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三十章 您拿什么和我丈夫比
  周筱的话,成功的让萧再丞勾起了嘴角,将周筱再次的往怀里一带,像抱孩子一般的就将周筱给带到了楼上的卧室。

  “那个……白日宣淫,罪可当诸……你……你……你……你给我离远点儿!”被萧再丞扔到床上后,周筱边往起爬,边斥责道。

  “你是我的老婆,而且是唯一的一个!”萧再丞说着,已经捉住周筱的脚腕,一拉……周筱便扑到了床上。萧再丞随后便从后面压了上来。

  “哎呀……快放开我,你赶紧上班去,男子汉大丈夫,沉迷女人乡,你是不想好好工作了吗?”周筱趴在那儿,像个小乌龟一般,边双手双脚不停的反抗,边嚷嚷着。

  “上班还要等一会儿的时间,放心,我不是个随意耽误工作的人。”萧再丞说着,一手攥住周筱双手的手腕,按在床上,另一只手已经开始解起了她的衣服。

  “你……我抗议,我……唔……”周筱的话,在她侧着头表示抗议的瞬间,已经被萧再丞快速的抓住机会,以吻缄口,再发不出一个字来。

  周筱的越抗挣,萧再丞好似觉得越上瘾,在两个人你争我夺间,衣服却已经一件件以夸张的姿势飞了出去……

  于是,在接下来不到两小时的时间里,周筱由一条原本欢畅淋漓的小金鱼儿,又变为了被波浪卷到沙滩上的一条快要被曝干的小咸鱼儿。

  只能躺在床上弱弱的喘着气,微微眯着眼睛,看着那头神清气爽的大恶狼,漱洗一新、衣服板正……又是一副衣冠楚楚不苟言笑的样子。

  于是,咬牙切齿,心里暗暗祈祷,让自己有一天也大发神威,把躺在床上不断切齿的那个人换成眼前的这个男人……

  “你好好的睡一觉,我去忙了!等我下班,我们一起赶回老宅去吃晚饭。”

  萧再丞临走前,来到床前,弯下腰,捏了一下周筱的小脸儿,好像感觉又被什么吸引了一般,忍不住低头,对着那张小嘴儿又是吮吸了一番,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而周筱,早已经破罐子破摔,想反抗,哪还有力气可言。

  ……

  周四的那堂课,萧再丞因为有事,没去送周筱上班,却是在她下班时,又早早的等在了楼下。

  周筱从楼内走出来时,先是往上次萧再丞所站的那棵大树底下望去,见到人后,立即露出了笑容。

  而在见到再一次闯进自己视线中的那位胡老师后,笑容立即收敛,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周筱老师……周筱老师,今天你一定得认真的听我说说话……我……”

  “打住!我没兴趣,上次已经和你说过,让您老该找谁找谁去,别再来纠缠我,您是都已经忘记了吗?

  让开,我得走了!”

  看到这个胡老师满是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周筱立即阻止了他后面的话,毫不客气的对他喝道。

  “不行,你必须得听我说,不然我是不会让你就这么走的!给你三天的时间,你回去办理离婚手续,否则……”

  “否则怎样?说,继续往下说!”萧再丞已经大步的走上前来,冰刀一样的目光紧紧的盯在胡老师的身上。

  “否则……否则……你……你……你……”胡老师的声音已经抖的越来越厉害。

  “我是周筱老师的丈夫,你是说要让我妻子和我离婚?”萧再丞的说话的声音更冷。

  “那个……那个……”胡老师的脸色也开始跟着发白起来。

  “你一个高级的知识分子,学到的就是要如何破坏别人的家庭吗?”萧再丞要是毒舌起来,很少有人能敌得过他。

  “我……我……那个……追求……追求真爱,是每个人的权利。对……是每个人的权利!”胡老师尽管已经紧张的头上开始往下冒汗,仍是强撑着胆子说了出来。

  “但是,你却没有破坏军婚的权利,我不介意,直接把你送到法庭上去。”几句话后,萧再丞就已知道,对于这样的人,就得要抓住他的软肋,一次性解决才行。

  “法……法……法庭……我……我……你不要以为你顶着一个少将的军衔,我就会怕了你。

  那个周……周筱老师,你……你也不要怕,他不能用……不能用他的强权来压迫你。

  这……这……现在这是个法制的社会,他……他没这个权利。

  我……我……”

  “我真的奇怪你哪来的自信,胡老师,请您睁大您的双眼,仔细的看看。

  您看我的丈夫,要貌有貌、要身材有身材、要学识有学识、要事业有事业……

  您拿什么和我丈夫比,您好好的照一下镜子,您有哪一点能比的上我丈夫。

  我想,白痴也不会放弃我丈夫这样优秀的男人,而去找您这样儿的吧!”

