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五百九十九章 明早要叫我起床
  把三个孩子都安顿好,周筱才放心的从房间里出来,回了自己的卧室。

  一推门,看到萧再丞正抱着大哭的女儿,满屋子来回的走。边走边轻声的哄着:“乖女儿不哭啊……妈妈马上就来……不哭,爸爸的乖女儿……”

  听到开门的声音,见到周筱回来,像见到救星一般:“小小,你快来吧!女儿哭的厉害,我怎么哄都不行……”

  周筱看也没怎么看萧再丞,无声的走上前去,从他的怀里将孩子接过来,开始给小家伙儿喂奶。

  一将奶含到嘴里,小家伙儿立即停止了哭声。看来是饿极了,再加上这么晚,也是困的厉害了。

  萧再丞看着自进门后就一直无视自己的周筱,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觉。随即,就觉得自己可能是多想了,周筱一直在忙乎着照顾着几个孩子,根本也不会有时间和自己说什么。

  再一想到小人儿昨天夜里可是答应了自己,今天……

  不觉全身血液的温度开始逐渐的升高起来。

  于是,拿起睡衣,对周筱说了句:“我先去洗澡了!”便进了卫生间。

  看着那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的男人,那带着兴奋转身而去的背影,周筱:“……”

  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又像是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来,也下不去的感觉。

  将小夭夭喂饱哄睡,萧再丞也洗漱完,从卫生间内走了出来。

  “夭夭睡了?你快去洗漱吧……要不要我来帮你?”此时萧再丞的心里只想着马上要来临的那番旖旎。

  “不要!”周筱有些发冷的给了他两个字,扯过萧再丞手里拿着的自己的睡衣,直接进了卫生间。

  萧再丞这会儿终于感觉出了有些不对劲来。不禁开始在心里想来想去,想了好几遍,也没想出周筱会有如此情绪的原因。

  只得先上了床,拿着一本书,椅靠在床头,其实一个字也没能看到脑子里面去。

  终于等到周筱从卫生间内走了出来,萧再丞将手里的书放下,紧紧的盯着周筱的一张小脸儿,像是要从中看出些什么一般。

  见到小人儿仍是在无视自己,便先主动开了口:“小小,今天累到你了吧!快过来,我给做个按摩。”

  “不用!”周筱仍是给出了两个字。却是还不看萧再丞,径自的爬到床上,扯过被子,就将自己盖了个严实。

  “小小,你……”萧再丞张了张口,想问周筱到底是怎么回事。却见周筱翻了一个身,只留给了自己一个后背。

  于是,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伸手,将灯关掉后,萧再丞紧挨着周筱躺了下来。没想到,小人儿看自己贴上来,竟然往外躲去。

  于是,不顾小人儿的别扭,大手一伸,就将人整个的捞进了自己的怀里。

  “放开……把你的手拿走!”周筱用力的挣扎。

  “怎么了?”萧再丞还是问了出来。

  “自己好好想想!”周筱挣扎间,给了萧再丞这样的一句。

  “想不出来!”萧再丞回答的非常的直接。

  “你……好吧!你把手拿开,我们好好的说话。”萧再丞的一句话,噎得周筱一梗,接着扭过头来,对萧再丞说道。

  “你说!”这一次,萧再丞倒是听话的松了手。

  “萧再丞,我问你,你是不是不想让我出去工作,只想让我守在家里,安心的带小夭夭,然后每天接送几个孩子上学、放学。

  还有……等着你下班回家?”

  周筱坐起来问道。

  在萧再丞说出了那句“想不出来!”的话时,周筱立即明白了一个问题,这件事自己要是不说出来,萧再丞可能永远都不会想的明白。

  前世经历过婚姻的她,非常明白一个道理,就是夫妻间,有什么问题,一定不要让它隔夜后再去解决。对方如果不明白的话,那么另一方一定要说出来。只有这样,夫妻相处的才能长久。

  于是,自己也就没再绕弯子,直接就把自己别扭的原因说了出来。

  “这个……我……”萧再丞这才明白,原来周筱和他闹别扭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下午说的那一片话。

  不过,生性不会说谎的他,在周筱问他的瞬间,竟一时不知要怎样回答才好。躺在那里,目光有些发直的盯着周筱。

  “你竟然真的是这样的想的!萧再丞,结婚以前你是怎么答应我的,难道才这么几个月就忘了吗?

  没想到,都这个时代了,你竟然还有这种思想,让自己的老婆在家相夫教子,当一个没理想、渐渐与社会脱节的黄脸婆。

  萧再丞……你……”

  周筱说着,竟觉突然而至的一股委屈,袭上了心头。不觉眼眶便红了起来,连带的,鼻子也跟着红了起来,说话的声音也透着浓浓的鼻音。

  “别……别哭,我没不同意你去上班,我只是提了一个建议,别哭啊!

