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五百七十三章 又丢脸了
  萧沛的话刚一落,冰冰又在一旁开了口:“所有见了我妹妹的人都说,我妹妹现在一看就是个美人胚子,等将来长大了,还不知要漂亮成什么样儿呢!”

  “冰冰,听小沛哥哥接着说……

  我吧……知道你们没有这么漂亮的妈妈,和这么、这么可爱又漂亮的妹妹,心里肯定是有些失落。

  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叫周筱的呢……只有一个,也许全国有重名的吧……但是却没有做为我妈妈的这个周筱这么漂亮,这么的……怎么说呢……对,是有才华。

  全国叫萧洵的呢……可能也还有别的小朋友,但是却没有我妹妹这么漂亮可爱……

  但是,这真的、真的没办法,这全都集中在了我们家。

  你们呢……也不用太失落。

  我妈妈就说过,‘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世界上还没有哪一个人,是完美无缺的。

  虽然直至现在我也没发现我妈妈和妹妹有什么不完美的地儿,但是,我也不能因此而太过于的骄傲。

  我妈妈要是知道了,肯定也会说我,因为她让我们要低调行事。

  说低调才是王道,对,这是这样。

  我们兄弟几个,也一直都是按妈妈嘱咐的去做。

  你们的妈妈肯定也会有她的长处和优点,只是你们没发现罢了。至于你们的妹妹……好像你们还没有哪一个人有妹妹啊……”

  冰冰话刚落,萧沛假装像个大人似的,小手儿一摆,做了一个稍停的动作,然后又开始摇头晃脑的发表着自己的高谈阔论。

  “我妹妹最最漂亮,最最可爱,小沐最最喜欢妹妹了!

  你们都没有妹妹吧?嘻嘻……小沐有呢!

  小沐的妹妹大名叫萧洵,妈妈说,‘洵’就是‘洵美’,出自《诗经》中的《邶风?静女》,其中的诗句是:“自牧归荑,洵美且异”。‘洵美’就是很美的意思。

  《郑风?叔于田》中也有诗句:‘洵美且仁’、‘洵美且好’,这两句中的‘洵美’,也都是这个意思。

  妈妈还说,哥哥叫萧沛;小沐叫萧沐;现在妹妹叫萧洵,我们的名字全带水字部,以后别人一听到或是看到我们的名字,就知道一定是亲兄妹了!

  妹妹的小名叫夭夭,妈妈说,这也是取自《诗经》中的诗句,是《诗经》中《国风》里面的《桃夭》一诗中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一句。‘夭夭’是比喻事物的繁荣兴盛。

  以后,你们可以叫我妹妹萧洵,也可以叫她夭夭,但是不能叫妹妹,因为她是我和哥哥,嗯……还有冰冰哥哥的妹妹。

  别人不行,那样的话就太多了。到时妹妹再认不出我和哥哥还有冰冰哥哥来该怎么办!

  嗯……对,就是这样!”

  小沐超强的记忆力,把周筱在他们面前只说过一遍的关于小宝宝名字的出处和来由记得一字不差。

  说到后面时,想到万一自己的妹妹要是管别人叫了哥哥……

  小小的心灵里便涌起了阵阵的醋意和不快,于是,连小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可见,才刚刚过了四岁的小家伙儿,就已经开始向着妹控的方向发展了。

  而小家伙儿这好似出口成章的一席话,将坐在地上的一群孩子直听得一愣一愣的云里雾里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反应过来后,便是一脸的崇拜之意。

  而小沐小朋友还纠结在自己会不会被妹妹认不出的烦恼中,不能自拨……

  “对,我弟弟说的对!你们……要叫我妹妹萧洵,或者是夭夭,不能叫妹妹,听见了吗?

  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绝不能开半点儿的玩笑!”

  萧沛听了弟弟的话,方才想起还有这么一个重要的问题。于是,板起了小脸儿,说的一脸的严肃和认真。

  小家伙儿虽然小,但从小生长在军人的家庭,加上受爷爷及爸爸,还有伯伯们的影响,虽然才只有八岁的年纪,但威严和领导者的气势,已经尽显。

  使得包括比他大的,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丛培家的已经十岁的女儿,都不由的跟着所有的孩子齐齐的点头,异口同声的说:“是,我们知道了!”

  “还有哇……除了小沐的哥哥,还有妹妹,呃……还有冰冰哥哥,你们谁也不许管我妈妈再叫妈妈啦!

  不能了,真的不能了,不然就太多啦!

  妈妈会爱不过来的。

  不许,谁也不许了,绝对不许,哼!”

