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零三章 很多年前的这件事
  “乖女儿,太晚了,快睡吧!”萧再丞看到女儿还是这么的精神,心里更是着急,但仍是极其耐心的轻声的哄着。

  “不行还是把她抱到床上来吧!”看到萧再丞已经抱着小夭夭在地上足足走了了有二十分钟的样子,而小家伙儿还咿咿呀呀的和爸爸“聊”着,周筱便开口道。

  “不行,抱到床上她更是不睡,我还是这样哄着她睡吧!”萧再丞拒绝道。

  “你这几天也累了,这样抱着她,一会手臂会酸的厉害,你还是把她放到床上,她什么时候睡就什么时候睡吧!”周筱其实是心疼萧再丞。

  “没事,我不累!”萧再丞继续抱着女儿,轻晃着在地上来回的走。

  周筱没办法,劝不动他,只得拿起一本书来,半躺着靠在床头上,看几眼书,再看几眼那来回走动的父女俩。

  不知不觉的,眼皮就渐渐的沉了下来……

  周筱也不知手上的书是几时离的手,她是被身上覆上来的沉重的份量压的才醒了过来。

  睁开眼,房内的灯不知何时已经被关上,通过只有微弱光线的夜灯,还有身体上更为明显的感知,才发现,萧再丞正伏在自己的身上。

  而身上那清凉的触感告诉自己,属于两个人身上那彼此的衣物,不知何时,早已不见了一丝的踪影。

  “孩……孩子呢?”清醒大半过来的周筱,先是问着孩子的情况。

  “睡了……在里面!”萧再丞回答完周筱的问题,就迫不及待的封住了那张微张的小嘴儿。

  “唔……等……唔……等一下,盖……盖好被子了吗?”周筱还是不放心的又问了一句。

  “全弄好了,专心一点儿!”萧再丞耐着性子,回答完周筱的又一个问题,便再也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萧再丞的火热与狂热,瞬间便勾起了周筱对其这几日来压抑般的思念。于是,那体内潜藏着的令她自己都不知所名的也近似于烈火般的灼热,也一同被点燃了起来。

  一双纤软如玉的手臂,不自觉的便缠到了萧再丞那劲壮的腰间,带着火花般烈艳的唇瓣,主动的寻找起那令自己也百般的痴迷,并带有薄荷的清香的凉滑来。

  这样热情的主动,是萧再丞那承载着满腹欲望的高能的催化剂,两种高热的燃料一旦触碰到一起,燃点便在霎那间“腾”的一下被引爆。

  于是,便有刺目的火花,四散飞溅着跳跃起舞。

  夜的序幕,才刚刚的被拉开,而夜,正长……

  好似真的是放松下来,第二天一早,连萧再丞都难得的比往常晚起了半小时。

  当然,此时的周筱,还沉睡在梦乡里。

  小夭夭也因为前一晚比平时晚睡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所以,这会儿也和妈妈一起躺在床上呼呼的大睡着。

  “都这会儿了,小小怎么还不起,我去叫她起床。”刘玉凤见早饭都要摆上桌,除了孩子们,只有周筱还没起,面子上就又有些下不来。

  “妈妈,您别去叫她,让她睡吧!小夭夭昨晚兴奋的不睡觉,折腾了很久。”萧再丞觉得,这不算是自己说的谎话,小夭夭昨晚是很兴奋,也是比平时晚睡了好久……

  周海正见刘玉凤面上有些不郁的神情,护女心切的他立即在一旁开了口——

  “呵呵……小小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从小就缺不得觉,要是耽误了一宿的觉,你们就看着吧!就像要了她的半条命一样,第二天整个人都是懵的,你和她说什么,她都是慢半拍儿的才反应过来。”

  “不但是缺不得觉,而且还特贪睡和懒床,还有,起床气儿还重呢!

  妹妹小的时候早晨懒床不爱起,我就逗她,捏着她的鼻子不让她喘气,给她弄醒后,她最多睁开眼看我一下,然后就会立即闭着眼睛开哭。

  哭的还没完没了,能哭上半小时给你看。就这样,还赖在床上不起来。

  因为把妹妹弄哭,我不知挨了我妈妈多少次的揍呢!”

  周海正说完,周天接着也讲起了周筱小时候的一些趣事。

  “你还记得揍你的事呢!你怎么不说,揍过你一次后你还不长记性,还会来接二连三的又那么去做。

  我这一大早的,又要忙着做饭,又要忙着这些猪啊、鸡的,你倒好,弄的妹妹哭的没完没了的,你说说,我能不火大吗!”

  听了周天的话,刘玉凤也笑着回忆道。

  “您火大也不能全怪我呀!是妹妹哭吵的您火大,您当时为什么不揍妹妹呢!”周天故意这样的说道。

  “揍你妹妹?哼……我倒是想,那也得你爸爸能让才行呀!

  你没见你每次把妹妹惹哭那会儿,你爸爸那恨不得剐了你的眼刀。他也就是没有打孩子的习惯,要是有,估计揍你的,就不是我一人喽!”

  刘玉凤现在回忆起来,看着周天还带有一副似幸灾乐祸的神情。

  “别看周天好像很老实,性格有些内向,小的时候有时也可气的很。

  对妹妹好的时候吧……那是连我都比不上的;逗起妹妹来的时候,那更是气得你恨不得想狠狠的揍上他一顿才行。

  我记得小小那会儿才三岁吧……对,没错!那时家里还是最早的那个土房子,院墙也是泥墙。

  正是快夏天的时候,一个周日,我和他们的妈妈去田里干活儿,快中午的时候一回到家,还没等进门,就听到小小的哭声。

  当时没在意,以为是摔倒了或是什么别的原因。但等进了院子一看,小小整个人正趴在院内的墙头儿上,一动也不敢动的在那里哭呢!

  也不知哭了多长时间,反正是嗓子都哭哑了,小脸儿都是白的。虽然墙头儿不高,但小小毕竟还小,才三岁呀!而且个头儿长的又瘦还又小,那个墙头儿对于她来说,当然显得是很高了,她在上面怎么能敢乱动。”

  听完刘玉凤和周筱说的话,周海正又开始接着回忆起有关女儿从前的事来。而且,在讲述着的过程中,满眼都含着对于女儿的宠溺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