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委屈只能憋在心里
  萧再丞只几下,就将周筱撩拨的气喘吁吁。

  “你……不要这样……再这样我可生气啦!”周筱一向对于萧再丞的这种“不轨”的行为没有太多的办法,实在是太过份时,也只有靠撒娇哭闹这一招儿才能赢他。

  但今天还不至于令自己使出这样的招数来。

  “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出来,要做什么,也得等到晚上再说。”萧再丞说完,大手又放肆了两下,便也老实下来,只是紧搂着周筱。

  周筱:“……”特想骂的是——你这个色狼!却是张了张嘴,想着还是睡吧!便也作罢。

  ……

  午睡醒来后,侯中华和程映秋就准备回通水去,明天一早他们还要上班。

  刘玉凤又给他们带了一大堆的吃食,还有萧老爷子他们来时带给侯中华他们的礼物,足足塞满了车的整个后备箱,有些装不下的,又堆了车内后排座椅上一堆。

  临走前说好,等到萧再阁他们下次来的时候,侯中华他们来接众人,请大家到通水周边的有名的景点去玩儿一玩儿。

  大人孩子们拥簇着,送走了侯中华和程映秋夫妇二人。

  明天一早,萧再丞、萧再阁和周天三个人也要乘直升机回帝都去上班。若是没什么特别的情况,萧再丞和周天两个人,会在下个周末时再过来。

  之前说请许老爷子和黄老将军他们来做客的事,最后萧老爷子说,还是等到萧再阁下次来时,再把他们一道请来,这样大家就可以一起到通水去玩儿一玩儿,否则侯中华他们安排起来也是麻烦。

  晚餐刘玉凤将周海正他们昨天捞的鱼炖了一大锅出来,又如这一众小家伙儿们的愿,炒了一道香喷美味的小河虾。

  反正七个小栓子已经来了,周海正索性让周天将毕大叔夫妇俩又叫了过来。

  晚餐,又是热热闹闹的大人孩子的坐了三桌。

  美味的小河虾果然是赢得了一众人的称赞,尤其是一群小家伙儿,吃的更是过瘾。吃完后还约好,这几天再去捞一些回来,还这样炒来吃。

  晚餐后,大家散的也比较早,因着萧再丞他们明早五点前就得起床准备出发。再加上今天大家也算是忙了一天,虽然中午也休息了一会儿,但所有人都体谅刘玉凤和周海正等人的辛苦,便都早早的回了各自的房间。

  ……

  “等回去后,我们都不在,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听见了吗?”周筱一边奶着孩子,一边轻声的对萧再丞说道。

  虽说家里那边有许多人照顾着,但是自结婚后,俩人还从没分开过,周筱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

  “知道了,放心吧!”小人儿软软腻腻的声音沿着耳际,丝丝缕缕的钻进了自己的心里,让萧再丞本就看着正奶着孩子的周筱而起的那份荡漾的心思,跟着更加的波散开来。于是,目光也随之越来越灼烈起来。

  “下次来的时候天不要赶的太晚了,能早些就早些,要是忙的太晚的话,就周六一早再过来。不然天太黑的话,我怕不安全。”

  周筱低着头,一边看着怀里的孩子,一边继续叮嘱着萧再丞,完全没有注意到眼前的男人,那眼神里已经开逐渐燃烧起来的小火苗儿。

  “好,知道了!”萧再丞又是简单几个字的回答,岂知心思早就飞离了周筱的叮嘱,跨越到了另一件更为期待的美妙的事情上了去。

  “还有,你们下次来时,再给小栓子们多带些吃的来。他们不像我们的孩子,这些孩子很少能吃到稀罕些的吃食。除了我们,别人哪里能去给他们买到这些来。”

  周筱絮絮叨叨的继续的和萧再丞念叨着。

  “嗯,知道了!”萧再丞回道。

  “还有啊……”

  “孩子睡了吧!”周筱还想再说什么,萧再丞的一句话,将其打断。

  “睡了!”周筱看了看,怀里的小家伙儿已经香甜的沉入了梦乡。于是轻轻的将她放到床的里侧,又再轻轻的拍了拍。

  “我们也睡吧!”终于等到周筱把孩子安置好,萧再丞一伸手,先将房内的灯关掉。

  “你急什么,现在才几点……唔……”周筱的话即刻被封堵住。

  “听话,我明天一早就走了……”虽处黑暗之中,萧再丞仍能精准的制住反抗的周筱。

  “你怎么每天都要来,你也不怕肾亏?”得到说话机会的周筱,摸到萧再丞的腰间,并不是很用力的拧了一下。

  “不会,我处在精力过剩的阶段。”萧再丞难得了用一本正经的神情,幽默了一把。

  “噗……萧再丞,你可不要说你这么多年下来,差点儿憋成了内伤吧!”周筱调侃萧再丞道。

  “你试过后就知道了!”萧再丞一句话,堵的周筱再说不出一个字来。

  当然,也没有了她说话的机会。知道接下来在没什么意外的情况下,至少得有五天饿肚子,萧军长本着一次要吃够本儿的奋斗目标,两眼冒着湛蓝的幽光,将周筱折叠成各种的形状,吃得彻底又痛快……

