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三十八章 一脸的嫌弃
  看出周筱脸上的歉意,方良玉和段欣都连忙说着没事。

  “你们俩也是够出息的,让比你们又瘦又小的弟弟给收拾了,而且还是一个人收拾俩,你们竟然还有脸哭?

  小沐以后多收拾他们几次,也让他们多长些硬骨头,省得像个软蛋一样!”

  丛培华对自己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的儿子,是一脸的嫌弃。

  心想,萧家人可各个都是硬骨头,你这样一副软塌塌的样子,还想娶人家的心头肉,哪里会有一分的机会。

  两个挨揍的小家伙儿,本以为自己受了委屈,会得到大人们一致的同情和安慰,没想到,自己不但没得到安慰,还又被训斥了一通。

  最不能接受的是,揍人的那个还得了表扬……

  越想越委屈,于是两个小家伙儿相偎到一起,抱头痛哭……

  众人又是一阵无良的大笑。

  周筱却是感到更加的歉疚不已,并且已经想起,昨天在接几个孩子回来的车上,几个小家伙儿们当着自己面,就已经开始商量起要怎样收拾人家的计划了!

  又温言细语的哄了哄那两个嚎哭不已的孩子,扭头看了萧再丞一眼,接触到萧再丞的眼神传递过来的消息却是——“儿子们收拾得好!”

  周筱只觉一大片的乌鸦狂叫着从头顶飞过……

  正想再对着两个挨了揍的孩子的妈妈们说些什么,丁嫂过来说晚餐已经准备好,问周筱要不要现在开餐。

  难得有了可以躲开去这个有些纷乱和尴尬的局面,周筱忙站起身来,和丁嫂一起去准备。

  晚餐大人一桌、孩子们一桌。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虽然刚刚还在大哭,一旦美食当前,就将一些都抛诸到了脑后。

  尤其是一大群孩子坐在一起吃饭,即便有些挑食的孩子,看到别的孩子吃得香甜,也会争抢着去吃平时几乎不怎么会去碰触的东西。。

  因为陶陶和小夭夭还小,周筱就想着安排他们单独的坐到一个小桌子前,由下人们照看着来吃。谁知两个小家伙儿说什么也不答应,一定要和哥哥们坐一起不可。

  而萧沛和小沐及冰冰三个孩子,也拍着胸脯的保证,一定会照顾好妹妹。周筱只得让两个小家伙儿和另外的这些孩子坐到了一起。

  萧沛对自己的弟弟和妹妹,绝对有兄长的风范。自己顾不得吃东西,先是去喂喂妹妹。而小沐和冰冰也是围着小夭夭,都要让她先吃上才行。

  “小沛你们三个,不用管妹妹,她自己会吃,让她自己来就行,你们三个快点儿吃吧!”周筱看到三个小家伙儿光顾着小夭夭的那个样子,不禁心疼的说道。

  “没事的妈妈,等妹妹吃饱后我再吃。”萧沛非常懂事的回答。

  “妹妹,哥哥喂……啊……张嘴!”陶陶用勺子舀了半天没能将东西舀上来,情急之下,从碗里直接用手抓起一块肉来,就往小夭夭的嘴里送去。

  “不……脏!”小夭夭一扭脸,毫不留情面的拒绝了陶陶的好意。

  “不张(脏)……”陶陶还举着一只小胖手儿,看着小夭夭,一脸的失落。

  “陶陶弟弟,你自己吃吧!妹妹有我们喂她就行了……”小沐特别聪明,看到陶陶那受伤的表情,连忙用安慰性的话语解释道。

  “哦!那好吧……啊呜……”陶陶情绪倒是转变的快,听完小沐这么一说,立即将手上捏着的肉一下塞在自己的嘴里,香甜的大嚼起来。

  “噗!”一直看着这些孩子互动的周筱,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尤其是看到陶陶那可爱的样子,若不是小家伙儿正在吃着东西,一定又会扑上去狼吻一通。

  看到一大群孩子吃的香甜,而且对刚刚发生的事,也好像全然忘记了一般,周筱这才放下些心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因着周末,又是在萧再丞的家里,所以大伙儿都比较的放松。说笑间,时间过得飞快。小夭夭和陶陶已经打起了瞌睡。

  周筱和众人道了声歉,抱起小夭夭,要上楼哄她去睡觉。并让蒋玉新也将陶陶抱了起来,跟着自己一起上楼去。

  一楼有些吵闹,周筱让蒋玉新哄陶陶到二楼的客房内先去睡。

  等这两个小的入睡,周筱和蒋玉新再回到一楼时,其他几家的孩子也有了困意。

  时间对于孩子们来说的确已经不早,已是晚上的十点多钟。刚好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由于惦念着孙女,也赶了过来。

