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六百零一章 无地自容
  “那个老家伙,当初非得问我丫头怀的是男还是女,其实我第一次把脉时已经把出丫头怀的是个女娃。

  当时我还看了萧老头儿一眼,心里吃惊的想,你们萧家还真是基因突变了,终于能得个女孩儿了。

  之所以当时没说出来,有多个原因,最主要的是我看丫头没那个意愿。

  每个人的想法不同,有的人没生之前就特想知道所怀胎儿的性别;有的却是不想知道,想多一丝的期盼。

  既然丫头都想多一丝的期盼,我又怎么能破坏丫头的愿望。

  还有一点的是,我就是不想让萧老头儿过早的得意。嘿嘿……我就是想要看他那着急的要跳脚的样子,那才好玩儿呢!

  嘿嘿嘿……”

  许老爷子说到这儿时,竟坏坏的笑了出来。

  惹得周筱也忍不住,跟着这个也如孩子一般的老爷子一起笑出声来。

  聊了一会儿,周筱和萧再丞便起身告辞。因为还要去黄老将军家走一趟,又怕家里那个小的到时闹着要吃奶,两个人实在是不能久留。

  知道周筱他们的顾虑,许老爷子老两口儿也不便久留。只得有些恋恋不舍的将两人送出门去。

  一直都当做一个透明人的许医生,也随着周筱他们一起出来,说自己有些事要去忙。

  许老爷子见状,只是“哼”了一声,便不再去看自己的儿子,和周筱他们挥手作别。

  ……

  从许老爷子家出来,小夫妇俩又直奔黄老将军家。

  黄老将军家住的离老宅这边并不是很远,也隶属军部的一个大院儿里。

  以萧再丞的身份,倒是没有经过盘查,亮明身份后,车子直接驶进了大院里。

  属于军区的建筑基本上都大同小异,黄老将军住的也是一幢独立的黄白相间的别墅。

  黄老将军和黄老太太并没像许老爷子老两口儿那样,早早的迎接在门口。

  当周筱和萧再丞按响了门铃时,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保姆模样的人,一脸胆战心惊的样子,给二人开了门。

  周筱一进屋就已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

  黄老将军和老伴儿倒是都在,还有另外两对男女和一个年轻的女子,也坐在一边,但是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非常的不好。

  见到周筱和萧再丞已经进了屋,黄老将军和黄老太太都从靠椅上站了起来,勉强的扯了一个笑容出来。

  那个年轻的女子也站了起来,朝着周筱和萧再丞笑了笑。

  而那另外的两对儿男女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周筱和萧再丞,看到是萧再丞,两个男人才站了起来,与萧再丞打了个招呼。

  周筱见那个女子长的颇有些英气的味道,而且在长像上和黄老将军也极为的相似,想到应该就是黄老将军那个当兵的女儿了。

  而另外的那两个男人则和黄老太太长的有些像,那就应该是他们的两个儿子没错。

  分别和两个男人坐在同一个长型靠椅上的那两个女人,动也没动,甚至连眼皮都没怎么抬,不用说,这两个肯定就是他家的两个儿媳了。

  “黄伯伯、黄伯母新年好!”周筱和萧再丞礼貌的上前给两老拜年。

  “哦……好、好、好……呵呵……来,坐吧!”黄老将军脸上还有来不及掩饰的余怒。

  “坐吧小小,小四也坐!”黄老太太的眼睛还有些泛红,想来刚刚是哭过了。

  ……

  坐下来后,竟然有一瞬间的静默,这不由的让周筱觉得有些尴尬,想着自己和萧再丞两个人来的真不是时候,黄家肯定是正有事在说。

  正想着,在场的除了黄老太太,那个看起来年龄最大的女人突的一句话,令周筱差点惊的张开了嘴巴——

  “真不知道您二位守着那么多的钱财有什么用,再怎么守着,将来还不都得是您那几个孙子的。

  不过就是早些给了他们罢了。

  一问您二老要,您二老就说没有。没有怎么还能总买那么多的古玩字画什么的回来。

  爸您又胆子小,不敢收人家送上门的礼物。连我们也不能沾到什么光儿,您说您老怎么就这么的想不开呢!

  您现在还有些余威在,若是将来您不在了,我们更是什么也落不到了!”

  “就是,大嫂说的对!

  要不,爸,您就把您那些古玩什么的,分给我们一些也行。现在这些东西的价格正是涨到高位上,也能卖到不少钱。

  小诚和小义他们哥俩难得的要在一起好好的做番大事业,您老就当是支持自己的孙子了,好不好?”

