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六百三十五章 鬼子进村
  对于晚上的那一刻,周筱莫名的从一早……不,应该说是早在两天前,或是在萧再丞周一一早走的那一刻就已开始盼望起来。

  终于捱到晚饭后,陪着萧老爷子等人一边聊天儿,一边等萧再丞和周天他们回来的周筱,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萧再丞他们在上飞机前,给周筱打了电话,周筱算了一下时间,应该得到十点半左右才能到达永兴村。

  因为又带了些吃的和用的来,萧再丞告诉周筱,让去接他们时,把留在家里的两辆车全部都开过去。

  周筱心里猜想着萧再丞会运多少东西来,因为在萧再丞上次走之前,周筱曾告诉他,让他来时给小栓子们带些吃的来。估计是又没少带,不然也不会这样特意的交待自己了。

  ……

  年纪大的人休息的都早,周海正本想让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他们早些的去休息,两位老人因着和众人聊天儿聊的起劲儿,便也不急着去睡。

  按照一贯作息的时间,周筱先把萧沛、小沐和冰冰那三个小的哄睡。看了看表,去到外面,把院子里的灯全部打开……

  看到周筱坐立不安却又在极力掩饰的那副神情,别人或许不在意,萧老太太可是个观察入微的人,不禁在心里暗笑,更多的,却是替儿子高兴。

  “有车进村了!将军,应该是军长他们到了!”一直站在门口处极力眺望的萧老爷子的勤务兵跑进院儿来,向萧老爷子汇报道。

  “噗!”周筱没忍住,一下乐了出来,那个勤务兵的汇报,不知怎么,让她一下联想到了“鬼子进村儿”这个词。

  大家都被周筱的突然一笑搞的有些莫名其妙,齐齐的转头看向她。

  “那个……我想到了‘鬼子进村儿’这个词!”周筱说完,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率先的跑向了大门口。

  “哈哈哈……这孩子……”萧老爷子等人一听周筱说的话,全都忍不住乐了出来。

  除了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其他人都跟在周筱后面走了出来。

  那个勤务兵可能是想到了什么,明亮的灯光下,能看出一张脸已经红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儿。

  说话间,开着明亮车灯的越野车已经来到了大门口,晃的众人不禁都眯起了眼睛。

  汽车在停下的那一刻,车的前后门全部同时打开,开车的司机还没来的及跑到萧再丞所坐的那侧去开车门,他就已经和周天一前一后的从车里走了下来。

  “你们还都没睡呀!我和小小说过,我们到的晚,不用等我们的。”萧再丞见到连周海正和刘玉凤都站在门口等自己,便马上说道。

  “没事,还不算晚,我们也睡不着。你们还要不要再吃点饭再睡?”刘玉凤问道。

  丈母娘疼女婿,担心他们急着赶路,晚上吃不好饭,刘玉凤先是关心这个问题。

  “谢谢妈妈,我不吃了!”萧再丞礼貌的对刘玉凤回答道,随后,如炬的目光却是深深的在周筱的身上扫过。

  “我也不吃了,临回来前吃了很多。”周天也摇了摇头,表示否定。

  众人先进了院子,随后让两辆车也开进来。

  吩咐勤务兵和司机都先去洗漱休息,车上的东西明天早晨再往下缷,萧再丞和周天也坐到葡萄架下来,和众人简单的聊了几句。

  已经快到了十一点,没有多聊,便在萧老太太的招呼下,各自的散了去。

  因为老太太看到了自己儿子的一双眼睛,几乎粘在了他的小媳妇儿身上,而周筱也是娇羞的偷偷看着自己的丈夫。

  一直以来,作为一位最最体谅晚辈、最最通情达理的婆婆,萧老太太这一次自然也不会例外。

  周筱与萧再丞一前一后回了自己的房间,在周筱的一只脚还没有踏进来的瞬间,就已被后面跟着的萧再丞如飓风一般的卷了进来。

  随之,身后的门也被其一手带上。而在这同一时间,周筱已被一道控制的恰到好处的力度给压在了门上,接着,嘴便被严严实实的堵住。

  这一气呵成的动作,有如行云流水一般的迅速、流畅、而又快捷,在周筱毫无任何的反应之时,就已被这激烈又狂狷的吻而瞬间的淹没在澎湃的洪流里。

  堆叠了几日的对于萧再丞的思念,使得周筱没有任何反抗之心的顺从的与之相拥相吻起来。

  还没有来到床前,在周筱突觉身体一凉的刹那,发现两人不知何时竟已裸呈相见……

  人都说小别胜新婚,这一夜,注定是个激荡又无止境的狂纵之夜。能证明这一点的是——周筱第二天再次成为了最晚一个起床的那个人。

  不但如此,周筱在起床后,独自对着镜中身上那些明显的斑斑点点,不知该骂萧再丞的狼性大发,还是该恨自己的情不自禁,因为,她记得,昨晚上最初时的自己,也是很……狂野!

