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五百五十一章 我的儿子
  “岁岁说的对,我们这一大群人在这儿守着,倒是会影响小小的休息,那我们就先回去吧!

  回去都好好的睡上一觉,养足了精神,明天再过来。

  哎呀!这一说,我都忘了,我们大家光是顾着产房里的这一大一小,都忘记吃晚饭了呢!

  瞧瞧我们……呵呵……”

  听了许医生这么一说,萧老太太一想也是这个理,于是也开口说道。刚说完,才想起大伙儿连晚饭还没顾得吃,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许医生听见萧老太太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唤自己“岁岁”,立即感觉有片乌云从头顶飘过……

  “我已经安排好了车,就在院儿里随时候着呢!我们先出去吃些宵夜,然后我再派人送伯伯和阿姨们回去。”

  萧再阁知道萧再丞现在还处在另一个不能完全回转的世界里,所以便由自己把所有的事都安排了妥当。

  “我想留……呃……走吧!大家都先去吃宵夜,然后回去休息去,明天再来。”萧老爷子说了半截的话,在接到萧老太太投过来的幽深的一眼后,立即改变了风向。

  所有人在走之前,又轻轻的推开周筱所在房间的屋门,往里面看了一眼——

  周筱还在沉沉的睡着,而萧再丞几乎没变换过姿势,仍是坐在床头,一手揽在周筱的头顶,一手握着她的一只手。

  也不知是他对推开门往里面望的那些人没有察觉,还是就不想分去自己的神思,这会儿的眼神,全部都放在了周筱的脸上,不肯移开半分。

  大家默契的没有进屋去打扰此时二人的宁静,全部放轻了脚步,安静的离去。

  只有许医生,已经走出了病房的门口,想了想,又转了回来。

  轻轻的推开门,走进周筱的房间,来到了萧再丞的跟前,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萧四,小嫂子没事,这一点你可以绝对的放心。她这一觉,得睡到明天早上呢!

  我知道,你可能是被小嫂子今天生孩子过程中,所遭受到的痛苦的折磨给刺激和惊到了。但是,女人只要是生孩子,都要经历这样的一个过程。

  小嫂子真算是生的比较顺利的,你还没见那些难产的孕妇呢!你要是看见了……算了,不说这些。

  平静平静,好好的休息一下。你这段也熬的够狠了,看看你现在的眼睛都是红的。你也不想让小嫂子醒来,看到你面目憔悴的神情吧!

  听我的,吃点东西,也躺在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觉,明天精神奕奕的醒来,再好好的照顾小嫂子。嗯?这样她见了也会非常的高兴。”

  许医生说完,又拍了拍萧再丞的肩膀,转身离去。

  在许医生走后,萧再丞也不知又坐在那里,痴痴的盯了周筱多少的时候,终于松开了周筱的手,轻轻的站了起来。

  给周筱掖了掖被角后,走到了客厅。

  “军长,吃的一直给您温着,您吃些东西吧!”丁嫂一直守在客厅里,等着萧再丞出来。

  ……

  “孩子呢?”直到到了客厅,一抬头,看到专门为婴儿设置的那间无菌房,萧再丞突然心里好似一个激灵般的揪了一下,大脑虽然还是木着,却是终于转到了另一个重要的问题上来。

  “呃……孩子……孩子在婴儿房呀!”萧再丞奇怪的表情,令丁嫂有些不知所措。

  “在婴儿房吗!”萧再丞抬脚,往那间婴儿房走去。

  “那个……”丁嫂想说什么,最终张了张口,却没说出来,只是跟在了萧再丞的身后,往婴儿房那里走去。

  却是没有发现,萧再丞那走起路来,有些僵直的身子……

  婴儿房的门,设计的是一扇透明的玻璃门。还没有走到跟前,萧再丞已透过那道透明的玻璃,看到小床上正安静的躺着的那一团。

  轻轻的推开门,守在门口的护理人员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刚想和萧再丞打招呼,却被其一张酷酷的冷脸给吓的禁了声,又悄悄的缩了回去。

  萧再丞的步履极为的迟缓,大脑别木着,双眼却直直的似乎连眨都不敢眨一下的紧紧的盯在小床上——那个被小被子包裹着的一小团。

  一步……一步……再一步……

  终于走到了近前……

  看到小宝宝的第一眼,萧再丞就觉得,自己的心由一角开始,就已慢慢的融化起来……然后,漫延到整颗的心脏……

  最后,“哗啦”的一声,坚硬的心房全部散了下来,落入那一片汪洋中,全部化成了一池温温暖暖的清流。

  这股温暖的清流,再丝丝缕缕的缠缠绕绕,然后流向了四经百脉,顿时令自己的全身都浸韵在极为舒缓又美妙的另一个世界里……

  这就是自己的小儿子,在萧再丞的眼中,最美丽的那个存在;自己的小妻子孕育了十月,受尽了折磨,历经千辛、万般苦难,流尽汗水、血流成河,拼了性命方才得来的小生命。

  这一刻,萧再丞终于泪湿了眼底……

  “儿子……我的儿子……”口中喃喃着,大手伸上前去,却不知要放在哪里。

  小东西在萧再丞的眼中看起来太脆弱,那么红红小小的一团,小脑袋还没有自己的拳头大。

  这样的认知,让萧再丞将伸出去的大手就那样的悬在了空中,不知所措的扭着看了一眼后面跟着的丁嫂。然后,又转回头来,再次贪婪的盯着自己的小儿子。

  “儿子……那个……丁嫂,我要怎么抱……抱他……”萧再丞一边盯着那软化到自己已经至全身的一小团,一边又喃喃的问着丁嫂。

  “儿……儿子?军……军长……那个……您?”丁嫂有些懵,一脸疑惑的看着萧再丞。

  “啊……我的儿子!”萧再丞已是满脸的柔顺。

  “儿……儿子……不……不是儿子啊……”丁嫂更加的懵。

  “儿子……不是……不是儿子?”萧再丞好似稍稍有了些什么反应,迟缓的回过头来,看了一下丁嫂,那张脸上,分明还着一些不太清明的木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