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六百四十三章 成何体统
  进到了院儿内,萧再丞和每位长辈打过招呼后,直接奔向正在萧老爷子怀中的自己的女儿。

  “小夭夭,来,爸爸抱!”萧再丞朝向女儿伸出了一双大手。

  “乖孙女,叫爸爸!”萧老太太哄着小夭夭道。

  “……爸爸爸爸爸……”小家伙儿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萧再丞看了好一会儿,接着,张嘴便叫出了一大串儿的“爸”字来。

  并同时伸出了自己的一双小手臂,向着萧再丞扑去。还伴着一张大大的笑脸,口水也滴滴答答的跟着流了下来。

  由于最近正在长牙,小家伙儿的口水有些不受控制。

  萧再丞牢牢的将女儿抱在自己的怀中,这个让他在这十二天里,唯二思念的小情人儿,终于被抱进了自己的怀中。

  血缘是个强大又令科学无法解释的怪现象,小夭夭一到了萧再丞的怀中,立即兴奋的又蹦又跳,小脸儿上的笑容一个接着一个。

  高兴的挥舞起一双嫩白如藕的手臂,嘴里还不时的发出“啊啊啊”的声音。

  “你们快看看,我们的小夭夭这是想爸爸了,这会儿见到爸爸,正高兴的和爸爸聊天儿呢!”刘玉凤看到小夭夭的这个兴奋的样子,在一旁笑着说道。

  “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棉袄,这话一点儿没错。我看啊……小夭夭长大后,一定会和她爸爸亲的不得了呢!”许老太太在一旁也笑呵呵的说道。

  “可不是,看我家小小就知道了!这孩子,从小就和她爸爸最好,整天就爱腻着她爸爸。

  我要是出去串个门儿或是办个什么事,要带着她去她都不肯去。

  但要是换成她爸爸,不用叫她,早就扑了上来。不管去哪儿,就爱让她爸爸背着她。

  才几岁,三岁时吧……别看和别人蔫蔫儿的不爱说话,和她爸爸在一起时可是调皮的很呢!

  非得让她爸爸背着她,背上她后,她还不老实,搂着搂着她爸爸的脖子,突然一下子就松开手,往后面倒去,假装要摔下去的样子,而且还是经常的这样干。

  偏偏她爸爸每次都会上她的当,每次都会吓的不轻。

  她倒好,看到把她爸爸吓到,就会趴在她爸爸的背上,‘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才那么小的一个小人儿,她爸爸只要咳嗽一声,她都会紧张的要命。

  再大一些,每年都要拉着她爸爸去做一次全面的体检。

  另外那些吃饭、穿衣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

  总之,凡是她爸爸的事,没有她不上心、不管的。

  但是对我……唉!可是没有像对她爸爸那样的用心喽……”

  刘玉凤说到最后,语气里,已经明显的带出了酸意来。

  “亲家妹妹说的这些话,我听着不像是在说小小与她爸爸的关系有多好,倒是有些吃醋的意思呢!”萧老太太打趣刘玉凤道。

  “唉!吃醋是不吃不过来了……人家两个人是从小到大的就这么好,已经快二十年了,我这儿嫉妒吃醋的也没用啊!”刘玉凤摇了摇头,感慨着。

  “妈妈,您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对于女神一样的人物,需仰望才行!所以,您应该高兴才对,而不是有这种俗人才有的想法!”

  周筱看到刘玉凤的那个样子,走上前来,搂住她的肩膀,开着玩笑的说道。

  “俗不俗的,等你的女儿再大些,你再说这样的话吧!”刘玉凤别看平时并不是个特善于言辞的人,但这句话一说出来,却堵的周筱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众人无不大笑起来。

  一旁的周海正却是一脸得意与自豪的神情……

  女婿和儿子回来,刘玉凤自然是将晚餐安排得丰盛无比。但和萧再丞紧挨着坐在一起的周筱,却吃的有种要哽在喉咙里的感觉。

  萧再丞那条大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是紧贴在周筱的腿上。

  八月初的m省,已是到了一年中最热的时节,周筱只穿了一件宽松的休闲款纯棉及膝的连身裙,萧再丞虽穿的是长裤,但透过那薄薄的布料,贴在自己光裸的大腿上,仍是令周筱小脸儿一阵阵的发热。

  在躲了又躲、躲了又躲……躲了几番后仍是躲不开那人的贴触后,周筱终于忍不住偷偷的伸了一只小手儿过去,在下面轻轻的拧了萧再丞的大腿一下。

  虽然以这个男人练得坚实又紧致的肌肉来说,自己没办法能捏起过多的肉来,但目的却是为了要警告他一下,让他可以老实一些。

  谁料小手儿刚拧完,还没来得及收回,就被一只火热的大掌给攥在了掌心。而那掌心的温度,烫得周筱觉得全身都跟着热了起来。

  偷偷的看了看四周,见没人注意到自己,便稍稍用了一下力,想要将手抽回。奈何那只大掌虽攥的自己并不是很用力,却怎么也抽不出来。

  又挣扎了几下,依然无果,周筱有些着起急来。眼前坐着这么一大桌子的人,而且基本都是两个人的长辈,如果让人发现两个人这么明目张胆的“打情骂俏”,成何体统。

  挣了几下也挣不脱,一时情急,用被萧再丞攥着的那只手的指尖,便对着对方的掌心用力的挠了一下。

  知道自己没有长指甲,不会挠破萧再丞的掌心,所以周筱才敢用了些力气。

  却不知,这样一个周筱随心而发的动作,加诸在萧再丞的身上,却是另一番的结果与感受。

  被那只小手儿在掌心里像猫抓似的一挠,萧再丞便立即觉得有股电流,顺着自己的掌心“酥”的一下,就流向了全身各处的每一个角落,让他的周身的血管都跟着突的一涨。

  于是,全身便有汩汩的热流,开始不受控制的四处乱蹿起来……

  可以说,枉费了刘玉凤的一番心思,这一顿丰盛的晚餐,萧再丞并没有吃下多少。引得疼女婿的刘玉凤一连问了萧再丞几次,是不是今天的菜不合口胃口,要不要再去做些什么的云云。

  心说,这些菜可都是按照女婿的喜好准备的啊!

  ……

  终于吃过晚饭,只聊了一会儿,刘玉凤就善解人意的让大家都去休息。当然,刘玉凤心里所想的只是女婿和儿子连续工作了两周,一定非常的劳累,回到家后,应该让他们好好的休息一下才是。

  萧再丞的脚步虽看不出急切,但若仔细观察,却能看出他的步伐跨得极大。

  周筱却是小脸儿微红着,有些磨蹭的不肯快走。

  但院子就是这么大的院子,房子也就是这么大的房子,再怎么磨蹭,周筱还是跟着萧再丞的后面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