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四十章 我永远也适应不了
  听了刘玉凤的叮嘱,周天又安慰自己的母亲道:“妈妈,您不用担心了,妹妹把一切该带的都给我准备好了。她一直都那么细心,由她准备,您总能放心了吧!”

  “哦!是小小给你准备的啊……那要是这样的话,我也就放心了!

  你说说你,周天……不是当妈的又唠叨你,你说你都是二十八岁的人了,到现在也不找个媳妇儿回来。

  像准备东西什么的这些事,本来应该是你自己媳妇儿该做的事,这倒好,还得你妹妹来替你操心……”

  刘玉凤接下来的话,几乎与周筱之前说过周天的那些话如出一辙。

  “您别急、别急……呵呵……这种事,急不来、急不来的哈……呵呵……”周天小心的陪笑道。

  “当然急,怎么能不急。村里的人见面就问我你有媳妇儿了没有,什么时候成家,说村里像你这么大年龄的男青年,孩子都有十多岁的了!

  人家说这些,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人家才好。

  你说说你,外表长的高高大大,相貌也不差,到现在就是迟迟的不肯找媳妇儿,弄得村里人现在看我的眼神儿都不对。”

  刘玉凤可能说的意思没那么深刻,但听在电话这端几个人的耳中,却是别有意味。

  “噗!哥哥……难道时代已经发展到,连现在村里的人都开始知道怀疑性取向的问题了吗?”周筱听了刘玉凤的话,第一个先忍不住笑了出来。

  “别胡说!”看着周天红起来的耳根儿,萧再丞捏了一下周筱的脸,斥道。

  “你说什么?小小说的什么怀疑什么……什么取向?”刘玉凤已经听到了周筱说的话,却是认真的问道。

  “呃……没什么……呵呵……我是在开玩笑……呵呵……在开玩笑。”周筱吐了吐舌头,又戏谑的看了看周天,然后敷衍刘玉凤道。

  周天无奈的又揉了一下周筱的发顶。

  周海正自始至终还一直没有说话。这过分的沉寂,让电话这边的周筱等几个人已经想到了什么。

  虽是为了避免他们会过于的担心,才这样插科打诨的逗着刘玉凤,实际上兄妹两个的人心里,已经因着周海正的沉默,而变得越来越酸楚和揪心起来。

  果然,过了好一会儿,周海正才开了口。

  不过,他好像能明白孩子们的用意,而且也不想让并不了解x省的自己的妻子过分的担心——

  “不要忘了,带上一个高压锅吧!”

  周海正一句低沉而又幽深的话,令之前还一脸笑意的周筱,瞬间泪奔……

  这就是一位身为寡言的父亲,一种发自于心底,却又带有几丝无奈的深沉的爱意。而这样的一种方式,又是多么的让人动容和温暖。

  周筱了解自己的父亲,对于哥哥此次的远行,他心底,一定是纠结而又万分的挂记的。

  但是,他也能理解,这是儿子发展道路上,必要经历的一段旅程,所以,一定不会去阻止。但是,心却是会随着儿子,一起牵到那片黄土高原上去。

  周天也随之红了眼眶。从小到大,父亲虽然一直对他不苟言笑,但周天心里却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其实父亲并不是不爱自己,只是,用的却是另一种方式而已。

  而这种方式,可能是只有男人才惯用的一种表达方式,那就是——深沉而内敛。

  “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了?高压锅……为什么要准备高压锅呀?哎……人呢?”听到电话另一端的人都半天不语,刘玉凤感觉到了有些有对劲,于是低呼起来。

  “哦……妈妈,我们在!”萧再丞看了看周天和周筱兄妹俩,一只手还握着周筱的手,另一只手,拍了一下周天的肩膀,然后回答刘玉凤道。

  “萧再丞,我怎么觉得他们有些不对劲,是不是周天要去的那个地方有什么问题?我知道你不会说假话,你来告诉我。”刘玉凤听到萧再丞的声音后,便以这样一副肯定的语气对他说道。

  这种话,若是换在平时,萧再丞听在耳里肯定会觉得有种自豪之感,但是这个时候用这样的话来问自己,他也感到一时有些为难起来。

  不过,当看到周筱已经哭红的鼻子,立即定了下心神,用低缓的语气对刘玉凤说道:

  “妈妈,您不用多想,x省最大的问题就是离的我们远了一些。还有,紫外线也强了些。

  周天到了那儿后,可能再回来时,会比现在要黑上一些。

  其他的,饮食习惯也可能会不大一样,但是他自己会做饭,而且那里也有很多各种风味儿的餐馆,所以,这一点应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还有的就是语言可能也不通,但这也不是问题,像他这样的干部去了以后,肯定会给他身边安排精通方言和普通话的人。

  所以,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

  对着自己的岳母,萧再丞难得的讲了这么一大段的话。

  “还有这些问题呀!周天是个男孩子,晒的黑不黑的倒是无所谓,就是……其他的……”刘玉凤话里已经有了犹豫。

  “其他的应该也不会有问题,那个地方我曾待了几个月,倒觉得景色非常的美,而且空气也特别的清新。

  等以后有机会,我和小小陪您和岳父,一起去看周天。”

  萧再丞又对刘玉凤说道。

  “哦!听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放心多了!

