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六百八十三章 走开
  刚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一低头,发现地上躺着一个牛皮纸的信封,看样子,是从门缝里塞进来的。

  周筱有些好奇,弯腰捡了起来,看了看,信封上没有贴邮票,那就不是邮寄来的。而上面写的是“周筱亲启”四个字。

  字体一看就是出自于男人之手,以周筱对写字的要求来说,这样的字体,也就属于一般。

  周筱又往门外看了一眼,这个时间,走廊里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是闹的什么名堂啊!”周筱一边嘀咕着,一边拿着信封走了进来。

  将信封暂时放在了桌子的一边,先拿起教案又检查了一遍。抬腕看了一下时间,马上到了八点半钟。于是,不再耽搁,抱起教案,便向三楼的教室走去,而那个信封,却是被周筱不经意间的用一份报纸给压在了下面……

  周筱的每一节课,如今都已变为了这十五位学生最为盼望的一门课程。而且,每堂要结束时,都会被这些人要求给延时。

  今天依然是如此,在学生们的一再要求下,周筱不得不又多讲了十分钟才下课。

  一回到办公室,周筱敏锐的听力就听到办公桌的抽屉里,自己的手机在嗡嗡的震动个不停。

  知道自己手机号的就是家里的那些人,他们都知道自己正在给学生上课,这个时间却打电话来,周筱明白,一定是谁有什么要紧的事。

  于是连忙疾步走到办公桌前,打开抽屉,拿出手机——显示的是萧老太太的手机号码。

  “喂……”周筱心里一紧,立即接通。

  “小小,你现在讲完课了吗?”萧老太太的声音传了过来,周筱分明听到一股焦急之意。

  “讲完了,妈……是不是有什么事了?”周筱一听萧老太太的话,声音都紧张的有些发起抖来。

  “那你直接到陆军总医院来,小夭夭在你走后就有些发蔫儿,后来干脆把吃的东西都吐了,这会儿又发起烧来。

  许岁岁看完说孩子得了急性的肠胃炎,在家不行,得到医院来。所以,我们现在在医院。

  孩子一直在哭闹,你赶快过来吧!”

  萧老太太立即说道。

  “啊?哦……好,我……我马上就到!”周筱一听心都揪了起来,连话说的都显得有些不大利索。

  慌忙的拿起自己的包包,转身就往办公室外面走。刚一出门,又想了起来,拿出手机给司机打了电话,让他直接把车开到综合楼这边来接自己。

  此时的周筱已顾不了那么多,想着自己走出去,还要耽搁上十几分钟近二十分钟的时间,让司机将车开进来接自己,还能快上一些。

  没有在原地等,周筱先是快步的往外走去,这样迎到车的话,还能更快一些。

  “哎……周老师……”那个伸着脖子,远远眺望的孙云霄,见周筱急匆匆近似小跑的过来,立即迎了上去。

  周筱理都没理这个人,直接要绕过他往前走。

  “周老师……你等一下啊!我还有话要和你说……”

  “走开!”周筱拉下脸,毫不客气的低吼了一声,一把推开挡在前面的孙云霄,直接越过他,风一样的刮了过去。

  走出没超过二十米远,司机已将车开了过来。

  “夫人,快上车吧!”车一停下,司机就跑下来,给周筱打开车门。

  周筱立即钻进了车里,同一时刻,汽车立即发动,绝尘而去……

  “这……这个……”孙云霄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载着周筱的汽车飞驰而去,一时有些缓不过神来。

  他虽听不到那个为周筱开车门的司机说的是什么,但远远的也能看出,那个人对周筱十分的恭敬。

  见此,孙云霄不禁有些迷惑起来。

  之前只是听说周筱是从小出生在农村,后来以一个神童的身份考进了都华,然后便是出国,到现在又以一个双料博士的身份回到都华来教学,别的,他还真的对周筱一无所知。

  今天看到的一幕,好像远不止他听说的那么简单……

  此时的周筱才不管刚刚拦住自己的那个孙云霄是何种的猜测和想法,她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己的女儿。

  直到坐进车里,周筱才想起,好像今天早晨起床后,小夭夭就比往常显的有些发蔫儿。因为小家伙儿没哭也没闹,周筱只当她还没过起床气儿,所以便没有往心里去。

  现在想来,孩子一定是从那会儿就已经开始不舒服了。都怪自己这个当妈的粗心,连孩子生病了都没能看出来。

  一路上,周筱除了心焦的难奈,便是越想心里就越发的自责。

  车在医院的门诊楼前还没停稳,周筱就自己打开车门,急急的跳了下来。

  刚要往里楼里面跑,萧老太太派在门口等候周筱的小战士,已经快步的迎了上来。

  “四夫人,孩子现在没在这边,在那边那个楼里。您跟我来,我领您过去!”

