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五百七十四章 一切就真的只成了回忆了
  众人饭后又聊了一会儿,方才散去。

  萧老爷子与萧老太太随着大儿子萧再卿等人回了老宅,小院儿终于安静下来。

  众人忙乎了大半天,虽然主要都是下人在忙,但是也把一家人累的不轻,客人走后,大家简单的洗漱过后,都早早的上床去休息。

  可能是因为尝到了甜头儿,丛培华等人打着与周海正比较聊的来,从而要来多探望的旗号,在周海正和刘玉凤没回m省之前,又跑来蹭过两次饭。

  以周海正和刘玉凤的为人,自然是热情的招待。有许医生在,一张像抺了蜜一样的嘴,直把刘玉凤哄的团团转,每次都会热情的邀请他一定要抽时间到m省去做客。

  转眼,周海正和刘玉凤二人已经来了帝都快一周的时间,再过两天,就是周天参加公务员考试的日子。

  别人都没什么,与平时并无两样。包括周天在内,也显得一派的轻松。

  只有刘玉凤,知道这是儿子一生中不亚于考大学的重要大事,这个做母亲的这几天情绪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别的忙她觉得自己帮不上,唯一能做的,就是每顿饭都绞尽脑汁的为儿子调理得更加的丰盛和有营养些。

  所有人都看出了刘玉凤的紧张,周海正当然更能看出这一点来。在忍了两天后,终于把妻子拉到一处没人的地方,细心的劝慰起来。

  “你不要表现的这么紧张好不好,你要相信咱儿子的实力。那些参加考试的人员,有几个是海归的博士,而且是双料的博士。

  儿子和女儿考大学时,我们都没怎么管过,两个孩子不是照样的拿个双状元回来。

  本来儿子觉得很轻松,你总表现出这样一副紧张的样子,会带动得连他都容易紧张起来。

  放心吧!这次也绝对没问题。”

  “我就是……嗨……就是孩子们参加高考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这猛的一说参加考试,而且还是这么重要的考试,我这心里突然的就觉得慌了起来。

  好,我知道了。你这么一说,我也就放心多了。

  其实我也知道以咱儿子的实力,应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但这担心……还是有些不受控制。

  看来真的是老了,心里担不住事儿了。当年俩孩子高考时,我也没觉得这么紧张呀!”

  刘玉凤不禁有些感慨,一转眼儿子就要参加工作,而女儿更快,都已经做了妈妈。

  再看了一眼周海正,近五十岁的人,虽然并不显苍老,但身姿已不再那么挺拔。而自己,也早已生了几许的白发。

  “人哪有不老的呢!就凭着我们已经做了外公、外婆的这一点,我们就已不年轻喽!

  唉!有时我还经常会想,如果时光能回到孩子们小的时候,那该有多好!

  回到我们刚开始挖黄芪的那几年,虽然苦点儿累点儿,但一家人在一起,一年最最盼望的,就是卖完黄芪后,数着那一叠叠厚厚的钞票,每个人都开心的样子。

  现在想来,真正让我们开心的,并不是那一年能挣到多少钱,而是那份一家能共同享有的快乐时光吧!

  可惜,一切就真的只成了回忆了!

  孩子们都有了各自的生活,以后想要一家人回到老家再聚在一起,已经是极其不容易的事情了!”

  听了刘玉凤的话,周海正也心突生出许多的感慨来。脑海里,好似浮现出一家人赶着毛驴车到山上挖黄芪的画面——

  自己和刘玉凤两个人用力挥着铁锹,而一双儿女满山遍野的在认真寻找着黄芪的样子。

  尤其是自己的女儿,在找了一会儿黄芪后,就会吃力的抱着水桶,由于太过瘦小的原因,脚步还被水桶压的有些踉跄。

  将水桶抱到你的面前,用奶生奶气的声音对着你说道:“爸爸、妈妈,歇一会儿吧!来,过来喝点儿水。”

  然后,还会在你喝完水的时候,拉着你的衣角,示意让你把头低下来。她会踮起脚尖儿,掏出她口袋里的小手帕,给你擦去额头的汗水……

  当这样的画面在周海正的脑海中浮现时,周海正的心里,总是会被又甜又软、又酸又涩的一些复杂的感情所包裹,让他有种莫名要湿了眼眶的冲动。

  ……

  经过周海正的劝说后,刘玉风的情绪终于恢复了正常很多,这让周筱本来想要劝一劝自己母亲的想法,被放了下来。

  这一天,终于到了考试的日子,萧再丞早就安排好了车辆,送周天到考场去。

  考试是一天的时间,上午一科,下午一科。

  送走周天后,刘玉凤平复没两天的紧张情绪又显露出来。

  “妈妈,这种考试,对于我哥哥来说,简直就是毛毛雨,您一点儿、一点儿都不用担心。我能向您保证,哥哥肯定又会给您拿个第一名回来,您信不信?”

