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五百四十七章 生个孩子就这么困难
  和周筱说完这句话后,萧再丞便跟着一名小护士,往消毒间走去。

  “小竹子,不用怕,爸爸就在外面等着你啊!”周海正拉着女儿的手,忍着已经到了眼底的泪意,柔声的说道。

  “我不怕爸爸,您放心的等着做外公吧!”周筱紧了紧周海正握着自己的那只大掌,露出了一个微笑道。

  “丫头,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啊!我们都在外面等你,你看,你许伯伯也在,什么事都不会有的,不要听爸之前说,你生什么爸都喜欢,都当宝啊!”

  萧老爷子突然说出了这么感性的话来。

  “小小是个坚强的孩子,忍一忍就过去了啊!你看,妈生了他们四个,而且是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不是什么事都没有!

  何况是现在这么好的条件,踏踏实实的,一点儿都不用紧张啊!”

  萧老太太捏了一下周筱脸,温声的安慰着。

  “去吧!没事,把宝宝生下来你也就轻松了。”刘玉凤用最直接的方式劝慰着自己的女儿。

  在一众人七嘴八舌的各种安慰下,周筱终于被推进了产房。

  随着产房的门合上的那一刻,之前还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叮嘱和安慰着周筱的人们,立即像约定好了一般,消了声音。随之取代的,变成了另一种说不出来的严肃,或者说是紧张。

  ……

  看着头顶的光影从自己的眼帘滑过,周筱已经忽略了疼痛的肚子,心里开始一点一点的紧张起来。

  推床刚一停下来,周筱就已听到耳边似有刀、剪一类的工具碰撞时,所发出的清响……

  这更是让她紧张的心情,越来越绷紧起来。这个时候,周筱只想萧再丞能尽快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夫人,您试着自己动一下,我们要移到产床上去!”周筱正觉得心脏跳得有些加速间,医生温和的声音传入了耳内。

  “哦……好!”周筱的反应略显得有些迟钝。

  “我来,我抱她过去!”周筱终于盼到了那个她最想听到的声音。

  随之,已被萧再丞那双有力的臂膀抱起。

  虽然产房内全是消毒水的味道,萧再丞的身上因为消毒的关系也染上了消毒水的气味,并且还穿上了无菌服并带上了口罩。

  但被其抱入怀中的那一瞬间,周筱仍是清晰的闻到了那独属于萧再丞的清爽的薄荷夹杂着皂香的气息,这样的气息,是得以让她安心和放松的最有力的武器。

  于是,抬头,定定的望着萧再丞的那双深邃如幽潭一样的眼睛,久久不肯移去。

  “不用怕,有我在!”萧再丞轻轻的将周筱放在产床上,然后,攥住了她的一只小手儿。

  “你在,我就不怕!”周筱好像第一次在萧再丞面前说出这么小女人的话来。

  这样的话,虽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传入了萧再丞的耳内,去不防碍于她能在萧再丞的心湖内激起的千层巨浪……

  萧再丞:“……”

