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三十七章 量你也不能
  周天刚要张口再说什么,这时萧沛抱着小夭夭,后面跟着小沐和冰冰,丁嫂在一旁护着,一起往楼下走来。

  “舅舅……舅舅,您怎么这么久都没有来,我都想您了呢!”看到周天,小沐率先顺着楼梯跑了下来。

  “哎呀……儿子,不要在楼梯上跑,妈妈说过你多少次了!”周筱一见小沐在楼梯上跑,立即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低呼道。

  听到周筱的话,小沐倒是非常听话的放慢了脚步。

  别外几个孩子也都齐齐的叫着舅舅。

  周天站起来,跨步迎了过去,从萧沛的怀里接过了小夭夭。

  “夭夭,想舅舅了没有?”周天将小夭夭抱进怀里,柔声的问道。

  “想……舅舅,您去哪儿了,怎么好多、好多天都没来看夭夭?”小家伙儿搂着周天的脖子,奶声奶气的问道。

  “舅舅出差去了,刚刚回来,所以才来看夭夭。舅舅还给你们每个人都带了礼物来,走,和舅舅去看看。”周天说着话,抱着小夭夭,领着三个大的,坐到了沙发上。

  伸手拉过进门时带的一个大包,拉开拉链,开始从里面往外给孩子们掏着礼物。

  几个孩子对于舅舅每次来都会给他们带礼物,早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却仍是抱着无限的好奇之感。因为,舅舅每次带给他们的礼物,都很与众不同。

  于是,一大四小,团团的围在那个大袋子四周,周天每拿出一件礼物,孩子们便会发出一阵的惊呼。

  “你不要总给他们买礼物了,现在的工作那么忙,你哪有那么多的时间。”萧再丞在一旁说道。

  而周筱只是微笑着坐在那里,看着一群孩子们夸张的大呼小叫。

  “没事,我都是抽着空儿去的,耽误不了工作。”周天笑着说道。

  “买吧!趁着现在我还没有来嫂子,我的侄子还没有生出来,哥哥就多买些吧!不然,哪还有心思想着我们。”周筱调侃自己的哥哥道。

  “调皮!”坐在周筱旁边的萧再丞宠溺的看了周筱一眼,并伸手揉了一下她的发顶说道。

  “怎么会,即便是到了那一天,也不可能忽略了我的外甥和外甥女呀!”周天非常好脾气的回道。

  “量你也不能,哼!”周筱继续傲娇的和自己的哥哥说道。

  “好了……那些是你们的,这是留给陶陶的了!”给四个孩子分好了礼物,周天对他们说道。

  几个孩子各自抱着自己的礼物,眉开眼笑的到一边玩儿去了。

  这时,侯双一家也进了门。

  “妹妹……夭夭妹妹……”小胖子陶陶一进屋顾不得别人,直接就找小夭夭。

  “胖陶哥哥,夭夭在这儿呢!”小夭夭听到有人在喊自己,寻声望来,见是陶陶,于是立即脆生生的应道。

  “噗!”听到小夭夭的话,大家忍不住全都乐了出来。

  小夭夭自打会说话后,每次见到陶陶,不知为什么,总叫他胖陶哥哥。周筱教了她很多次,让她叫陶陶哥哥,可是小家伙儿就是执着的很,怎么也不肯改口。

  而小胖子陶陶也是怪,从见到小夭夭的第一眼起,就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只要见到小夭夭,那眼里就再没有了第二个人。

