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五百二十章 似乎无从拆起
  虽然以萧沛现在的年龄和力气,还做不出一个像样儿的俯卧撑来,但那一脸严肃的小表情,却是让人不能忽视的认真。

  冰冰终于后知后觉的明白过来,是因为自己说错了话,而使萧沛现在受了罚。

  于是,立即仗义的跑到了萧沛的跟前,大声的说道:“小沛哥哥,是我的错,我不小心泄露了我军最高的机密,也出卖了生死兄弟,我来陪你一起受罚。”

  说完,也趴到了地上,和萧沛一起做起了俯卧撑。

  一直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这一切的小沐,见两个哥哥都做起了俯卧撑,也“哧溜”一下,从周筱怀里滑下来,跑到了萧沛和冰冰的跟前。

  嫩声嫩声的说:“是小沐的错,小沐没有出卖生死兄弟,小沐也陪哥哥受罚……”

  说完,也往地上一趴,只是,对于俯卧撑这一项目,实在是还不得要领。只得像个白生生的大虫子一样,趴在那里,一拱一拱的往上撅着小屁股。

  “哈哈哈……哈哈哈……”萧老爷子的笑声最为响亮。

  “哎呀!真是笑死我啦……哈哈……”萧老太太笑到眼泪都流了出来。

  “这几个孩子……你们几个……不行……不行……小沐快回来,你快把妈妈乐坏了……”周筱托着大肚子,已经笑趴进萧再丞的怀里。

  凡是屋子里的下人,也都实在忍不住笑弯了腰。

  就连萧再丞的嘴角都跟着抽了抽。

  ……

  晚上,回了两个人的房间。

  周筱想想晚上三个孩子做俯卧撑的那一幕,尤其是小沐说的那不明所以的话,还有那不停撅着小屁股的一幕,就忍不住的发笑。

  “好了,不要再笑了,该睡了!”萧再丞帮周筱洗完澡,并将其抱到床上。

  其实自周筱的孕期到了第八个月后,萧再丞就已不顾小人儿的强烈反对,开始承担起了帮她洗澡的这一项“工作”。

  与其说是工作,对萧再丞来说,更多的却是煎熬。

  这种只能看不能吃的痛苦,即便是喝肉汤都不像以前来的那么爽快的事情,令萧大军长有时真有种苦不堪言的感觉。

  尤其是随着孕期的增加,周筱迅速胀大起来的,不光是那圆滚滚的大肚子,还有那坚挺白嫩、令萧再丞一开始便迷恋不已的沁着诱人芳香的丰润饱满。

  萧再丞在每次给周筱洗澡时,都要先欣赏一番那处迷人的饱满之处。

  然后,再趁着洗澡的间隙,尽量够本儿的吃上一顿豆腐。

  虽然每次都会先遭到小人儿强烈的反抗,但到了最后,都会变成一个结果,那就是——小人儿最终如一滩用各种花汁和果汁混合在一起,拌成的香喷喷的软泥一样,被萧大军长打包抱到床上去。

  然后,萧大军长再返回卫生间内,去冲他的冷水澡。

  所以,萧再丞现的日子可想而知,不但欲望得不到发泄,每晚在周筱哼唧着要翻身和小腿抽筋儿时,都会第一时间的醒来,帮助周筱缓解疼痛。

  但是,对于萧大军长来说,夜里起来帮周筱翻身这没什么;帮助她抽筋的小腿进行按摩这也没什么;甚至整宿的不睡,对他这个特种兵出身人的人来说,都算不得什么。

  只是该死的得不到缓解的欲望,这才要了他的命。

  这样几次下来,到了今天晚上,周筱终于不忍萧大军长再受如此的折磨,仁慈的开了口:“萧再丞,那个……”

  萧再丞看到周筱这欲说还休的表情,血管里的血液立即汩汩的奔流起来,用那双灼灼的眸子,用力的盯着面前的小人儿,只等小人儿说完那句话后,便可释放多日以来,积存下的过剩激流。

  “那个……既然你这么难受……”周筱有些羞红着小脸儿说道。

  萧再丞:“……”却是仍用那双喷着火的眸子,满脸期望的看着周筱。

  “你……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我有些害怕!我是想说,你要是实在难受,就去隔壁睡吧!”周筱终于将话说了出来。

  萧再丞的难受,她看到了眼里,只是脸皮超薄儿的她,一时有些说不出口。

  周筱的话刚一落,萧再丞就听——“嘎嘣”的一声,某处的一根钢弦,发出清脆的断裂之声,随之,脚下差点一个趔趄。

  “你……你个磨人精,小坏蛋!”萧再丞在说这句话时,周筱都能听见他呀着后槽牙,咯吱作响的声音。

  “那个……你……”周筱的小脸儿已经红成一片,她真的是很真诚的好不好。

  “既然是你招起来的,就得负责灭了它……”说完,萧再丞便拉过了周筱的一只小手儿,覆在了自己的身下。

  “啊……你……你……又来啊你!”周筱一阵的惊呼。

  “什么叫‘又’,你已经让我当了多少天的和尚了!”萧再丞满腹的委屈,似乎无从拆起。

  自从周筱的孕期进入了第八个月后,自己就再没尝过肉的滋味儿了!