  好,那就等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就跟着你走一趟,也到x省去看一看,看看有没有我们m省美。呵呵……”

  听完萧再丞一说,刘玉凤好像一下就放下心来。

  而电话那端的周海正,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到了晚上休息的时候,周筱仍是有些郁郁不乐的神情。

  “不要这样,我说过,你哥哥会没事的。再说,你爸爸的担心也是正常。过一段,就都会好了!”萧再丞搂着周筱安慰道。

  “唉!最最不愿经历的,就是人生这无数个聚散离愁。

  我知道,爸爸的心里一定会很难受。

  你应该也能听的出来,妈妈还不了解x省的情况,看那样子,爸爸也是不想让妈妈知道。

  不过,这样也好,不然我真怕妈妈急出什么病来。

  能瞒一天是一天吧!”

  周筱闷闷不乐的说道。

  “傻瓜,人活着哪可能有一呈不变的生活。除非像你们老家的那些农民一样,只是过那种单纯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可是,我们毕竟生活在这样的一种环境里,而且,这对你哥哥未来的发展来说,也是件大好事呀!”

  萧再丞揉了揉周筱嫩嫩的脸蛋儿再次的劝道。

  “你说的我也明白,只是事情发生在自己亲人的身上,这种的担心,一时半会儿的消除不了而已。”周筱靠在萧再丞的怀里,习惯性的用两只手抓着萧再丞的一只大手摩挲把玩着。

  “所以,你得学着适应这种生活才行。”萧再丞低声说道。

  “可能……我永远也适应不了!”周筱的目光,望向了远处,有些飘忽……

  第二天的上午,是个工作日。

  周筱在学校忙完了自己手头儿上的事情后,拿起电话,给周海正的手机打了过去。

  “爸爸……”听到电话接通,周筱叫了周海正一声。

  “怎么了小小,怎么这个时间打电话来。”周海正的语气里,透着好像知道周筱会打电话过来的意思。

  “爸爸……您……不要担心!”周筱顿了顿,说道。

  “那里的海拔,大多在三千到四千五百米之间,高的地区甚至达到五千到六千米。是个连小鸟呼吸都感觉有些困难的地方……”沉默了一会儿,周海正说出了这样的一片话来。

  “爸爸……”周筱想继续说些什么,但一听到周海正的话,立时被泪意哽住。

  “你哥哥……是个要强的性子,而且既心软、又善良。我是担心,遇到什么危险时,他会不知顾及自己。”对着女儿,周海正终于说出了对于儿子的担心。

  “我哥哥工作的地方海拔不到四千米,他去做市长,大多数时间里都会在政府的办公楼里处理一些更为重要的事情,即便下乡去视察,也不可能时间太长。

  而且,萧再丞也说过,他曾在那里待过几个月,只要适应一段时间也就没什么大的感觉了。

  您放心,萧再丞也会让人照顾好他的。”

  周筱安慰自己的父亲道。

  “唉!你们都大了,都有自己的路要走,爸爸不能过多的干预,也只有在心里担心一下而已。”周海正叹息着对女儿说道。

  “爸爸,就像您所说的,我们都大了,也都懂得了怎样照顾自己。所以,您和妈妈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照顾好自己,千万不要对我们太过于的担心了。”

  周筱觉得,自己的这种劝慰,显得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哪一个做父母的,能不担心自己的儿女。

  “爸爸没事,你不用担心。等你哥哥到了x省,一切安顿好,再到了他完全的适应,并且确定没有任何的问题后,爸爸就不会再有什么过多的担心了。

  你妈妈那里,她到现在为止也不太了解x省的情况,这样也好,就这样吧!

  你们也就不用再过多的和她说什么了,不然,她又得担心的吃不下睡不着的了。”

  周海正非常能理解周筱这次打电话来的用意,知道她是怕自己心里太过于的担心和心情不好。

  “我知道了爸爸,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妈妈不了解情况,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两年的时间过的也快,再说,哥哥如果工作开展的好,有可能一年就能回来了呢!”

  周筱回道。

  “唉!但愿吧……”周海正又是长叹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