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此处可以没掌声
  在讲到西方的历史时,从古希腊和罗马的文化,讲到基督教的文化。并用两大类文化故事与传说的对比,来阐述她们的发展史。

  还引用了法国著名作家法朗士在《黛依丝》中,对于中世纪生活的一些描述;还有罗素认为的,中世纪与古希腊时代在文化上的不同点是“二元对立”的普遍存在这一说法;以及意大利人但丁写作的《神曲》,成了矗立在中世纪的黑夜终结和新的黎明诞生的门槛处的里程碑——继《荷马史诗》之后的第二座西方文学的里程碑……

  当周筱引据那些小故事和民间的传说时,讲到生动处,全场便会寂静的连一声咳嗽都听不见,大家俱是一副专注的神情,近似痴迷的聆听。

  当她再用诙谐的语气,讲述那些作家、诗人、哲人们……浪漫的情怀、与从不同的生活方式,以及有些甚至是柏拉图式的爱情时,全场就会爆发出一阵哄堂的大笑声。

  整个的讲课过程中,周筱经常会被热烈的掌声所打断,尽管她一再的提醒——“此处可以没掌声!”

  ……

  “我今天要讲的就这么多,接下来,还有十分钟的时间,可以留给同学们自由的发问。

  如果哪位同学有什么要问的问题,现在可以提出来。若是没有,那么我们今天的讲课,就到此结束了!”

  讲完所要讲的课程后,周筱最后说道,并同时假装用不经意的眼神,扫过在那里一直临危正坐的男人。

  在这五十分钟的时间里,周筱虽然极力的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都投注到讲课中去,但却怎么也无法忽略掉那两道越来越热,热到几乎可以烧穿自己衣服的灼灼眼芒。

  若不是场合不对,周筱想,自己一定要狠狠的瞪上那人一眼……不,是好几眼。

  ……

  本来如果按照正常来讲,一堂课的时间应该是五十分钟。但是之前历史系的主任可能考虑到了周筱的受欢迎程度,在没有联系到周筱本人的情况下,用“极好”的态度与张院长进行了沟通,最终把这堂课的时间定为了一个小时。

  这也是周筱为什么讲了五十分钟的课,而留下十分钟时间的原因。

  如果没有学生提问,她就可以立即的抬腿走人了。因为,曾有过“多年”学生经验的周筱,深知压堂所带给大多数学生的“痛苦”。

  所以,很有自知的不想做这样一个令学生心生“厌恶”之人。

  虽然在短短的五十分钟时间里,周筱所讲述的内容信息量极为的庞大,不过却是条理清晰、主线分明、角度新颖,令在场所有听课的人,在周筱宣布完讲课结束的那一刻,都觉得意犹未尽。

  “周老师,再讲会儿吧!”

  “对,再给我们多讲一点儿吧!还没听过够瘾呢……”

  “就是、就是……时间太短了,我们还想继续听下去!”

  “周老师,我们好不容易才盼到的这一天,您怎么着也得多多少少的满足我们这一小小的要求吧!”

  “周老师……周老师……周老师……”

  最后,所以的学生竟齐声高喊起周老师来。

  “同学们,请安静一下!

  谢谢大家的支持,你们这样的表现,会让我有种原来压堂对你们来说是种乐趣的感觉。

  如此的话,我不妨建议你们的系主任,将你们以后的课时可以由原来的五十分钟的时间,调整为一个半小时,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可能会更期盼也更快乐吧!”

  周筱幽默调侃了一下。

  “哄!”话一落,全场就又是一阵大笑声。

  “呵呵……和大家开个玩笑。在座的,应该有很多同学下午或是晚上还有其它的课程要上吧!

  不能因为这一点,而耽误大家正常的生活和学习秩序,大家说对不对?

  今天也只是我回都华工作的第一堂课,以后不定期的还会给大家上些历史或是国际关系的公开课。

  所以说,我们相互学习的机会还有很多。我还怕如果我再讲下去的话,以后再上课时就不用这个小礼堂了,而是改到某一间小教室内去,座位就足够用了呢!”

  周筱说到最后,又调侃了一句。

  “哄!不会、不会……绝对的不会!如果是周老师讲的话,我们宁愿一堂课能上它个两小时……”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后,有学生高喊道。

  “两小时……那你们得在讲桌旁准备上一大桶的水和一盒润喉片了!呵呵呵……

  好了,时间到了,我们的课程到此结束……”

  周筱刚要宣布课程结束,并准备离开讲台,下面的同学却又高喊起来。

  “别、别、别……周筱老师,等一下、等一下……”

  “有问题……有问题……周老师,请不要结束……”

  “我也有问题要问!”

