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军婚你也敢逃 > 第七百七十五章 怎么不听劝
  “喂……”

  “小小,你那儿怎么样?我一直在开会,刚接到消息,现在正往军部的学校赶。”周筱刚“喂”了一声,电话那端就传来萧再丞有些急切的声音。

  “你不用往那边去了,我们已经坐上车,正在回老宅的路上,你直接回老宅吧!”周筱回道。

  “那我去路上迎你们。”萧再丞说了句。

  “不用,你现在的位置应该比我们还要晚到老宅,你就不要过来了,直接回去吧!”周筱能理解萧再丞此刻的心境,便低声的说道。

  “那也好,我现在回老宅。”萧再丞答应下来。

  “好,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还有,不要开快车,晚又晚不了多少时候,我们又没那么急的事,听见了没有?”

  临挂断电话前,周筱叮嘱萧再丞道。

  “好,我知道!”萧再丞回道。

  “是爸爸吧!”小沐一只小手儿搂在周筱的脖子上,嫩声嫩气的问道。

  萧沛依然窝在周筱的怀里,这时已经不再说话。

  “你们看,爸爸也在担心你们,还说要来接我们,我让他直接回老宅去了。

  爷爷和奶奶也一定在家担心着你们,还有伯伯、伯母,以及那些哥哥们。

  所以说,有这么多的人在关心着你们、爱着你们,你们是不是会觉得很幸福和幸运,对不对呀!

  这些人,是会永远爱你们的人,永远都不会嫌弃你们。是可以用他们的爱,陪伴你们一生的人。

  世界上,再完美的人,也不可能让所有的人都喜欢他和爱他。

  而那偶尔一个不爱我们的人,我们就可以不必去计较,甚至可以去忽略他不计。你们说呢?”

  周筱继续搂着两个孩子,轻声的安慰着。

  ……

  “但是,她是……生了我们的那个人啊!”直到过了一会儿,萧沛又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

  “呃……那个……那个……那个我们也可以忽略不计她,因为她是属于万万分之一的那个人。

  这么小的概率,我们更不应该去想他,对不对!”

  周筱梗了半天,差点儿就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回答萧沛的话。

  “妈妈,其实,我也恨那个女人!很恨、很恨……

  我知道,刚刚她都想打我,要不是有妈妈保护我,她听我那么说她,一定会打我的。”

  之前没有表现的像萧沛那样伤感的小沐,也突然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来,令周筱愣了好一会儿。

  她一直以为,小沐比萧沛要小上四岁,又对白英没有任何一丝的印象。

  而萧家,也可以说是萧再丞和老太太,把白英在萧家曾经所留下过的痕迹都清理的一干二净,更不要说一张白英的相片了。

  所以,小沐的心理上,对于自己亲生母亲的这个形象,基本没有什么概念。

  没想到,竟然在这么小的孩子的心里,也会产生恨意,而且小家伙儿还用“很恨”二字来形容。

  看来,真的是自己低估了一个生母,对于自己所生的孩子的影响了。

  周筱觉得应该好好的反思一下,不是担心孩子们会因着自己母亲的出现而疏冷与自己的感情,是因为,要以怎样更好的方式,来抚平他们心里的创伤。

  军部的学校离老宅的距离并不是太远,母子三人并没有说多少话,汽车就已停在了老宅的门口。

  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周筱抬头,竟然是萧再丞。

  没想到他竟然比自己和孩子们还快,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回到了老宅。

  而萧再丞在打开车门的第一眼,看到是两个儿子都深埋在小妻子的怀里,而小妻子正满眼都是心疼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

  发现直到听到开车门的声音,小人儿才抬起头来往外看了一眼。见到是自己,立即扯了扯嘴角,大概是不想让自己太担心吧!

