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二十二章 她恨我
  憋了一早晨,萧老爷子也是觉得非常的压抑。要不是萧老太太拦着,他早就说了出来。

  在问完周筱后,萧老爷子又看了看萧老太太,看到她并没有传达给自己什么不赞成的眼神,心里就更放下了一些。

  “爸……我真的没事。您不用多想,也不用担心。

  妈,您也不用担心,我们真的没事。

  来,我们都快吃饭吧!不然一会儿就凉了。

  你们三个,快点儿吃饭,时间快到了!”

  夫妻间的事,周筱觉得真的没必要把两老给扯进来,尤其是这件事的起因,也是令周筱觉得无法开口。

  看着周筱一副不想说的样子,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也能理解,知道周筱是怕自己担心而已。所以,即便有心想要帮上一帮,但这样的情形下,又不好强来。

  两位老人只得互相看了一眼,便也没再多说什么。

  ……

  送三个孩子上学去的路上——

  “妈妈,现在爷爷和奶奶都不在,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和萧军长吵架了……是不是萧军长欺负你了?”坐在车上,萧沛扯了扯周筱的衣袖,小脸上是一脸严肃的神情。

  “噗!你个小东西,怎么还不相信。妈妈不是说过了吗,没有的事。你什么时候看到我和爸爸吵过架?

  放心吧!爸爸和妈妈好着呢,不会吵架的。

  你们什么都不要多想,只管好好上你们的学就好。听见了没有?”

  周筱挨个儿的揉了揉每个小家伙儿小脑袋,又分别的在他们的额头上亲了亲,安慰道。

  “那就好……我就相信你说的话吧!

  唉!其实,我还真怕你跟爸爸……像之前他和那个……那个女人那样……

  他们一见面就吵、一见面就吵,虽然爸爸每次都不说话,或是转身就走,但是……那个女人……

  妈妈……你和爸爸……不要那样好不好?”

  萧沛看着周筱的眼睛,说出的话,却是令周筱的心都跟着疼了起来。

  “儿子……那些……你还记得?”周筱伸手,将萧沛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心疼的轻拍着他的后背。

  “嗯……我那时虽然才只有三、四岁,但是,那个……那个女人疯狂摔东西的样子,我还记得非常的清楚。

  还有,她骂人的样子……

  我还记得,她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个……是个绊脚石。说……还不如在我一出生时,就掐死我算了。

  还说……要是没有我,她就成了大明星。

  说我……说是我害了她。

  说一切都是因为我……

  说我是她的克星……

  她还说……她恨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萧沛将脸埋进了周筱的怀里,久久的没有抬起来……

  “小沛……”周筱此时心疼的不能自已。

  她没想到,一个才九岁的孩子,心里竟埋藏着这么大的一个伤痛和阴影。

  如果一个母亲,对自己亲生的骨肉说出这么决绝的话来,那是该有伤人到何种程度啊!

  “所以……妈妈,你和爸爸,不要吵架,好不好?”萧沛还闷在周筱的怀里,没有将头抬起来,所以传出来的声音也有些发闷。

  “好,妈妈答应你,一定不会和爸爸大吵大闹。

  还有,妈妈要告诉你的是……小沛,无论如何,不要去恨一个人,那样会使自己变得很不快乐。

  无论那个人对你曾经有过什么样的伤害,但是,一切都会成为过去式。而那个伤害你的人,也可能会在将来,或者是某一个时候,宛然间的去忏悔自己的所作所为。到了那时,他(她)的内心也许会更痛苦。

  但是,我们活着的目的,却是想办法能让自己过得怎样才能最为的快乐。

  所以,从前所发生的一切,不要再去回忆。我们……要活在当下的幸福里。好吗?”

  周筱紧紧的搂着萧沛,孩子所说的话,差点儿让她的眼泪流下来。

  她一下一下轻抚着萧沛的后背,不断的安抚着这个心灵受到严重伤害的孩子。

  “嗯……我知道,妈妈和那个女人不一样,完全的不一样。如果……我要是妈妈生的该有多好!”萧沛竟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

  “小沛,妈妈觉得……妈妈现在是最最幸福的人,是因为,除了爸爸外,妈妈还能有幸的遇到你们——你还有小沐。

  虽然你们不是妈妈亲生的孩子,但是妈妈却早已把你们当作了亲生一样的孩子来看待。

  我想,你们这么乖、这么聪明、这么懂事……即便是妈妈自己生的,也一定不如你们这样的招人疼爱和贴心。

  妈妈现在,把你们放在了等同于妹妹一样的位置上。

  所以,不要因为是谁生的这一点而介怀。因为,有时血缘并不能说明什么。

  有的一母同胞的亲生兄弟,还会反目成仇;父子还会成为敌人……

  所以,血缘这一点,根本就不重要。至少对于你我,还有弟弟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相信妈妈,我会爱着你们并看着你们一天天的长大,然后结婚生子,再然后……呵呵……爸爸和妈妈也会相继的老去……

  这个过程,虽然不可能是一帆的风顺,但是想想,只要我们一家人能在一起,就是一种无比的幸福。你说呢!”