  “好!”周筱点头,顺着小战士所指的方向,一路小跑。

  看着周筱着急的样子,小战士本想劝周筱跑慢一点的话,没敢说出口。尽量配合着周筱的跑动速度,往小夭夭所在的那幢楼方向跑去。

  “到了,就是这里,不过,是在十三楼!”小战士说着,按下了电梯上行的按键。

  还好,电梯就停在一楼,而且也没有其他的人在等电梯,周筱和那个小战士很快的来到十三楼。

  小夭夭正处在最里面的一间高级病房内。

  当周筱气喘吁吁的推开门进来时,第一眼便看见小夭夭躺在一张大大的铺着雪白床单的病床上,头上已经扎上了针,正在输着液。

  而萧老爷子、萧老太太,以及萧再丞,都已围在病床前。

  “爸……妈……小夭夭她……”见到自己女儿那小小的一团,此时却躺在那雪白的病床上,头上还扎着针,周筱控制不住的,眼眶立即的红了起来。

  “丫头……别急,没事了!”萧老爷子最先看见了周筱,见周筱急的小脸儿发白,头上甚至已经冒出了细汗的样子,连忙安慰道。

  “小小……”一见周筱红了眼眶,萧老太太的眼睛也立时的红了起来。

  “孩子……小夭夭……”周筱说着,已经来到了床前,此时小夭夭正闭着眼睛,已处在半睡半醒之间,不知是听到周筱声音,还是闻到了她熟悉的气息,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见到周筱,立即瘪了瘪有些发白的小嘴儿,像猫一样的的叫了声:“妈妈……”

  只一句“妈妈”,便让周筱的眼泪便再也止不住的滚落下来。

  “夭夭,别怕,妈妈在啊!”周筱蹲在床前,牵起小夭夭的一只小手儿,放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摩挲着。

  “你们都别这样,许岁岁不是说了吗……小孩子,生病发烧的都属于正常,由于是现在母乳对于她来说,已经起不到那么大的抵抗作用,还需要她自身能够逐渐的形成强大的免疫力。

  行了,都别哭了,一会儿再吓到我们小夭夭了!”

  萧老爷子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宝贝孙女,也是一脸心疼、肉疼、肝儿疼的样子,但他发毕竟是个男人,而且这时的儿子满心满眼的又只顾盯在自己女儿的身上,所以,也只能自己站出来,安慰眼前这两个哭的伤心的女人。

  “没事、没事,许重楼说没事的,你们俩别着急了啊!”直到听见萧老爷子的话,只是先周筱一小步到医院的萧再丞,才有些反就过来。

  先是搂了萧老太太的肩一下,然后弯下腰来,再揽过了周筱,安慰他们道。

  “呜呜呜……都怪我……我早晨见小夭夭有些发蔫儿,但没见她哭闹,还以为她是没过了起床气,所以压根儿也就没往心里去。

  谁知……谁知她是因为难受……呜呜……都怪我,怪我这个当妈妈的粗心。

  要是早一点儿发现,也不至于让孩子受这个罪。

  都怪我……呜呜呜……”

  周筱本来是个很坚强的人,但一遇到女儿的事,整个就似崩开的闸口一般,怎么也控制不住突然而至的脆弱来。

  “怪我,小小走了后,我也看出来小夭夭有些发蔫儿的样子,也是认为孩子没有睡醒,就没往心里去,直到她吐了才觉得不对劲儿。

  唉!看来真的是老了……不中用了……连个孩子都看不好了……”

  萧老太太说着说着,眼泪流的更加的汹涌起来。

  “你们……你们这是……哎呀!

  怎么能说怪你们,孩子病来的突然,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再说,你们也不是医生,哪里会懂得那么多。

  别哭了!不是说没事了吗……这……”

  萧老爷子见越劝两个女人哭的越厉害,一时竟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不哭、不哭,没事的啊……不怪你们,谁也不怪,不是连家里专业的护理人员都没注意到吗!你们就更不会知道了……没事的,没事啊!”

  萧再丞只能揽着周筱,又看着萧老太太,除了翻来覆去的这几句话,别的也不知要劝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