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四十七章 随时有的啃
  “我以后不会了!”周筱的话还没有说完,萧再丞便沉声的说道。

  “我知道,以你的性格和为人,应该自有分寸。酒多伤身,其实,我最主要的是担心你的身体。”周筱看着萧再丞温声的说。

  “我能理解。”萧再丞将周筱搂进了怀中,虽是没有多说,但行为已经说明了一切——周筱的话,令他的心瞬间变得分外的柔软。

  周筱没再多说什么,她知道,像萧再丞这样的男人,只要点到就可,他做什么事,自有自己的分寸和主张。

  萧再丞没有和她说因为什么原因而去喝酒这件事,周筱并没有在心里过多的责怪与他。

  还是那样的想法,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处不想让第二个人碰触到的角落,夫妻亦是如此。彼此给对方一个相对自由的空间,对两个人都好。

  见周筱没有和自己生气的迹象,萧再丞的心中顿时的轻松起来,连心底的那层阴云,好似也消去了大半。

  站起身来,握着周筱的手:“走,下楼去吃饭。”

  “先不急,你先帮我按摩一下!”周筱坐着不肯动。

  的确,周筱感觉全身少见的酸痛的厉害,怎能放过眼前的这个罪魁祸首。

  “哦……好!”萧再丞痛快的回应,并弯腰,将周筱从椅子上抱了起来,直接往床上走去。

  “嘶……啊……萧再丞……你轻点儿,刚刚你碰到的那里特别的疼。”当萧再丞按到周筱的肩部时,引来周筱一阵的低呼。

  “怎么了……我也没用多少力啊!”萧再丞不解的问道。

  “那里特疼,像破了一样的疼。”周筱疼的还有些没有缓过劲儿来。

  “我看看是怎么了!”萧再丞说道,轻轻的撩开周筱肩处的衣衫……

  “怎么样……是有什么问题吗?喂……萧再丞,你怎么不说话?”周筱扭头,看了一眼萧再丞。

  “是……破了,你等一下,我去拿药膏。”萧再丞说完,立即起身走了出去。

  “哎……萧再丞……”见萧再丞头也没回快步的往外走,周筱有些不明所以。

  想了想,从床上爬起来,走到镜子前,撩开衣服对着镜子照去……

  一眼,周筱就明白了萧再丞为什么不肯说话的原因,连她自己都忘记了萧再丞昨天夜里对自己做的“好事”——肩上一处明晃晃的已经见了血的牙印。

  “萧再丞……”周筱的脸,“腾”的一下,瞬间爆红起来。

  “来,我给你涂药!”周筱还站在镜子前咬牙,萧再丞已经返回了卧室,对着周筱有些心虚的说道。

  周筱回过头来,不说话,只是瞪大了眼睛,有些发狠的看着萧再丞。只是,那还红着的小脸儿,却令萧再丞从中看出了更多的娇羞之意。

  “来,快过来!”萧再丞将药膏放在床头柜上,走过来,再次将周筱抱起,放在了床上。

  “萧再丞……明天我给你多买些骨头来,让你可以随时有的啃。”再次趴在床上的周筱,云淡风轻的说着萧再丞。

  “坏东西,即便我是狗,你也跑不掉呀!你就是条小母狗了……”萧再丞给周筱轻轻的往肩上涂着药,听了周筱的话,伸手,捏了一下周筱的鼻子。

  “哎呀……你说的话怎么那么难听,你怎么能说我是条小母狗,那你的儿子和女儿岂不也成了小狗崽儿了!”周筱嗔嗲的说道。

  说完,自己忍不住,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妈妈……妈妈……您起床了吗?妹妹找您呢!”周筱正乐着,几声敲门声响过,萧沛推开门,先探进来一个小脑袋。

  听见周筱的笑声,便对着她喊道。

  “不在楼下哄妹妹,你上来干嘛!”对于打扰到自己与小妻子正越来越融洽气氛的儿子,萧再丞很是不爽。

  “你嚷嚷什么?

  小沛,你进来吧!”

  周筱以令萧沛听不见的声音,斥了萧再丞一声,然后对着萧沛说道。

  此时萧再丞已经帮周筱涂完药,正继续给她做着按摩。

  “妈妈……您是哪里不舒服了吗?”萧沛听了周筱的话,推门走了进来。见周筱面朝下趴在那里,正由自己的老爸给按着背部,便关心的问道。

  “妈妈没事,就是后背有些酸痛,让爸爸帮妈妈按按。”周筱扭着头,对萧沛说道。

  “哦……那就好、那就好……没事我就放心了!”萧沛一副小大人儿的样子道。

  “妹妹已经醒了吗?弟弟呢……弟弟睡醒了吗?”周筱问萧沛。

  “是,妹妹刚醒,一直叫着‘妈妈、妈妈……’

  不过,您放心,爷爷、奶奶我们一直哄着她,她并没有哭。

  弟弟还没醒,正在睡着!”