  一会儿女儿看见该笑话你了!乖,别哭。”

  一看周筱要哭,萧再丞立即慌了手脚,连忙坐了起来,将人一把像抱孩子一样的抱进了怀里,并把小人儿抱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一边轻拍着周筱的后背,一边轻声的哄着。

  “你是现在嘴上没说不同意,但是你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萧再丞,你怎么能这样你,你个老古板,连爸都比你开通。

  你以后要是再这样,我可真的就不理你啦!”

  周筱说着,用力并不重的捶打了一下萧再丞的胸膛。

  虽是这么说,但心里却知道,自己不能这么的不依不饶,毕竟每个人都有各自不同的想法。况且萧再丞也没有反对那么的强烈,而自己要做的,就是尽量慢慢的改变他的这种想法。

  “好,给小夭夭断了奶后,你就去上班吧!”看到周筱在自己的怀里又怒又娇的耍着小脾气,萧再丞只觉得可爱的不得了。

  而那来回扭动着的小身子,却让这个时候的萧再丞,大脑里早已没了任何其他的心思,一心只想解决身体里那一阵紧似一阵翻滚的热浪狂潮……

  看到萧再丞的态度软化下来,周筱便也没再继续的叫劲。用一根葱白的手指,点着萧再丞的胸膛,娇娇嗲嗲的再次警告道——

  “萧再丞,我郑重的警告你,以后不许你对我工作的事再持有这种态度,就是在心里想一想都不可以,听见了没有,嗯?”

  “嗯……”萧再丞早已被怀中的小人儿那娇嗲痴嫩的声音,以及温软馨香的娇躯而迷乱的神思错叠,怎还会能听的进去周筱说的是什么。

  只是敷衍的嗯了一声,紧跟着一个翻身,周筱就已被压在他的身下。

  “嗯什么嗯……我说的话你听见了没有,给我个肯……唔……”根本容不得周筱将话完全的说出来,萧再丞已经忍无可忍,先急不可耐的堵住了那张嘟起来的小嘴儿。

  从昨天夜里就开始惦记着,身上的血液不知道已经翻滚过多少遍,再忍下去,萧再丞不敢保证,若是爆发后,会让小人儿得瘫在床上多久不能起来。

  所以,为了小人儿考虑,萧军长决定今天、此刻,趁着自己还有一丝丝可控的理智之前,一定要坚决、彻底的打响这个战斗,完全占领那处制高点。

  不知萧军长这么“无私”的想法,若是被周筱知道的话,会不会有吐血的冲动。

  “专心点儿……”见小人儿在自己的身下不断的挣扎,萧再丞放开了那张小嘴儿,大手却在周筱的腰上捏了一下。

  “啊……萧再丞,你……你还没认真的回答我的问题……你……唔……”嘴唇再一次被封堵。

  “不许闹!”萧再丞见小人儿仍在负隅顽抗,便用一只大手,扣住周筱的一双手腕,压到了她的头顶。一条腿压住她那双不断踢弹的双腿,同时另一只大手一挥,周筱的身上的睡衣,便已飘飞出去。

  “我没闹,你才闹……啊……你又咬我……你……我……”周筱的气息,已经渐渐的开始不匀起来,意识也逐渐变得迷乱,声音由开始的清脆,也转为了低哝、娇吟……

  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萧再丞已如了解自己的身体一般了解周筱身体每一个部位的敏感点。没用几下,已使小人儿彻底失去了反抗的意识,不光是那一张小脸儿,就连全身都已透出了粉红的色泽。

  萧再丞浑身激荡的因子,终于叫嚣的膨胀到最高点,于是,世界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转换……

  此刻的周筱,早已无心再去考虑萧再丞是否给出了自己一个满意或是肯定的答案,只觉连灵魂都已漂浮到视线所及那处上下不断起伏的光影之上。

  虽不是一夜的癫狂,一个小时后的周筱,却感觉自己已完完全全的变为了一条搁浅在沙滩上、只剩下一口呼吸的死鱼,再无一丝生的希望……

  尽管如此,仍不忘用最后的一丝意识叮嘱了眼前这头饿狼一句——“明早要叫我起床!”

  接着便瞬间睡死过去!

  ……

  尽管昨晚小人儿有命令,让早晨喊她起床。但看到那虽是微拧着眉头,但仍显睡得香甜的小人儿,萧再丞怎么也不舍得把人给叫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