  只是这相互间的一眼,萧再丞的心里,就已除了内疚外,又涌起了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疼惜和酸楚。

  “下车吧!”见到两个孩子还窝在周筱的怀里不肯动,萧再丞低声的说了一句。

  “儿子们,到家了,我们先进屋去啊!”周筱也轻拍了两个孩子的后背一下,温柔的对他们说道。

  “嗯……”萧沛先是嗯了一声,这才从周筱的怀里坐直了身子,低着头,从车里钻出来。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先往屋跑去,而是站在不远处,等着周筱。

  看到萧沛红红的眼眶,还有那恹恹的神情,萧再丞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小沐看到哥哥已经下了车,便从周筱的身前挤出来,也从同一侧下去。下来车后,也站到了哥哥身边,一起等着周筱。

  随后下来的周筱,一边往两个孩子的跟前走,一边对萧再丞说道:

  “不是说过你,不让你开快车吗?怎么不听劝,比我们还早一步到家……”

  说着话,走到两个孩子的身前,一手搂了一个,往屋里走去。

  “没有超速。”萧再丞回了这么一句,也跟在周筱和两个孩子的身后往屋内走。

  “小小,你们回来了!”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早就等在一楼的客厅里。见到周筱搂着两个孩子进来,萧老太太先开了口。

  事情的经过,他们都已经了解,知道周筱和两个孩子平安无事,而且正在往回走的路上,便没再打电话给周筱。

  这中间,萧老爷子气得在家跳脚的过程肯定是有的。萧老太太也不免气的胸口一阵阵的发堵。

  “爸、妈!”周筱仍是扯着嘴角,勉强的笑了笑,叫了声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

  “爷爷……奶奶……”两个孩子尽管神情黯淡,仍是礼貌的先和自己的爷爷、奶奶打着招呼。

  “哎!乖孙子,来,到奶奶身边来。小小也过来,你们都没事吧!”萧老太太向着母子三人招了招手,示意都到她的身边去。

  “妈,我们没事。有派去保护我们的人,后来军部里还出来了一位少校带着一队战士,他们就更不能怎么着我们了。

  您和爸在家担心了吧!

  一点儿事都没有,那人也没讨到便宜。

  您二老别生气,不值得。”

  周筱看见萧老爷子和萧老太太的脸色都极为的不好,他们的年龄大了,担心会被气出什么病来,于是连忙安慰道。

  “能不生气吗!我们当初真是眼瞎的不能再瞎了,找了这么一个祸害来。

  当初把我们祸害的还不够,这会儿又回来折腾,这是个什么东西啊!

  要不是你妈拦着,我刚刚就给白春喜打电话了,我就是想问问,他的女儿他管不管,他要是不管,那我可就出手帮他管了。

  我要是管起来,可就不是简单的教训她几句就算完事的。

  到时,可不要再求到我的头上来。哼!”

  周筱的话一落,萧老爷子已经忍不住嚷嚷了起来。

  “您先别激动,道理我不是都和您讲了吗!

  再说,之前我们就有关于这个问题商量过,您这会儿给白家打电话不合适。说不准他们还正等着我们主动和他们联系呢!

  您先别急,先让孩子们上楼去换一下衣服,简单的洗漱一下,有什么事,我们晚饭后再说。”

  萧老太太给萧老爷子使了一个眼色,示意让他看看萧沛和小沐两个孩子的神情。

  本来萧老太太是想先安抚一下周筱和两个孩子,结果见萧老爷子那儿先起了火儿,担心会更影响到两个孩子的心情,就改了口,让他们先上楼去换衣服。

  萧老爷子接到萧老太的示意后,只得强自忍了下来,气鼓鼓的在鼻孔里哼了一声,倒也不再说话。

  “那我先领着孩子们上楼去换衣服吧!”周筱看明白了萧老太太的用意,站起身来,说了一声后,又领着两个孩子上了楼。

  “真是的,气死我了!”见周筱和两个孩子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处,萧老爷子张口又嘟囔了一句出来。

  “您呀……先压压火儿吧!没看两个孩子的情绪都不好吗!

  再怎么说,那个总和他们有着血缘上的关系,孩子们也都懂事了,心里肯定会难受的。

  我们就不要当着孩子们的面,再多说这些事了!”

  萧老太太又劝萧老爷子道。

  “有血缘又怎样,那个女人,哪有顾虑过一丝一毫这血缘的问题。

  还大言不惭的以什么军长夫人自居……真不知道,那脸皮是怎么长出来的。也真是让人长了见识了!

  无耻透顶的东西,哼!”

