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六百九十九章 从没想挤进去
  之前那次回来,周筱就已经把这些孩子们的身高、体型等摸了个清楚,所以,这一次,她给了丁嫂号码,让丁嫂帮忙给每个孩子买了两套薄厚不一的运动装来。

  另外,每个人还配了两双运动鞋,还有一顶棒球帽。

  因为那次在去捞鱼时,周筱发现,当看到自己这一家几口换上同样款式的衣服鞋帽时,一众栓子们眼里那满满的惊奇。

  所以,这次决定回来后,周筱考虑到要送栓子们的礼物时,第一个就想到了这个。

  “哇……运动装……还有运动鞋和帽子耶!谢谢姑姑……”

  “谢谢姑姑……”

  一众栓子抱着周筱送给自己的礼物,高兴得合不拢嘴。

  “不用谢,呶……这是些吃的。大栓子,你把这些拿回去,和弟弟们先分着吃,太多的你们拿不了,到时候姑姑再给你们送过去啊!”

  周筱挨个儿的摸着小栓子们的脑袋,柔声的说道。

  对于这些憨厚的一众小栓子们,周筱是打心里往外的喜欢。

  “好,我知道了姑姑,谢谢姑姑!”大栓子又懂事的和周筱道谢。

  “没事,不用和姑姑客气,去吧!大栓子和二栓子、三栓子你们,小心带着点儿弟弟们,先回去吧!

  回去后让奶奶或者妈妈帮你们试一下衣服,看合不合身,运动装,要是大一些也没关系。”

  周筱叮嘱几个大的道。

  把这一众栓子们送出门去,看着他们大的带着小的,一副迫不及待往家跑的样子,周筱不禁满脸的笑意。

  饭后,大家照例都回了各自的房间去休息。

  这次,不用周筱说,萧沛和小沐及冰冰那三个孩子,自己主动的就往周海正和刘玉凤他们的那间屋内跑。

  一边跑,萧沛还一边嚷嚷着:“好久没在外公和外婆的大火炕上睡觉,好想念呀!”

  “小沐也喜欢外婆的大火炕,热乎!嘻嘻嘻……”小家伙儿跟在萧沛的身后跑。

  “我也特别的喜欢!”冰冰边跑,还边护着小沐,生怕他会摔倒。

  “看来,我的魅力还没有一个大火炕对他们来的大呢!”周筱在后面,调皮的对着萧老爷子及周海正他们一众笑道。

  “不,你的魅力总要比一个火炕来的大一些!”萧老太太现在也爱和自己这个如女儿一般的小儿媳开开玩笑。

  “那完了……看来我得多睡几个大大的长觉,好在梦中细细的检讨一下自己了!”周筱紧跟着又调笑道。

  引得众人又是一阵的大笑。

  “你这孩子,怎么和你婆婆都开起玩笑来,这么不礼貌!”刘玉凤有时会有些认老礼,不禁教训周筱道。

  “诶……亲家妹妹,这是我和小小之间的小情趣,您可不要训她。

  不然……就是您嫉妒您生出来的女儿,现在和我这么亲了吧!”

  萧老太太不但说话滴水不漏,有时也是个很幽默的人。

  “怎么会,多一个人这么疼她,我这个当妈的高兴还来不及呢!”刘玉凤没有萧老太太那么多的文化和心思,说起话来直来直去,却听的人心里也极为的舒服。

  ……

  下午的时候,毕大叔和毕大婶倒是没有再来,小栓子们却是都穿着周筱给买的新衣服上了门。

  “本来我妈妈是不让我们穿新衣服的,说是要留到过年时再让我们穿。后来是我奶奶说,让我们穿来给姑姑看看。”大栓子和周筱学话道。

  “嗯……侄子们好精神,不错,虽然稍稍大了点儿,但穿起来不影响。

  告诉你们的妈妈,姑姑给你们买的衣服,就是让你们现在穿的,不用等到过年,知道了吗?”

  这一众小栓子们穿上一式一样的衣服,往一起一站,还真是像变了一个人儿似的。

  而这些栓子们由于穿上了新衣服,一各个的也都兴奋的不得了,不时的低头,要么看看身上的衣服,要么就看看脚下的鞋子,还不时的扶一扶或是摸一摸头上的帽子。

  这些可爱的动作,令周筱看了更是增加了对他们的那份纯真的喜爱。

  打发一群孩子们,让他们自己到一边去玩儿,其他人都坐在客厅里聊起天儿来。

  m省的这个时节不像帝都城,气温已经明显的降了下来,这时再坐在院子里,人已经会觉得有些太冷。

  聊了一会儿,听周筱说要到外面转一圈儿,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也要和她一起出去看看。

