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二十一章 自己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萧再丞这次真的开始郁闷起来,自两人结婚后,还从没见小人儿和自己生过这么大的气,而且还哭的这么厉害。

  周筱一直是个好脾气的人,两人又基本没闹过什么矛盾,从没怎么需要人哄过。所以,对于哄人、尤其是哄女人这件事,萧再丞到现在为止也没怎么学会。

  所以便一时有些犯了难,只得来来回回的在卫生间门外不停的转来转去。

  这一次,周筱在卫生内的时间并不长,简单的冲了一个澡,就拉开门走了出来。

  萧再丞继续看着周筱在自己的眼前晃过,张了张嘴,还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只得拿了自己的睡衣,也进了卫生间。

  等再出来的时候,见周筱已经搂着小夭夭面朝里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床上。那个样子,虽是令萧再丞一眼就能看出没有睡着,但是也知道,周筱此刻是不想理会自己。

  萧再丞擦干了头发,也躺了下来,并熄了房灯。

  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想把周筱搂进自己的怀里来。预料中的,小人儿用力的一挣,便挣开了萧再丞的大手,接着,又往里侧挪了挪。

  昏暗中,萧再丞的大手悬在半空,想再伸过去……想了一下,便缩了回来。

  突然,心里涌上了一阵的烦躁,明明是小人儿自己招来的麻烦、明明是有男人缠上了她、明明自己是最无辜的那一个,为什么现在最生气的那个,反倒是她……

  想到这里,萧再丞便不再犹豫,收回大手,一个翻身,也转了过去,将后背朝向了周筱。

  周筱虽然背对着萧再丞,但萧再丞的表现,也能一一的令她有所感知。于是,又是一股委屈涌了上来,鼻子一酸,眼泪又流了下来。

  尽管那哭泣没有声音,但压抑的和稍显抖动的气息又怎能逃的出萧再丞的耳朵。

  这时的萧再丞,心里又开始争斗了起来,一边是自己也觉得委屈,别一边是小人儿一哭他又心疼不已……但是,却没再主动做出任何的动作,就这样的,以结婚以来第一次的姿势——背朝向周筱的姿势过了这一晚。

  但周筱的哭泣持续到什么时候,又是在什么时间睡了过去,他都一清二楚。

  而对于周筱来说,萧再丞这样的对自己不理不问,更是增加了她的委屈与伤心。想起萧再丞对自己的不信任,还有那有些伤人的话,心里的那个结便怎么也自行的解开不了。

  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哭得睡了过去,只是,在早晨一醒来时,双睛肿的都已经几乎睁不开的样子。而身侧的萧再丞,也不见了踪影。

  已经凉透了的床上,告诉周筱,萧再丞早就已经离去。

  直到自己洗漱好,连小夭夭都醒了过来,也没见萧再丞的身影。

  此刻,周筱的心里,更加不知是何种滋味。

  但是照着镜子一看自己肿得几乎只剩下一条细缝儿的双眼,又不知下楼后要对二老是一番如何的说辞。

  进了卫生间,拿一条热毛巾敷了好一会儿,虽是稍稍有些效果,但仍是肿的厉害,很轻易的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是哭过的样子。

  这样下去,被二老看见,又会引起他们一阵的担心。于是,周筱哄着小夭夭,迟迟的没有下楼去。

  但是,三个孩子又要到了上学的时间……

  还在踌躇间,房间被轻敲了一下,接着,丁嫂推门走了进来。

  “四夫人……您起了!老夫人让我上来看看,来看看小小姐醒了没有。还有,说如果您醒了的话,让您下去吃早饭。”

  丁嫂其实已经在第一时间看到了周筱红肿的双眼,但是因为上楼前萧老太太有交待,让自己看到什么都不要多说话,只管想办法将人给请到楼下吃饭就好。

  看到周筱那个样子,丁嫂的心里很是吃惊不已。周筱与萧再丞两个人,应该说自结婚以前,丁嫂就和他们相处在一起,伺候着他们的饮食起居,还从没见过哪一次,两个人闹成这样过。

  虽对周筱心里是满满的担忧,但是由于萧老太太有吩咐,而且说白了,自己只是个下人,实在是不便多说什么。

  所以,看了看周筱,只是规规矩矩的说完话,便站在那里安静的等着周筱。

  没办法,周筱只得抱起小夭夭,和丁嫂一道下了楼。边走,心里还边想着,如果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问起,自己要怎么说才好。

