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六百零七章 合我胃口
  这个模型是这三个模型里最大的一个,当然,也是用牛骨和羊骨组合雕刻,有的地方辅以了羊皮。

  “好帅……太厉害了……外公太了不起了……谢谢、谢谢外公!”萧沛在见到这个模型的第一眼,就已被它的与众不同所吸引,不由立定,一本正经的给周海正敬了一个军礼,然后便红扑着一张小脸儿,抱过这具大模型。

  “亲家兄弟,为了孩子们的一个玩儿,您也太费心思了,这得需要多么长的时间才能做出来呀!”萧老爷子不赞同的嗔道。

  “就是,小孩子,不用这样惯着他们,做这几样东西,亲家兄弟还不知道要付出不少的辛苦呢!”萧老太太也在一旁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只要孩子们喜欢就好,我也是在没事时做出来的,没事,呵呵……”周海正十分厚道的笑道。

  不过,周海正的所作所为,却也令萧家两老,尤其是坐在一旁的萧再丞,内心异样的感动。

  ……

  没坐多一会儿,萧家人也提出要回老宅去,周海正夫妇一再的挽留,让大家就在四合院儿这边过完这个初五。

  毕竟人太多,小院儿这边虽有休息的房间,但终究还是显得有些不大方便。萧家除了两老和周筱与萧再丞这一家几口,其他人先回了老宅,说等晚饭时再过来。

  萧再阁走前叮嘱刘玉凤,不让她再准备晚饭,到时他会让人给送过来。

  刘玉凤一再的推托,最后还是在萧老太太的劝说下,终是答应了下来。

  的确,只准备这中午一顿的饭食,也够周海正和刘玉凤这夫妇俩累的,要是再来顿晚饭,还真是有些吃不消。

  周筱内心却又是十分的感动,萧再阁话语也并不是个很多的人,却每件事情总是做的那么细心,又令人感觉万分的窝心。

  许老爷子老两口儿和黄老将军夫妇也提出要走,却是被周筱给强行的留了下来。这么做的主要原因,周筱是为了黄老将军老两口儿。

  知道他们这几天的心情不好,周筱想将他们留下来住上几天,换个环境,也让他们散散心。

  若是单独的留下他们老两口儿,又怕黄老将军他们会觉得不自在,正好也将许老爷子他们留下来,几位老人有个伴,会觉得更自在些。

  看到周筱真心实意的相留,黄老将军老两口儿能明白周筱的好意,又在萧老爷子瞪着眼睛大呼小叫的劝说下,终于答应留了下来。

  而许老爷子正巴不得能留下来多住上几天呢!不管是不是因着黄老将军的原因,倒是一点儿也不介意的痛快的答应下来。

  剩下的人,被刘玉凤安排着都到各自的房间去午休。

  哄睡三个大些的孩子,周筱也回了自己的房间,和萧再丞都睡了一会儿。

  下午起来后,大家仍是聊聊天儿,下下棋,主要还是想尽量的让黄老将军老两口儿能够放松下心情。

  晚上到了时间,就有萧再阁安排的人,送来了各式各样美味的菜肴。再加上有那么多下人的帮忙,周海正和刘玉凤俩人倒也没觉得怎么累。

  饭后,萧家两老及其他的儿女们都回了老宅,因为大家明天一大早,就要全部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去忙碌,包括周天也一样。

  好似这也成了萧家的习惯,萧老太太要把儿孙们每一个都送出门去。

  而那时的萧老爷子,总是会拿着一张报纸,坐在客厅正中的靠椅上,看起来每个人在走时和他打招呼,他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报纸上。

  但用心的人若是仔细看一下便会发现,其实那一个早晨,萧老爷子手中的那张报纸都没有被翻过页……

  ……

  周筱本也想和萧老爷子他们一起回去,却被暖心的萧老太太给拦了下来——

  “都是自己家人,你客气什么。明天他们该走就走他们的,又不是不回来了!

  你就别跟着来回的折腾了,再说这天儿这么冷,小夭夭万一跟着着了凉怎么办?

