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六百四十六章 以前在家时还勤快的很
  周筱的手,从萧再丞的背上,无意识间又抚到了他的头上,一下又一下……顺着那浓黑又粗硬的短发。

  硬硬的发丝,划过自己的掌心,使原本柔软到一塌糊涂的心房,突的惊起了一波的涟漪。

  周筱抚在萧再丞头上的那只手,就那样的顿在那里……

  却不知,在那只小手儿抚到萧再丞背上的瞬间,萧再丞的心,就已随着那只小手儿上下的游移,而跟着上下的颤动起来。血液在流动得越来越快的同时,全身压抑了近一周的亢奋因子,在这一刻立即的被激活。

  于是,在那只小手儿停顿在自己头上的那刻,萧再丞已经一个转身,从周筱的身上起来,并一带一放间,将周筱压在了身下。

  没有多说一个字,低头,准确的找到了那张红艳迷香的小嘴儿,即刻便覆了上去。

  关灯、扯掉彼此的束缚,萧再丞几乎都是在同一时间内行云流水的完成了一系列的动作。

  而周筱早在那勾勾缠缠的如火似烧的一瞬间,便迷失而去。紧紧搂住眼前这个孔武有力的男人的脖颈,并积极的予以着回应。

  萧再丞最是迷醉于小人儿这柔顺又迷离的模样,在这寂静如水的深夜里、在那如诗如醉的光影中,用最原始的方式,发泄着自己那刻骨的思念之情。

  ……

  知道萧再丞会一大清早就要赶到县城去,在所有人都还没有起床时,刘玉凤就已起来,给自己的女婿去做早餐。

  萧再丞本来是说赶到县城去吃早饭,谁知一起床,岳母大人已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馄饨给端了上来。

  “谢谢妈,让您一大清早的就这样的忙乎。”萧再丞不无感激的说道。

  自和周筱结婚后,他不记得已经吃过多少次岳母亲手给自己做的可口的饭菜。

  自己因为出身不同,从小家里就有保姆和阿姨的伺候着,甚至厨房里还有专职的厨师服务着一家子人每一餐的饭食。

  在他的记忆中,只有很少的几次吃过自己母亲亲手所做的饭菜。虽是那仅有的几次,而且已不记得所做的是什么,但是那好吃的味道却仍是存留在记忆中,无法的抺去。

  以至刘玉凤每次给他亲手端上吃的时,都会让他的内心产生异样的感受。

  ……

  “谢什么,快吃吧!吃完就走,但是得记住你爸爸昨晚说过你的话,路上一定要慢点儿开车。

  小小这孩子也是,怎么现在还不起……

  我去叫她起床!

  以前在家时还勤快的很,怎么现在变的越来越懒起来,都是做了妈妈的人了,怎么这懒床的习惯就是改不过来。

  我看都是你们把她给惯的,这样可不行,太不像话……”

  刘玉凤一边喋喋不休的和萧再丞叨念着,一边转身,就要去喊周筱起床。

  “妈妈……您别叫小小了!昨晚我回来的晚,她夜里又起来弄了两次的孩子,没睡上多少觉,您让她多睡会儿吧!”萧再丞赶紧阻止刘玉凤道。

  他心里最清楚,小人儿夜里被自己折腾到什么程度,现在就是去叫,也不会叫的起来她。再说,萧再丞也舍不得看到周筱困倦得那痛苦万分的样子。

  有一点,萧再丞非常肯定的是,若是小夭夭不闹她的话,周筱今天一定能睡到中午去。

  ……

  “又不是外人,萧再丞不让小小起,你就别去叫她了!小小从小就有这个习惯,耽误不得觉,不然一天就会没精神,还可能会头疼。你就让她睡吧!”

  正走过来的周海正,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也对刘玉凤说道。

  刘玉凤:“……”听完两个人的话,她还能说什么。只能在心里嘀咕了句——“你们就惯着吧!都孩子她妈了,看你们惯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儿!”

  萧再丞吃过饭后,在天色还灰蒙的时分,就开车直奔县城而去。

  小夭夭在醒来后见没人理她,自己玩儿了一会儿,实在抵不住饿意时,才“哇哇”的大哭抗议起来。

  周筱半睁半闭着眼睛,先给小家伙儿换好尿裤,这才又倒在床上,奶着孩子,不知不觉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刘玉凤是左等右等的也不见周筱起来洗漱吃早饭,就推开门进了她的房间。

  一看,小夭夭已经吃饱奶,正坐在周筱的身侧,自己抱着一个洋娃娃,翻来覆去的玩儿着,嘴里还时不时的发出“啊啊啊”的声音,似乎是自己在和自己说着话。

  而身为小夭夭的妈妈——周筱,却躺在那里,睡的正沉。

  还好,周筱睡躺在了外侧,将孩子圈在了床的里侧,脚下还用被子给挡了起来,以防孩子会从床上摔下来。

  尽管如此,仍是招了刘玉凤的不满,担心万一有个不慎,再摔到孩子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事。

