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零八章 不好吧
  “不会,不会有那种感觉,虽然课程熟悉,但是您讲课时所带给我们的那份启发和快乐,却是我们即便读到了现在硕士的课程,也依然是会感到极为兴趣盎然的事。”

  三名学生中,唯一的一名女生苏桂荣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快乐最重要,呵呵……但是,你们可千万不要是因为担心礼堂太大,而去听课的人太少,为了不使我太失颜面,才去充人头的哦!”

  周筱和三个人一边往大礼堂那边走,还一边不断的打趣着他们。

  “不会,绝对不会,能多听一堂周老师的课,我等荣幸之至!”陈兴志油嘴滑舌的接话道。

  一行人说说笑笑的走到了大礼堂附近。

  周筱是要从侧面的小门,也就是那处的专用通道进去,而听课的人,都是要从正门才能进去。

  “我们从正门进去,周老师,先闪了!”郑成名和周筱说了一声,几个人就要绕到前面的正门去。

  “不用再跑过去绕路了,没必要。和我一起这从这个门进去就行。”周筱喊住了正要离去的几个人。

  “这……不好吧!这个门是不允许学生们进的。”苏桂荣迟疑道。

  “没关系的,我们这次只是一个普通的讲课,又不是什么走红毯或者是迎接什么大领导。

  走吧……和我一起从这儿进去!”

  周筱却是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于是,三个人便和周筱一道,从这一侧的小门往礼堂内走去。

  距离开课的时间还有五分钟左右,所有听课的人,都已提前进入了礼堂坐好。

  周筱先是抬头看了一下,不由心里一震,她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会有这么多人来听自己的讲课。

  由于不是站在讲台上,周筱看不到全场那么远,但目光所及处,均已坐满了人。

  仍是只一眼,周筱没好多看,便在张院长及付主任的招手示意下,往里面第一排座椅的靠一侧的位置走去。

  由于人多,讲课也没有正式的开始,大家的注意力还没有那么的集中。所以,周筱进来时,只有坐在前面的一些人看到,倒也没引得太多、太大的关注。

  三名学生与周筱打完招呼,直接去找同学们帮自己提前占好的座位。

  周筱便直接来到张院长和付主任的这边,先是和他们问了好。然后在张院长的示意下,在一侧的座椅上坐了下来。

  “周筱老师,你看,一进礼堂你就应该已经能够感受到大家对你的热情了吧!

  你知道今天来听你讲课的,光是我们校的在校学生就来了多少人吗?我告诉你吧……有五千多人……占了我们学校所有学生人数的三分之一呀!

  这还不算外校的混进来蹭课的那些人,另外还有其他一些学生带来的朋友及亲戚什么的。

  目测,这全场的人数加起来,至少应该能有近六千人吧!

  我想,这应该才是刚刚的开始,再等你讲下一堂课的时候,估计这个礼堂就会坐不下喽!

  哈哈哈……”

  自己负责的学院能这么的有人气,而且今天主讲的这一位周筱老师,又成了自己院系的一位明星老师,张院长心里已经像是喝过了二两小酒儿一般,晕乎乎儿的美妙。

  “张院长说的是,估计下次我们就得要担心人员过多,而产生的礼堂内安全的问题了!

  不过,周筱老师,今天要辛苦你了,还得要增加十分钟的课时。”

  还没等周筱开口,付主任也接着张院长的话说道。

  “张院长和付主任说的都过誉了,我哪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和能力,大家不过是好奇胜过听课的兴趣罢了!

  相信再过了这一次,我们就得要转回到小礼堂去讲课了!”

  对于两个人给予自己的夸奖,周筱丝毫不觉得有那么的夸张,在她的心里,真的就认为大家对于自己,这个才二十岁的双料博士,有些好奇罢了。

  整天的堆在中的这些人,能有个相对轻松又能满足好奇心的机会,自然是能来看上一眼,就看上一眼了。

  “周筱老师的态度,永远都是那么的谦虚,呵呵……”张院长对于这么小年纪,就能这么的沉稳并谦虚有度的周筱,印象简直是好的已经不能再好。

  看了看时间,觉得到了差不多的时候,张院长亲自上了讲台——

  “今天,是我们系的周筱老师,在回归都华后,第一次为大家讲的关于‘国际关系学’的公开课。

  之前周老师讲的那次“历史学’的公开课,想必在座的很多人也都去听过,当然,也包括我本人。

  虽然我也是个学‘国际关系’专业的出身,但是,周老师所讲的‘历史学’,也勾起了我无尽的兴趣。

  要是有可能的话,我还真想投在周老师的门下,和她再学学历史呢!

