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一十三章 快放开
  “小叔、小婶儿……你们也来了!”周筱一抬头,竟是萧军,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和自己与萧再丞打着招呼。

  “嗯……你也在这儿!”萧再丞清清凉凉的回了一句。

  “是,和几个朋友过来轻松一下。”萧军回道。

  “去吧!少喝点儿……”萧再丞叮嘱了萧军一句,继续拥着周筱往里走去。

  周筱回头,只见萧军的眼神已经调转了方向,盯在了舞台上唱歌的那个女孩儿的身上……

  “嗯……”周筱觉得似乎有些什么不对,再想回头确定一眼时,已看不到萧军的身影。

  “或许是自己看错了吧!”周筱这样想,随后,跟着萧再丞随着众人,一起往里面走去。

  一行人又是来到了上次他们所使用过的那个房间,看来,这个房间应该是丛培华专门设计,用来自己人使用的地方。

  还是那昏昏暗暗的仍让周筱有些不大适应的灯光,萧再丞拥着周筱,坐进了一个双人的柔软的卡座里。

  “这里的光线这么暗,就不能调亮一点儿吗?是不是在这样的光线下,可以方便你们这些男人做点儿什么坏事什么的……”周筱轻捏了一下萧再丞的手臂,趴在他的耳边,偷偷的调笑道。

  “这我还没想到,要不,我去帮你问一下丛培华?”萧再丞说的话,让周筱听着有种一副不怀好意的意味。

  “你去问吧!正好,我也问问,你来过几次,带来过多少个红颜,哼!”周筱故意逗着萧再丞说道。

  “小东西!”萧再丞宠溺的捏了一下周筱的鼻子,同时,另一只揽在周筱腰上的那只大手,轻捏了周筱那紧致的腰肢一下。

  “你干嘛!大庭广众之下,注意节操和影响。”周筱拍打了萧再丞那只作乱的大手一下。

  “没事,他们没人看到。”萧再丞竟然还安慰了周筱一句。

  这时服务生将酒给每个人倒好,分别端了过来。

  于是,属于男人们推杯换盏的时刻正式的开始。

  周筱其实特别的不愿意让萧再丞喝太多的酒,但是难得的朋友们聚在一起,萧再丞又是个男人,周筱不想在这样轻松的时刻,还对自己的男人指手划脚。

  于是只是在萧再丞的耳边轻轻的叮嘱了一句:“适量,不要喝得不舒服了!”之后,便也不再予以阻止。

  抬头,再次将目光放到了冷剑和米小粒的身上。

  那两个人还是那种状态,两人之间,整个的浸着一股生疏。周筱想了想,和萧再丞说了句:“我去和他们聊聊!”便站起来,走到了米小粒的旁边坐下。

  “嫂子!”米小粒见周筱过来,和她笑了笑,并叫道。

  “不是和你说了吗!不要叫我嫂子,叫我小小就行。”周筱再次和米小粒强调了一遍。

  “小小……”米小粒这次顺从的叫了声周筱的名字。

  “对,这样才对!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你没事时,也可以来找我,我的时间很宽裕。”周筱对米小粒非常友好的说道。

  “好,谢谢你,小小!我在这边还真的没多少朋友,以后就可以找你一起玩儿了!”米小粒话说的很诚恳。

  “哦?那么说你不是帝都人喽……那你是哪儿的人呀?”周筱故意问道。

  “是的,我不是帝都人。我是m省人,高中毕业后和……和同学一起来帝都打工,再后来……发生了一些变故。

  现在在一家私企里上班。”

  米小粒的好多话,说的都是欲言又止。而且,在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周筱分明又看出了她眼中一闪而过的伤痛。

  对,是伤痛。周筱确信这次没有看错,虽然光线昏暗,但是桌上点了多个漂蜡,周筱仍能从那稍稍亮起来的一些光线中,发现这一点。

  而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米小粒这个女孩儿,是个有故事的人。

  米小粒说的含蓄,周筱也不好多问。两个人之前稍有一瞬间的沉默,周筱又开了口:

  “你是m省的人啊!我也是呢……没想到,我们还是老乡呢!”周筱这会儿才低呼道。

  “啊?你也是m省的呀……那你是哪个地区的?”米小粒也是极为的意外,看来,冷剑并没有将周筱给她介绍的太多。

  “我是通水地区的,你呢?”周筱问。

  “我是双清地区的,我们两处离的并不远呢!”米小粒又是一声惊叹。

  “对呀!都属于东部区。没想到,越说,我们竟然越近了起来。难得的能碰上一个老乡,真让人高兴。”