  周筱已经忍无可忍,没等萧再丞开口,直接怼上了那个胡老师。

  不料周筱的话一落,后面便“哄”的一下,响起了一片的笑声。

  周筱回头,这才发现,自己的那十五名学生、付主任,甚至还有几名其他院系的老师,不知什么时候都已经站在那里。

  “胡老师,您还是死了这份儿心吧!看人家周筱老师与丈夫往一起一站,就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绝佳的良配,您这又是何苦呢!”付主任这时也开口说起了胡老师来。

  “我们的周老师那可是我们心目中的女神,也只有将军大人这样的人物才能配得上他,胡老师,您老还是另觅佳人儿吧!”

  “对啊!请您老行行好,不要往我们女神的身上溅墨汁儿可以吗?”

  “破坏军婚那可是大罪,弄不好要死拉死拉滴呦!”

  “除了将军大人,我们还真是接受不了第二个男人做我们的师公呢!”

  “对、对……说的没错……”

  ……

  周筱的那些弟子们也都七嘴八舌,起哄一般的在旁嚷嚷道。大概大家都对这个胡老师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才会如此的表现。

  “你们……你们……你们了解什么是真爱吗?你们……你们谁能懂得什么是爱的真谛?

  你们怎么……怎么这么的顽固不化……”

  胡老师脸上的汗水越来越多,甚至开始滴滴答答的沿着脸颊往下淌。

  “我们了解,真爱就是您别进来搀和;爱的真谛就是周筱老师与将军这样的才子佳人。”

  “真爱是蜜糖;爱的真谛是相守啊!”

  “真爱就是您想搀和也搀和不进来;爱的真谛就是您再搀和估计就得挨揍了!”

  “哄”几个学生起完哄,又是引得众人一阵的大乐。

  “你们……你们……不和你们这些愚人谈这些更高领域的东西,谈了你们也不懂。

  你们……真为你们这些不懂爱的人感到悲哀。哼!”

  胡老师一脸的受伤与愤恨,说完,转身就走。那脚步,绝对有暴走的迹象。

  “哄!”众人又是一阵笑。

  “这下应该没事了,以我的了解,胡老师应该不会再来纠缠周筱老师了。”付主任也长舒了一口气的表情。

  “谢谢付主任,也谢谢大家了!”萧再丞开口向大家表示着感谢。

  “哪里,萧军长又客气了,应该的……呵呵……应该的!”付主任听了萧再丞的一声谢,浑身哪儿哪儿都觉得舒服的不得了。

  “不用……不用……将军大人,以后周老师在都华,由我们照顾着,您就放心吧!任何宵小之辈要是敢来打什么主意,我们都绝不会放过他的。”

  “以后周老师下课后,就由我们护送回去!”

  “对,由我们在都华来帮您保护周老师。”

  那些学生们纷纷的给萧再丞做着保证。

  “那就谢谢各位了!”又和所有的人道过谢后,萧再丞携周筱告辞而去。

  “嗯……这下终于得以清静了!”走了一段后,周筱长吁了一口气的说道。

  “不是还有一个吗?”萧再丞问道。

  “啊?哦……你说开着车的那个呀?我想,这一周来,我们的‘光荣’事迹应该传遍了校园,那个人应该不会再来了,应该是所有的人也都不会再来了吧!”周筱肯定的说道。

  “这样最好,下周接你时再看看。”萧再丞回道。

  “不用了吧!我是说,以后不用你再接送我了,你那么忙,这次以后,也不会再有什么人来纠缠我。你就安安心心的上你的班吧!”周筱说道。

  “没事,我自有安排。”萧再丞的意思,周筱明白,应该是还要继续接送自己一段时间。

  了解萧再丞的脾气,知道自己多说无益。

  幸好,自己一周只有两节课,这样也不会耽误萧再丞太多的时间。

  仍是像前一次那般,两个人并肩紧密的从都华的校园内穿过,仍是吸引了无数又热烈的目光,之后便还是两人走过去后,一大波更为热烈的议论。

  周筱猜的没错,付主任说的也没错,这次之后,已经没有人再来正面的追求和纠缠周筱,自然也包括那个口口声声追求真爱的胡老师。

  周筱所带的那些学生也是说到做到,在萧再丞有事不能来接周筱时,他们就主动承担起护花使者的重任,即便在周筱再三的推脱下,每次也都会将周筱送到学校的大门外,方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