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六百七十七章 不能欺负弱小
  远去的周筱,还不知道,自己越是冰冷的拒绝,却越是令孙云霄痴迷不已。

  一周的课程已经全部结束,周筱的脚步轻快,上了车,给萧再丞打了一个电话,连说话的语气里,都透着欢快的节奏。

  “是上完课了吗?”萧再丞问。

  “早就上完了,我去接孩子们!”周筱立即回道。

  “我这边还没完事,就不和你一起去了,你路上小心!”萧再丞叮嘱道。

  “放心吧!你先忙你的。”周筱回道。

  与萧再丞通完话,周筱直接去军部的学校接几个孩子。

  今天稍稍到的早一些,还是老样子,车停好后,周筱坐在车里没有下来。

  之前经历过那个搭讪男的事,而被萧再丞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教训”后,周筱就已深刻记住了这个惨烈的教训,不到时间,绝不提前下车。

  司机也早就知道了周筱的这个习惯,听见放学的铃声,马上为周筱打开车门。

  周筱依如以往一样,站在了人群的最尾处,已经有孩子陆陆续续的从里面排着队的走出来,一旦出了大门,立即都变为一只只欢快的小鸟,扑向来接自己的家人。

  小沐就是这个样子,咧着小嘴儿,一边咯咯的笑着,一边张着一双手臂,向周筱扑了过来。

  一边跑,嘴里还妈妈、妈妈的叫个不停。

  “哎!慢点儿跑儿子,别摔到了!”周筱也是满脸笑意的往前走了几步,张开双手,将小家伙儿搂在了怀里。

  虽然是每次几乎都在重复的画面,但仍是令在场所有人都觉得百看不厌,又是那么的赏心悦目。

  “你们这是怎么教育孩子的,啊?就这么让孩子欺负人是不是……没道德没教养的。绝对的不行,我们必须得好好的说道说道,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两母子正在亲热间,周筱听到前面传来女人的吵闹声。第一声入耳,周筱就觉得分外的熟悉,再一听那粗犷霸道的语气,已经立即猜出了是谁。

  就是萧沛和小沐两个小家伙儿的那个正牌的舅妈,也就是之前和自己怼过的那个白家的儿媳妇儿。

  但光是听这声音,周筱就不由皱了皱眉,心想,不知这个女人又要欺负谁家的家属!。

  其实周筱的体内确有爱打抱不平的强大因子存在的,但是碍于场合,又碍于自己特殊的身份,只得忍下要上前去帮忙弱小的冲动,强自站在原地。

  “妈妈……那个女人是坏人!”虽然前面的视线完全的被围起来的人群遮挡住,但小沐也听出了是那个女人的声音。

  不禁抱着周筱的大腿,攥了攥自己的小拳头,嫩声嫩气的声音里,竟让周筱听出了一丝的忿怒。

  有了周筱在跟前,之前被那个胖女人所造成的恐惧心理,已经在小沐的心中完全的淡化了去。

  “没事,有妈妈在,小沐不怕啊!”周筱不知如何要接孩子的话,她的教育理念里,孩子从小应该有是非曲直之分,那个女人的确不是个善类,周筱可不想以一颗白莲花的心态,去教育自己的孩子说——

  “你不能这么说她,那是你的亲舅妈,你要尊重她云云……”

  她想,她如果这样对孩子说,连她自己都得怄出一口老血来。

  正在这时,冰冰突然跑了过来:“周妈妈,您快去,那个胖女人要对小沛哥哥不利,您快去救他……”

  “什么……小王,你让孩子们都坐车里去,我去看看。”周筱一听就是又急又气,交待了站在一旁的司机一声,再也顾不得其他,更顾不得什么所谓的仪态,拔腿就往围着的那群人那里跑。

  她不知道的是,身后的小王朝着耳麦里说了句什么,转瞬间,就有两名穿着普通的年轻小伙子,一名留下来看着两个孩子,一名和司机小王从周筱身后跟了上去。

  “你别拦着小沐,小沐要去保护妈妈,小沐要去帮妈妈打坏人。”小家伙儿过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于是跟着周筱的后面就要往前跑。

  却被那个小伙子一把抱住:“小少爷,你不能去,夫人有交待,让你们在这里等她。”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帮周妈妈打那个大坏蛋,叔叔,您别拦着我们呀!”也要跑过去的冰冰,同样被小伙子拦住,并一手一个,将两个小家伙儿抱起来,直接放进了车里。

  ……

  周筱一听冰冰的话,就已气得头脑发胀,不禁紧紧的攥起了拳头,心说——“这个记吃不记打的女人,要是敢动我儿子一根手指头,老娘今天非废了你不可。”

  这里来接孩子的人,现在基本都已认识了周筱,看到周筱跑了过来,不由纷纷给让出了一条路来。

  人群分开后,周筱还没有走进人群里面,便已清晰的看到前面的场景——

  萧沛像是个刺猬一般的攥着一双小拳头站在那里,小脸儿也因气愤胀得通红,正用一双眼睛,狠狠的瞪着站在他对面的那个白家的胖儿媳。

  而旁边,除了站在白家媳妇身旁的那个胖小子白洪涛外,还有另外的三个和萧沛看起来一般大小的男孩子,不过,他们却是和小沛站在同一侧,并且每个人身边都站有一个看似妈妈或是爷爷样子的人。

  “小沛,怎么了?”周筱这会儿已经冲到萧沛跟前,并一把将他揽了过来。

  “你……你来了也……也不能这样的欺负人吧!他们……他们这么多孩子欺负我们家一个,还有没有天理了!”