  但肉汤和肉比,毕竟还有着实质性的差别,这让萧大军长近大半个月来,一直积聚着越来越多的“能量”不得发散。

  最后的结果却是苦了许医生等一众难兄难弟们,每周至少一次所谓的“切磋”,让他们这一众直至第二天上班还面色苍白、行动迟缓。

  这样的一系列反应,甚至令他们周围的同事或朋友们,一度以为他们趁着周末,背着老婆做了什么坏事。

  没有老婆的,诸如许医生,会被医院的小护士们用明晃晃带着醋意的眼刀凌迟着。

  意思就是——你又背着我去招蜂引蝶了吧!看看你这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

  于是,在这一晚萧大军长找到了一个看似合理的借口后,终于如愿以偿的得了一定的满足。

  尽管在第二天早餐时,舍着老脸的当着一家老小的面,强迫着给小手儿握不住筷子的周筱喂食时,几乎都遭到了最小儿子的嘲笑——

  “妈妈,你看,小沐这么小都知道自己吃饭了!你都这么大了,还要让爸爸喂。”

  萧再丞倒是仍旧面不改色,周筱可是不干了,先不说一张小脸儿已经变化成了什么样的颜色,单是射向萧再丞身上的冷刀就已经有了亿万条之多。

  实在觉得不解气,又伸脚,在那只大脚上用了全力的去碾了又碾。

  奈何萧大军长就像连脚也练就了一副金钟罩的样子,纹丝不动,并且面无表情。

  于是,周筱将萧再丞喂进自己嘴里的馄饨想象成了这个大坏蛋的样子,用力的嚼着。

  而坐在这一家人对面的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早已将小两口儿的互动看在眼里,自然也看出了周筱的异样。

  不过,萧老太太在没有从周筱的脸色上发现异常后,倒也和萧老爷子一样,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一般,连头都没怎么抬的继续吃着自己的早餐。

  在用眼角偷偷的扫过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的表情后,周筱才稍稍松下了一口气来,发烧的小脸儿温度也随之降下来一点点。

  不过,却也发狠般的连连瞪了萧再丞好几眼才罢。

  ……

  “小小,你和岳父、岳母他们说,等他们决定什么时候来,打电话告诉你一声,我到时派车去接他们。

  就不要他们再订火车票了,既多走路程,又要多浪费好多的时间。”

  本来昨晚要说给周筱的话,因为一颗心只顾着忙那“性福”的事,过后,周筱又在第一时间睡了过去,所以就没来的及讲。

  今天,萧再丞趁着临上班出门前,将这个决定告诉给周筱。

  “啊?要派车去接他们……这个……方便吗?”当着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的面,周筱有些不好意思。

  同时,也感激萧再丞为自己的父母想的周到。

  “小四的这个想法好,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过这一点呢!对,这个办法好,不然你的父母跑这一趟也实在是不容易。

  你这傻孩子,这有什么不方便的。小四又不是动用他们部队的人和车。

  再说,那是你的父母,也等同于他的父母,他做什么不是应该的呀!

  你就不用想那么多了,就在家好好的准备迎接你父母就好。”

  萧老太太之前真是没往这方面去想,听萧再丞一说,才想了起来,于是赶紧安慰周筱道。

  “让小四去安排吧!像你妈说的这样,丫头什么都不要管了。明天你不是回四合院儿那边等你哥哥吗?只管想着和你哥哥要聊些什么就是了!

  我和你妈后天就过去。

  至于许老头儿他们,我还没和他们最后确定什么时间到你那边去。

  想着让你哥哥休息几天,等把时差调整的差不多了再让他们去。”

  萧老爷子想的也比较周到,不过,却也不忘强调一点,那就是,他们只晚周筱一天也到那个小四合院儿去。

  “妈妈……你要去哪儿?”正拉着周筱的手,来回晃着的小沐,听到萧老爷子和周筱说的话后,马上停下手中的动作问周筱。

  “舅舅明天要回来,妈妈要回去陪舅舅几天,你们要不要和妈妈一起回去?”周筱连考虑都没有考虑过,直接想的是几个孩子肯定会跟着自己。

  只所以这么问,也是故意逗着小家伙儿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