿,看了看自己的老爸一眼,然后,再摇头的看了一眼冰冰,接着,便是一脸的生无可恋……

  “哄……”刚刚室内还有些压抑的气氛,因着冰冰学着萧沛的话语和动作,还有萧沛那丰富多彩的面部表情,而立即变得满堂大笑。

  “萧小爷……我现在就如了你的愿,让你真正变成爷,去吧!知道该怎么做了吗?”萧再丞面无表情,冷声对着萧沛说道。

  “是,军长同志!”萧沛非常上道的一个立正,接着一个军礼,然后,转身,握拳,跑到了客厅中央空旷的位置,趴下,开始做起了俯卧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