  另一个看起来年龄稍小些的女人也随后开了口。

  “你们还是不是人啊?大哥……二哥……你们就任凭自己的老婆这样的放肆不孝,啊?

  大过年的,你们就这么不想让爸、妈好过是不是?

  看看你们一各个儿那张贪婪丑陋的嘴脸,就不怕人笑话吗?

  真替你们这些人害臊,一各个儿的真是只长年龄不长善念。别忘了,你们都养着儿子呢!小心他们将来也会像你们这样对爸妈的来对待你们!”

  萧老爷子的女儿被气的满脸的涨红,已顾不得还有外人在,指着对面的四个人怒斥道。

  “你一个做女儿的,管那么多做什么?别忘了,我们可是你的嫂子,有你这样和嫂子们说话的吗?

  去、去、去……一边儿去,没你说话的份儿!”

  那个大嫂对着黄老将军的女儿,一脸的不屑。

  “你们是怎样和爸、妈说话的?还嫂子,你们要是再这样像个畜牧一样的胡搅蛮缠,信不信我抽你们丫的!”

  黄老将军的女儿,看来是个火爆的脾气,看到自己的大嫂这样的嚣张,忍不住就要往她的面前凑,一副要打人的架势。

  “哎呀……黄卫民,你看看……你看到了吗?你妹妹要打我呢!”这个黄家的大嫂看起来还真的有些惧怕这个小姑子,吓的直往丈夫的身后躲。

  “洁子,你闹够了吗?这是你大嫂,有你这么没大没小的吗?”黄家大儿子立即把老婆挡在自己的身后,朝着自己的妹妹吼道。

  “大嫂?就这样的女人,大哥你还护着她?难道你的良心也被狗吃了,和这样的女人一道回来搜刮自己的老爹、老娘?

  大哥,你要再继续和这个女人一样的同流合污,信不信我连你也一起揍?”

  黄老将军的女儿看起来已经气到顶点,说着话,真的就朝自己的哥哥走过去。

  “你……你干什么你……你敢……”黄家老大一看就怂了下来。

  “哎哟……这有外人看见,可以作个见证了,快看看吧!这妹妹要打自己的亲哥哥和亲嫂子了!

  你们出去都给好好的宣扬一下,让这黄家大小姐也做一回名人……”

  黄家大嫂看了看萧再丞和周筱,开始在那里阴阳怪气儿的嚷嚷起来。

  “都给我住口,滚……你们这两对畜牧,都给我滚出去!就当我从没生过你们这两个狼崽子

  明天我就去报纸上发个声明,和你们俩断绝父子关系。

  不是心心念念的总惦记着我的那点儿东西吗?你们也偷走了不少了,那些我也就认了,只当是招了一个外贼。

  剩下的,你们就想也不要再想了,等我死之前,我会一件不留的全部捐献给国家,或是捐给哪个慈善机构去。你们全都死了这份心吧!

  滚吧……现在都给我滚出去!

  洁子,他们要是不滚蛋,就给我拿大棒子把他们都打出去,再不行,就打断他们的狗腿!”

  黄老将军气喘吁吁的骂完,指着门口大声的朝着两个儿子和儿媳喊道。

  ……

  “爸……你别生气,哥哥们以前其实一直都挻好的,不过就是找了这么两个嫂子回来,才会变这样的。

  以后他们会醒悟过来的,您和妈一定都要想开些,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

  终于将那两对夫妇赶出了门去,黄老将军的女儿马上安慰起自己的父母来。

  “唉!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呀!

  想我黄定国戎马一生,堂堂正正了一辈子,临老,竟摊上了两个这么不争气的儿子。

  丫头,让你见笑了!”

  黄老将军一脸的愁绪与无地自容。

  而黄老太太早已在一旁又抺起了眼泪。

  “呃……黄伯伯、黄伯母,您二老也不要太往心里去。他们……他们可能是一时糊涂,等过了这段就好了。

  您……您二老不是还有一个孝顺的女儿吗?看看对您二老多贴心。

  您二位……一定得注意身子,再怎么着,都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哪有什么隔夜的仇。

  要不……您二老就和我们一起到老宅去坐一坐,散散心吧!”

  周筱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劝解两位老人家才好。

  其实看了黄老将军的两个儿子和儿媳的表现,周筱也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抽上他们一顿才觉得解气,而同时,在心里而也非常的能理解两位老人家的感受。

  任谁生了这样的儿子,也都会伤心的难以接受。

  “不去了……我这样吓一吓他们,估计也能管上个三几个月了。

  我和你黄伯母也在家好好的清静清静,休息一下。

  知道你们肯定不会在这里留饭,黄伯伯和黄伯母就不留你们了。等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再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