  虽然没有说一个字,却是将周筱的小手儿,放在自己的唇边,即使隔着口罩,仍久久没有放下……

  两双眸光中所流转的那份缠缠绕绕的情丝,只有周筱和萧再丞两个当事人能懂……

  在场所有的医生和护士,看到小夫妻俩情意绵绵对视的样子,不禁都被这副唯美的画面呆愣了半晌。

  直到周筱再次的轻哼传了出来,不禁打断了小两口儿的对视,也唤回了医生护士们的心智。

  这一次开始,周筱的疼痛开始排山倒海般的袭来,而且一阵紧似一阵,一阵强似一阵。

  萧再丞最初的轻声安慰,渐渐的已起不到多大的作用,周筱从没经受历过如此的疼痛。

  不,也不是,这让她突然想起前世那个孩子离开自己的身体时,就是这样的疼痛。

  但那时好像不仅仅是如此,还有从心底里发出的那种夹裹着绝望的不能忍受的痛楚……

  好在,那一切真的变为了前尘往事,过眼烟云。这一世,上天垂怜,补偿自己可以尽早的去享受做为一位母亲的幸福和满足。

  虽然疼得撕心裂肺,但周筱的胡思乱想好似分去了一部分对这种疼痛的注意力,以至当再强一波的疼痛来临时,医生宣布,产道已经全开,准备接生。

  “夫人,不用怕,来,跟着我的口令——呼气……吸气……对,就这样,来,我们接着来……”有医生在周筱耳边温柔的指导着。

  周筱已经被那种形容不出来的剧烈疼痛,折磨得眼前阵阵的发黑。

  “啊……萧再丞,好痛……啊……”汗水顺着周筱的额头、脖颈……全身各处的往外涌。

  “乖,没事……没事,我在呢!我在……不怕啊!”听着周筱那声嘶力竭的惨叫,萧再丞已经紧张得手脚开始发麻起来。

  他可以绝对的肯定,这是他有生以来,最最紧张和恐惧的一次,周筱每一声的尖叫,都似用刀割了他的心脏一下似的,疼痛到不能自抑的感觉。

  萧再丞只能紧紧的攥着周筱的手,早已忽略掉周筱由于用力过猛,指甲在他的手心留下了深浅不一的划痕,更有多处,已经渗出了血丝……

  他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周筱的名字,为周筱不停擦汗的手已经出现了几不可见的颤抖。

  却是不知何时,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早被汗水打透……

  ……

  产房外——

  “怎么还没生呢……怎么还没生呢……这都进去多久了……不会有什么事吧……应该不会……嗯……肯定不会的……

  我的小竹子……你得努力啊……”

  随着周筱进入产房的时间越来越往后推进,周海正的面容越来越严肃,原本来回踱着的步伐也跟着越来越加速起来。

  一边来回不停的走,嘴里一边好似在问周围的人,又好似自言自语的念叨着。

  “没事,看你这副着急的样子,我生周天和小小那会儿,你又不是没在跟前,小小比我那时孕相要好的多了,我都没事,她就更不会有事了!”

  刘玉凤见状,上前拉了拉周海正的衣袖,低声的安慰道。

  “可是……怎么进去这么长时间还没生啊!”周海正皱着眉,妻子每说出的一个字,对他来说,好像都是个极大的安慰。

  “这才多长时间,刚刚进去一个多小时。我们小小算是好的了!发作的时间一天还不到,有好多是要折腾上两三天才能生下来呢!”

  刘玉凤继续安慰着自己的丈夫。

  “可是……我们小小她……她哪里受过这样的罪……她……她怎么受得了……”此时的周海正,估计连他自己说的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你……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小小没受过这样的罪,人家哪个第一次生孩子的受过这样的罪。

  行了,你别在这儿胡思乱想了,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生了!”

  不管自己有过多少以验,但躺在产房此刻正疼的死去活来的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刘玉凤心里其实也是急的很,不过,看到丈夫那一副快要急得发疯的表情,也只得努力的先安抚好他的情绪。

  ……

  “我说,您不要这么来回的晃了好不好,我都晕的快受不了了!”萧老爷子像是迈正步一样的跨来跨去,让萧老太太实在是忍无可忍的开了口。

  “这都进去多长时间了,啊?一问就是还没生,一问就是还没生……她们这些医生护士的行不行,不行就马上就给我换一批人来!

  这样下去我们丫头怎么能受得了!

  把他们的院长再给我叫过来,他们这个医院是怎么开的,啊?怎么在这儿生个孩子就这么困难。”

  说着说着,萧老爷子的嗓门儿变得越来越大了起来。

  “哎哟!我的祖宗诶……您小点儿声、小点儿声,这是医院,不是您的部队!

  生孩子哪有那么快,您以为说生就能生下来了呀!

  您叫院长,就是叫卫生部长来,也得等到瓜熟蒂落才行,知道吗?

  再说院长之前不是一直在这儿陪着,让您给轰走了吗!

  您呀!就踏踏实实的等着吧,好不好!”

  萧老太太被萧老爷子搅的,感觉一阵阵的头疼。

  “亲家老哥,别急、别急,我们等……我们等吧!应该没事……不,我们小小绝对不会有事的,不会的哈……”

  被萧老爷子的吼声给震到,正在另一侧来回转圈儿的周海正抬头看了看,转过来安慰起了萧老爷子来。

  但这说出来的话,听起来却不知是在安慰自己还是萧老爷子。

  “对、对、对……亲家弟弟说的对,我们丫头什么事都不会有,不会有……呵呵……没事,没事啊!”萧老爷子拍了拍周海正的肩膀,笑得生硬又难看。

  “都过来坐,看你们一各个儿的,一点儿都沉不住气,我说没事就没事,别都跟屁股着着火似的,哼!”许老爷子认为萧老爷子他们这个风风火火的样子,是在否定自己的医术,令他看起来很不爽。

  “你这个老……呃……哼!”萧老爷话说到一半,看到许老爷子朝自己一瞪眼,立即把话咽了回去。

  “现在是用人家的时候,不能和他一般见识。”萧老爷子头脑清醒的这样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