  之前听了萧再丞的话,知道女儿夜里没有睡好,不论怎么怨念,却也是心疼女儿,便也没舍得叫周筱起床。

  伸手,将小夭夭从床里抱了出来,转身出了房间,出去时,还把门给带紧,以防吵到女儿的休息。

  ……

  萧家的人,今晚也不会到永兴村来,他们白天游玩后,晚上会直接回县城的宾馆去休息。

  而今晚另一批从帝都来的人,也会直接入住那个宾馆,明天上午再和萧再丞的人一起,全部都到周家来。

  该准备的一切都已准备就绪,明天一早还是毕大叔一家来帮忙给杀猪。

  萧再丞在晚饭后又赶回了永兴村来,周天仍是留在那边陪着萧家及后来的那批客人。

  这一晚,当萧再丞再次的扑上来时,周筱开始抗拒起来。她担心明天仍是像今天一样,一觉睡到中午去。即便明早让萧再丞叫自己起床,但是家里一天都会有客人在,若自己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实在是太不像话。

  但萧再丞岂是那种轻易就会放弃的人,连哄带骗、软硬兼施……用了各种手段后,终于还是得逞。

  不过却也知道事情的轻重,一次过后便放过了周筱,心里想着,反正是也捱不了几天了,小人儿马上就能回帝都去,到时自己想怎么吃怎么吃、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

  这样想着,倒是很快的安慰住了自己那颗之前还在狂放着骚动不安的心,搂着小人儿,心满意足的睡去。

  ……

  第二天,大家起的比以往稍稍早了些。早饭后,勤务兵、下人……众人一起,把一切都先准备好——

  开水烧好、茶备好、水果和各种干果、小点心什么的,全部都摆到放在院内的桌上。

  才八点刚过,萧家众人,以及与萧家关系比较密切的几个人,还有萧再丞的那些哥们儿、发小儿,一大群人,坐着十几辆车,浩浩荡荡的就出现在了村口。

  这下全村更是轰动,连村东的人们都跑出来看热闹。互相八封间,才知道原来是周家的外孙女过周岁的生日。

  “啧啧啧……不得了,一个才一岁的小孩子,而且是个丫头,竟然还过什么生日。”

  “就是,还搞的这么大的阵仗!”

  “没看到吗……来的那些都是帝都那边的人呢!”

  “这城里人就是和我们农村人想的不一样,一个丫头,有什么好宝贝的,长大后嫁出去就是别人家的人了。这周家和小小的婆家可好,把那个小丫头当成了眼珠子!”

  “咱们谁不知道呀!周校长就是个最疼女儿的,那小小从小就是在周校长肩膀上长大的吧!”

  “对,我也知道。我就是不明白了,周天那么有出息,怎么周校长两口子就那么偏爱女儿呢!”

  “人家有知识的人,和我们想的也不一样。”

  “就是、就是……可以说是人家周校长两口子是有远见的人,这不,你们看人家的女儿如今嫁的这一家……啧啧……一定是个大户人家,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排场。”

  “说的有道理,走,我们再往前去看看,看来的都是些什么样的大人物……”

  “走……我们去看看。”

  ……

  村里人一边说着,一边都往周家的方向涌去。

  十几辆的汽车都已停在了周家的门外,一直排了很远……

  周家的所有人早已迎了出来。

  “我们的小夭夭呢?”和周海正、刘玉凤夫妇简单的打过招呼过后,萧家老大萧再卿顾不得其他,直奔院子里而来,一边走,一边四处寻找着。

  “在这儿呢!”萧老太太看到众人进了院子,从葡萄架下的藤椅上站了起来,同时对着自己的大儿子低声叫道。

  “哦……在这儿呢!快来,让大伯抱一抱,可想死大伯了,都一个多月没见到我们的小夭夭了,来大伯看看……嗯……又长大了不少,长的更漂亮了……”

  萧再卿伸手,从萧老爷子怀中直接就把小夭夭给抱了过来。

  小家伙儿来到萧再卿的怀中,也不哭不闹,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萧再卿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便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来。紧跟着,张开小嘴儿,就叫出声来——“大大大……”

  “呀!哈哈哈哈……你们听见了吗?我的小夭夭还认得我,她居然还知道叫我呢!哈哈哈……”萧再卿已经乐得找不到北的样子。

  萧家的其他人也和萧再卿一样,没有像别的来的那些客人一样,四处打量着这个小院子,而是全都奔过来,将小夭夭给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