  你就在家好好的陪陪你父母吧!自从他们来了以后,你们还没好好的说过话。

  这段时间你就在这边陪他们吧!我和你爸明天就过来。”

  这次萧老太太之所以主动的说明天就要过来,是因为许老爷子与黄老将军他们还住在四合院儿这边,她和萧老爷子不过来,也不合适。

  周海正和刘玉凤对于萧老太太的善解人意,都是一脸说不出的感激之情。

  周筱也笑呵呵的搂了一下萧老太太的肩膀,表达着萧老太太能感受到的自己的兴奋之意。

  而萧老太太却是没有说话,只是笑眯眯的捏了捏周筱那张永远嫩滑的小脸蛋儿。

  虽然才半年多的相处,已亲如母女的婆媳俩,早就形成了她们之间固的默契模式。

  送走了众人,余下的人也只是简单的聊了一会儿,考虑到许老爷子他们的年纪,周筱便送他们各自回房去休息。

  虽然就像萧老太太所说的,周筱还没有机会和自己的父母好好的聊一聊,但今天一天下来,周海正和刘玉凤也着实累的不轻,周筱便也没再拉着他们多聊。

  让父母早早的睡去,自己把三个小的哄睡弄妥,才回了自己的房间。

  “你是不是也累了,要不要我给你按摩一下?”萧再丞看到周筱脸上也挂着倦意,于是体贴的问道。

  “我还行,爸爸、妈妈他们今天倒是累的够狠,本来我还想多和他们聊聊,看他们累的那个样子,算了,还是明天再说吧!”

  周筱说着,却也趴在床上,任凭萧再丞的大手给自己做着舒服的按摩。

  “你一个人顾着这么多的孩子,也确是够辛苦的。以后,小沛他们的事,你就交给下人们做吧!”这是萧再丞早就想要说的话,只是在今天看到周筱那一脸的倦色时,才说了出来。

  “那怎么行,小沛和小沐都是非常敏感的孩子。本来有了小夭夭,所有人的视线和宠爱全部都转移到了她的身上,而放在小沛和小沐身的就少了许多。

  我一直最最担心的,就是两个孩子心底会起什么变化。觉得我们会忽略了他们。

  尤其是他们会对我的感受,会不由的更加的强烈些。毕竟小夭夭是我亲生的。别看他们小,但也知道这一点。

  这也是现在我之所以对他们会比生小夭夭之前还要更加的关心的原因,我不想让两个心灵上的创伤好不容易才有些愈合的孩子,再一次的受到伤害。

  他们毕竟还小,即便是大人,有时还会莫名因为别人一些不经意间小小的举动,而吃醋或是心里产生不舒服的感觉,何况是那么小的孩子。

  他们明辨是非的观念还在成长,对于母亲的概念,是他们此时心中最最重要的一个角色。而且,他们又那么的依赖我,我就更不能让他们产生伤心、难过,或是有失望的想法出来。

  所以说,这些事,你就不要管了。

  还有,也是我这段时间一直想和你说的事,就像我刚刚说的,现在全家人把所有的目光和关注,都放在了小夭夭的身上,包括你在内。

  大家可能都不会注意这一点,或者说注意到了这一点,也不会考虑的那么多。但你得注意一下,虽然你以前就对孩子们总爱冷着一张脸,但是我发现你现在除了对小夭夭,对儿子们的脸比以前还要冷。

  这样可是不行,你这样的厚此薄彼,孩子们的心里真的是接受不了。

  而且,全家人都这么的宠着小夭夭,我真担心她长大后会被宠坏。你要是不拿出点儿严厉来,我更担心以后会没人治的了她。

  所以,对待孩子们的问题上,你以后一定要注意这点,要对儿子们温柔一点,听见了没有?”

  周筱说到最后,用手指戳了戳萧再丞的胸膛,一定要让他答应自己。

  “一些个淘气的小子,要什么温柔,温柔多了,长大还不得变成娘娘腔。

  女儿就是要娇养的。我们女儿自出生就比那两个小子乖上许多倍,这么聪明又乖巧的女儿,怎么能不让人多心疼几分。

  再说,你和我说心里话,岳父是不是从小也最宠爱你、最娇惯你,对你最温柔?

  他对你和你哥哥是不是也是完全两种不同的态度,是不是也会整天对着你哥哥冷着脸?

  那你哥哥又有没有因此报怨过,是不是从来没有过,相反,连他也会很宠你?