  小沐又想起了另一件重要的事,于是稍显气势不足的嫩声嫩气的宣示着自己的主权道,同时,还挥了挥白白胖胖的小拳头。

  “对,我弟弟说的对,这是主权问题,绝对不能退让。

  我妈妈虽然好,让你们羡慕,但是,那也绝对的不能分给你们。

  请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一点,不然,哼哼……可不要怪小爷的拳头不客气!”

  萧沛挥了挥拳头,他的气势倒是比小沐强大得多。

  “不会,我们不会,肯定不会……”所有的孩子都惧于萧沛的暴力威胁,全部的予以点头答应。

  窗外的周筱,已经乐得直不起腰来。

  “行了,不用管他们!”突然腰上多出一只手来,并伴着低沉的声音,把周筱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来。

  不过,为了不吵到屋内的孩子们,却瞬间的闭紧了嘴巴。

  不用回头,便也知道是萧再丞。回过头去,不知他已经站在自己身后多久。

  “你什么时候……走,到那边去说。”周筱悄声的问道,却在话说了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

  拉了拉萧再丞的手,示意他走到远一些的地方去说。

  “吓到你了!”萧再丞揽着周筱腰上的那只手,始终没有放下来。

  “没事。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小家伙儿们说的话你都听见了吗?

  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些个小东西,太搞笑了!

  不过,他们的话,却也让我感动的差点儿掉泪呢!想不到,他们对我的占有欲竟然这么的强。

  我知道,其实这全是因为他们太缺乏安全感的原因。以后,我们更得多关心他们才行。”

  周筱不自觉的捏揉着萧再丞的一处衣角,软软的说道。

  “我刚刚去看女儿,见你没在,想着你应该是到这边来看这些孩子,就过来看看。

  你对他们已经够好了,所以,他们依赖你也是正常,不用再想那么多了,嗯?”

  萧再丞将周筱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低声的说道。

  “嗯……但是,自小夭夭出生后,我总担心因着自己的无意,会让两个儿子觉得我忽略了他们。

  所以……有时会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呢!”

  周筱一只手抚在萧再丞的胸前,继续揉挲着他的衣襟。

  “你做的非常好,儿子们也不会这么想,你要相信我说的……”

  “小小……呃……”刘玉凤从过道刚拐过来就要喊周筱,因为小宝宝正哭着要奶吃,所以她有些着急。

  刚叫了一声周筱,却看到女儿和女婿两个人这大白天的,而且还是在家里有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就搂抱在一起,不禁被梗在那里。

  “啊……妈妈……”听到刘玉凤的声音,周筱才反应过来,自己此刻正趴在萧再丞的怀里。

  这个画面让外人看来,肯定是觉得两个正在你侬我侬,不禁小脸儿立即红成了一片。

  还好是自己的母亲,这要是让外人看见……周筱会觉得,又得要挖坑将自己埋了不行。

  “呃……那个……小夭夭饿了,现在正在哭呢!”刘玉凤说完,转身就走。

  反应过来的她,心里报怨女儿和女婿不知注意的同时,却也因着小两口儿感情这般的好而欣慰。

  “又丢脸了!走了,到了奶牛供献粮食的时间了!”周筱轻拍了一下萧再丞的手臂,转身先往前院儿走去。

  萧再丞微勾了一下嘴角,大步跟了上来。

  ……

  晚饭就把餐桌摆在了院内。几十口人,大人们就摆两大桌,又给小孩子们单独摆了一桌。

  萧沛、小沐和冰冰三个孩子严防死守,只在晚饭开餐前,在周筱的劝说下,才允许一众小家伙儿们看了小宝宝一眼,却是连任何人摸一下,也绝对不肯的。

  这让在场的大人们都觉好笑不已,纷纷打趣说,以后小夭夭要是长大了,不光是她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以及叔叔伯伯们,就是这几个哥哥,也够让追求的小伙子们头疼了!

  晚餐热热闹闹的开始。不像许老爷子他们这些常到小院儿的人,已经多次尝到过刘玉凤的手艺。

  像丛培华及曲长清一众,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与他们以前在郊区或是某个农家饭庄所吃到的味道还不同,一各个儿的不禁胃口大开。

  因为今天的人多,刘玉凤特意煮了半只羊来做手把肉,结果全被扫荡一空。

  其它的各种菜式,也没放过。就连小孩子们的那桌,都吃了一小盆下去,最后在周筱的阻止下,才没有继续。

  因为到了晚上,吃了那么多的肉以后再去睡觉,周筱怕孩子们积了食。

  吃完饭后,特竟让小家伙儿们满院子的跑了几圈儿,这才作罢。

  众人吃得志得意满,吃完后还一副意犹未尽的神情。后来还表示,有机会一定要到周筱的老家去做客,去真正感受一下那里的风情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