  “起来了,要不要我先给你按摩一下。”萧再丞的声音在周筱的耳际低声的响起。

  将一早醒来闹着要吃奶的女儿,放在毫无知觉的周筱的胸前喂好,然后再给小家伙儿穿好衣服,抱出去交给早就等在那里的萧老爷子。

  萧再丞和周天跑了一圈儿步回来,洗漱干净后,吃过早餐,这才回到自己和周筱两个人的房间,看到的,就是小人儿一手扶腰,一手无意识的一下一下的捶着床,脸上的表情纠结。

  “不——用!”周筱的语气,带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

  “那快些出去洗漱,然后吃早饭吧!”萧再丞仍是坐到周筱身旁,大手放在周筱的腰上,轻轻的给她揉按起来。

  “你走之前我是最后一个起床,然后妈妈把我拎到一个没人的地方,狠狠的训了我一顿。

  你回来的第二天,我又是最后一个起床,这次,妈妈应该不会训我……

  但是,我觉得比训我还让我觉得丢脸和难堪。

  萧再丞……”

  连周筱也无法准确的形容起自己要以何一种面目和心态,去面对院子里的那一众人。

  “小小,我们有整整四天十七个小时零十三分钟没有见面!”萧再丞却用这样一句所问非所答的话,瞬间令周筱呆愣在那里。

  这句话,是两人自相识以来,萧再丞所说出的为数不多的最感性的话之一。

  以周筱对萧再丞的了解,是思念入了他的骨、钻进了他的心,才至他能够这样的直白的表达出自己的情感。

  周筱猜的没错,与周筱分开的这不到五天的时间,却是令萧再丞感觉这么多年来,极为难熬的几天。而上次有过类似的感受,是周筱决绝的从他这里离开,回美国的那段时间。

  但那时与这会儿还不太相同,那时的自己对小人儿的感情虽也强烈似火,但却是一种期待、渴望,和胸有成竹混揉在一起的复杂情感。

  现在的感觉,是已经习惯于这个小人儿每天都能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当中,能看到她的一颦一笑、怒嗲嗔痴,有时却又柔情似水。

  最最重要的是,习惯是个最深的毒药。如今的萧再丞,早已习惯于每晚躺在床上时,都有那个柔软又馨香的小人儿,窝在自己的怀里。

  习惯于她用那细白如瓷的手臂,圈在自己的脖子上;习惯于她用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儿,放在自己的下巴上,摩挲着那新生的胡茬;习惯于她将自己的手臂搬来搬去,直至摆放到一个合适的可以让她枕的舒适的位置上,才安心的躺了上去……

  种种习惯,分开的几天里,令萧再丞连觉也不能睡得踏实,每天夜里都会几次的醒来,转头看看床的另一侧小人儿在时会躺的位置,对于周五晚上的相见的渴望便会愈加的强烈起来。

  萧再丞曾有过几次的冲动,想要在晚上下班后乘飞机赶过来,第二天一早再赶回去上班。但考虑到小人儿的脸皮薄,自己若是这么做了,小人儿肯定又会羞的觉得无地自容。

  几次思想斗争后,终于还是放下。

  但是这一切炙热的思念,萧再丞却是从没和周筱提过一个字,对于感情一事羞于言表的他,过多软绵的情话,他还真是觉得说不出口。

  虽是如此,但周筱每次从与萧再丞所通电话时他所表现的语气里,也都能感知到他对于自己的那份思念与热情。

  事实上,这次一见面的如烈火般的激情燃烧,就足以能够证明周筱所想的没错。

  ……

  萧再丞早就吩咐人将车上的东西往下缷。

  “怎么……怎么又带这么多东西来?”刘玉凤看到不但那辆商务车被装的满满的,就连萧再丞和周天坐的那辆越野车的后备箱里,也是被塞满了东西,不禁目瞪口呆。

  “都是一些必须品和一些吃的东西,这边买起来没那么方便,我就带过来一些。”萧再丞回道。

  萧再丞带来的东西五花八门,品种齐全。有洗漱用品、床上用品、米面粮油、厨具餐具,还有各种的零食。

  其实萧再丞也不知道应该带些什么东西好,这些都是丁嫂帮忙给准备的,说是都是一些用得到的生活所需。

  “家里什么都不缺,你还运这么多东西来干嘛!你这……”刘玉凤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亲家妹妹和自己的女婿客气什么,这些都是能用得到的东西,小四还行,算是想的周到,知道带些用的上的东西来。”萧老太太在一旁说道。

  其实以她对自己儿子的了解,知道这些肯定是家里的下人帮忙给准备的,自己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在周海正和刘玉凤的面前,帮自己的儿子买买好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