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六百九十四章 浓郁又持久
  听了萧老爷子的话,周筱虽是心里一动,但是想到小沐和小夭夭,还是有些犹豫。

  “那怎么行,小沛和冰冰大了些,身体素质也好,倒是应该没大问题。但是小沐和小夭夭可不行,他们太小不说,抵抗力也不行。

  要是小夭夭再冻出什么病来,你能受得了呀?”

  没想到,萧老太太倒是和周筱想到一处去了。对着萧老爷子说道。

  “呃……那倒是,小沐现在被丫头已经调养的差不多了,就是我们的小夭夭……的确是太小了,娇娇弱弱的,怕是还真的受不住呢!”

  一提到自己的宝贝孙女,萧老爷子的风向立即发生转变。

  “妈说的对,我也是有这个担心呢!”周筱这时才说道。

  “那就到时再说吧……到时再说吧!”萧老爷子连声的表示。

  ……

  今天一天,周筱连走路的步伐都显得比往日的轻快。

  她先是给萧再丞准备了去外地那几天要穿到的衣服和物品。然后就是开始准备几个孩子回老家时要用到的一切衣物和用品。

  这些虽然简单,但准备起来却是非常的繁琐,多亏有丁嫂的帮忙,周筱才在一天内就准备了妥当。

  剩下的一些事,就不需要周筱来操心,有萧老太太在,她就已指挥着下人将一切打理的妥妥当当。

  这一天,萧再丞回来的比较早一些。

  因为说明天一大清早就要启程,晚饭后,萧老太太早早的把周筱他们打发到楼上去休息。

  依然按步就搬的先将小家伙儿们逐一的哄睡,才刚刚过了九点半钟,萧再丞便也从书房回到了卧室。

  “今天不要再熬到那么晚了,早点儿休息,明天好早起!”周筱以为萧再丞是回卧室来拿什么东西,于是趁机对他说道。

  “好!”没想到萧再丞直接靠坐到了床头上,并应周筱道。

  “啊?哦……”周筱稍稍愣怔了一下,便也没再说什么,自己拿了睡衣,进了卫生间。

  刚躺进浴缸内,听着音乐闭上眼睛,想享受一会儿浴缸内按摩所带给自己的松驰,就觉得水波突然的一漾……

  不由立即睁开眼睛,见萧再丞正迈步跨了进来。

  “哎……你……你进来干嘛?”周筱一惊,立即坐直了身体,身子一凉,突觉不对,又捂着胸部潜下去一些。

  “洗澡呀!”萧再丞说的好像特别的正常无波。

  “那……那也得等到我洗完你再来洗呀!”周筱的小脸儿已经逐渐的红了起来。

  虽然夫妻这么久,坦诚相见也有了无数次,但这样的画面,还是令周筱害羞不已。

  “一起也能洗的开。”萧再丞脸色不变,语调不变,好像说的是多么平淡的小事一般。

  “不行……你先出去,不然我出去……”周筱轻拍了一下水面,以表示自己的不满。

  “我来帮你!”萧再丞就像没听到周筱的话一般,直接伸过来一只大手。

  “不……不用你,我……我自己能来!不是,我是说,你……你出去呀!”周筱努力的躲闪着萧再丞伸过来的大手。

  “听话!”萧再丞在这个时候仍是那么的言简意赅。

  “就不……讨厌,你快出去嘛……那个,你去看着点儿夭夭,她……她要是醒了见不到人会哭的!”周筱找着一切可以阻止萧再丞乱来的理由。

  “她这个时候是绝对不会醒的。”显然,这个理由找的相当的不成功,萧再丞对于女儿的作息规律,比周筱这个当妈的还要多熟悉上好几分。

  “你……那也不行,别胡闹,快出去!”周筱拍着萧再丞已经成功覆到自己胸前的大手。

  “我来帮你按摩。”萧再丞说的极其的好听,行动上却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大手已经开始肆无忌惮的游移起来。