  想了一路,也没想出个结果来。

  楼下,萧老爷子与萧老太太已坐在客厅里,三个孩子也已经等在那里,唯独不见萧再丞。看厅内人的样子,是在等着自己用早饭。

  周筱半低垂着头,和萧老爷子与萧老太太道了早安,几个孩子在叫周筱时,周筱也遮掩着,没有将头抬起来,以免被他们看见自己双眼红肿的样子。

  “丫头,来……把小夭夭给我抱。”萧老爷子见周筱没有抬头,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在看到萧老太太所递过来的眼神后,终于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而变成了别的话题。

  “哦……好的!”周筱低声应道,随后,将怀里的小夭夭递给了萧老爷子。

  “我们吃饭吧!”萧老太太适时的说了一句,招呼着大家都坐到了桌前。

  “今天怎么没见到萧军长,是又忙去了吗?妈妈……萧军长不会是又到外地去了吧!”萧沛坐到桌前,没见到萧再丞,便放开胆子的问周筱。

  “呃……”周筱一时不知要怎么回答。

  “爸爸一早有事,忙着去军部了!你们快吃饭,不然上学迟到就麻烦了!”见周筱一时语塞,萧老太太立即明白了原由,于是立即接话道。

  一大清早,萧再丞出门时,倒是在客厅碰到了萧老太太,当时萧老太太看到萧再丞穿戴整齐,不像是出去锻炼的样子,就问他要去哪儿。

  萧再丞回答萧老太太说军部有事,便出了门。

  看到儿子的面色发紧,萧老太太知道这下可能有了些小麻烦。等到周筱下到一楼后,见她一直不肯抬起头来,情绪也是不高,就更加的确定了这一点。

  ……

  众人都围着桌子坐下来开始吃早餐。周筱仍是较以往沉默了许多,虽是依如往常一般的为孩子们夹菜、照顾他们,但终是令小家伙儿们感觉到了一些异样。

  小沛就已最先感觉了出来——

  “妈妈……你……怎么了?”小沛咽下口中的食物,试探性的问周筱。

  “没怎么呀!”周筱装出一副轻松的口吻说道。

  “但是……你怎么声音有些不对啊?嗯……情绪也不太正常……”萧沛紧紧的盯着周筱。

  “小孩子家家的,心思怎么那么多,没有……什么都没有,妈妈就是昨晚没睡好。快点儿吃饭,吃完了妈妈送你们走,不然就迟到了!”周筱的语气尽量的保持着和平时一致。

  “哦……那……好吧!可能真的是我想多了……”萧沛仍是怀疑的看了看周筱,这才低下头去继续吃东西。

  “妈妈的眼睛……眼睛都肿了!”小沐因为个子矮小,坐在周筱的旁边,一扭头,看到了周筱红肿的双眼,立即惊呼起来。

  “没事的,妈妈不是说过吗……就是没睡好,等抽空儿再睡上一觉就好了!”周筱伸手揉了一下小沐的小脑袋,生怕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再问出什么来,还是没敢抬头。

  “等等……等等……让我看看……”萧沛说着,已不顾还没有吃完的饭,从自己的座椅上跳下来,就走到了周筱的近前。伸出手,就去搬周筱的脸。

  “快去吃饭儿子,妈妈真的没事,怎么妈妈说的话你都不信了!听话,你们快点儿吃饭。”周筱躲闪着萧沛伸过来的小手儿。

  尽管躲闪,还是被萧沛给看了去:“妈妈……我怎么觉得你不像是没睡好,而像是哭过后的样子呢!”

  这小东西还真是精的很,立即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哭什么哭,不要乱说。无缘无故的,妈妈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可能会随便的哭呢!去,坐回去吃饭去!”周筱一本正经的说道。

  “可我还是觉得不对……是不是萧军长欺负你了?对,一定是的!

  爷爷……您看这事,要怎么处理才好。

  萧军长平时教训我们、欺压我们也就罢了,谁让我们是他儿子呢!但是妈妈不一样啊……妈妈是他老婆,他得听妈妈的才对,怎么竟然还有胆子欺负起自己的老婆来了!

  这可不行!爷爷,这事,我看您得出面,得好好的给萧军长上上课。要对他进行一番深刻的思想教育,得让他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才行。

  对……就是这样!

  奶奶,您说我说的有道理吗?”

  萧沛唯恐天下不乱的在萧老爷子那里点完火儿后,又把萧老太太也拉了进来。

  “丫头,和爸说说,是不是真的像小沛说的那样,小四欺负你了?没事,和爸说,有爸给你做主。”话题既然被萧沛给引了出来,萧老爷子也就不再忍着,直接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