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五百八十六章 穿耳的魔音
  搜寻了一会儿后,见琴声还没有响起来,突然,小嘴儿一瘪,竟“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这会儿萧老太太再示意,让周筱继续。

  当琴声再次响起时,小家伙儿竟奇迹般的立即停止了哭声,并且还咧开小嘴儿笑了出来。接着,又好似安静的听了起来。

  如此反复的试了几次,小家伙儿都是这样的表现,到最后一次,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直至哭到眼泪都跟着流了下来,连小鼻子都开始有些发了红才罢。

  却是把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心疼坏了,直心肝儿宝贝儿的哄个不停,哄好后,便开始啧啧的称奇起来。

  “我的乖孙女也太神了吧!才只有五个月大呀……这么小,竟然开始欣赏起音乐来……这……这……

  这要是长大了,该有多么的不得了啊!

  不行……不行……我得把这事打电话告诉她大伯他们知道去……对,一定得要告诉他们去!

  得让我们小夭夭的三伯现在就开始给物色一个顶级的音乐老师来,到时候好来教我们小夭夭弹琴。

  不……不能只有弹钢琴的一位老师,还得找些其他乐器的……找什么呢……我想想……我想想……”

  萧老爷子立即火烧火燎的从靠椅上站了起来,在客厅的中央来回的走着,边走,边一个人在那里嘀嘀咕咕的念叨。

  “爸……您考虑的也太早点儿了吧!小夭夭才五个月大,有可能是因为我怀着她的时候,经常教小沛他们弹钢琴,无形中也给她做了胎教,所以她才会对钢琴的声音相对的有些敏感。

  但要是说她因此就一定对钢琴或是音乐上有什么特殊的天赋,我觉得也是下的定论有些过早了!

  您先别急,等她再大一些再说吧!再说,临要过节,三哥他们也是最忙的时期,没必要拿这件小事去给他们添麻烦。

  这件事,以后再说吧!好不好?”

  萧老爷子这说风就是雨的样子,让周筱有些哭笑不得。

  “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怎么会是小事呢!起码,我们小夭夭这么惊人的表现,得让她的伯伯们知道吧!”对于周筱的话,萧老爷子好像不太赞同的样子。

  说他老人家的孙女不一定是音乐神童什么的,他可不爱听。

  说完,仍是拿起电话,给儿子们传达这个“大好消息”去了。

  周筱只得笑着摇了摇头。

  “你爸说的有道理,你还别真不信,我也觉得我们的小夭夭将来是个了不得的孩子呢!

  真是没听说过谁家这么小的孩子,有我们小夭夭这么聪明的。

  这事呀……你就别管了,我们自有安排。”

  得,一遇上他们宝贝孙女的事,就连一向冷静自持的萧老太太也失了原则。

  周筱:“……”

  也因着这件事,又在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的“强制命令”下,周筱不得不在每天的下午,再多安排出半小时的时间,专门给萧家的小公主弹钢琴听。

  当然,这个弹钢琴的人,五个月的小奶娃儿,基本还不会怎么挑人的。

  于是,周筱便也利用这个机会,指导着萧沛和小沐,让他们轮流来弹。

  同时也会教冰冰学习一些入门的知识。

  只是最可乐、也很令人称奇的一次是,在周筱指导着让冰冰练习基本的指法时,那的确有些蹂躏耳朵的声音,令小家伙儿不快了。

  只见她在听了几个杂乱无章的按键声后,小小的眉头竟然开始皱了起来,紧跟着,小嘴儿里还发出了好似抗议般的“啊、啊……”声。

  抗议了一会儿,见这折磨人的琴声还没有停下,便一瘪小嘴儿,终于哭了出来。

  宝贝孙女的一举一动,全部被每天双眼都放在她的身上的爷爷、奶奶看了个一清二楚。

  小家伙儿从最初那丰富的面部表情,到后来的“哇哇”大哭,一丝一毫的表情都没有漏过两老的眼。

  终于叫停了冰冰小朋友那穿耳的魔音,两位老人一边哄着在琴声已经停了后,仍抽抽嗒嗒,显得委委屈屈的小宝贝儿。却也是忍不住,随即便“哈哈”大笑起来。

  “这个小鬼精灵呦!以为你对这琴声是不挑剔的,谁知,竟还知道有选择,哎哟!可是笑死我了……”萧老太太抱着小夭夭,笑的眼泪都快要流了出来。

  “我们这个,还真是个小人精儿呢!他几个伯伯那天听了我说小夭夭特别喜欢钢琴后,就特想急着回来见识见识呢!

