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五百八十八章 你心里不会介意吧
  “哈哈哈……妈……小沛他……成精了!”周筱又是一阵的狂笑。

  “还不都是因为你教育的,这几个孩子,现在变的一个比一个精,一个比一个鬼,反正我现在是治不了他们了。

  你呀……我看也悬喽!”

  萧老太太看了看周筱,摇了摇头,想想,又是忍不住的一阵笑。

  周筱:“……”只有一脸的无辜。

  转身,背着小沐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等周筱奶完孩子,再给小沐洗漱好,抱着小的,领着大的,走到一楼时,萧沛和冰冰已经洗漱好,并坐在餐桌前等着周筱。

  而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以及提前赶回来的萧再阁和萧晨父子俩,几个人正一脸的笑意还没有褪去。

  “你妈妈来了,这下见着了,也不用散了!”萧老爷子对着萧沛打趣道。

  看来是刚刚听了萧老太太给他讲的之前的趣事,极少和孙子们调笑的萧老爷子,难得的起了逗弄的心思。

  “那个……您说的对,只是……可惜的是不能和妈妈相濡以沫,那是萧军长才能享受到的特权。

  我呢……不光是我,还有弟弟、妹妹,和冰冰弟弟,我们以后都得找别人相濡以沫去,不然萧军长也不答应啊!”

  萧沛看了看萧老爷子的脸色,对于这个爷爷,他心里还是很惧怕的,惧怕的程度甚至达到除了自己的爸爸萧再丞外,其次一些的那个人。

  看到萧老爷子一脸的笑容,便又开始放飞了自我。

  其实以一个八岁年龄的小家伙儿所学的那些词汇范围,萧沛对“相濡以沫”这个成语并不是很懂。

  他理解的意思,也不过就是简简单单的认为——是可以在一起一辈子的两个人。

  而这两个人,他也并没懂得是用在夫妻关系二人的身上。

  只不过,他觉得,以他及弟弟、妹妹们弱小的力量,争不过强大又腹黑的爸爸,所以,只能勉为其难的放弃了这个争夺权。

  ……

  “哈哈哈……相濡以沫……这个词运用的还很准确嘛!哈哈哈……”萧老爷子实在是忍不住这个孙子的搞怪,大声的笑了起来。

  “我说什么了,这些个孩子,让小小教的一个比一个精,这要是长大了……还不知道得哄晕多少个小姑娘呢!”萧老太太对着萧老爷子笑道。

  “这几个孩子,想不到变化竟然这么的大,简直是每见一次,就觉得他们长大了不少的感觉。

  不过,却也是越来的越跳脱了!”

