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六百四十四章 多此一举
  看到萧再丞正趴在床上,目不转睛的在盯着女儿看,小夭夭在不到九点的时候,就已经按时的睡去。

  “那个……你……”周筱一时有些不知要说什么好。

  “睡吧!”萧再丞只说了两个字,就快速的站起身来,将门锁上的同时,已将屋内的灯关掉。

  那个速度,把周筱惊呆到那里,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已被萧再丞放倒在床上……

  倒在床上的同一瞬间,唇便已被堵的严严实实。

  这一次,虽然仍是心存顾虑,知道所有的老人及孩子们全都住在同一个房子里,但是,周筱并没有任何的反抗。

  相互的思念与眷恋,使两个人一触碰到一起,便如干柴遇到了烈火一般,猛烈的燃烧起来。

  在四处紧闭的空间里,只有小夜灯的光亮,昏黄又迷离的映落到两个痴缠的人的身上。

  那暗淡的光影中,分不清是谁的衣服,一件一件的飞到床边、飞到椅子上、飞到柜子上,甚至有的飞到地上去……

  娇嗲的喘息、粗重的低哝……顷刻间便交织到一起……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小时……不,不止,应该是两个小时左右,终于,有女子断断续续带着酥软无力的讨饶声响起。

  但好似这讨饶声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相反,却成为了一种催化剂般,转瞬,又被另一波男女共有的混响所代替。

  夏日的夜,显得并不那么的短暂,对于那个几番讨饶无果的女子来说……

  这次萧再丞来了后,萧老爷子与萧老太太和萧再丞,与周家的几口人就一些事宜坐下来商量了一番。

  依照萧老太太的意思,和萧老爷子两个人已经来了这么长时间,给周家添了不少的麻烦,所以这次就和萧再丞他们一道回帝都去。

  但又考虑到周筱难得的回来一趟,若是让她和自己一行人一起走,又显得不大合适。但要是让她再在家里待上一段时间,两位老人又舍不得孙女。

  所以,说到最后,竟犯起了难来。

  萧老爷子嘴上虽是没有反驳萧老太太的意,但任谁也能看的出来,老爷子是不想回帝都去的。

  永兴村的空气、环境,周家的气氛……等等这些,都让他还留恋的不想回去。

  两老的这一番迟疑,自是看到周家一家人的眼里。

  “亲家老哥和姐姐,如今我们都相处到了这种的程度,难道您二位还要和我们客气吗?

  没有任何的麻烦,我说过,您二位在我家住着,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巴不得您二位一直不回帝都去呢!

  什么都不用多想,您二位就在这里踏踏实实的住着,住到这个月底,到时小小也要去上班了,孩子们也到了开学的时间,你们再想回去,我们也没办法再留你们了!”

  周海正诚心实意的挽留着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他们。

  “既然亲家兄弟都这么说了,你看……”萧老爷子听了周海正的话后,一脸期待的看着萧老太太,并问道。

  “那样的话……还真是得要你们继续受累了!”萧老太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但字里行间,已经透露出答应继续留下来的决定。

  “不会、不会……不会的,还有这些你们带来的人帮忙,哪里会累到!”刘玉凤一听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能继续的留下来,立即变得高兴无比。

  这也就是说,自己的女儿也可以跟着一直留到开学前了,那样的话,还能有近二十多天在一起团聚的时间。

  萧家两老决定继续留下来,但还有一个问题需要商量,那就是萧家最具风云的人物——小公主萧洵这个月的二十四号刚满一周岁。

  不用说,有两老在,这个一周岁的生日肯定是要过的,但是要在哪里过、具体的怎么个过法……这些问题都是要提前决定下来的。

  如果是回帝都办,那么这一行人就得提前回去,而周海正夫妇就得跟着折腾一趟;要是在永兴村办,其它的倒是没什么,但两老又觉得太过于麻烦周家了。

  “如果亲家老哥和姐姐不嫌弃的话,就在这里办吧!

  但却说不上‘麻烦’二字,我们毕竟是孩子的外公和外婆,在这里办,也是无可厚非的事。

  我所担心的就怕在这里给小夭夭过生日的话,会让您家的人太麻烦了。毕竟,这永兴村与帝都离的真是不近!”