  周筱拉着刘玉凤的手,安慰着她。

  “我相信小小说的话,周天这孩子有实力,一定不会有任何的问题。”萧老太太也一脸笑容的说道。

  “放心吧!亲家妹妹,周天将来定是个有大出息的孩子,您就等着他为您光耀门楣吧!哈哈哈……”萧老爷子好像话中有话的说道。

  刘玉凤听不懂萧老爷子话中的意思,只是听到大家都这么样的在夸奖自己的儿子,心里由刚刚的紧张,早就变为了欣喜与自豪。

  周海正和周筱肯定是能听出萧老爷子话里的意思的,萧老太太自是更不必说。

  听到萧老爷子的这话,周筱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周海正,这个时候,自己不好多插话。

  “亲家老哥,我虽然在帝都停留的时间并不是很多,但是,您对小小的疼爱还有对周天的照顾,我都一一的看进了眼里。

  说不能给您、给萧家添任何的麻烦,这话总是有些矫情。但是,能让他们自己闯的,就要让他们靠自己去闯,不能让他们养成觉得有势可依的坏习惯。

  我还是那句话,您是个大半辈子都光明磊落、坦坦荡荡的正直人,不能让您为了孩子们,失了您一贯以来的原则。”

  有些话不能直接的说,但是,周海正仍要表达自己的立场。

  他明白萧老爷子的意思,那就是有他在,有萧家在,周天的前途肯定会一片光明。

  周海正是个耿直的人,最重要的原因是自己的女儿嫁到了萧家,他一直最怕的,就是女儿会因为家庭和出身的问题,而被萧家人看不起。

  若是因为周天的原因,出现了这种的情况,更会让他心理上接受不了。

  所以,才再次婉转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们没必要再次重复那句我们都是一家人的话了吧!有一点,亲家兄弟要明白,那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还有最重要的,若是软泥,总也会扶不到墙上去,萧家也不会去做这样打自己脸的事。

  但若是好钢,就一定要好好的练就他,最终把他放到刀刃上去,这样做,不是徇私,而是人尽其用。

  我的意思,亲家兄弟这回应该明白了吧!

  所以,以后,这些事,您也不必再纠结。这件事,完全的交给我,再说还有小四在,您和亲家妹妹就不用再管了!”

  这好像是第一次,萧老爷子就有关周天的事,说的这么的直白。

  也是因为周天没在旁边,不然的话,萧老爷子还不会说出来。他知道周天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而且又是极其疼爱自己的妹妹。

  这些话,要是被周天听见的话,肯定不会接受。

  ……

  既然话已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周海正绝对不能再说什么。否则,就真的是矫情和不知好歹了。

  刘玉凤虽然听的有些一知半解,但到最后也完全明白了萧老爷子的意思。看了看丈夫,再看了一眼女儿,见他们都是一脸释然的表情,知道这件事便是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心下不仅是对于萧家及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的感激,还有对于儿子未来前程的满满的期望,尤其是听到萧老爷子那句——“您就等着他为您光耀门楣吧!”

  心里更是无法形容的欣喜。做为一位母亲,能从萧老爷子这样一位大人物的口中这么高度夸赞自己儿子的话,刘玉凤当然是不胜的欢喜。

  ……

  小院儿里的这些人聊的开心、欢畅,时间过的就会觉得飞快。

  周天已经结束了上午的考试,推门进了院子。

  “考的这么快,这才几点,就已经回来了!”刘玉凤虽然什么也没问,但看到儿子一脸轻松的表情,也知道考的一定不错。

  “哥哥,怎么样,题难不难?”周筱因为对周天的实力充满着绝对的自信,所以倒不会像刘玉凤顾虑的那么多,直接就问了出来。

  “不是很难,还好!”其实那些考题对于周天来说,还真是觉得没一丁点儿的难度。

  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快速的答完了所有的题目,为了不出风头,仍是坐在那里等了一会儿,见有人交了卷子,他才出来。

  “那就是没有任何的问题,我说什么了亲家妹妹,您尽管放一百二十个的心,周天应付这种考试,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萧老太太笑眯眯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