  白家那个胖媳妇儿一见到周筱,之前嚣张的气焰立即矮下去了好几分,但仍是强自镇定的说道。

  但另外和萧沛站在一起的那三个孩子的家长,见到周筱过来,都不由松了一口气,并不由满脸期待的看着周筱。

  “小沛,和妈妈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周筱连抬头看都没看那个胖女人一眼,只是摸了摸萧沛的头,柔声的问道。

  “还能是怎么回事,你家的孩子带头,领着好几个小子,打我家孩子一个。

  你们……得给我个说法,先给我儿了道完歉,我们再说其他的,否则……哼!”

  胖女人不敢对着周筱叫嚣,却是转过头对着那另外三个孩子的家长趾高气扬的叫嚷道。

  周筱一听胖女人的话,差点儿没气乐了,让人家那么大人,而且其中还有一位老人给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屁孩儿道歉,亏她想的出来。

  “你……你这个女人……你……”其中那位看起来年纪最大的老爷子,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别太过份啊!不想理你,真的以为我们怕了你是吗?”其中一位妈妈模样的人说道。

  “真是笑话,让我们给你儿子这么小的一个小浑球儿道歉,你脑子不是进屎了吧?再说,要道歉的也该是你们才对!”站在另外一个孩子身边的一个年轻一些的女子也气乎乎的斥道。

  “小沛,和妈妈说,是怎么回事?”被其他人抢了话,此时周筱再次的问道。

  “我不是说过了吗!是你儿子带着一大群人,打我儿子一个,还有没有天理了,啊?

  你们都来看啊……大家都来评评理,仗势欺人的又来了啊……”

  “闭嘴!你撒什么泼,孩子间的事让他们自己来说,你总跟着瞎搅和什么,再撒泼信不信我让你先张不了嘴!”周筱一个厉声,立即成功的让胖女人噤了声。

  她可是领教过周筱的厉害,上次回去后,被周筱掰过的那根手指,外表看起来不红不肿,却是疼痛难忍,甚至疼的夜里连觉都睡不了。

  到医院拍片子,医生又说什么事都没有,害得她当时还在医院大闹了一次,并大骂那个医生是个庸医。

  现在想想心里还不觉一个哆嗦,所以,立即不敢再叫嚷。

  “儿子,不怕,说吧!有妈妈在这里,你实话实说。”周筱并没有对萧沛说,妈妈会给你撑腰做主的话,只是让他实话实说。她不会养成孩子因为有她做倚仗,而以后会无法无天的性子。

  “其实也不太关我的事,就是我实在看不下去这死胖子欺负人的坏毛病。

  他这段日子就总欺负人家赵冬,说人家的爸爸死了,以后赵冬就成了没有爸爸的野孩子。还说什么……赵家马上就会被他们白家踩到脚底下去……

  还说……到时候赵冬的妈妈改嫁也不会带上他这个拖油瓶……

  总之说了好多好多有些比这还难听的话。

  而且这段时间每天中午吃饭时,还都把人家赵冬的盘子里的肉都抢过去吃掉,说什么没爸的野孩子不配吃肉。

  因为妈妈告诉过我,不要在学校打架,不要以武力服人,所以,之前这些再看不惯,我也都忍了。

  但是今天放学的时候,我们正站着排往外面走,他趁着人家赵冬不注意,从后面一脚就把赵冬给踹倒在地上,害的赵冬连手都擦破了,还出了血。

  曾永权和肖晨晨见了,就去扶赵冬,这个死胖子竟然还不让他们扶,说是谁去扶赵冬,谁就是和他作对。

  曾永权和肖晨晨没听他的,去扶起了赵冬,死胖子竟然还一人打了他们一拳。

  这下我真的忍不住了,妈妈告诉我不能欺负弱小,而且,能帮助别人的时候,一定要帮人一下。

  所以,我就出了手,揍了这个死胖子一顿。

  不过,我可是没让第二个人帮我,好汉做事好汉当,再说,让别人知道我以多欺少的话,以后我萧沛也就不用再混了!”

  在周筱一年多的教育下,萧沛不但学习得到了明显的提高,这语言表达的能力上升的也是了得。

  听得在场的众人都一怔一怔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