  萧老爷子已经气得不知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白英。

  “谁说不是呢!这样的女人,还真是少见。在国外待了这么多年,变的比原来在国内时还要无赖和泼皮了。

  真不知这么多年都是和什么人混的,才学成了这个样子。

  唉!就怕她总是这样没完没了的闹下去,不但大人跟着糟心生气,连孩子也不得安生呀!”

  萧老太太长叹道。

  自从得知了白英的事后,萧老太太不知已经叹了多少的气。

  “我们还能怕了她了?她要是敢再闹,大不了就按制度办了她得了。

  我们不以权谋私,不以势压人。就按法律的程序走,这样也足够她进去待上几天的。”

  萧老爷子看到萧老太太愁眉不展的样子,更加的生气。

  “小四,你怎么说?”萧老太太转头,问了一句自进屋后就一直沉默不语的儿子道。

  “他?哼!你问他等于白问。

  问上半天也给你说不出几个字来,还不够让人着急的呢!”

  还没等到萧再丞张口,萧老爷子就瞪着眼睛看着他斥道。

  “她肯定不会就此罢休,接下来应该还会闹下去。

  实在不行,干脆……给她送出去吧!

  给她找个清静的地方,就让她在那里养老吧!以后也不要让她有机会再回国了。”

  萧再丞终于开了口。

  他是因为看周筱和孩子们都没在,才说出了在心里已经考虑了有一段时间的结果。

  “嗯……这个主意可行,我觉得非常可行。

  对,就这么办吧!

  我们也不用做得太绝,毕竟她还给我们萧家生了两个孩子,不用让她吃什么苦,只要不能再回来闹腾就行了,这样大家都心静。”

  听了萧再丞的话,萧老爷子连连的点头。

  “可行是可行,但是,我觉得……这件事还是不要让小小知道为好。

  我担心,这孩子知道后心里会多出什么想法来。虽然我们不论怎么把她视为女儿来看待,但在身份上来讲,她自己也知道,首先的,她是我们萧家的媳妇儿。

  所以说,这件事情还是要处理好,不要惹出不必要的事端来,否则容易伤到大家的感情。你们说呢?”

  萧老太太毕竟是女人,心思要细腻得多。

  “你说的有道理,小四,就按你妈说的办,就不要让丫头知道这件事了!”萧老爷子听了萧老太太的话后,连连的点头。

  “好,我知道了!”萧再丞也点了点头。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办?我觉得,暂时还不要动她,她刚回来,而且这会儿闹的又凶,有很多人关注着这件事。

  等过上一段,她没那么闹腾了,或者是大家没这么注意这件事的时候再说吧!不然,我们的目标太过于明显。”

  萧老爷子略一考虑后说道。

  “对,这样更妥当些。”萧老太太眉头微皱了一下,随后也应道。

  “听您二老的,过上一段再说。”萧再丞也比较赞同两位老人的提议。

  “那这段时间你安排好人,把丫头和两个孩子保护好,以防着白家再使出什么下三滥的手段来。”萧老爷子对于白家比较了解,又叮嘱了萧再丞一番。

  话说到差不多的时候,周筱领着换好衣服的萧沛和小沐,还有之前为了要谈话,而安排到楼上活动室,由丁嫂陪着玩儿的小夭夭,三个孩子一起往楼下走来。

  “爸爸……爸爸您也回来了,为什么您回来也不到楼上去找夭夭。”一看到萧再丞,小夭夭立即变得尤为的兴奋起来。

  拽着一边一个拉着自己的两个哥哥,就要快步的往楼下走。

  “妹妹乖,妈妈不是说过我们吗!不让我们在楼梯上太快的走,更不要跑,难道你忘了!”小沐一边用力的拉着妹妹,一边轻声的哄劝道。

  “嘻嘻嘻……我给忘了呢小哥哥。夭夭记住了,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小夭夭甜甜的小嘴儿,立即跟上沐做起了保证。

  “我妹妹真是个乖宝贝,小哥哥最最喜欢你了!”小沐说着,喜欢的抓着小夭夭的那只小手儿就轻轻的晃了晃。

  他其实更想亲一亲妹妹,但因为是走在楼梯上,严格听从周筱叮嘱的小家伙儿,知道这样不安全,所以就忍了下来。