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零七章 你说听我的
  “你别想!那样我估计明天就得坐着讲课了,你让我把人丢到都华去,而且丢到上千人的面前去?萧再丞……你要这样做,我……”

  周筱想说“我会恨你的”,但是话到了嘴边,又觉得夫妻间,说这种话,好似有些伤人。于是,便忍了忍,又咽了回去。

  “我会注意……”萧再丞也不在意自己的衣领被小人儿攥的越来越用力,揽着周筱纤腰的那只手臂却是越来的越紧,紧到与自己的身体贴合到没有一丝的缝隙。

  而身为当事人的周筱,对这一情况却丝毫的还未察觉,还在那儿装作似一个小辣椒般的,对着萧再丞发着虎虎的生威。

  “你会注意?切……别的事我对你完全的信任。而对此……你已完全失去了我对于你的任何一丝一毫的信任。”周筱不屑一顾的嗤鼻道。

  “不听话的小东西!”萧再丞话落,周筱瞬间已腾空而起——被萧再丞一把抱了起来,直接往卧室走去。

  “不许用强!萧再丞……否则我真和你急啦!”周筱不敢太过于的挣扎,担心摔到地上去。只得双臂环到萧再丞的脖子上,双腿在稍稍用力的踢弹着。

  “老实点儿……你说听我的!”怀抱着周筱的萧再丞,几个大跨步,已经回到了卧室。

  小娇娇正睡在那里,周筱又不敢大声,但仍是极力的反驳道:“谁说听你的了?”

  “刚刚你不是在书房说,你听我的吗!”萧再丞极曲解周筱里的意思之能事。

  “那你还说让我养精蓄锐呢!”周筱马上就反应过来。

  “好……那我们就‘养精蓄锐’”话落,周筱已如同一只小羔羊般,被萧再丞按进了床里。

  “萧再丞……你……你……你越来越流氓了你……啊……”周筱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萧再丞出其不意的一击给惊的叫了出来。

  “嘘……当心女儿!”随即,萧再丞便已堵住了周筱的小嘴儿,让她除了“呜呜”的声音外,无法再有其它的声音发出来。

  ……

  “够了啊!我……我明天必须要保持最好的状态,不然……不然,你要让我丢了脸,我就死给你看!”被萧再丞狠狠的折腾一遭儿后,周筱拼力的用一只小手儿,捂住其再次要压下来的那双唇瓣。

  “……好吧!”看到周筱真的有要翻脸的趋势,萧再丞内心争斗了好久,终于点了头,放开周筱,躺倒在她的身侧。

  ……

  其实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周筱多多少少的也适应些了萧再丞每次如狼似虎般的折腾,只要不是太狠、太过份,基本上已影响不到周筱第二天的早起。

  关于这一点,萧再丞嘴上没说,却是暗中观察的仔细又仔细,所以,在此问题上,掌握的尺度却也是足够好,只是周筱却是没有发现而已。

  所以,这一天的早晨,周筱毫无异样感的按时醒来,按时送了孩子们去上学。

  由于讲课的时间是安排在下午的两点半钟,周筱今天没有提前去学校的宿舍休息,而是在老宅休息了一个虽然短暂,但是质量却很高的午觉后,起来漱洗打扮。

  十月份的帝都,天气也变得凉爽起来,尤其是到了早晚的时候,会觉得有些小小寒凉的感觉。

  周筱选了一件纯羊毛面料的浅灰色裙子穿上,裙子带了一个小立领,长度及膝,并且是是长袖的样式。

  这件裙子的设计很是特别,整体设计是一个修身的款式,周身不带有任何繁复的配饰,却是腰间配上一条粉色的宽宽的腰带。

  虽然这种灰色很难被人穿出特殊的效果来,但配上这么一条腰带,立即变的不一样起来。尤其是周筱的身材高挑挺拔,而且纤细合度。

  再扣上这么宽一条腰带,立即使如魔鬼一般的身材尽显。

  加之周筱的皮肤通透白皙又水嫩,灰色穿在她的身上,丝毫不显黯淡,相反,还会提亮她的肤色。

  周筱又找了一双小细跟儿的与腰带同色系的皮鞋穿上,不过鞋子的颜色略比腰带的颜色再深上一些,呈艳粉色。

  这样的话,不会让人看起来有头重脚轻的感觉。

  因为裙子的样式偏职业装,所以周筱仍是是梳了一个丸子头出来。

  依然是与从前所差无几,除了脖子上带了一个粉钻的吊坠外,只在手腕上,带了一块patek philippe镶钻的手表。

  手上拎了一个黑色的小挎包。

  周筱在镱子前照了照——“嗯……看起来还算稳重!”