  诶……这话我自己听着怎么都觉得不大对呢!好像有给历史系打广告之嫌啊……

  不行、不行……这话我得拉回来。

  我其实想说的是,这个多才多艺的周筱老师,其实是我们‘国际关系学’系的老师。相信,今天听完周老师讲课的同学,一定会有很多人想改专业,投到我们‘国际关系学’的专业去吧!

  呵呵呵……做为一院之长,我非常欢迎优秀的都华学子们,来我们国际关系学院来就读啊!

  好了,过多的我就不再打广告了,下面,就请我们今天的主角——周筱老师,来为大家开讲!”

  张院长幽默的话语,不断的引起场下众人的哄笑。随着他宣布周筱的讲课开始,台下的掌声,似迫不及待般的有如潮水一样的涌了起来。

  周筱起身,腰身笔挺、步履缓慢的走上讲台。先是微微的一笑,然后镇定的开口——

  “感谢大家这么的捧场,能在周末这个可以放松的时刻,来听我的讲课。

  我们的讲课过程是这样的安排:前五十分钟,是我讲课的时间,后面的十分钟,是大家提问的时间。

  下面,我们的讲课,正式的开始。”

  简短的开场白后,周筱的讲课正式的拉开帷幕。而在这之间,她快速、又不使人发觉的,在台下用力的寻找着……

  很快,又在前面居中的位置,找到了笔直如松般的坐在那里的萧再丞。

  许医生、丛培华夫妇、董飞夫妇等这些人全部都集中的坐在一起。

  接收到萧再丞射向自己的那带着火一般灼热的目光后,周筱迅速的将视线移开,因为,她受不了两人目光相撞时,自己心脏那快速又如擂鼓一般狂肆的抖动。

  收回目光,周筱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接下来所要讲的专业的课程里——

  “国际关系学主要是指研究国际关系行为体之间相互作用,各种国际体系运行和演变规律的一门科学或学问。国际关系学的主体是政治学和历史学,主体包括世界经济和社会制度发展史,夹杂地理学等人文学科的要点。

  若是就起源上来讲,从某种意义上说,有国家出现就有了国际关系。但是古代对国际关系的研究没有形成一个学科,而是主要散见于古典政治学、历史学、哲学的某些部分。如:《伯罗奔尼撒战争史》和中国古代的《战国策》等。

  国际关系形成一门独立的学科是二十世纪的事情。一九一九年英国威尔士大学设立第一个国际关系教席,一般被认为是国际关系学科建立的标志。但直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它才有了比较像样的可称为一门学科的轮廓……

  ……

  周筱在讲述着这些理论知识的同时,还穿插着一些小故事与实例,同时还附以幽默的话语来做着诠释和补充——

  “国家间彼此独立,至少在法律上如此:它们拥有主权。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彼此孤立或相互隔离。相反,它们彼此毗连、相互影响,因此必须找到彼此共存和共处的方式。换句话说,它们构成了一个国家体系这一国际关系学的主题。

  而且,国家通常还置身于国际市场,不能不同别的国家发生关系,其政府的政策和居民的财富与福利都会受到国际市场的影响。

  ……

  国家体系是一种地球上组织政治生活的独特方式,具有深远的历史根基。在世界上不同地区的不同时间和地方都曾出现过国家体系,例如,古印度、古希腊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Watson,一九九二)。

  ……

  但是,传统的国际关系学通常只追溯到欧洲现代社会的早期十六世纪和十七世纪。当时,在领土毗连基础之上的主权国家已初步成型。十八世纪以来,这些独立国家间的关系就已经被称为“国际关系”了。

  ……

  今天讲的就这么多,接下来的十分钟时间,是同学们的提问时间,若是没有什么问题,那么现在就可以下课了!”

  完成了今天要讲的全部内容,周筱最后做了总结性的语句陈述。

  这一堂课,周筱仍是充分运用她那诙谐的语气,引经据典。讲到专业处时,全场寂静一片;在讲到幽默处时,全场又会爆笑不断。掌声,也是一片接着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