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四十一章 再见遥遥无期
  在周天调去x省之前,空出了几天的时间,于是便开车回了m省。

  因为他和周筱心里都清楚,若无意外,被调往x省这一到两年的时间里,都不可能有时间和有机会回老家去。

  所以,赶在这样一个空闲期,赶紧回去看一看,陪父母待上几天。

  周筱也特想和周天一起回去,但因为刚开学不久,学校又有些事情,实在是走不开,所以,也只能遗憾作罢。

  周天去x省所需要的一切,周筱早已帮他准备停当。在周天回m省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周筱已将所有准备的东西,都给运到了四合院儿那边。

  在老家停留了一周后,周天返回了帝都。

  然而回到帝都后,就意味着马上就要到x省去报到。

  在周天出发的前一晚,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又把他请到了萧家老宅来,为其摆了席送行宴。同时,也把侯双夫妇请了来。

  萧军听说后,也赶了过来。

  这两年来,萧军和周天一直相处的关系非常好。两人没事时就会一起聚上一聚,要么就切磋一下身手,要么就在一起谈论一些时事与政治。

  当然,偶尔也会和朋友们出去喝点儿酒,轻松一下。

  而萧军也给了周天非常多的对于人情事故,以及一些为官之道上的建议和帮助。

  所以,对于萧军,周天既有亲戚上的一份情意,也有铁哥们儿间的友情,还有的,就是近似一种知己的感觉。

  ……

  席间,萧老爷子又是指点了周天一些为官之道。同时,也给了他一番颇为振奋人心的鼓励。

  因为周天是坐第二天上午的飞机启程,所以,这一晚并没有聚的太晚。

  之前早就已经商议好,周筱和萧再丞会开车送周天到机场,侯双和萧军说到时也会一起去。

  这一晚,对于许多人来说,可能都是一个失眠之夜。

  这些人,除了因为对于新的工作岗位的忐忑与期待的周天本人,还包括周筱、周海正、刘玉凤……

  由于睡眠不好,加上要与哥哥离别的不舍,更因着对于哥哥的担心,第二天起床后的周筱,精神显得有些萎靡。

  “你没事吧!”萧再丞看到自己小妻子那蔫蔫儿的样子,不禁心疼的问道。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周筱对着萧再丞扯了扯嘴角。

  “我上午还有些事,一会儿送完你哥哥,我就从机场那边直接上班去了,你昨晚没怎么睡,回来后,先补个觉,听到了吗?”临出门前,萧再丞叮嘱周筱道。

  “好,你去忙你的,不用担心我。”周筱点了点头。

  周筱和萧再丞坐了一辆车,萧再丞的车跟在后面,刚好因为周筱担心一辆车会拉不下周天的行李,有萧再丞的那辆车跟着,到时也能派上用场。

  到了四合院儿这边后,周天已经整装待发。

  “咦……我不是给你准备了四个箱子的吗?怎么只剩下两个了,另外的两个呢?”周筱见摆在地上的两个箱子,不禁问周天道。

  “你准备的东西也太多了,而且有好多东西,在那边也应该能买到,没必要再从这边带,到时候还得办托运,还不够麻烦的呢!”周天回道。

  “你怎么能这样!”周筱一听立即撅起了小嘴儿,小脸儿也板了起来,满是不高兴的神情。

  “可是……东西实在是太多了,真的不好带呀!”周天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萧再丞。

  “小小,你哥哥说的对,东西太多,带起来的确有些不方便,你要是不放心的话,等他到那边安顿好后,要是缺什么,你再从这边给他寄过去,好不好?”

  萧再丞揽着周筱,低声的劝解道。

  “你们男人可真是……好吧!那就先别带了,但是,你到了那边后,缺什么一定要打电话告诉我,我从这边给你寄过去。”周筱终于点了点头,不过仍是同周天强调道。

  “好、好、好……一定,一定会的!”周天抺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

  出了门,周天也上了周筱和萧再丞所坐那辆车内。

  两辆车一前一后,往机场的方向驶去。

  侯双和萧军他们会各自开车,到时在机场汇合。

  一行人前后差不多的时间到达了机场。办好托运手续,也就很快到了飞机要起飞的时间。

  周天已经准备要去安检。

  “哥哥……”周筱眼泪又流了下来。

  “妹妹,不要担心哥哥,哥哥向你保证,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听话,不许哭了!”周天抬手,给周筱擦去了脸上的泪水。

  “你说的……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周筱趴在周天的怀里,眼泪却是怎么也止不住。

  “嗯……我说的!哥哥从没有骗过你。

  你也一定要好好儿的,不要让哥哥担心,听到了没有?”