  “还有我,我也有问题……”

  “我……我想向周老师请教……”

  ……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回答两个问题吧!请前面穿白色上衣的女同学先提出你的问题。”周筱微笑着回应。

  “谢谢周老师,我是想问,周老师,您是如何成为神童的呢……您成为神童有什么秘诀,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吗?”坐在距离萧再丞他们不远处的那位女生站了起来,问周筱道。

  周筱以为这位女同学要问的是有关学术方面的问题,没想到竟是有关自身的一个问题,但对方是一位女同学,又不能不做回答。

  但这个问题,着实有些为难住了周筱。她又不能说借用了重生这个外挂。

  “这个问题……可能是和我从小的生长环境与家庭教育有关吧!

  我记得,在别的和我同龄的小朋友们都在外面和泥、跳皮筋的时候,大多数时,我都是一个人躲在家里看着各类杂七杂八的书籍。

  当然,开始的时候是缘于父母的引导,当我知道,我能在书中找到另一个不同于我生活的这个世界,并且那个时空到了可以让年幼的我达到某种痴迷的状态时,不需要再用父母的引导,我就会自己去寻找快乐了!”

  周筱这样的回答。

  “那周老师的意思是,您的秘诀就是阅读喽?”那位女同学一直没坐下,继续问道。

  “你这是第三个问题了吧!呵呵……

  可以这么说,但还有一点,我说过了,那就是离不开我父母正确的引导和鼓励。

  其实所谓的神童,或许对后天的发展会占有一些优势,但我认为,更重要的一点,也是能取得一些成绩的关键点,其实就是自身要不断的努力。

  其他的,没有捷径可言。

  我的回答,这位同学还满意吗?”

  周筱说完后,又微笑的对那位女生说道。

  “满意,非常感谢周老师!”那位女同学高兴的回答。

  “那我们今天的课程就到此结束,有什么问题,请大家在下节课时提问。或是可以写在纸上,放到我的信箱里。我会在整理完后,在下一堂课时给大家予以解答。

  再次谢谢大家的支持,同学们,再见!”

  尽管台下的同学依然在喊着周老师,让她再多回答几个问题。周筱仍是在说完后,礼貌的点了点头,又从容的走下讲台,走到张院长与历史系主任所在的地方,同他们汇合。

  不过,在临从讲台上走下来之前,又扫了一眼萧再丞他们所坐的那个位置,以周筱极好的视力观察,萧家的那几个人,还有许医生在内,也都是一脸意犹未尽的神情。

  只有那个叫萧再丞的男人,面上无波。不过,通过婚后以来两个人相处而来的默契,周筱却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了不一样的跳着小火焰的信息……

  这一发现,差点儿没让周筱忍不住羞红了脸。于是赶紧收回目光,不敢再看。

  “周筱老师讲的课,实在是太精彩了!听您讲课,真是一种享受啊!不要说是学生们,连我都听的入了迷呢!

  我想,等您下次再给我们系上公开课时,我得给您换个大礼堂了。这个上千人的礼堂还是显得太小了些啊!呵呵……”

  历史系主任满脸笑容的对周筱说道。

  “哪里,您过奖了,同学们不过是觉得一时的新鲜而已。过了这个新鲜劲儿,也就不会再有这么多来听课的人了。”周筱谦虚的说道。

  “不会、不会……肯定不会,周筱老师您是太谦虚了,不信您就等着看看,下次来上课的学生肯定会更多。”

  ……

  相互客套完,与历史系主任告了别,周筱和张院长及付主任一同往社会科学学院的综合楼走去。

  “周筱老师,你的加入,使我们学院的综合力量又得到了极大的增强,院里想给你安排一个欢迎会,你看什么时间好。

  你要是把时间安排好了,就和付院长说一声,由付院长再订具体的时间,你看呢?”

  在往综合楼走的路上,张院长对周筱说道。

  “啊?这个……不必了!谢谢张院长,也谢谢付主任的关爱,真的是不必了!”周筱一听这个,赶紧的推辞。

  “要,一定要!你可是我们院的宝啊……不欢迎一下怎么成。周筱老师不必客气,也正好趁机和我们院的人都认识和熟悉一下。

  这事,你就不要管了,自有付主任去安排。你要是不说时间,那就让付主任一并定了!”

  张院长不容周筱拒绝,最后直接连时间也让付主任来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