  老人一到,大家也就不好再过多的停留,于是丛培华几家纷纷的提出告辞。

  送走了其他的几家人,只剩下侯双一家和周天还没有走。

  侯双要去抱睡着的陶陶,被周筱给阻止下来,孩子睡得正沉,周筱担心会让孩子着了凉,在她的劝说下,侯双一家三口儿决定住了下来。

  萧沛他们三个已经在丁嫂的陪同下,上楼回了自己的房间去休息。剩下的这些人,由于还没什么困意,而且萧老爷子又是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周天,所以大家又在客厅坐下来,想再聊上一会儿。

  “周天啊……你对最近工作的变动有什么想法?”萧老爷子开门见山的说道。

  看来,周天工作调动的事,萧老爷子已经得到了消息。

  “我觉得这是一次机会,而且,对于我个人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锻炼。”周天认真的回答萧老爷子道。

  “对,你这样想就对了,之前我还担心你有可能不愿意,毕竟x省的恶劣条件大家有目共睹。

  年轻人,多吃些苦头是好事,不要怕吃苦。俗话不是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嘛!”

  萧老爷子接着又对周天说道。

  “哥哥……你……你说的下基层挂职锻炼,不会说的就是去x省吧?”周筱这会儿知道了周天之前没有说完的话,有些不太可置信的问道。

  “你说的没借,就是要去x省。”周天肯定的点了点头。

  “啊?你……真的呀!那……能不能……能不能不去呀?”周筱的面色开始出现了变化,已经渐渐变得有些发白。

  “事情都已经定了下来,不能再改了!”周天有些担心的看着周筱,转头,再看了一眼旁边的萧再丞。

  萧再丞已经靠近了周筱的身边,揽住了她的肩膀。

  “你……为什么不早点和我说?”周筱的眼眶开始发红。

  “说了怕你反对的厉害。”周天说了一句。

  “那我现在也不同意呢!”周筱说话的声音已经开始带了鼻音。

  “小小,你是懂理的孩子……”周天看了一眼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说了周筱一句。

  “但是……我们都知道,x省的条件有多恶劣。那里海拔那么高,空气又稀薄,你又从来没去过那里,万一……万一缺氧怎么办。

  还有……好多人到了那里后,都容易得感冒,一旦感冒,特别容易脑水肿,那样是会有生命危险的。

  不行……我不让你去!”

  周筱说着,眼泪就流了出来。

  “妹妹……不要这样,不要说每天去那里旅游的人们,就是每年到那里支教的大学生都不知道会有多少呢!

  你说的那种情况,的确是有人得过,但那只是极少、极少的人,大部分人都还是没事的。

  不要有这种的担心,好吗?”

  一见到周筱流泪,周天也有些慌了手脚。

  “丫头……你的担心是对的,但是,如果你哥哥想要走的更高、更远的话,那么这一步,却是一个最大的助力。

  好男儿志在四方,而且,男子汉大丈夫,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总比我们扛枪打仗的那时候,条件要好的多多了!

  年轻的时候多吃上点儿苦,未见得是什么坏事。”

  萧老爷子看出周天那有些无措的样子,于是开口帮周天说情道。

  “我……其实我也知道是这么个理儿,而且……平时对那些到x省去做支教和益工的那些人,也一直抱着非常敬佩的心理,但是一到自己的身上,就……

  哥哥是个执拗的人,我担心他到了那儿后,即便是撑不住的时候也要硬撑着,那样的话,后果一定会很严重。

  我是真的很担心他。呜呜……”周筱说着,便不觉哭出声来。

  其实周筱对于周天的感情,正如萧再丞所说,很多时已经不止于一种兄妹之情,甚至周筱过多时已经把自己放在了一个近似于母亲的位置上。

  重活了两世,对于亲情的那种珍惜,也许是常人无法体会的那种彻骨。

  所以,当得知周天要面临这么恶劣的环境,尤其是还有可能会面临生命的危险,无论这个危险的系数是多少万分之一,周筱心里仍是揪痛不已。

  “小小,你哥哥已经是二十八岁的人了,他应该有自己的想法,你不要让他为难,好不好?”萧再丞看到周筱难过,早就是心疼不已,于是也低声的劝慰道。

  “周天,你和叔叔还有刘姨他们说了吗?”这时,侯双在一旁问道。

  “还没有,我担心他们……尤其是我妈妈,她听了后反应太激烈,所以还没敢告诉他们。

  我是想……先和妹妹说通,然后让她帮我去说服他们。

  你们也知道,妹妹在他们面前说话的份量,比我要来的会更重一些。”

  周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