  周海正也是深知萧家一家人对于自己这个小外孙女的那种极致的偏爱,不用说,他也能想象得到,要是这个生日在自己家办的话,那萧家的所有人,无论如何都一定会赶过来参加。

  这样确实太过于兴师动众了些,周海正和刘玉凤虽然也是极其的喜欢和疼爱这个外孙女,但是却不至于像萧家人那样的到了没底线的程度。

  虽然周海正相对的比较过了些,比对自己的女儿周筱小的时候还要甚一些,但刘玉凤好似在于孩子的身上,永远能保持着一颗清醒的头脑,并会时不时的提醒着周海正。

  “这些倒不是事儿,在哪儿他们该到都得到。就是……我也是觉得在这边过的话,太给亲家兄弟和妹妹添麻烦了。毕竟……这人太多了!”萧老爷子仍是有些犹豫。

  “我也认为,在哪儿过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是在亲家这里办,真的是担心把你们给累出病来。”萧老太太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那倒不会,关于这些您二位都不必担心。只要决定在这儿办,我们就会十分的高兴。

  您二位就说,要怎么准备……想只是我们自己家的这些人,还是要多请些人来热闹……

  怎么样都行,具体的,全由您二位来决定。”

  周海正一听说可以在自己的家给外孙女办周岁宴,也是无比的兴奋。

  “一家人,我也就不再客气了。既然亲家兄弟让我们来决定,我的意思是……我们就请比较要好的亲戚和朋友来一起庆祝一下就行了。

  帝都那边,除了我们萧家的这一大家子,再有就是和我们关系较为密切的这些人。

  我的意思,毕竟从帝都过来多少还是有些麻烦,那就比满月宴时的人再精减一些。

  这两天我让人统计一下,然后把具体的人数再告诉给亲家知道。”

  萧老爷子说道。

  “那刚好,要是萧再丞的哥哥和嫂子们能抽出时间的话,就让他们提前来两天,小夭夭的生日那天刚好是个周日,他们可以赶在周五或是更早的提前一天过来,好顺便让他们也在这边玩儿一玩儿。”刘玉凤非常热情的说道。

  “好,我到时候和他们讲。呵呵呵……亲家兄弟和妹妹,那我们一家可真的就不客气啦!哈哈哈……”萧老爷子说完,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事情就这样在小夭夭的爷爷、奶奶,及外公、外婆四个人的共同商议下,定了下来。整个的过程,没容孩子的父母——萧再丞和周筱插上一句嘴。

  萧再丞抿着嘴,面上毫无一丝的波动;能让自己置身事外,周筱也乐得清闲,尽管她心里更倾向于只是现在院儿内所有的人,在一起热闹一下便好。

  两个毫无话语权的人,最后互相看了一眼,便也没作任何的声响。

  ……

  到了下一个周末,只有萧再丞一个人回来,周天因为工作表现突出,深得市长的依赖和重用,这样直接导致的“结果”便是,周天不得不经常的加班,并要时不时的陪着领导下基层去考察,或是到外地、有时甚至是国外去交流。

  但是因着小夭夭周岁宴的事大,周天已经提前和领导讲好,那个周末会准时的回来。

  这次萧再丞来,又带了一个萧家老宅的人过来,以便和萧老爷子的勤务兵一起,为即将到来的小夭夭的生日宴的准备活动,跑跑腿儿和做些安排方面的工作。

  另外还带来消息说,萧家众人已经开始着手做着安排,初步定在二十一号,也就是那个星期四的晚上到。这样周五可以玩儿上一天。

  其他的人,如萧再丞的发小儿、哥们儿们,还有几家关系比较亲密些的人家,有些会在周五的下午过来、有些是周六到,还有一部分是周日那天早晨才能到。

  自确定小夭夭的生日在外公、外婆家过的那刻起,周海正和刘玉凤夫妇就已决定,会提前再杀一头大肥猪,以示庆贺。

  真是“一言不和”就杀猪!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劝了也没用,只得面带歉意的作罢。

  听说萧家的人来,就把杀猪的日期定在了二十三号,也就是周六那一天。这样安排的话,萧家人二十二号可以在草原上先玩儿上一天。

  二十二号上午杀完猪,吃完杀猪餐,下午还可以去捞鱼或是到永兴村的周边玩儿一玩儿。

  总之,周海正和刘玉凤夫妇把一切想的都非常的周到。这让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两个人更是觉得内心十分的不安。

  作为小夭夭爸爸的萧再丞,对自己的岳父、岳母大人虽是嘴上没有说过什么谢字,但心里一切都明白。当然,内心深处也不是用感激二字可以形容的了的。

  唯有将一切的言语化为实际行动,在每次来的时候,都会运来一大堆吃的和用的东西来。运来的东西之多,品种之全,令刘玉凤连连的叫停,并惊呼可以再开一个小卖部了!

  周筱从头至尾的更是一个字都没开过口,因为她知道,自己的意见会被完全的忽视掉。

  周海正和刘玉凤决定,到了小夭夭的生日那天,周家除了侯中华和程映秋夫妇,还有毕大叔一家外,并不准备请其他的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