  这才下了楼,与坐在楼下的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打了声招呼——

  “爸、妈……时间差不多了,那我就先走了!小夭夭还在睡着,有丁嫂在看着。

  那我们……晚上就晚些回来了……但是,我会尽量的能早回来就早些的回来。”

  周筱说这些话的时候,面上带着明显的歉意。

  “去吧!你们年轻人,该玩儿就要出去玩儿一玩儿,哪能像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一般,整天没事就宅在家里。

  小用担心小夭夭,有我们在,你放心去玩儿你的。

  出去了,就踏踏实实的玩儿,别总想着家里孩子们的事。

  快去吧!”

  萧老太太看着眼前自己这个漂亮的小儿媳,也是满心满眼的喜爱之情,特别通情达理的对周筱说道。

  “快去吧!你不在的时候,小夭夭只要看到你妈我们俩在就不会有任何的事了。

  今天的课好好的给他们露一手,震憾一下他们。

  呵呵呵……要不是碍于身份,我还真想去听一听丫头讲的课,看一看我们丫头站在讲台上的样子……”

  萧老爷子也是一脸笑眯眯的说道。

  “别、别、别……就是能去您也别去,如果您要是坐在讲台下面的话,我估计不要说是讲课了,就是站在那儿,我的两腿都会哆嗦吧!”

  周筱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说道。

  “不会,我相信我家丫头的定力和实力,就是别国总统坐在下面听课,你也照样能超常的发挥。”萧老爷子一脸的笃定甚至带着炫耀的神情。

  “哎呀……爸,您夸的我连我自己都有些相信那会是真的了呢!怎么突然间有种自信爆棚的感觉呢……”周筱与萧老爷了调皮的开着玩笑。

  “你们父女俩呀……”看着这一老一小的在那儿相互的调侃,萧老太太在一旁也是直乐。

  告别了两老,周筱坐进了等在门口的车里,直奔都华而去。

  仍是像以往一样,先是到了办公室。还有一点点的时间,周筱又大概的看了一遍一会儿要讲的内容,到了时间快到了的时候,才抱起教案,往大礼堂走去。

  上次的公开课后,连周筱自己都不知道的是,现在她俨然已成为了都华的名人。用不太恰当的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可以称之为“一炮而红”。

  在之前周筱来报道的第一天,被周校长和谭主任领着一同入的会场,而且当时周校长还在发言中特意的提到了周筱。再加上周筱之前也曾代艾伯纳教授回都华讲过课。

  这一系列的事迹加起来,已足够令好多人认识并崇拜起周筱来。

  最终再经过前一次的那堂公开课,更让周筱的人气在都华得到迅猛的蹿升。

  前一次的公开课后,在一传十、十传百的热效应下,现在有更多的人开始期待起周筱第二次的公开课来。

  学校也考虑到第一次的公开课时,那个小礼堂人满为患的问题,所以在周筱的第二次公开课前,就先调查了一下,并大概的统计了一下人数,统计完之后,立即就决定,把这一次的公开课,改到了大礼堂来。

  这也是都华为数不多的举动,以往,也只有在请到大牌的专家或是名人来讲课或是演讲时,才会有这样的举措。

  例如——艾伯纳教授来讲课时,就是连大礼堂,也会被前来听课的学生、还有那些不是学生而装成学生混进来的人,给挤的满满的以至连过道上都会站满了人。

  也就是说,这样比较大型和有名气的演讲和课程,还会有外校的学生或其他的有些门路的人员,跑过来蹭课。尽管学校对此也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但是,这些人都精的很,令校方也是防不胜防。

  像周筱,以她的资历和年龄,能开放这样的一个大礼堂让她来讲课,在都华的历史上,也算是少见了。

  周筱抱着教案刚下到一楼的时候,她的学生郑成名、陈兴志还有苏桂荣,早已等在了一楼的大门外。

  “咦……你们怎么在这儿?”周筱见了他们,不由奇怪的问道。

  “我们在做护花使者,陪您一起去上课呀!”郑成名笑嘻嘻的答道。

  “还护花呢!护什么花,你以为这是暗街小巷呢!”周筱不禁笑道。

  “说真的,我们真的是等您一起去大礼堂,去听您讲课。”陈兴志认真的说道。

  “去听课?你们学的就是这个专业,而且已经读到了硕士的课程,再去听基本都是准备给本科生的讲解,不会觉得像是一名初中生,再回去听幼儿园小朋友的课的感觉吗?”

  周筱听了不禁一乐,打趣他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