  于是,在第二天萧再丞他们启程时,周筱再次华丽丽的睡得如沉死过去一般。

  这样的表现,不禁令做为周筱母亲的刘玉凤,觉得在人家的公婆——萧老爷子与萧老太太面前,有些抬不起头来。

  不要看刘玉凤脾气有多火爆,但在骨子里,却是有些古时女人那种以夫为天的思想。

  所以,在周家,刘玉凤虽然平时风风火火,但真要遇起事来,一切还都得听周海正的最终决定。

  而刘玉凤对周海正在平时的生活上,也是极为的照顾和尊重。每次吃饭时都得要等到周海正回来才会开餐,而也会等到周海正动筷子以后,其他人才能开动……

  如此种种,刘玉凤觉得这是作为一个女人、一个男人的妻子,最基本的所应做到的事情。

  就如萧再丞今天一早要走,作为妻子的周筱,一定应该早早的起床,照顾自己的丈夫吃好饭,然后再把自己的丈夫送出门去,才是应当。

  但这个当事人如今却还睡得没有一丝响动,有心想把女儿给叫起来,刚站起来,想要往周筱那屋走去,却被已经看出她的意图的萧再丞给叫住——

  “妈,您不要去叫小小了,孩子夜里吵的她厉害,您让她多睡会儿吧!”

  “这个……这孩子不懂事,什么时候睡不行,等把你们送走后再睡也是一样的啊!”刘玉凤仍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怕人家说自己的教育失败。

  “不要这么说亲家妹妹,小小每天夜里带孩子,真的很辛苦,而且年轻人,又不像我们这样年纪大的人觉少,他们缺不得觉。

  都是自家人,而且他们小夫妻俩之间就更不应该讲究这么多了!您没必要想这么多。”

  萧老太太在一旁打圆场道。

  她可是知道自家儿子的品性,也了解周筱的性格,若不是自己儿子没个节制,周筱早就起床来送几个人走了。

  但是这个问题她和萧老爷子知道就好,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口的事。

  听了萧老太太的话,刘玉凤的面子多少觉得挽回了一些,和着众人一起,将吃过饭的萧再丞、萧再阁和周天三个人送到门外的车上,直至看到汽车没了踪影,这才回了屋。

  因为车里载的,不止有自家的女婿,还有她的儿子,作为一位母亲所拥有的情怀,即便是这个周末又能相聚,却仍免不掉的那份惦记。

  ……

  直到八点多,随着小夭夭醒来后的哭闹才把周筱给吵醒,忍着浑身的酸痛,心里暗骂着那个不知餍足的大色狼,周筱先把小夭夭的尿裤换好,再将其搂在怀里,喂着奶的间隙,又迷迷朦朦的睡了过去。

  到了时间,周海正也去上了班。

  家里安静了好多。

  见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坐在葡萄架下的藤椅上,一副等待的神情,刘玉凤转身走进屋内。

  直接推开门来到周筱的房间,见小夭夭躺在周筱的怀里,正搬着小脚丫乖巧的自己一个人玩儿着,而周筱还睡的香甜。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的将小夭夭抱了起来,穿好衣服,给萧老爷子他们抱了出去。

  周筱这个回笼觉直睡到了九点多,才被院子里孩子们的叫嚷声和笑声给吵醒过来。

  想起床,身上的酸痛却是让她还想赖在床上不想动上分毫。挣扎了好久,才一点点慢慢吞吞的穿好衣服,其间还不停的打着哈欠。

  ……

  尽管有之前萧老太太的那番善解人意的劝说,刘玉凤仍是找了一个机会,把周筱拎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拉下脸来,严肃又认真的狠狠的将她给训了一顿。

  委屈只能憋在心里,周筱像小时候一样,双手背在身后,低头装作一副乖巧状,直至让刘玉凤说了个痛快,才放过自己。

  回头,却是将这一笔帐统统记在了萧再丞的头上,心里发狠,等他周末来时,定叫他连点儿肉汤都别想喝上……

  萧再丞回到帝都的当天中午,就给周筱把电话打了过来。当一听到萧再丞的声音时,周筱内心气愤的小宇宙即刻的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