  萧沛像是汇报工作一样,一件一件,和周筱详细的解答着。

  边说,边不觉的凑到了床边来,也伸出了小手儿,给周筱按起了大腿。

  “嗯……儿子按的真舒服,谢谢儿子!”见萧再丞有要冷脸的趋向,周筱瞪了他一眼,随后夸赞萧沛道。

  “真的呀?那我接着给您按……这个力道可以吗?”萧沛边按,还边问着周筱。

  引得周筱心里不由一阵的憋笑,刚想再表扬萧沛几句,却突然的笑出声来:

  “呀……小沛,你碰到我的痒痒肉了……哈哈哈……快……快停手,不行……哈哈哈……”

  “真的呀?嘻嘻嘻……那我换个地方按,这里呢!”看到周筱乐的那个样子,萧沛也起了玩儿心,故意在周筱的大腿上继续搔她的痒。

  “哈哈哈……坏儿子,快停手,否则妈妈可就对你使用武力了!”周筱笑的直打颤。

  “嘻嘻嘻……不停……”萧沛也兴奋的忘记了自己的那个冰山的老爹还在一旁。趴到了周筱的腿上,继续去捣乱。

  “好啊你……这可是你自找的,怪不得我喽!”周筱的玩儿心大起,顾不得萧再丞还在给自己做着按摩,一个翻身起来,就把萧沛给按在了床上。

  “哎呀!老妈……饶命啊!哈哈……哈哈哈……”被周筱搔痒搔得快要上不来气儿的萧沛,终于开始放声的求饶。

  本来看到儿子趴到了小妻子腿上的萧再丞,有些要放冷气,但看到小妻子却因着儿子的缘故,情绪变得高涨起来,便强行止住了自己渐要升腾起来的酸意。

  却也不插话,只看着母子二人笑闹成一团。

  “你们母子俩什么事,竟这么的高兴,连我们小夭夭要找妈妈都不管了!”周筱和萧沛两个人还在闹腾着,萧老太太领着小夭夭推门走了进来。

  其实萧沛上来找周筱,是萧老太太的意思。

  两位老人在早上八点多的时候终于等到了下楼的萧再丞,这下,萧老爷子压了一夜的怒火,终于得以张开了口子。

  “臭小子,你给我过来!

  你给我说说,你昨晚是闹腾的什么劲儿。

  大半夜的,你让丫头一个女孩子,孤身的一个人往外跑。你知不知道她遇上了几个混混的事。

  这是身边有人跟着,要是没人,出点儿什么事怎么办?

  你都多大的人了,快四十岁的人了,竟还做这么不着调的事儿。

  是不是丫头事事顺着你,把你给惯的没了边儿,你就可以想怎么折腾她就怎么折腾她。

  我告诉你,管你四十岁还是五十岁,再有下次,看我不拿大藤条抽你才怪。”

  萧老爷子怒气冲天的样子,对着萧再丞就是一顿披头盖脸的骂。

  “小四呀!能不能和妈说说,你昨天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不高兴的事,让你能这样?”等萧老爷子发完了怒火后,萧老太太温声的问自己的儿子道。

  知子莫若母,这话说的一点儿没错。萧老太太十分了解自己的儿子,知道一定是因为什么特殊的事,儿子才会这样,便想问问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的妈,什么事也没有。”萧再丞回道。

  “发生什么事也不应该这么做,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拿得起放得下。流血断头的事都不怕,还有什么事可想不开的。哼!”萧老爷子又怒声道。

  “唉!你既然不想说,那妈也不强求,只是下次还真得注意,不能这么做了,知道了吗?

  不然要是像昨晚那样,小小万一要是出点儿什么事,你后悔都来不及。”

  萧老太太以她惯有的方式,劝说着自己的儿子。

  “我知道了妈,让您和爸担心了!”萧再丞点了点头。

  ……

  当萧老太太推开周筱与萧再丞房间的门,看到周筱正与萧沛笑闹的滚作一团,而自己的儿子也微勾着嘴角坐在床边的时候,心里不由的长舒了一大口气。

  知道自己的儿子和儿媳这是没什么问题,小两口儿并没有在闹什么别扭。

  同时,也不由因着周筱的大度和其对自己儿子的顺从,而触动不已。

  “妈妈……妈妈……”小夭夭已经半天没有见到妈妈,此刻见到妈妈正和哥哥滚在一起,也立即兴奋的张开了两只小手儿,并向着床前跌跌撞撞的跑过来。

  “妈……

  宝贝儿,慢点儿跑!”

  周筱听见萧老太太说话的声音,立即放开萧沛,从床上坐了起来。

  叫了声萧老太太后,又对自己的女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