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巾帼不让须眉
  “姑娘……哦!对了,你是萧家小四的媳妇儿哈。我曾经还是你公公手底下的一个兵呢!呵呵呵……

  姑娘今天做的好,解气!我一个老人家,而且是一个长辈,不好和白家的媳妇儿吵,不过,这白家媳妇儿也实在是太过无礼了。

  你做的好……做的好!我也得说声谢谢你,哈哈……”

  那位来接孩子的老爷子也在一旁开了口。

  “那个……这位叔叔,让您见笑了!我今天……可是,对于这样的人,我也实在是没有其它的办法可想。

  除了这个以暴制暴,用不讲理的办法对付她的那种不讲理,还真的是……

  总之,是让大家看起来有些不雅和不太有礼数了。”

  周筱的整张脸都跟着红了起来,越说,越觉得难为情。

  “诶!萧夫人说的哪里话,这种人,就得用这种办法制她,我也是想用这个办法,可是自认为体力不如人家呀!

  就凭那个胖媳妇儿的体魄,就是撞一下都能给我撞出个半残来,我想了半天,也只得放弃了这个想法。

  还是你行,你上次收拾她那次我就看见了,我还给你鼓掌叫好来着。

  下次呀!您就这样的治她……哦!对了,我估计这次之后,她应该能记住教训很长一段时间了!

  这样我们的孩子也能过上一段好日子了,我真得要感谢您呢!”

  另一个孩子的妈妈,表情极其热切的和周筱说道。

  “多谢您能理解,真是惭愧。”尽管对方这样说,周筱却是觉得更加的脸红起来。

  得,这下自己更加出了名,几次和人家怼上都是在这人来人往的校园门口,这下估计会闹得整个军区的人都得知道了吧!

  周筱还在想,会不会有人暗地想,萧再丞娶了一个小辣椒回来……

  “今天真的是谢谢您了,萧夫人,对了……也还要谢谢萧沛同学,谢谢你今天帮助赵冬。”那个女子再一次的感谢周筱道。

  “真的不用说谢了!您家的孩子手心破了,赶紧回去处理一下吧!”周筱连忙的摆了摆手,和众人又点了一下头,牵着萧沛,在司机的护卫下,赶紧挤出了人群。

  “妈妈……”一边走,萧沛一边拉了拉周筱的手。

  “嗯……怎么了儿子?”周筱低头问道。

  “妈妈……我今天做错了吗?”萧沛有些怯怯的问周筱。

  虽然周筱从没有对他们变过脸色,也没有训过他们,但是,萧沛心底里莫名的就对周筱有一种敬畏。

  “这个问题……怎么说呢!走,我们先到车上再说,弟弟们还在等着我们。”周筱揉了揉萧沛的脑袋,先拉着他上了车。

  “妈妈……妈妈……小沐要去陪妈妈打那个大坏蛋,要打死她,可是……那个叔叔抱着小沐,不让小沐去!”看到周筱回来,小家伙儿一副委屈的神情,一下扑到她的怀里。

  “周妈妈,我也要去,可是那位叔叔,把小沐弟弟我们俩全部抱住,就是不让我们去。要是去了,我们就可以帮您打那个大胖子了!”冰冰也挥着小拳头说道。

  “儿子们真乖,你们这么惦记着妈妈,妈妈真感动。

  不过,是我告诉叔叔,不许你们过去的。那边人太多,妈妈担心一个人顾不过来你们,会不安全。

  你们也知道妈妈会功夫,坏人是打不过妈妈的,对不对?”

  周筱也把冰冰搂了过来,在每个孩子的额头上都亲了一口,然后说道。

  “可是,小沐还是想帮妈妈一起打坏人呢!”小家伙儿虽然点了点小脑袋,但仍是有些不甘不愿的说道。

  “我也是呢!”冰冰也拉了拉周筱的衣袖,低声嘀咕着。

  “儿子们,你们的想法妈妈都非常的理解,但你们现在还小,等你们再长大一些,长到足够有能力和力气保护妈妈的时候,那时要是有坏人,你们再帮妈妈去把他打跑,好不好?

  现在,你们还是需要妈妈保护的时候。你们只要乖乖的听妈妈的话就可以了,明白了吗?”

  周筱再次轻声细语的和孩子们解释道。

  见两个小家伙儿终于听话的点了头,知道他们听懂并听进了自己说的话,这才将注意力转到萧沛身上来。而此时的小家伙儿,正目光忐忑的望着自己。

  “儿子,刚刚的问题,我们俩现在来探讨一下。

  其实,如果从正义的角度来讲,你做的一点错都没有。而且,不用说我也能知道,那个白洪涛根本就不是一个能对他讲通道理的孩子,对吧?

  对这样的人,往往只能用这一种办法对付他。

  而且,他又是这样不懂一点做人最基本礼节的说人家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

  我知道,你也正是听了这样的话,心里才会更加的气愤不平的,我猜的应该是没错吧!

  所以,你今天做的事,妈妈不会批评你,而且,还会表扬你,但是,你要听好,表扬的不是你打了人,更不是你能打败人家。

  表扬的是你有一颗正义和善良的心;表扬的是你是非分明的观念。

  还有,你能将所有的理由,都能条理清晰的表达出来,这也是非常让妈妈高兴的一点。

  说了这么多,妈妈还是希望你以后遇事要冷静,每做一个决定之前,要尽量想到这件事做完后会发生的后果,以及它的严重性,你能明白妈妈所说的吗?”

  周筱耐心的和萧沛讲着道理,其实她所说的这些话里,若是让大人来听,肯定便一下能听出,有些问题的答案,其实周筱也在回避,因此说的有些似是而非。

  是主要的是,她还问人家萧沛有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

  殊不知,周筱的心里也在泛着矛盾,对于白家那个小胖子,周筱想,如果换作自己是萧沛的话,早就揍的他满地找牙了。

  但是,对着孩子,她又不能这么说。她怕自己的鼓励,真的让骨子里潜在着热血因子的萧沛,再长大些后,会刹不住车的失控发展,那样可就追悔莫及了。

  “妈妈说的……我好像是明白了!是不是就是说,我今天打白洪涛没有错,但是以后再想打他,或是打别人的时候,要多想想能不能有足够的理由打他,打完以后能不能像今天这样的完美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