  萧再阁也在一旁笑着说道。

  “嗯!这样好、这样好……到时候找回的小姑娘,要是能及得上他们妈妈的一半儿,我做梦都会笑醒呢!”萧老爷子这是变相的又在夸周筱呢。

  “小沐长大了,要和妈妈结婚呢!”小家伙儿听到什么长大,又说什么妈妈的话,就搂过坐在自己一旁周筱的脖子,上去亲了一口,然后大声的说道。

  “又一个要掠老虎须的。唉!到时我们可救不了你啊,好自为之吧……萧沐同志!”萧老爷子自从如愿的得了宝贝孙女后,性情似乎也有了变化。

  要是放在从前,他才不会和这些“臭小子”们这么的和颜悦色。

  “好的爷爷,小沐记住了,小沐到时一定会好自为之的!”小家伙不太懂萧老爷子的话,听到叮嘱,就以为是好话,于是小脸儿一正,一本正经的大声答道。

  “哄!”在场的几个大人又是乐个不停。

  “哈哈哈……真是把人要乐坏了。这一大早晨的,虽然那么多人都没回来,却感觉一点儿也不显冷清了!”萧老太太边笑边说。

  ……

  该准备的一切都已准备好,早餐结束后,所有人都坐在客厅里面聊着天儿。

  萧家可以留在家中过年的那些人,开始要陆陆续续的回到老宅这边来,他们是要在年夜饭结束后,才要到回各自的家里。

  仍是那个样子,只要萧家多任何一个人回来,除了喂奶的时间外,周筱都不要想沾到小夭夭任何一丝的衣角。

  这会儿,小夭夭正被萧再阁抱在怀中。五个多月的小家伙儿,身子骨已经逐渐的硬朗起来,也有了快要能坐起来的趋势。

  不过,在萧老太太的监督下,却是不允许众人把小夭夭长时间的以坐立的姿式抱着,她说过早的让孩子坐或是爬,还有行走,都会伤到她的骨头。

  要让她不在人为的情况下,自然的发展。

  对于萧老太太的这一套理论,周筱也是极为的认可。

  其实自从孩子生下来后,周筱除了给孩子喂奶,夜里亲自带她外,其他的一切几乎都是萧老太太在做主和打理。

  周筱和别的妈妈不同,怕自己的孩子婆婆给带不好。恰恰相反的是,她倒非常乐得做这个半甩手的掌柜。

  在周筱的心里,觉得萧老太太自己就生了四个孩子,本身的经验就十分的丰富,再加上家里到现在还有一个专业的护理团队,平时在以科学的方法照顾着小宝宝。

  而萧老太太也经常不断的和他们讨教各种育儿的方法,经验就更不用说的愈加的丰富十足。

  最最主要的还有一点,那就是——小夭夭可是她和萧老爷子的心尖尖宠。

  凡是关于孩子的一点一滴,都被萧老太太予以全身心的注意着。

  光是凭借这一些,周筱觉得自己没必要的再去多嘴或是插手。否则,还有可能会伤到两位老人的心。

  周筱这样的表现,却也是极大的欣慰了两位老人。以萧老太太细密的心思,其实之前也曾顾虑到怕自己大包大揽、是事都管的这种行为,会招来儿媳的不满。

  所以倒是想多放手一些,但是,又放不下这疼到骨子和肉里去的心肝宝贝。

  和萧老爷子念叨过一次后,萧老爷子给出的答案就是——“你这个人又多想,丫头才不会像你想的那样,她是最知好歹的一个孩子。放心吧!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萧老爷子的话,却没让萧老太太完全的放下心来。

  直到这样过了两个月后,看周筱没表现出任何一丝的不满来,萧老太太才算是放下大半的心来。

  不过,想了想,还是找了一个机会,在和周筱聊天的过程中,婉转的说了这事。

  “小小啊!妈这么多事的插手孩子的事,你……心里不会介意吧!

  妈老了,现在你们年轻人都讲究科学的育儿方法,所以可能已经跟不上你们的那套理论了。

  如果妈有什么做法是不科学的,或是与你的想法有相违背的地方,你就说出来,或者直接按照你的想法来啊!

  你也不用因着顾忌妈的感受而不好意思说出来,我们都是为了孩子好嘛!”

  “妈……您怎么会这么说!您和爸有多疼小夭夭,我又不是不知道。

  再说,您可不落伍,您的方法,比我这个年轻人还现代和科学呢!有您帮我照顾小夭夭,我轻闲的偷着乐还来不及,怎么还会去想那么多。”

  周筱没想到萧老太太会有这种想法,她还真的从没想过这么多。

  萧老太太一听周筱这么说,连忙又说道:“你真的没有什么想法吗?没关系,我们就像是亲生的母女一样,有什么想法,你说出来,妈不会生气的。”

  “我说的都是真心话,妈,您真的是想的太多了!

  您生了四个孩子,光是从这方面来说,您就比我不知多了多少的经验。

  而且家里又有这么多的护理人员,他们也全在您的监督之下,我看您观察他们做的那些专业护理,比我这个正牌的妈妈都来的认真和仔细。

  其实,对于大部分的小孩子来说,小夭夭真的是十分的幸运,出生在我们这样的一个家庭里。

  在我们老家那边,像我和哥哥我们小的时候,全村哪一家不是生上至少四五个孩子出来。

  这样还算是少的,生上七八个,十几个的人家都多的很。

  他们哪里来的护理,小孩子一出满月后,妈妈就会把小婴儿扔给家里稍大些的哥哥姐姐们,由他们带着。

  而爸爸和妈妈就要去忙家里和地里的活儿去了。

  哥哥、姐姐要是能大一些的还好,至少知道熬些米汤,到孩子哭了的时候,温一下给喂下去。

  而那些哥哥、姐姐小的,这小婴儿就会受罪了。早上妈妈出门前虽然会挤出些奶或是熬些米汤出来,但是到了喂进婴儿嘴里去时,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了。

  只要不是冬天的时候,村里随处可见一大群身后背着一个弟弟或是妹妹,玩儿在一起的小孩子。

  他们还可能不只是背着一个,或许身边还跟着一个或多个能自己走的或是再稍大些的孩子。

  不管天有多热,就那么的背着。背人的和被背的两个孩子,全是一头的汗水,甚至连脸都是花的,那样还又跑又跳的玩儿着、闹着。

  有的背上背的那个已经睡了过去,背着他(她)的哥哥、姐姐也不在意,就那样的随着哥哥、姐姐的蹦跳一上一下的动来动去……

  大部分的人家,都是这么的养孩子,却是一各个儿养得欢蹦乱跳,身强力壮。

  ……”

  周筱轻声细语的和萧老太太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