  全家人都这么宠着你一个,但你看看你,从小到大一直都乖巧懂事,而且又聪明善良,对老人们又体贴孝顺……

  哪里变的不好了,哪里又被宠坏了?

  所以,放心吧!我们的女儿,长大后也一定会像你一样的聪明漂亮又可爱。”

  萧再丞说着,已经停下了手上按摩的动作,一手覆在周筱的背上,一手摸上她的脸,抚了抚,感受着那嫩滑的手感,然后屈指,捏了捏。

  突的,俯下身去,衔住周筱正侧过来的那张小嘴儿。

  那一如以往香甜软嫩的触感,总是令萧再丞一触便把持不住的无法放开的浓蜜美味,让他禁不住一再深入的去探索。

  “别……别在这里,妈妈他们……会听见……”不知过了多久才被得到释放的周筱,操着一双麻木得几乎不太能受控制的肿胀不堪的红艳双唇,推拒着萧再丞的胸膛。

  自己不知道的是,一张小脸儿早已艳粉成一片,还有那双眼所含的看在萧再丞的眼中,便是那种欲拒还迎的水滟滟勾人眸光。

  “我会小心些……”萧再丞说着,已经伸手关了房灯。

  “今天不要了好不好……”周筱的声音里,带着近乎乞求的娇嗲。

  “不好……”萧再丞用两个字,坚定的回绝了周筱的乞求。

  夜……在一种近乎压抑的气氛中,开始了一番令某两个人更觉刺激的旖旎……

  早晨,最晚一个起来的周筱,破罐子破摔般的将萧再丞曾经用过的借口搬了出来挪用:“小夭夭晚上闹的我没睡好!”

  “等会儿吃完饭,没什么事你就再补一觉去,不然夜里总这么熬可不行。”周海正第一个说道。

  “就你娇气,我怀着你哥哥你们俩的时候,晚上不论怎么折腾我,白天我照样也得下地干活去。

  行了,吃完饭睡你的去!”

  刘玉凤虽是好似在斥责着自己的女儿,但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那份浓浓的疼爱。

  “我们小的时候夜里闹,不都是爸爸起来照顾我们的多吗!”周筱一边吃着饭,嘴里一边嘟嘟囔囔道。

  “那是你的小时候,你问问你爸爸,你哥哥的小时候,他夜里起来帮忙过几次!”不经意的说起了旧事,刘玉凤的语气里,有着多多少少的报怨。

  “看来我们周兄弟和萧老头儿一样,都是重女轻男呀!这在丫头小的时候,尤其是农村的那种地方,应该是不多见的吧!”

  黄老将军坐在一旁,看到周家一家人的互动,在羡慕的同时,倒也忍不住插话道。

  “黄老哥说对了,孩子他爸就是喜欢女孩儿,我生周天的时候,孩子一出生,听到接生的人说是个男孩子,当时他的脸就拉了下来。

  嘴上还嘟囔着——‘怎么是个男孩儿呀!’

  把人家接生的那个人都给弄愣了,人家可能还以为他精神有什么问题呢!

  到了生小小的时候,一看到是女孩儿,当时就乐得合不拢嘴了。激动的把留着给我坐月子吃的鸡蛋,愣是全部都提了出来,非要往人家接生的人手里塞。

  也亏得给两个孩子接生的是同一个人,都是一个村的,大家也都熟悉,看到那一篮子鸡蛋,知道孩子的爸爸是乐傻了,说什么也没肯接着。

  不然,估计我那个月子恐怕连鸡蛋都吃不上了!”

  刘玉凤像讲故事一样的生动的讲述着多年前发生在周海正身上的“丰功伟绩”,听的旁边坐着的黄老将军等人,乐的直打颤。

  “周家兄弟有个性,合我胃口,嗯……这个我喜欢!”许老爷子在一旁一边捋着雪白银亮的胡子,一边连连的点头。

  也不知他说的喜欢,是喜欢周海正曾经的那番所作所为,还是说他这个人。

  ……

  周筱虽是觉得浑身发酸,也有些疲累,但并没有按周海正刘玉凤他们所说的那样,吃过饭后去补眠,而是和许老爷子他们一起,坐在堂屋聊起天儿来。

  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只九点多一点就返回到了小四合院儿来。

  送走了所有的儿孙们,两老心心念念着他们的宝贝孙女,便一刻也等不及的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