  周筱再次抚了抚萧沛的头,又看了一眼小沐,柔情的说道。

  “我知道了,妈妈……我现在也觉得很幸福,特别的幸福!”萧沛抬起头来,用一双发红的眼睛看着周筱,认真的说道。

  “妈妈……”刚刚看到周筱和萧沛两个人的情绪不对,小沐有些害怕的一直没敢出声,这会儿看到气氛好转,立即扑进了周筱的怀里,还有些心有余悸的样子,搂住了周筱的脖子。

  “哎!儿子,没事,我们都好好儿的,没事啊!”看出了小沐的紧张,周筱一手揽紧了他的小身子,也安慰道。

  “周妈妈,您真的没事吧!”冰冰也往周筱身前靠了靠,小声的问道。

  “没事,刚才我和小沛哥哥只是探讨了一下人生,对不对呀……萧大将军?”为了活跃一下气氛,周筱调侃萧沛道。

  “对……没错,我们……是在探讨人生。呵呵……对,探讨人生。这个人生啊……有些太过于深奥,你们还年轻,现在还不懂,等以后能懂的时候,哥哥我再讲给你们听哈!”

  萧沛倒是很快能调整过来情绪,马上又开始耍起宝来。主要是因为,周筱的话,让他心情豁然开朗起来。

  从此,萧沛的心里,周筱的地位,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包括生他的那个女人……

  而他对于周筱的那份爱,更是胜似一个亲生儿子对于自己母亲的那份深爱……

  送孩子们回来后,见小夭夭与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玩儿的开心,周筱打了个招呼后,上楼进了书房。

  拿起史料,想要研究一下。端在手里半天,却一个字也没看下去。

  周筱的脑子里一遍一遍回荡着萧沛早晨对自己说的那些话,那些白英伤害他的话,还有后来萧沛对自己说的那句——“所以……妈妈,你和爸爸,不要吵架,好不好?”

  想着想着,不由又是一阵的心酸。

  但是,一想到萧再丞昨晚说自己的那些话,梗在心里的那个结,还是有些解不开。周筱觉得,萧再丞伤害了自己的坦诚还有他应有的对于自己的那份信任。

  可回头又一想,他这样的一片话,其实也是因为在乎自己吧!

  两种思想斗争了一会儿,心里还是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看了看手机,想着,如果萧再丞主动打来电话的话,自己就不再和他别扭,这件事,就算这样的过去。

  可是,一个上午过去,直到下人敲门来叫自己下去吃午饭,也没等到萧再丞一个电话。

  周筱已经沉下去的气,不觉又有些鼓胀起来。

  午饭也没吃下多少。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看了看周筱,几番的欲言又止。

  周筱担心两位老人再问什么,赶紧抱着小夭夭回了房。

  气乎乎的搂着小夭夭,一起睡去……

  而那端的萧再丞并不好受。知道周筱昨晚哭的厉害,而自己心里也存着些怨气。一早起来,又不知和周筱何言以对,索性简单的洗漱一下,就往军部而去。

  一上午,心情都极度的不爽。处理完公事,心里开始反复的琢磨起昨晚发生的一切来。

  想着自己的小妻子在外面竟被那么多的男人纠缠,而且是反复的纠缠,而这个小东西倒好,竟然到了现在才告诉自己。

  要不是又碰上了一个极品,估计自己现在还被蒙在鼓里。看来,应该再派人跟到学校里去的……

  萧再丞这样胡乱的想着,越想,心里却越烦乱。便抓起电话,给许医生打了过去。

  “哟……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了,萧军长竟然在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来。

  说吧!又是有谁生病或是需要什么的特殊的药品需要我来救急?

  哦……莫不是萧军长最近体力不支,需要我给你开些独家秘制的滋阴补阳的灵丹妙药啊!

  可以……可以……为了哥们儿,兄弟义不容辞。

  什么时候要,是需要我让人给你送去,还是你派人过来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