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五百四十章 到了待产期
  看到萧沛扎进了周筱怀里,冰冰和小沐也跑了过来。

  “妈妈……哥哥哭了吗?”小沐因为极少看见自己的哥哥这副样子,所以有些小紧张的拉住了周筱的衣角问。

  “小沛哥哥,大家都是在认同你呢!你不是说你有大将之风吗?还说男儿流血不流泪,怎么还哭了呢!”冰冰小大人儿一样的拍着萧沛的后背,一副的语重心长。

  “哄!”冰冰的话一落,全场的人又是哄堂大笑。

  “那个……那个……是……小沛哥哥……他们……他们的样子……好像也不太像是在肯定你的样子……”冰冰四下环顾一遍所有在场的人一眼后,声音变得越来越小。

  “哈哈哈……冰冰这孩子,算是让小沛给荼毒了个彻底啊!哈哈……”萧老爷子大笑不已道。

  “这些孩子,被小小教的越来越鬼精灵了!”萧老太太也是捂嘴直笑。

  ……

  不过,三个孩子一闹,倒是把周筱刚刚因被夸赞的羞怯而岔了过去。

  笑闹间,萧家老大萧再卿一家也到了老宅,紧跟着没多长时间,老二萧再臣的一家也全部到达。

  一时间,老宅又热闹起来。直到午饭后,从萧再卿夫妇开始,逐渐的散去,到最后只剩下萧再阁父子和周筱一家。

  闹腾了大半天,周筱的腿又开始肿胀了起来。在萧老太太的挽留下,一家人决定今天不回小四合院儿去,就在老宅住了下来。

  将要走的人送出门后,周筱并没有再客套,听了萧老太太的话,第一时间就回楼上的房间去休息。

  萧再丞看着周筱肿的已经发亮的双腿,心疼不已。扶着周筱躺好后,将她的双脚垫高,又开始给周筱做起了全身的按摩。

  ……

  因为有萧再阁和萧晨在,周筱一家又在老宅住了几天,才回了小四合院儿那边。

  而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老两口儿,则白天一天停留在小院儿,晚上再回老宅去。

  萧再阁白天若是没事,也会和萧晨一起,在周筱的小院儿这里逗留上一天,晚上再和萧老爷子他们一起回老宅。

  ……

  周筱有着自己母亲刘玉凤的亲手照料,日子过得倒是轻松又滋润,当然,这要忽略晚上很难能睡上一个好觉这件事。

  不过,看着萧再丞已经有出现了黑眼圈儿的征兆,周筱早就开始心疼的不得了,劝他在北郊那边好好的休息两天,他又不听。

  唯一的办法就是晚上尽量的让萧再丞能陪着自己早睡一会儿,而早上再尽量的能让他晚起一些。不然周筱真怕自己孩子还没生下来,给萧再丞再熬倒下。

  ……

  这样的日子过得温暖又惬意,一转眼,日子就滑进了八月的下旬,周筱的孕期已经到了第九个月的月尾上。

  但日子却是越来越不好过起来。现在已经不单单是腿肿的问题,有时肚子会有胀痛感,腰也跟着越来越酸涩难受,夜里睡觉的质量更加的差了起来。

  肚子大的好像随时都能把自己压翻一样,这使得周筱每次走路时,都不觉要小心翼翼,因为,大大的肚子已经完全挡住了自己的脚尖,以至连路都有些看不到。

  偶尔夜里被折磨的狠了,周筱就会趴进萧再丞的怀里,撒娇般的痛哭不止。这时的萧再丞,就会拿出前所未有的耐心,一边抱着周筱轻轻的哄着,一边给她做着全身的按摩。

  在那如大提琴一般低吟的轻声细语中,外加全身得到有效的舒缓后,周筱哭着哭着,便又睡了过去……

  但萧再丞的疲惫之意,已经尽显到脸上。

  这一点,让万分疼女婿的丈母娘刘玉凤,着实有些看不下去。

  一日特意找了女儿单独的谈了谈。

  “小小,我看你现在有些越来越娇气了!哪个女人不是这么过来的,你这还没生呢,现在就这个样子,我生了你哥哥你们两个,也没像你这样。

  怀着你们都六七个月的时候了,还不是得照样的下地去干农活儿。

  你倒是面色红润了,你看看你把女婿折腾的,连眼圈都快成黑的了!

  将心比心,连我看着都心疼,人家的妈每天看着自己的儿子,嘴上不说,心里怎会不心疼。

  你差不多的就得了啊!别太过了。”

  善良的刘玉凤严肃的教育自己的女儿道。

  “妈妈……我……我说过让他回北郊那边去休息几天的,是他自己说不去……”周筱嘀嘀咕咕的小声为自己辩解道。

  “唉!小小,不是妈说你,做人也好,即便夫妻也是如此,凡事不能太过,知道吗?

