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六百一十六章 怎么还一惊一乍的
  “不错……真不错,这个小院儿弄的真好!真好……我喜欢!”萧老爷子四下环顾了一周,双眼发亮,连连的叫好。

  七月初的m省,并不像帝都城那样的炎热。虽然天空晴朗,阳光明媚,却并不觉得晒的厉害。

  总有丝丝缕缕清清爽爽的风,从你的耳际掠过,让人的心,都感觉跟着飞扬起来一般。

  一进周家的院子,入目便是一片的青翠,最招眼的就是那片浓荫密布的葡萄架。不用太过仔细去看,虽然所结出来的葡萄还绿着,却因结的果实实在是太过密实,却也能一眼清晰的分辨出叶与果实来。

  因为,葡萄树的叶子已经绿的有些发黑,而那属婴儿期的葡萄果子,却绿的有些发白。

  青砖灰瓦的房子,青砖漫地的院子,还有透着古朴气息的院墙。透着低矮的院墙,可以看见菜园里,那一畦畦整齐的各类蔬菜。

  这熟悉又亲切的一切,早已令周筱顾不得旁人,先疾步进了院内。

  站在院子中间,有些贪婪的四处望了又望,然后,深呼吸了好几口——感觉连空气都透着清甜的气息。

  “妈妈……这里好好啊!比我们那处小四合院儿还好、还要漂亮哦!”萧沛拉住周筱的一只手,连声的赞叹道。

  在周筱先一走进到院子中时,三个小家伙儿已经像个小猴子一样的,欢呼着跟着她一起冲了进来。

  “妈妈……小沐喜欢这里……嗯……很喜欢……特别的喜欢!”小家伙儿瞪着大眼睛,兴奋的四处观望着,然后,点着小脑袋,极其认真的确定着自己的想法。

  “外公家比我奶奶家要漂亮好好、好多、好多倍!我奶奶的房子……是土的,就像我们刚刚在车里看到的人家那样的。”冰冰的奶奶家在偏远的农村,他以前和妈妈回去过几次,印象相当的深刻。

  “这就是妈妈出生的地方了,呶……妈妈小的时候,就经常的躺在这上面,要么睡觉、要么看书、要么……

  爸爸,您检查过没有,这上面还有没有青虫?”

  周筱边说着,边走到了那个令她倍感异样亲切的葡萄架下的大木台前,坐在上面试了试,然后,像小时候一样,仰面躺了下去。

  如今,这个台子已经不是她小的时候,那个随意用木架子搭起来的简易的类似双人木床一样的台子,周海正找了些老榆木来,重新做了一个更像艺术品一样的大木台。

  并将它的周身打磨得溜光发亮,上面铺了一张凉席,还扔着两个蜡染的抱枕。

  浓密的葡萄枝叶几乎完全遮住了太阳洒下来的光线,只偶尔的在某一处小小的角落,钻进一丝丝灿烂的金色光线来,却成为了最巧妙的一种点缀。

  周筱回忆渐浓,和孩子讲着小时候的事,讲到一半,回忆突然行进到了某一个点上,竟让她一下的弹跳起来,并大声的问周海正道。

  这样突如其来的行为,甚至吓了正要往床上爬的三个孩子一跳,立即停止了当前的动作,都张着小嘴儿,疑惑的望着周筱。

  也令在场的那些大人们受了一惊。

  “呵呵呵……这孩子,怎么还一惊一乍的!你看你不光把孩子们吓着了,也把我们吓了一跳!”刘玉凤嗔怪着周筱,却也忍不住乐了出来。

  周筱那夸张的表情,让她立即想到了很多、很多年以前,被突然从葡萄树上掉下来的大青虫,而吓到一直以来都像个小大人儿一样的女儿哇哇大哭的情景。

  那时,就因为这件事,周天还差点儿受殃及而遭到自己的武力对待。

  “谁说自己对女儿严厉呢!其实,自己也是不亚于她爸爸一样的宠溺这个女儿的啊!”

  突然而至的回忆,竟让刘玉凤一下泪湿了眼底。多年过去,时光不再,女儿如今也已成为了别人家的人……

  借着假装向别处查看的样子,刘玉凤用力的将泪意逼了回去。

  “知道你回来后肯定第一件事就是往这上面躺,爸爸一早起来就帮你检查过了几遍,在你们没到之前也还检查过,放心吧,肯定一个虫子都不会有!”

  这时的周海正,酸涩也是溢满了他的胸口,却是满脸慈爱的对自己的女儿说道。

  父母的话一落,周筱的泪,立即无法控制的滑落……

  她的泪,周海正、刘玉凤、周天,包括在场的萧家人和侯中华及程映秋……可能所有的人都能理解它的真正涵意。

  只一年多的时间,再回来,已经变为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生、两条完全不同的生命轨迹……

  这其间所经历的,有太多的煎熬和难以磨灭的创伤,周筱一言难尽,在场大多的人,也能够体会个中滋味。

  萧再丞将怀里的小夭夭递给身边的萧老太太,走上前去,旁若无人的……伸手……将周筱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周筱顺势,将脸埋进萧再丞的怀里……

  顷刻……萧再丞便觉胸前有股湿湿的温热,透过衣衫,浸透到自己的肌肤上。

  于是,一手圈在周筱的腰上,另一只手,抚上周筱的脑后,轻轻的顺着她的长发。

  ……

  “妈妈,如果真的再有虫子掉下来吓到妹妹,我应该不会受到牵连了吧!”看到父母和侯中华及程映秋都红了眼眶,场面有些僵硬下来,周天虽是心里也异样的难受,为了调节一下气氛,仍是扯了扯嘴角,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你小子,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还记着这点儿事儿呢!”刘玉凤也觉察到了有些不合适,于是对着周天扬了扬手,假装要打他的样子,嗔道。

  “当然,妹妹小时候跟在我屁股后面跑,要是不小心磕上一个跟头,我都得挨您一顿竹笋炒肉。

  爸爸还好些,只是用眼刀狠狠的刮上我一两天罢了!”

  周天看似报怨,实则也是透着幸福的回忆说道。

  如今年龄大了,周天已不像小时候那般,在周海正的面前表现的那么的小心翼翼和拘束,偶尔也会开上句小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