  要是知道今天的事,更得把他们急坏喽!肯定恨不得立即回来见见这个场面。

  哈哈哈……”

  萧老爷子握着孙女的小手儿,也是大笑不止。

  “那个……我……好像把妹妹折磨得哭了呢!

  她……她听我弹琴的声音,是觉得太痛苦了!小沛哥哥和小沐弟弟弹的好,妹妹就爱听。

  那个……我……我以后还是别弹了吧!”

  冰冰挠着自己的后脑勺,小脸儿上是一副懊恼和灰败的神情。

  “噗嗤!冰冰不用多想,任何人刚一开始学琴的时候都会是这个样子。

  我们冰冰算是比较聪明、学的比较快的那种孩子了,换作其他人,还不一定有我们冰冰弹的好呢!

  而小沛哥哥和小沐弟弟是因为比你学的早,所以才会比你弹的好。

  既然妹妹现在接受不了你的琴声,你这么喜欢和疼爱妹妹,是不是就更应该努力的把琴弹好,学好后,就可以经常的弹给妹妹听了,对不对?这样妹妹也会特别高兴的!”

  周筱担心冰冰会因为这件事,而被打消到学琴的积极性,所以弯下腰,摸了摸他的头,耐心的劝慰道。

  “周妈妈,您说的话我记住了,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的练琴,练好后,再弹给妹妹听!”听了周筱的话,冰冰小脸儿上的表情,由阴转晴,并一脸坚定的表决心道。

  “好,我们的冰冰是最棒的孩子,只要你有这个决心,就一定能学好。”周筱继续予以着鼓励。

  “那……以后我就在妹妹不在客厅的时候再弹吧!”小家伙儿想的还挻周到,犹豫了一下,对周筱说道。

  “以后周妈妈带你到楼上的活动室去弹,那里不是也有一架钢琴吗!”周筱已经想到了怎样避免再因此惹得夭夭那个小祖宗哭个不停的办法。

  ……

  今天小夭夭再一次特殊的表现,理所当然的又被收录到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骄傲的谈论孙女的宝典当中。

  ……

  这个冬天的气候异常的好,入冬时就下了一场厚厚的大雪,后来又接二连三的下了好几场,使得这个冬天没有像以往那样的干冷。

  刚进入腊月的时候,又接连三天的下了一场。周筱却因此开始担心起来,因为周天和侯双一家三口,这个春节是要一起开车回老家去的。

  她担心在周天他们回家的时候,也会赶上这样的大雪,那样如果是开车回去的话,就太危险了。

  但若要是选择坐火车,时间又太长,陶陶还小,这样的寒冬腊月里,孩子也会受不了。

  在这样纠结的情况下,天气却变得越发的晴朗起来,到周天他们要临行的那一天,天空晴朗的竟看不到一丝的云朵。

  周天本打算开自己的车回去,但是因周筱给周天买的那辆是轿车,萧再丞认为有陶陶在,这样的车会影响孩子的休息,而且里面也装不下多少东西。

  于是便给周天也弄了一辆商务车,并留下够大小四个人休息的空间后,把其余所有有空隙的地方,全部都塞满了各种的年货礼品。

  周天当然是极力的推辞,但是萧再丞怎肯给他拒绝的机会,简单的叮嘱了一番后,便打发他们上了路。

  周筱又是把一颗心提在了嗓子眼儿,一会儿担心小胖子陶陶坐车时间太长的话会不适应;一会儿又担心周天和侯双把车开的太快;一会儿又担心路上会发生什么意外……

  老宅里只有萧老太太和周筱带着几个孩子们,其他人还在各自忙着自己的事。

  连萧老爷子也带着年礼,赶往了郊区,去看望住在那里的老战友。

  看到周筱那副心神不宁的样子,萧老太太一边逗着小夭夭,一边劝慰着她——

  “你啊……就是爱乱想,你哥哥是个那么稳重的一个人,有什么好让你担心的。再说他一个人在美国都生活了那么多年,不也什么事都没有。

  刚刚他们在休息站的时候不也是打过电话来,说一切都很顺利吗!

  放心吧!肯定什么事都不会有的,你哥哥要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稳当得多。就看他到市委工作才几天,临放假了还给了他一纸调令,让他上班后他直接到市长身边,给市长做秘书。

  人家之所以有这个决定,你哥哥的学历当然是很重要的一方面,但肯定也是市政府的领导经过仔细观察后,才有的这个结果。

  你哥哥这么快就能达到这种程度,可见在能力上和稳重力上一斑,你就别瞎操心了啊!”

  就如萧老太太所说的,周天虽然才在市政府工作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但是却得了周围所有人一致的夸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