  留下刘玉凤和安姨在屋内照看着小夭夭,其他人及孩子们都跟着周筱及周海正来到屋外。

  还像前一次那样,大家先是从后园转起。

  后园与之前那次回来时比,梨树和苹果树上原来那些发绿的果子,如今都已经熟透,梨子金黄,苹果粉红,有了色差后,就显得果实越发的密实起来,将每个树枝都压得变成了一个大大的弧度。

  由于还没有上霜,就让它们继续长在树上,据周海正说,这样在树上被冻一冻,会增加它们的脆度和甜度。

  周海正说的没错,之前在屋内边聊天边吃这些水果时,大家就公认要比外面买的那些水果味道来得纯正又脆甜。

  虽是只过了一个月多一点儿的时间,但猪栏内的那些大肥猪又肥胖了一圈儿,而且又增加了二三十只的小猪。

  连那些小鸡仔也长成了半大的小鸡,和着那不停嘎嘎叫着的大白鹅们,后园内依然是一副生机勃勃的景象。

  转到前园,之前被撤掉的菜棚,如今又被架了起来,里面的菜长得青翠可人。由于白天的气温还算可以,棚口就被敞开着。

  棚外除了萝卜、白菜外,已没有什其它的菜蔬,该拨掉的一些枯菜秧,都已经被拔掉,裸露出下面黑漆漆的泥土来。

  “一看到你们家的这派景象,就觉得生活特别的有生机的那种感觉。”转完后,萧老爷子边往屋内走,边对身旁的周海正说道。

  “我们已经看习惯了这种景象,所以已经没有了什么过多的感觉,可能是您在高楼大厦里面住得久了,所以感受才会不同吧!”周海正很客观的说道。

  “可能亲家兄弟说的对,不同环境里的人,看到不同的风景,感受就会有所不同。但是说老实话,也许和我的出身有关,我最喜欢的,还是你们的这种生活。

  就像丫头所说的——简单而快乐!

  这也许就真的是围城里面所讲的——‘城里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挤进来’吧!

  不过,这话,用在亲家兄弟的身上却并不合用,您是从没有想挤进去过吧!哈哈哈……”

  萧老爷子一番感慨后,又说到了周海正的身上。其实,心里是对于眼前这个不慕荣华的人的极为的敬仰和敬佩之情。

  “哈哈哈……亲家老哥实在是看高我了,我也是凡人,也有喜欢享乐和对财富追求的心思和欲望呀!

  只是,会能认清现实一些吧……”

  周海正说的很客观。

  “能认清现实就已经是非常的难得了,现在是绝大多数人,想不明白这一点,所以生活的才不快乐,才整天的怨天尤人啊!”萧老爷了说道。

  “年龄……这可能和年龄有关系吧!

  其实说白了,我觉得我是个不太有上进心的人,有些安于现状的心态。这一点,小小可能就是受了我的影响。

  所以,有时我也会想,这样的态度,是不是对孩子会有一种不好的影响,否则的话,孩子们是不是有可能会有更好的发展也说不定。”

  周海正推心置腹的和萧老爷子谈着自己的感受。

  “不、不、不……绝对不会,其实亲家兄弟的这种想法,对于孩子们的影响、或者说是教育,非常的好。

  您不要看丫头一副好似安于现状和安于平淡的样子,但这可是个有大智慧的孩子。

  虽然外表看起来柔弱、安静,骨子里却不乏一腔的正义和热血。

  以她的这个年龄和她们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来说,这样的人品和性格,实属不易。

  所以说,这都是亲家弟弟和弟妹,你们夫妇二人教育的好。

  还有周天,那孩子也是个难得沉稳又正义的孩子,好好磨练一下,将来必能成大器。

  只是丫头这孩子无意于政途,否则……说句不怕您不高兴的话,将来的成绩定会高于她的哥哥之上。”

  萧老爷子和周海正说的很直接,也很中肯。

  “周天和小小毕竟是我亲生的孩子,您说的这些,我其实心里也能有个一二。

  周天呢……的确如您所说的那样,有些稍显优柔寡断,当然,这一点,通过打磨,也许能得到改变。

  这孩子还有一个我认为大的缺点,就是有时太过耿直,这样的性格,在遇到一些事情时,可能会乏于变通。这一点,也正是我最担心的一点。

  可是这也是最难改变的一点,骨子里带出来的东西,要说改变……真的很难。

  我也担心他因为这一点,将来会栽大跟头……

  至于小小,虽然我在对于她未来的理想和规划上,没有参加过太多的意见,因为这孩子我知道,她从小就有自己的主张和想法。”

  周海正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目光有些深远的望向了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