  周天紧紧的抱了抱周筱。

  “嗯!”周筱拼命的点头。

  “好了,我走了!”周天将周筱推向她身侧的萧再丞,和所有的人挥了挥手,转身,大步而去。

  挥着朦胧的泪眼,看着哥哥离去的背影,周筱心里突然痛的一揪,好似升出一种再见遥遥无期的不好的感觉……

  周天走后,周筱又沉寂了几天,在和周天每天一次通电话,并且得知他在到达x省之后半个月的时间里,一直都没有过什么太大的反应后,紧张的心情才渐渐的平静下来。

  而在这段时间里,虽然知道周天每天也会往家里打电话,去向父母报平安,但周筱仍是会细心的每天也给周海正他们打过一个电话去,其实目的主要是要安抚住周海正压抑在心底的那份惦记。

  还好,在同样得知周天这半个月的时间一直都是平安无事后,周筱也从周海正的话语里听出了他的心安之意。心里这才放下去了大半。

  生活,基本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除了工作外,周筱把其余的时间和精力,大都放在了孩子们与萧再丞的身上。

  萧沛和小沐在周筱的辅导下,成绩已经好到不止是在军部的学校,就连他们旁听的那所学校都出了名。越来越懂事的同时,性子也越发的跳脱。

  萧再丞仍是如从前一般,只要没什么事,下了班就直接往家赶。

  闹的现在整个的军部都流传着萧军长“妻管严”的传闻,不管这样的传言到了或是没到萧再丞的耳中,萧再丞却是依然顾我,毫不理会。

  与公婆相处如亲生的父母、与丈夫的感情温馨又甜蜜、与萧家这个大家庭中的所有成员都相处的非常的融洽,孩子们也都乖巧听话……

  虽身处侯门,会有许多的行为不自觉的便要得到限制,但周筱仍是觉得,自己现在的这个生活状态,已经可以用“幸福”二字来定义。

  换句话说,对于在这样一种特殊的家庭里生活,能得到这样的一种生活状态,周筱觉得非常的满足和满意。

  她希望,这样的生活,能永远的保持下去……

  这个周末,萧再丞给周筱打了电话,说军部有事,要晚些回去,所以不能去接周筱。

  理解萧再丞工作的特殊性,周筱并没有表示出任何的不满来。在学校给学生上完课后,坐车直接去军部的学校接两个孩子。

  接上两个孩子正往停车的地方走,却意外的碰见了许久未曾见过的白家的那个胖媳妇儿。

  以往偶尔碰到,那个女人也是躲着自己走,今天却有些不一样,那个女人不但没有像以往般的躲闪,还用不怀好意的眼神看了周筱一眼。

  这令周筱感到万分的奇怪,但是,与自己无关的人,周筱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所以,惊诧只是那一刹那间,便已从周筱的脑中略过。

  “妈妈,今天那个死胖子白洪涛又有抬头的趋势,我差点儿又要忍不住去揍他。”回家的路上,萧沛和周筱讲道。

  “怎么,他是又想要欺负你吗?”周筱问萧沛。

  “那倒不是,只是有些不听我的话了,不过后来看我一挥拳头,那小子就怂了,立马又老实下来。”萧沛撇了撇嘴说道。

  “听你的话?难道他现在开始听你的话了吗?”周筱奇怪的问萧沛。

  “对,自从您把那死胖子的妈妈制服,我后来又揍了他一顿后,他在我面前就已经变成了一只听话的猫。

  还一直有意向我方靠拢,但我知道那是个做叛徒的料,我军怎么能收这样一个败类,所以就一直没肯给他收编到队伍里来。

  他为了能加入到我们的队伍,还拿了各种好吃的东西来贿赂我,但是全被我给退了回去。

  笑话,小爷我什么没吃过,什么没见过,怎么会稀罕他的东西。

  再说,这是原则问题。要是在他的身上违背了这个原则,以后我还怎么在我的那些兵面前树立威信。”

  萧沛说的还一身正气凛然的样子。

  “噗嗤!真看不出来,我们萧大将军还这么的一身正气。难道你就没想着将糖衣剥下来,再把炮弹打回去吗?”周筱听着萧沛说的话直乐,不禁又调侃他道。

  “那也得看是谁发的糖衣炮弹不是!别人的可以考虑,那个死胖子……不行!

  现在想想他以前是怎么欺负我和弟弟的,我心里还过不去这个坎儿呢!”

  萧沛说起这件事来,还一脸忿忿然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