  是,你现在是怀着他的孩子,可以使些小性子,耍点儿小脾气,但一定要适可而止,知道吗?

  不许作!作的话,就容易出事儿。

  妈妈说的话,你一定要往心里去记,听见了没有?”

  刘玉凤或许看到的只是表面的一些现象,看到的都是萧再丞恨不得将周筱捧在手心里的样子,所以,才会有今天的这一段劝说自己女儿的话。

  “妈妈,您放心吧!您说的话,我肯定都会记在心里的。”周筱安慰刘玉凤道。

  周筱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为了自己好,在以她的经验教自己夫妻间的相处之道。但是,起码目前为止,周筱自认为自己和萧再丞都很享受他们之间的这种相处的模式。

  不过,这些话,却是不能和刘玉凤讲的,或许讲了,她也不一定能理解。因此,只能态度良好的答应着她所提出的问题。

  这一晚,和萧再丞躺在床上后,周筱当作笑话儿一样的和萧再丞讲了这件事。

  “你看,现在我妈妈多疼你,都不问清红皂白的,就狠狠的训了我一顿,明明知道我的性子,不会做那种刁蛮任性的事,但一遇上你,就已经连对自己女儿的信任都没了。

  唉!还是萧军长的人格魅力大啊……我嫉妒了!”

  周筱用自己柔软的小手儿,一边把玩着萧再丞那略带薄茧的大手,一边在讲完之后调侃道。

  “爸和妈都是难得善良的好人,我们以后一定要多多的关心他们,等他们的年纪大了,把他们接到我们身边来,我们负责照顾他们。”

  萧再丞将另一只手放在周筱那依如婴儿一般白嫩光滑的小脸儿上,爱不释手的边摩挲,边轻声的说道。

  “嗯……谢谢你,萧再丞!”周筱将小脸儿往萧再丞的大掌里面贴了贴,感激的说道。

  “傻瓜,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为什么要说谢!”说完,禁不住低头,吻住了那张红艳欲滴的小嘴儿。

  ……

  在做产前的最后一次检查时,医生告诉周筱及陪同的萧老太太和萧再丞以及刘玉凤等人,周筱已进入正式的待产期,估计超不过十天,周筱就要面临着生产。

  许老爷子给把过脉后,给出的数字更为的精准——六天。也就是说,周筱的产期,是在六天后。

  这个消息一出,萧、周两家立时的紧张起来。

  萧老太太早已经命人将生产时所用到一切物品准备妥当。这两日,和刘玉凤两个人又反反复复的检查了一遍又一遍。

  程映秋接到消息后,也请了个长假赶了过来,等候周筱的生产。

  但是,有一个问题,好似是之前就被大家一直忽略了,那就是,周筱到时要选择顺产还是剖腹产。

  在确定了产期后,众人便开始就这个问题各自纠结起来。

  依照周筱的意思,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自然是要选择顺产,她知道,这样对孩子最好。

  而做为过来人的萧老太太和刘玉凤,加上后赶过来的程映秋,也都支持周筱的决定。还有萧家二嫂——与程映秋同样身为医生的王英楠,也是这个意见。

  但是,其他的人却有各自不同的担心和纠结。

  这在过程中,任谁都能看的出来,最最焦躁不安的,就属萧再丞、周海正,和萧老爷子这三个人。

  萧老爷子的不安,一方面是挂心即将要出生的小家伙儿性别的问题;另一方面,看到娇娇弱弱的周筱挻着那么大的一个大肚子,不知道生产时是否能够顺利。

  至于对顺产还是剖腹产,他最信任的,当属萧老太太,所以,最后也和萧老太太的意见一致,支持周筱的顺产。

  周海正,做为这个世上最疼爱自己小女儿的那个父亲,在刘玉凤生周天和周筱时,他都是一直陪伴在刘玉凤的身前的,深知女人生孩子时的痛苦与危险。

  如今轮到自己的女儿马上要面临这个问题,周海正总觉得心里一揪一揪的疼痛难忍。

  就顺产和剖腹产的这个问题,也是抱着一本厚厚的医学书,反复的查阅了一遍又一遍,但最后还是在内心斗争不已。

  因为在他看来,无论是哪一种选择,女儿都要面临一次极大的痛苦与危险。这样的结论,使得他的内心更加的煎熬起来。

  有时看到女儿那副难受的表情,甚至会对萧再丞莫名的产生一股怨愤的心思来,觉得正是因为这个男人,才会让自己的宝贝女儿要面临这样的痛苦和危险。

  在大概的确定了周筱的产期后,周海正几乎夜夜的做起噩梦来,梦里的画面几乎都是周筱满身鲜血躺在那里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