  “你……”周筱涨红着脸,一手撑着浴缸的边沿,就想站起来逃跑。

  不料,却是给了萧再丞更多的机会,身子刚一动,已被萧再丞的一拉一拽,给卷进了怀中。

  这样的姿势,更加方便了萧再丞的为所欲为。一低头,已经含住了周筱一双的唇瓣。

  “唔……唔……不……唔……”既然落到了萧再丞的手,又是在这么天时、地利又人和的大好形势下,哪里还有周筱的“生路”。

  片刻的功夫,周筱便已被萧再丞撩拨得丢盔弃甲,毫无任何的反抗之力。

  于是,萧大军长为了弥补自己未来三天多时间的亏空,本着一次够本儿的原则,不顾身下小人儿的求饶,将其又是里里外外的通吃了一番又一番。

  直到感觉“酒足饭饱”,吃得通体舒畅,方才心满意足的将早已沉入梦乡不知几许的小人儿清洗干净,抱回床上。

  不用说,第二天早晨萧再丞是什么时间起的床,又是什么时间出的门,周筱全都一无所知。

  就连小夭夭哭了好一会儿,才把她给闹醒,而这时得了临出门前的萧再丞吩咐的丁嫂,也轻轻的推门走进了房间。

  周筱实在是力不从心,只得任丁嫂将哭得不甘不愿的小夭夭直接抱下去,交给她的爷爷、奶奶,而自己片刻又沉睡了过去。

  再一睁眼时,已经快要到了中午的十二点钟。

  两腿发软、全身发酸、走路打着晃,甚至连腰都要直不起来的周筱,一边在卫生间内一下一下发狠般的刷着牙,心里一边暗骂着萧再丞那只不懂节制的色狼。

  一低头,却发现自己由于太过用力,竟然把牙都刷出了血来。

  于是,更加的对萧再丞怨念起来,并暗暗的发了狠,要让他尝尝半个月又沾不到肉腥的滋味……

  做足了心理建设后,努力使自己的走路姿势保持着正常的样子下了楼。

  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正把小夭夭放在垫子上,两老一小的坐在地上玩耍。

  “你看,我就说有那么多的下人,让他们给小四和几个孩子收拾要带的衣物什么的就好,你非得要亲自的收拾,这下累到了吧!”

  看到周筱不但走路有些不太正常,就连小脸儿都泛着红晕,一副极为不正常的样子,萧老太太心知肚明。

  她太了解自己的儿子现在对于自己这个小媳妇儿的喜爱和疼爱以及在意,更作为一个过来人的萧老太太,一眼就能明白,昨晚发生了什么。

  知道周筱的脸皮儿薄,而且罪魁祸首又是自己的儿子,所以,第一时间就给了周筱一个大大的台阶下。

  “啊?哈……那个……是……是啊!那个……我……是有些娇气了哈……呵呵……”周筱就当萧老太太是真的这样的认为,也就借机应对了两声。

  “丫头就是操心的命,这一点,你得和你妈多学学,要学做一名能够善于指挥的将才。

  整天只想着做士兵的那点儿事,那怎么成。

  要成就大事的人,就要有一个能放权的魄力和能力……”

  萧老爷子一边拉着孙女的小手儿,一边对周筱说道。

  “瞧瞧……就这么点儿事儿,到您这儿就上升到了这么高的一个层面上。

  我们整天在家,就是家里的这些家长里短的琐碎小事,还什么将才不将才,又有什么魄力与能力的!

  才没那么多的学问和道道呢!”

  其实萧老太太是对于萧老爷子给予自己的夸奖,有些不好意思了。所以才摆了摆手,这样的说道。

  “妈,爸说的非常有道理。在这一点上,我真的得和您好好的学学。

  而且,这也是我非常佩服您的一点。

  您看,从没见您大声的吼过,更没见您板起脸来训斥过谁,但是家里上上下下的人,对您却是特别的敬重。

  我是说,他们是从心里上就极其的敬重您,这点一看就能看的出来。

  还有,家里的下人们,无论是身在哪个岗位上的人,都被您调教得既能干又非常的有眼色……

  还有太多,这些都让我佩服的您无体投地,真的,妈,我一点儿都没有恭维您。

  这些,我都不知道这一辈子能不能和您学的完。”

  周筱说的非常的诚挚。

  “丫头也是这么说吧!你也不用谦虚,这些方面,你多教教丫头。她也不能依靠你一辈子,以后,也得要帮小四撑起一大摊子的事来。

  早点儿让她学到手,对他们小两口儿都有好处。”

  听到有人夸萧老太太,萧老爷子比听到有人夸自己还要美。神情还特意故作严肃了一些,对着萧老太太说道。

  “得、得、得……你们父女俩打住吧!别把我夸的晕上天去,我这老胳膊老腿儿的可受不住。”萧老太太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尤其是听到萧老爷子的夸赞。

  别看两位老人家风风雨雨的已做了近半个世纪的夫妻,萧老爷子年轻时还没有对萧老太太说这么多感情色彩过于浓重的话,直到老了、退休以后,感情才变得越来越细腻起来。

  但萧老太太每逢遇上萧老爷子这样的夸奖或是带有爱意般的维护时,总会露出少女一般的娇羞来。

  这让每每看到的周筱,不知为何都会有种流泪的冲动。

  甚至有时还会想,自己和萧再丞到了老了的时候,会不会也能像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这般的感情变得更加的浓郁又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