  只要让他和小夭夭在一起,就连他妈妈蒋玉新都别想能叫的动他。而且每次见了小夭夭的第一面,首先要做的事,就是要凑上去亲上两口。

  偏偏小夭夭也是精怪得很,除了萧家及周家两家的人外,任谁也不能亲上她一口,否则就哭个死去活来的给你看。

  现在外人几乎都知道小夭夭的这个脾气,所以,即便喜欢小家伙儿喜欢的要死,也不敢碰触到她的逆粼,否则,不要说别人,就是萧老爷子那关也是过不了的。

  小胖子陶陶虽然小,但是经过无数次的尝试失败后,也知道了夭夭妹妹的这一特点,所以,即便“馋”的滴滴答答的直流口水,也是不敢再触犯律条。

  “夭夭妹妹……你在这儿呢!咯咯咯……哥哥好想你!”陶陶跌跌撞撞的跑到小夭夭跟前,立即牵起了她的小手儿。

  “我知道,看看你的口水都流下来了,好脏……快擦擦!”小夭夭对着陶陶,有些嫌弃的说道。

  “咯咯咯……好的夭夭妹妹,你等着我啊!”陶陶丝毫不介意小夭夭对于自己的“伤害”,马上跑到周筱的身边。

  “姑姑,快帮陶陶擦擦,夭夭妹妹还在等着我呢!”小胖子陶陶直到现在也是和周筱特别的亲,每次来了周筱这儿后,除了小夭夭外,就是爱粘着周筱。

  众人早就因着两个小家伙儿的对话,爆笑不已。

  “好,姑姑给擦擦啊!可以了,去玩儿吧!”周筱给陶陶擦净口水,捏了一下他胖嘟嘟的小脸儿说道。

  “妹妹,我肥(回)来了!嘻嘻……”陶陶快步跑回到小夭夭的跟前,笑嘻嘻的说道。

  小家伙儿虽比小夭夭大了一岁,但说话还没有小夭夭来的清晰和口齿伶俐。

  几个孩子很快又玩儿到了一处。

  紧跟着,丛培华一家、许医生等人陆陆续续的也都上了门。

  孩子一多,周筱就让萧沛带着他们都到活动室去玩儿。大人们就在楼下聊着天儿。

  大伙儿聊得正起劲儿,突听有孩子的哭声传了过来。所有人不禁齐齐的扭头去看。

  只见丛培华的儿子和董飞的儿子,一起哭着往楼下而来。其他的孩子也跟在后面,全部往一楼走来。

  “怎么了孩子,你们怎么哭了?”见到客人家的孩子们哭,周筱赶忙的站了起来,关心的问道。

  “呜呜呜……妈妈……啊……萧沐他打我,呜呜呜……”

  “呜哇……萧沐把我捺那儿揍了一顿,呜哇……”

  两个孩子分别跑到自己的妈妈身前,边哭边告着状。

  “不会吧!小沐那么乖,怎么可能打架,更不可能打你了……”董飞的媳妇儿刘芳芳不相信自己儿子所说的话。

  “没错,小沐是你们这些孩子里面最乖巧的一个,他怎么可能会打人。”丛培华的媳妇儿方良玉也附和道。

  “妈妈,弟弟没说谎,是小沐弟弟打的他们俩,而且还捺在地上揍的他们,揍的可狠了!

  我要拉着,可是萧沛说,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我一个女人不许掺和。”

  丛培华的女儿立即帮着自己的弟弟一起告起状来。

  “哄!”丛培华的女儿话音刚一落,屋内的众人也顾不得还哭着的那两个小家伙儿,全都笑了出来。

  “哦?还是男人间的事,萧沛,你告诉许叔叔,是男人间的什么事呀?”许医生的好奇心最重,先开口问起萧沛来。

  “他们又喊夭夭媳妇儿,小哥哥不让喊,夭夭也不让他们喊,他们还喊,夭夭生气了……嗯……小哥哥也生气了,就打了他们。”

  小夭夭清晰的讲述了两个小家伙儿被打的原因。

  “哄!”听了小夭夭所讲的话后,众人更是捧腹的大笑。

  “不许叫夭夭妹妹……呃……媳妇儿,再叫打你们,陶陶打你们!”小胖子陶陶拉着小夭夭的小手儿站在那里,对着两个正哭着的小家伙儿也大声的喊道。

  陶陶还不大懂得所谓“媳妇儿”一类的词语的涵意,见那两个小家伙儿惹了小夭夭不高兴,刚刚在小沐打那两个小子的时候,就在一边挥舞着小拳头,大声的喊着——

  “打他、打他、打始(死)他……”

  有时还会帮着小沐上前对着那两上小家伙儿补上两脚。

  “哄!”听小胖子陶陶喊完,众人更是大笑。

  “原来是见色起意惹的祸呀!看来你们两个挨打也是不冤了,你们难道不知道他们萧家从大到小那一致护短的性子吗?

  啧啧啧……瞧瞧……瞧瞧这小脸儿哭的跟小花猫儿似的,真可怜!”

  许医生满是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

  “小沐,他们都是你的哥哥,你怎么能打哥哥呢!妈妈不是告诉过你,有什么话,要好好的说,不能打架的吗?”

  尽管许医生那么说,但毕竟是在自己家,又是自家的孩子打了人,周筱也只得站出来说道。

  “谁让他们不听劝,我以前就警告他们很多次了,说不让他们叫妹妹媳妇儿,可他们就是不听,今天来了后还叫。阻止了多次还是不听……

  我妹妹是可以这么让人随便叫的吗?我已经不爽很久、也忍了他们很久了。

  今天只是一次轻微的警告,要是下次再叫,我可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了了。到时可不要怪我没有警告过你们,哼!”

  小沐昂着小脑袋,把人家打了一顿,还显得那么的理直气壮。

  “好小子,真是虎父无犬子,出手可以啊!以一敌二,敌的还是比你高壮的两个,行……有出息,董叔叔喜欢!”小沐突然之间刷新了所有人对于他的认知,董飞不由满目的赞赏,连连的夸赞道。

  “你们都不要哭了,阿姨会训小沐弟弟的啊!来,过来,阿姨给你们擦一擦眼泪。”周筱十分不好意思的对着两个孩子的妈妈笑了笑,拉过两个孩子,拿起纸巾给他们擦着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