  周筱说的是心里话,这个时代,涌向帝都城的外地人还并没有那么多,再过几年,这个城市里,就会逐渐的被三分之二的外地人所占领。

  “是啊!难得我们又都是从东部区来的人。生活习惯还有方式,好多地方都还很一致呢!”米小粒也显得很是兴奋。

  “对了,你今年多大了?”周筱问米小粒。

  “我二十五,你呢?”米小粒回答完,也问周筱道。

  “我二十岁,嘻嘻……比你小一点儿。不过,我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周筱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不管多大或者是多小当妈妈,只要幸福就好。看起来,你过得非常的幸福,而且更能看得出来,萧军长很喜欢、也很疼爱你,这比什么都重要。”

  米小粒的话,让周筱听起来更加的觉得话里有话。但是出于礼貌的原因,而且又是初次的见面,即便是多了一层老乡的关系,人家不说,周筱也不好多问。

  “你和冷剑……你们有打算什么时候结婚了吗?”周筱试探性的问道。

  “还没有,看冷剑这边吧!还有……我也想等冰冰能接受我一些的时候再说。不然……我怕孩子会受到伤害。”米小粒在这一点上,倒是对周筱说的直言不讳。

  周筱没想到米小粒会说出这样的话,心里不由一阵的感动,这样的女人,如果做了冰冰的妈妈,以后应该会对冰冰不错的吧!

  “冰冰是个非常懂事的好孩子,而且重感情。你要是真心的对他好,他一定会用更真的心来对待你。

  那是个极敏感又非常会看人脸色的孩子,而且……之前在他的外公和外婆那里也受到过伤害。

  现在虽然是渐渐的好了一些,但心理上还是很脆弱,得需要时间和耐心,慢慢的来弥补他的心灵深处所受过的那些创伤。

  还有,冷剑是个好男人……是一个可以让女人依赖的有责任心的男人。”

  因为冷剑和米小粒毕竟还没有结婚,而且米小粒的人品周筱了解的并不算深刻,虽然对她这个人的印象不错,但也仅限于此而已。

  所以,周筱的话也只能说到这么多和这种程度。她还得要再好好的观察一下米小粒的人品,才会放心的把冰冰交给她。

  “我知道,虽然我和冰冰没有接触过,但是据冷剑说,冰冰在你的教导下,现在也是个非常懂事,和懂道理的一个孩子。

  至于冷剑……他需要给孩子找一个妈妈、找一个可以帮他持家的女人;而我……终归也是要有一个家,找一个男人……

  所以……我们也就那样吧!”

  米小粒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露出了一份浓浓的感伤来。

  周筱:“……”她不知如何接米小粒的话。

  如果这段婚姻仅限于此的话,周筱不知道,这对于冷剑和米小粒来说,还会不会有幸福可言。

  还有,对于冰冰……

  想到这里,周筱的脑子里有些乱了起来,情绪也受了一些影响。

  而她和米小粒两个人,在谈了这一段话后,便谁也没再说话,好像都陷在了各自的沉思里。

  趁着上洗手间的间隙,周筱坐回到了萧再丞的身边。

  “喝了很多吧……你有没有事?”虽是一直在那边和米小粒聊着,但周筱的眼睛始终没怎么离开过萧再丞,看他和众人多次的碰杯,也不知喝下去了多少的酒,心里还是有些担心,于是这会儿便问道。

  “我没事,喝的都是红酒,放心吧!”萧再丞说着话,伸手将周筱又搂进了怀里。

  “快放开我!还说没事,这么多人呢……别这样动手动脚的,让人看着像什么话。”周筱挣扎着,想要挣脱萧再丞搂着自己的那只大手。

  “我们是夫妻,再说,都是朋友和哥们儿,有什么的。而且,他们只会羡慕。”看来真的上了些酒劲儿,不然以周筱对萧再丞的了解,他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看了看四周,周筱红着脸用力的掰着萧再丞揽住自己腰间的那只大手,边低声的劝道:“萧再丞,听话,快放开!”

  “不放!”谁知,萧再丞像撒赖一般的,手上更是紧了紧。

  “哎呀……你弄疼我了,快松开!”萧再丞那像铁钳一般的大手,紧紧的箍在周筱纤细柔弱的腰上,疼的周筱不禁低声的叫了出来。

  “哦……我轻点儿!”听到周筱的呼叫,萧再丞仍是没有放开手,只不过松了松手上的力度。

  周筱很是无奈,又掰了掰萧再丞的手,仍是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